钱思同:执政能力与以诈执政(2)
11/10/04    钱思同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354

四、坚持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不断提高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能力

注21:所谓发展,用通俗话讲,就是“暴发”或“暴发户”,暴发户的强权政治和霸权外交必然招致世界人民的反感。片面追求发展必然导致社会贫富两极分化,例如,中国片面追求发展已经造成中国社会贫富两极分化,中国社会矛盾异常严重。不管采取什么手段而首先富裕起来的人(即暴发户)与在贫困线下苦苦挣扎的人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由此引起的社会种种问题也极其严重。中共第四代步第二代之后尘,坚持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企图以发展来“解决”实仍掩盖社会冲突矛盾,务实的中国人民不再跟随中共这样胡闹了,他们要求政治公开和透明,他们要求社会公平,他们不要这种不明不白的片面发展、个别人暴发、而社会绝大多数民众贫穷。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首先要提高党领导发展的能力。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既是一个伟大创举,又是一个全新课题。要适应世界经济、科技发展趋势和我国改革发展的新形势,把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和运行特点,自觉遵循客观规律,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市场机制的作用,不断提高领导经济工作的水平。

注22:“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思维僵化的中共为了适应世界经济趋势的“一个伟大创举”,这也是一个创举?市场经济的出发点和归宿点都是商品交换,为了互通有无,五千年前的老祖宗都知道拿自己“有的”交换自己“没有的”,这就是买卖,五千年后,买卖成了中共的一个全新课题了?还成了一个创举了?而在“市场经济”之前加个定语“社会主义”,这倒是中共的一个创举,不过,加了定语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明不白。“社会主义”这个概念本身和制度模式,中共带领中国人民摸索了五十五年,让中国人民付出了无法计算的巨额代价,至今仍然没有弄明白,自己没有弄明白的概念和没有实践成功的制度模式,却硬加在自己同样弄不明白的“一个全新课题”——“市场经济”里,把两个都弄不明白的“东西”混杂在一起为了什么?为了继续社会试验?还是为了继续糟蹋和愚弄中国百姓?受尽中共奴役和愚弄的中国百姓猛然醒悟了,醒悟之后的中国百姓却弄不懂中共了——这个中共党究竟要带领中国百姓往哪里走?这个党为什么总是抛弃中华民族老祖宗的智慧而不用,先搬弄一个马克思把中华民国驱赶到中国台湾,在中国大陆试验连马克思本人都弄不明白的“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对抗),在二十八年间饿死、整死了六千万人民;之后,又来个“拨乱反正”,务实,要求中国百姓向钱看、不参与政治,事实上是要求中国百姓放弃作为人的最起码的权利而只向钱看,要求人民只向“钱”发展,并回过头来模仿对抗了二十八年的、被他们一直认为只有在资本主义才有的市场经济。醒悟之后的中国百姓就是弄不懂——中共怎么总是这样忽左忽右、为什么总是这样搅和这个国家不得安宁?治理一个国家就这么难?难在哪里?难在中国人的刁蛮?还是难在中共自己的独裁霸权?醒悟之后的中国百姓看破了人间社会的运行规律——人生在世,不过是一场游戏,物质财富和这个有形的世界不过是过眼云烟,人们占山为王,圈地为国,王国之间在物质财富利益上争夺不已,王国之内也在统治与被统治之间频繁更替,自有人类以来,人间社会就一直是人与人之间争斗的场所。人间社会是名利场,人们在人间社会活着,就是为名而来,为利而往,生生世世脱离不了这个名利场。在这个名利场,需要游戏规则。游戏规则体现在思想、主义、文化、行为、现象、伦理、道德、法律、制度、武装、政府、警察、监狱、法庭、仲裁等等方面,游戏规则的选择是人类自由意志的第一次体验,游戏规则跟随每个思想、每个朝代、每个国家而千变万化,游戏规则在思想与思想之间、朝代与朝代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可以不相同甚至相反。自有人类以来,人间社会创造了一系列游戏规则,只要有人类存在,游戏规则必将被不断创造。人间社会的游戏规则,总括来讲,经济制度方面,经济基础控制权上有公有制与私有制两大主流,经济运行方式上有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两大主流;政治制度方面,政治控制权上有君主制与民主制两大主流,权力产生方式上有选举制与委任制两大主流。人间社会的游戏规则是一个系统,上述两大主流的划分只具有相对意义,人们不可能只选择其中一个而拒绝另一个,两大主流混合产生出符合当地人缘情理的游戏规则系统。若中共党醒悟过来了,就不会再编造什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自己不明不白,中国百姓更是不明不白,还不如明明白白地告诉中国百姓——中共就是中共,中共就是统治中国人民的统治阶级,不管合法不合法,历史已经让中共处在了这个统治地位,人民就得接受,也不要讲什么“三个代表”了,中共就是中央集权阶级和地方实权阶级以及夹在两者中间的文人寄生阶层的利益代表,中共怎样定这个国家的制度就怎样定这个国家的制度,中国人民就得服从。中共可以向全国国民坦承:经济制度方面,在经济基础控制权上,强制推行公有制,而其中私有制的成分也可以有;在经济运行上,强制推行计划经济,而市场经济也可以作为补充手段;政治制度方面,在政治控制权上,继续以名义上的共和制或民主制欺骗人民,而实际实行信仰-君权合体制,继续实行代代相传的党源世袭制;在权力产生方式上,继续编造人大代表制,而实际实行桌子底下交易的钦定制(或接班制)。这样的大白话人人明白,中共还煞有介事地搞什么“社会主义”“全新课题”呢?

(一)牢固树立抓住机遇、加快发展的战略思想,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推动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要紧紧抓住重要战略机遇期,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不断增强综合国力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按照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要求,以经济结构调整为主线,以改革开放和科技进步为动力,着力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全面提高国民经济的整体素质和竞争力。大力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充分发挥科学技术第一生产力的作用。科学确定到二0二0年发展的总体思路和重大战略,抓紧研究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及时全面分析经济形势,增强预见性,准确把握经济运行中的主要矛盾和突出问题,适时提出和有效贯彻应对的方针政策,防止大起大落,推动经济持续快速协调健康发展。

注23:怎样解读中共拼命叫喊的发展?正面解读是说中共在没有搞清楚“发展与危害”之间的关系时就拼命讲发展,提醒中共注意片面发展对社会的危害,正面解读的前提是中共确实是在为这个国家的长远利益和这个社会考虑;但是,明白人都清楚,正面解读者是对中共自作多情了,中共什么时候有过长期规划?人民相信中共能有“二0二0年发展的总体思路和重大战略”?所以,请善良的中国人民不要再这样自作多情了,还是自己先来(而不是自作多情等中共来)关心一下片面发展所造成的社会危害吧,然后,再从反面解读一下中共为什么要拼命讲发展。片面追求发展必然对社会造成危害。片面追求发展的第一严重危害是安全。安全问题表现在富人安全、普通百姓安全和国家整体安全这三大方面。中国境内的安全问题表现在人人自危,尤其是中国的高官和富人。这是安全问题所表现的富人安全的这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中国普通百姓的安全。在中国,普通百姓的命似乎被认为或自认为比中国高官和富人的命低贱,因此安全问题也就似乎没有高官和富人面临的安全问题严重。而我们提醒中国普通百姓,在这个世界上,包括人类生命体在内的任何生命体都是一体的和平等的,绝对没有贵贱之分别;中国的高官和富人的安全问题是自己造成的,中国普通百姓的安全问题也是中国的高官和富人造成的,正是因为中国的高官和富人不重视中国普通百姓的生命和安全,随意限制中国普通百姓的自由和发展空间,随意剥夺中国普通百姓的人身自由和私有财产所有权,这才导致了中国普通百姓的不安全,并同时导致了中国的高官和富人的不安全;中国普通百姓的安全问题跟中国的高官和富人的安全问题一样严重。安全问题的第三大方面是中国国家整体安全。中国的高官和富人以及中国普通百姓似乎都不太关心中国国家整体所面临的安全问题。殊不知,国家安全才是根本,相对于国家安全,几个高官和富人的安全又算得了什么?!片面追求发展的第二严重危害是公正。在中国社会,只要财产私有化过程不启动,只要政治生活不公开透明,就根本谈不上公正。财产私有化的核心思想是:第一、把农民脚下的土地私有化给农民私人所有,实现耕者有其田;第二、把任何凭借国家权力垄断经营而累积起来的国有资产私有化给在社会上成长起来的企业家私人所有,国有资产的处置收益上缴国库;第三、个人对于自己的劳动、智慧、技术、知识及其一切成果拥有天生的财产私有权,禁止任何个人和任何机构用任何手段剥夺或者破坏个人的财产私有权,废除一切束缚个人自由选择联合生产方式和自由发展的法律和制度。正因为财产私有化过程未启动,正因为中国社会容许国有企业继续存在并继续经营和与民争利,正因为中国公民默许或者无可奈何一个或几个利益集团把持国有资产,正因为中国社会在经济领域的不公正,才直接导致了在中国社会的其它各个领域的向钱看和不公正,其中影响最严重的领域当属国家公检法,其次是教育界和医疗卫生行业。片面追求发展的第三严重危害是秩序。秩序是与公正连在一起的一个问题,正因为公正上出了问题,所以连带秩序上也必然出问题。中国社会之秩序混乱到了极点。追求片面发展对中国社会影响最坏的是社会风气。有钱而没有精神没有信仰的人必将扰乱这个社会,有钱能使鬼推磨,在中国社会,讲人情,更讲钱,有钱也就有人情,只要有钱,任何事都可以办,甚至有钱的死刑犯都可以花钱找一个没钱的囚犯的家属做人命交易,顶替一条人命,在当今中国就是这样的秩序和这样的社会风气。好了,讲完发展对社会的危害,让我们从反面解读一下中共为什么要拼命讲发展,这就要从发展所带来的利益分配上看问题,谁是发展的最大受益者?难道中共领导中国人民搞发展自己穷让人民富?这不可能,这就如同一个创业开公司的老板,难道这个老板自己穷让员工富?这是不可能的;更甚者,中共利益集团要比开公司的老板聪明得多,这个利益集团故意把中国社会秩序搞乱,这样好方便自己乱中取胜、浑水摸鱼。谁是中国社会秩序的最大破坏者和最大受益者?中共。中共初创时本来是一个传播共产主义真理的地方,在执政后却演变成一个奴役人民的场所。在这个场所,没有宪法,有的尽是些中共单方面制定的鱼肉百姓的法律工具,上天赋予人民的立法权和言论自由被中共剥夺了。中共早已经认识到共产主义不是真理,自己在中国人民头上的统治是没有根据的,既无法律根据,更无君权神授,中共没有信仰。中共正因为知道自己没有丝毫底气来统治中国人民,所以才手握“二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不放,不允许中国人民自由言论,不允许中国人民自由选举产生自己的统治者,不允许社会上有其它追求真理的思想团体的存在。中共一直手握“二杆子”不放,弄得自己很累,中国人民也很累,“猫”和“老鼠”都很累,中共玩的这场游戏究竟是为了什么?!扰乱了社会秩序,搞混了水,这样好摸鱼,好榨取中国百姓的钱财。苛捐杂税、股市、教育、房地产、国债是中共榨取百姓钱财的五大招术,凡是中国人都逃脱不了中共的敲诈。

(二)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更好地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深入体察人民群众的意愿,切实把维护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体现在党领导发展的大政方针和各项部署中,落实到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把推进经济建设同推进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统一起来,促进社会全面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推动建立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有效体制机制。建立体现科学发展观要求的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评价体系。在指导方针、政策措施上注重加强薄弱环节,特别要重视解决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重视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和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战略,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支持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其他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重视扩大就业再就业和健全社会保障体系;重视发展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等各项社会事业;重视计划生育、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和安全生产,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节约型社会。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要坚持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积极推进。

注24:中共在这段宣传“科学发展观”的“执政纲领”里,写了一大堆连自己都理不清的人、经济、社会、政治、文化、自然、三农、地区平衡、少数民族、社会保障等等,而熟悉中国国情和政策的明白人一眼就看出其中的自相矛盾和中共对中国人民的欺诈。这份“执政纲领”一方面“坚持以人为本”;另一方面又“重视计划生育”。计划生育国策在中国的二十八年实践中有无数事例证明它是错误的,一些有良知、有思想的人早已经写出理论和事实非常丰富的政论文,指出计划生育国策是中国最大的祸国殃民的政策,其对中国人民和社会发展所制造的灾难罄竹难书,而且这些灾难需要使用几倍于造成这些灾难的时间还不一定能够完全恢复(指恢复到上天赋予人类的传种接代基本权利所自然营造的社会人文和谐)。可是,针对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政策,中共不但不深刻检讨和立刻停止,反而还把这个政策当成国家第一国策,对计划生育管理干部实行一票否定制,压制一切有良知者和有思想者对这项国策的政论文章,纵容社会腐败份子把这个国策当成摇钱树,肆意践踏天赋人权,逼迫家家户户鸡犬不宁。中共在执行这样一个惨无人道、践踏天赋人权、祸国殃民的政策的同时,却声称“坚持以人为本”,就这份简短的“执政纲领”都编造得不圆满,这是对中国人民的公然欺诈,世界上还有哪个人敢于这样公然欺诈?只有手握枪杆子的流氓。

(三)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始终站在时代前列领导和谋划改革。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仍处在攻坚阶段,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更具活力、更加开放的经济体系的任务还很艰巨。要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围绕改革的重点和难点,鼓励大胆探索、勇于实践,坚决破除一切妨碍发展的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切实解决好关系经济体制改革全局的重大问题。正确处理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关系,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使两者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正确处理按劳分配为主体和实行多种分配方式的关系,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注重社会公平,合理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切实采取有力措施解决地区之间和部分社会成员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正确处理市场机制和宏观调控的关系,坚持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加强和改善国家宏观调控,促进国民经济充满活力、富有效率、健康运行。正确处理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合理划分经济社会事务管理的权限和职责,做到权责一致,既维护中央的统一领导,又更好地发挥地方的积极性。正确处理经济体制改革和其他方面改革的关系,加强统筹协调,使各项改革互相促进。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注意把握好改革措施出台的时机和节奏,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在社会稳定中推进改革发展,通过改革发展促进社会稳定。

注25:中共的这段话是罗罗嗦嗦讲“经济体制改革”,中共也清楚自己在罗罗嗦嗦讲改革的同时,一些有良知和有思想的人正在领导中国社会民众进行革命——“革”中共江山的“命”。中共稳定自己江山的如意算盘是让中国百姓都向钱看,以不断满足中国百姓的物质欲望来换取自己的江山稳定,中共这个非法统治利益集团可能没有估计到正是自己的“经济体制改革”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最终演变成自己的掘墓人。中国政治发展趋势不是经济改革设计者所能够设计得了的,中国的经济改革正在强化中国政治体系的畸形金字塔结构,并最终导致这个畸形结构的毁灭。在这个畸形金字塔结构的最顶层是统管中央的几个大的利益集团,我们称这个阶层为中央集权阶级。畸形金字塔的第二层是跟随和吹捧中央集权阶级的寄生阶级,这个阶层构不成利益集团,他们自称是中国的文人或文官,他们的数量有几百万人,我们称这个阶层为文人寄生阶级。畸形金字塔的第三层是掌管地方的几十个大的利益集团,我们称这个阶层为地方实权阶级。畸形金字塔的第四层是埋头于眼前工作的实干者,他们一般是技术工作者,他们一般不关心政治,也不太关心社会,只要自己的小康之家能够过得去,他们就满足了,他们的数量有几千万人,我们称这个阶层为小康阶级。畸形金字塔的第五层即最底层是劳苦大众,他们的数量有十几亿人,我们称这个阶层为劳苦大众阶级。金字塔是坟墓,是埋葬死人的地方,其内外空气是不能够流通的,中国的经济改革所强化的这个畸形金字塔结构从一开始就是在建造坟墓,这个畸形金字塔坟墓在建造过程中就会自行倒掉,不需要革命,中国革命者的任务只是在适当时机在方向上给中国劳苦大众阶级以指导。

(四)掌握对外开放的主动权,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密切关注世界经济形势变化,制定和实施正确的涉外经济方针政策,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和竞争。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利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注重发挥我国的比较优势。既立足于国内需求又大力开拓国际市场,既充分用好内资又有效利用外资,既依靠和开发国内人力资源又借助和引进国外智力。提高引进外资质量,坚持引进先进技术和消化、吸收、创新相结合,提高自主开发能力,保护知识产权,增强关键行业和领域的控制力,不断提高国际竞争力。推动建立健全妥善应对国际贸易争端的机制,善于运用国际通行规则发展和保护自己。

注26:“掌握对外开放的主动权”?请当今开放时代的全世界人民都来瞧一瞧中共的这副独裁霸权和闭关锁国的嘴脸吧。开放是当今时代的主流,开放是力量的源泉,开放是安全的最大的保证策略,开放是任何个人和任何国家想发展而必须走的道路;既要对内开放,也要对外开放,这样才能凝聚世界上的一切力量,共同发展。人类所面临的共同性难题是世界性的战争威胁,当今世界领袖们的脑智解决不了这个难题;而世界人民从心智获得了大智慧,猛然醒悟开放是最大的安全战略。国际关系五项原则的最核心原则是思想上开放。所谓思想上开放,也包括信息、知识、技术、经验、文化等上的开放,这是人类相互之间能够相互理解的前提,而人类之间的相互理解又是人类在地球上和平共存的基础,所以,五项原则之核心是思想上开放。各个国家和民族只有首先做到思想上的开放和自由,才能在思想自由开放和相互理解之基础上达成政治、经济、主权、人权、国防等领域的关系原则。在地球上,人的生命与人的生命是一体的,在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也都必然要连成一体。各个国家不管是自愿或者是被迫,都需要开放,既要对内开放,开放本国人民的言论和思想,给人民自由;也要对外开放,容纳世界上不同民族和文化,实现国与国之间的充分交流。不但要在物质层面上实施开放,而且也要在深层次上实施开放,从思想文化到人心,越开放就越能够理解,越理解就越安全。众所周知,中国的大门一直是封闭的,不但对外国封闭,而且也对本国国民封闭,在中国这扇封建时代的“大宅门”内,中国人沉浸在自己的文化和文明里,西方列强用炮火轰开了这扇封建的大门,中共在西方列强之后建立了所谓的新中国,“新中国”并不新,中共非法执政之后,更加封闭了中国的大门,对内(指本国国民)对外(指外国)都更加封闭。中共的开放仅仅停留在经济领域,中共官员爱美元,中共在经济领域的开放也仅仅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物欲,他们自己制造不出西方国家那些先进的玩艺,就拿中国百姓的血汗钱来交换这些玩艺;而西方列强之所以强大的根本原因——思想开放和民主制度,中共却丝毫没有向他们学习的意思,中共一直把自己封闭和孤立在中国国民之外,也一直把自己(也必然连带上中国国民)封闭和孤立在国际民主潮流大环境之外。中共就这副独裁霸权和闭关锁国的嘴脸,在其“执政纲领”宣传“开放”的这一段里,开头第一句话“掌握对外开放的主动权”就又把自己的这副嘴脸暴露给中国国民和世界上关心中国的所有的人。开放是当今世界之潮流,你中共怎能够掌握得了?难道你中共认为把异议人士驱逐出境、把异议言论封杀在私人场合、把中国百姓都调教成只说出一种声音,这就是“掌握对外开放的主动权”?然后是你中共自己闭门造车、摸着石头过河、为了自己理解的社会主义试验而不惜牺牲一批又一批中国百姓的财产、时间、精力、聪明、才智、乃至生命?

(五)按照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完善党领导经济工作的体制机制和方式。党领导经济工作,主要是把握方向,谋划全局,提出战略,制定政策,推动立法,营造良好环境。地方党委要结合本地实际,确定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思路和工作重点,加强和改进对经济社会重大事务的综合协调,确保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各项部署的贯彻落实。涉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重大方针政策、工作总体部署以及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问题,由党委集体讨论决定,经常性工作由政府及其部门按照职责权限决策和管理。党委要支持政府依法充分履行职责,推动政府依法行政,加快转变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主要运用经济和法律手段管理经济活动,集中精力抓好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

注27:独裁霸权和闭关锁国的中共就是这样既不懂民情民意,更不懂国际潮流和形势,还在这里提“党领导经济工作”的方向、全局、战略呢,还在不知疼痒地提出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呢,殊不知,全中国的社会民众的一个共同认识是:中国之强盛务必把中共党从中华大地上彻底踢开。中国社会和人民早已经厌烦了这种“一个强者”与“另一个强者”之间的交替、胡闹和折腾,中国人民要对这种在中国历史上一直上演的强者执政逻辑说“不”,在未来的中国社会,执政党在中华大地上将被彻底抹掉!在中共作为执政党被推翻和被边缘化之后,将永远不可能再存在“执政党”这个概念和这种统治模式,这种由“党”来统治中国人的模式将永远从中华大地上消失了。党派可以存在,但仅仅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思想团体,这样的思想团体有很多个。思想团体是教团组织,不是执政党,它的根本任务不是争夺政治权势和物质利益。思想团体的宗旨是思想交流,是人民教化,是精神文化生活。思想团体的宗旨决定了它们不会在物质世界领域里争夺物质财富、社会权势、名利地位,决定了它们注重精神生活要远远多过物质生活,决定了它们是追求宇宙真理和生命力的提高。以传播精神能量和提高生命力为己任的思想团体是永远不会自甘堕落为争权夺利的党派甚或执政党的;否则,它就不是思想团体了,它就不能再在社会上诈骗世人是思想团体了,它就干脆向世人宣称自己是“代表和保护某某阶级利益的党”,这样也许能够争取到本阶级者的理解和支持,而非本阶级者至少会在做人真诚上给它加分,这样也许可以延长它的寿命。中共之所以落了个被推翻和被边缘化的下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讲的“挂羊头卖狗肉”,思想和利益两者都霸占,最后注定是两者都落空。假若中共之智囊团有足够智慧,指导中共决策高层,为了中共的命运,必须在“思想”与“利益”两者之间选择其一,而不能都霸占,那么,中共之下场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悲惨。假若中共这样做了,则我们可以预测中共之命运有以下两种可能方向,这两种方向都比当前状况好。第一种方向,假若中共放弃了思想领域的霸占,放开思想言论,任人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中共自己也首先放弃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和思想(事实上早就放弃了),中共向国民宣称自己不再是什么共产主义思想团体了,中共就是中共,中共就是统治中国人民的统治阶级,不管合法不合法,历史已经让中共处在了这个统治地位,人民就得接受,中共也可以毫不含糊地告诉中国人民,也不要讲什么“三个代表”了,中共就是中央集权阶级和地方实权阶级以及夹在两者中间的文人寄生阶层的利益代表,假若中共能够如此坦诚地向国民明白无误地表达出这个意思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地告诉中共,被他们所旗帜鲜明代表的阶级将不遗余力地支持他们,而不会像当前这种暧昧状态中的“碗里吃肉、嘴里骂娘”,给了利益,还不落好;而被他们旗帜鲜明排除在外的一般国民至少会在做人诚恳这项评价指标上给中共加分。这个加分非常重要,要知道,当前民众对中共最大的憎恶是以诈执政,中共从上到下都是黑箱作业,黑箱之内是相互诈骗,整个黑箱子又诈骗这个社会,让中国这个社会无一点诚信可言,这是一般国民最痛恨的,因为它所污染的是整个社会,它所动摇的是整个社会的基石,全体人民都因此而遭殃。相对于诈骗,中共官员的贪污腐败就是次要的了,捞金子、捞票子、捞女子、捞房子、捞车子,能捞的就尽快捞,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物质世界里,这些都是一般国民尽管痛恨但能够理解的,一般国民不会把这些贪污腐败归罪于犯罪者个人,大家都是俗人,一般国民一般从俗人的角度理解这些贪官而不是特别痛恨他们个人,一般国民痛恨的是中共这个不透明的体制,如同黑匣子,一般国民很难搞清楚这个黑匣子内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为什么从这个体制内总是连续不断地产生贪官?是人的心都大大的坏了,还是制度上有问题?为什么这个黑匣子总不敢摊在阳光下?为什么需要诈骗才能执政?诈骗能够求得长期稳定吗?一般国民的疑问越多,就越不利于对中共有正面评价,最后就剩下几个诈骗者唱“三个代表”独角戏了,广大的国民(包括广大的中共党员)也就不愿意再跟随中共胡闹,就更不用说再对“党”掏心了,世界上哪有对诈骗者掏心的傻子?所以,我们说,假若中共能够像上述那样坦诚地向国民明白无误地表达出“中共是中央集权阶级和地方实权阶级以及夹在两者中间的文人寄生阶层的利益代表”这个意思的话,一定会挽回本阶级内的理解和支持,同时又让一般国民在做人真诚上给自己加分,上下这两股力量可能会让中共之寿命再延长几年。但是,这里有个前提条件,这个条件是:中共确实是真诚的,譬如,中共在“利益”与“思想”中宣称选择利益,放弃思想,则在实际的政治生活中,就得履行诺言,确实不再搞党禁报禁,确实让人民自由讲话,确实不再以言定罪。若这个前提条件不能满足,则中共之智囊团会警告中共高层:中共之命运休已。第二种方向,假若中共放弃利益霸占,在国家权力和国家资源的重要岗位上都可以放开,让非党人士也能够掌权,大家之间不分什么党派,只要是人民选举上来的,就能够进入国家权力机构掌权;而与此同时,中共能够高风亮节,退会到当初建党时的纯粹的共产主义理念,潜心在共产主义思想领域,向纯洁的思想团体方向发展;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地告诉中共,中共作为一个纯粹的思想团体组织,在未来的中国社会将能够永远存在——只要这个团体在哲学思想上能够站得住脚跟,并有一定的跟随者。但是,这里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个条件是:中共确实脱胎换骨了,确实不再霸占物质利益和国家权力了,确实不再强权代表人民了,确实让人民自己代表自己了;第二个条件是:中共所宣称的共产主义哲学思想确实有生命力,有追随者,人们是从纯粹的共产主义理念而不是从物质利益和权势上愿意跟随。若这两个前提条件不能满足,则中共之智囊团会警告中共高层:中共之命运休已。事实上,任何中国人都会作出判断:中共绝对不会朝“第二种方向”发展。中共绝对不会把国家权力让给人民,中共之共产主义哲学理念若没有首先许诺的物质利益和权势地位就绝对不可能有纯粹的理念上的追随者,所以,中共绝对不会放弃利益霸占、潜心在共产主义思想领域、向纯洁的思想团体方向发展。那么,中共也就只有“第一种方向”——利益——了。这里有个前提条件,这个条件是:中共确实是真诚的,譬如,中共在“利益”与“思想”中宣称选择利益,放弃思想,则在实际的政治生活中,就得履行诺言,确实不再搞党禁报禁,确实让人民自由讲话,确实不再以言定罪。任何中国人都会作出判断:中共绝对不会满足这个前提条件,中共之“笔杆子”确实“摇”不出什么了,到最后,连起码的做人的道德底线都不要了,自己的“笔杆子”“摇”不出东西,也绝对不允许一般百姓“胡乱”摇,若允许一般百姓“摇”“笔杆子”,则中共之根基就动摇了,发展到最后,也就只有“枪杆子”了。做人谁不首先爱惜生命?谁会选择无为地牺牲?谁会主动向枪杆子送死?对比一下日本在二次大战侵略中国时就有那么多怕死的中国人当了日本人的走狗和汉奸,当今有无数的中国百姓因为怕死而屈服于都是中国人的中共的淫威之下也就一点不觉得奇怪了。我们已经可以透彻地看到了,中共发展到最后也就只能是暴力统治了。古今中外无数的暴力统治者的最后的下场都是被另一个强者推翻,这个强者也往往是使用人民群众的力量,我们不去分析走到这个下场的原因,我们只需要从这个历史事实和历史规律就可以看出这种强者执政逻辑的必然性。一个强者被推翻了,又来了另一个强者,而最倒霉的是广大的人民群众。难道中国的十几亿劳苦大众就只能这样倒霉?我们代表中国的十几亿劳苦大众,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这种在中国历史上一直上演的强者执政逻辑说“不”,我们说,在未来的中国社会,执政党在中华大地上将被彻底抹掉!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44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