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自治单元的建设
11/01/04    钱思同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70

前言:在村民自治的推行过程中,一个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村党支部与村民委员会(简称“两委”)之间的矛盾。“两委”不和,从制度规范角度看,源于制度规范对“两委”关系界定不清。如何处理“两委”关系,有人推崇“两委合一”体制,非但没有达到加强党的领导的目的,反而不可避免的又回到党政不分的老路上去;为了有效解决这一矛盾,有人主张引入“行政首长负责制”,以“村长负责制”代替“两委合一”;但问题是,“两委”不和之根本原因在利益分割,所以,要想解决好这个矛盾就得往怎样摆平他们之间的关系入手。怎样摆平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文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由村民自己选举生产村议会,实现真正的民主和自治,只有这样,中国的农村才有出路,从而中国也才能有希望。

最近在网上转载的《民主之原》揭示了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广大人民群众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就不能不读《民主之原》,这是一本可以改变人民命运的书。在《民主之原》这本书里流淌的是国家精神。假若有三亿中国人读到了这本书,并从中汲取了国家精神,他们一定会按照这本书的精神参加到中国特色的民主运动中来,他们一定会来注册成为选民,他们一定会行使上天赋予他们的选举权,他们一定会争相串联结合成一个选举团。他们每三千人组成一个选举团,每个选举团都首先建立起一个参政议政的场所--议堂;并同时决定一个参政议政的方式--议会。他们将通过民主选举产生自己的议会,选出可以代表三千名选民根本利益的议长(一名)和议员(六名)。议长和议员是本村村民的“牧羊人”(选举团将演变成自然村,在城市里的选举团也叫做“村”),他们将在根本上解决本村村民在人权、教育、民生、治安、人才等五大方面的问题,他们将带领本村村民参政议政和发家致富,他们将以个人的精神魅力和道德力量感召本村村民,他们将在本村村民之间建立起相互信任关系,他们将领导本村村民参加全国大选,在他们领导下的三千名选民将首先在本村三千名选民中联名保举产生出一名中央委员,他们将把中央委员送进中央委员会,他们将通过这名中央委员来切身感受这个国家确实是自己的国家,他们将通过这名中央委员来参与国家事务管理。

议会和议堂将遍布未来的中国,一个选举团一个议会一个议堂,十万个选举团就有十万个议会十万个议堂。村民们可能会把基层的人民会堂、乡政府、镇政府、县政府改造成议堂,把它们变成村议会活动的场所,建设人民的国家。议会的成立和议堂的建设是中国特色的民主运动在行动上的真正的开始。若民运人士只是在喊民主思想,而广大人民群众连个参政议政的场所和方式都没有,民主思想又怎能传播?人民又怎能行使上天赋予的选举权?所以,我们说,议会的成立和议堂的建设是民主运动的开始,所有的民运人士都务必深入基层,心甘情愿跟村民一起生活、劳动、工作,甘愿当村民的“牧羊人”,首先在村民中建立参政议政的方式--议会,首先在村子里建设参政议政的场所--议堂。只有从这里开始,我们才能够进入未来的中国的政治大舞台--中央委员会。

在国家地方权力机构的建设中,选举团的全体成员就自然演变成一个村,在城市里的选举团也叫做“村”。“村”是国家权力机构大框架中的“底座”,是基石,是权力之原。村的第一项工作是监督,监督国家机构,监督这些机构是否依法行政,是否滥用职权,是否玩忽职守。村的第二项工作是参政议政,联名保举出自己信任的中央委员,跟中央委员保持密切联系,中央委员向他们传达中央委员会的精神,他们向中央委员上报民意。村的第三项工作才是配合国家权力机构在基层行政。“村”不是国家权力机构,村的成立不需要任何人和任何机构审批,村自然成立,从选举团的选民自然演变成“村”。

村是因为选举团而成立的自治区域,选民最初时的结合原则是人缘,而不是地缘;选民为了联名保举自己共同信任的中央委员而走到了一起;所以,为了在地理位置上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自治区域,选民可能需要迁移住所。尽管不要求选民一定居住在同一个“村”,但作为地理概念上的“村”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譬如行政管理上的需要;所以,先是通过信任关系而联系起来的选民,之后将尽可能在地理位置上也联系在一起,尽可能形成地理概念上的“村”,从选民变成村民。国家将在土地房屋等政策上鼓励选民变成村民,将彻底废除户籍制度,在国家制度上没有城市与农村之分、市民与农民之别,大家都是平等的国家公民。这意味着农民完全可以进入城市,成为市民,只要他们有能力在城市里活下去,只要有人帮助他们在城市里活下去,只要他们相互之间建立起了信任关系、并在此之上成立了选举团,他们就因此而不但由农民成为市民,而且成为国家的真正的主人。

所以,我们说,“村”的建设是在给国家权力机构大框架打造坚实的“地基”。若我们把国家公民人为分出个“市民”“农民”,以户籍制度把农民捆绑在农村,名义上是稳定社会,实际上是制造一个现代奴隶制度,把农民变成奴隶,以国家制度和暴力来任意压榨农民,把农民变成二等公民,则其后果是:不但达不到社会稳定目标,而且导致了社会的更大的不稳定--农民与市民之间制度上的不平等怎能有社会稳定?!最后只能招致农民的造反。所以,我们的“村”绝对不是“奴隶村”,而是从选举团自然演化来的“村”。在这里,人权是第一位的;在这里,不管是市民或是农民,都找到了做国家主人的感觉;在这里,村民首先是自治,而不是寄希望于什么“清官大老爷的恩赐”。“自治”这个特点在这里非常鲜明,也得到了真正实现。

在现实的中国社会,为什么村的自治总是得不到落实?从正面上看,政府的习惯思维是“子民”永远都长不大,永远都不知道该怎样生活,所以,永远都需要“父母官的照料”;从反面上看,政府的习惯思维是老百姓都是“刁民”,都需要镇压,都需要向其脑子里灌输思想。但是,我们所看到的实际情况是:不管是被看成是永远长不大的“子民”,还是被一直灌输思想的“刁民”,他们都是良知未灭的良民,他们有正确的思想,他们的良知告诉他们不要像官员那样在台上喊疯话;他们塌塌实实做人,他们的良知告诉他们不要像官员那样在官场上搞权钱交易。上述正面与反面的官员的一个共同的思维特征就是:不能让人民自治,正面人的理由是“子民”需要照料;反面人的理由是“刁民”需要镇压。而我们看到的真正的理由是:这是一个利益集团对二等公民的压榨,人民绝对不能自治,否则,利益从哪里来?利益和压榨才是不让人民自治的根本原因。

而我们的“村”天生就是自治村,他们通过民主选举产生议长(一名)和议员(六名),由这七名议员组成村自治权力机构--议会。议员不是国家公务员,议会也不是国家权力机构,议员和议会的村公务活动不靠国家财政,而由本村自行解决。村公务活动也主要是国家权力机构所关心的人权、教育、民生、治安、人才等五个方面工作,国家权力的实施效果归根结底需要广大的基层人民来实际落实;所以,作为自治权力机构的村议会也会配合国家权力机构在基层行政,这些行政事务主要是:中央委员的联名保举,全国大选,公民和家庭登记,义务教育和技能教育,生产劳动,依法纳税,村民最低生活保障,村治安,人才与文化交流,人才选拔等。但是,配合国家权力机构在基层行政只是村议会的第三项工作,在村的整体工作安排上处在次要位置,这样安排的理由有以下两条:第一,我们的“村民”是良民,而不是“子民”或“刁民”,良民完全可以依法自律自己的行为,他们完全有能力自治解决自己的问题,国家权力机构在村基层只要依法行政就可以了;第二,我们的国家权力机构及其公职人员才是需要治理的对象,因为国家权力机构的权力来自法律,所以,就必须要有监督机制,监督国家权力机构是否依法行政,村议会的第一位工作就是监督,监督国家机构,监督这些机构是否依法行政,是否滥用职权,是否玩忽职守。正因为上述两条理由,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在国家机构设置上就把村议会排除在国家权力机构之外,村议会不是国家权力机构在村的延伸,国家权力机构只授权到市(或县)这一级,村议会只是配合国家权力机构在基层的行政工作,而不是国家权力机构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把村议会排除在国家权力机构之外,村议会被排除到哪里了?被请到了“天”上,它们天生是国家权力机构的监督者,它们只有不在行政体制内才能够起到监督的作用,它们是国家权力机构的“地基”。

大家可能已经清楚了,“村”是国家权力机构的“地基”,是孕育中央委员的“土壤”,是中央委员的“娘家”,是“国家躯干”上的最坚实的部分。村议会是村的政治“首脑”,村议堂是村的政治活动中心,选民在这里参政议政,在这里联名保举出自己信任的中央委员,中央委员也会经常回来在这里传达中央的精神,这里是中央委员的“娘家”,这里是中央委员迈向中国政坛的第一步,这里也是决定中央委员政治命运的最后的堡垒,若中央委员的这个“娘家”被“釜底抽薪”抽掉了,则他的政治命运也就彻底结束了。所以,想当中央委员的中国选民,就必须从“村”开始;而且,为了自己的政治命运,在其一生中都应当爱护自己的“娘家”--由三千名选民自然演变的“村”。

已经习惯于受奴役的中国人,在第一次读《民主之原》时,以为我们是在讲神话故事,或以为我们是在讲另一个跟他们无关的国家的故事。的确,在当今中国社会,连竞选人大代表都需要行政部门批准,真是荒唐!但是,人们已经习惯于这种荒唐的政治生活了,人民的思想已经麻木了,《民主之原》能否被人民理解和接受?这需要民主思想普及,需要思想准备,让我们在思想上做足准备吧,让我们首先投身到村自治单元的建设队伍中吧,让我们迎接全国大选吧,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机会。

1、村议员的民主选举程序

村议会议员由本村村民民主选举产生。民主选举程序是:

(1)村议会设置七名议员:村议长、村秘书长、人权议员、治安议员、教育议员、人才议员、民生议员;跟七名议员对应的候选人分别只能设置两人。

(2)至少一百名选民联名才可以提出从最少一名到最多十四名候选人的提议;若总数超过十四人,或者跟七名议员对应的候选人人数超过两人,则提议无效。

(3)汇总所有有效的提议,按跟七名议员对应的候选人进行提议人数统计排序,选择提议人数最多的前两人作为正式候选人,形成一个议员候选人提案。

(4)将议员候选人提案提交全体选民投票,选民只能向同一个议员职位上的两名候选人投一人,或者不投(弃权);否则为无效票。

(5)最后,统计投票,得票多者(仅仅多一票也是多)当选。

2、村议员的体制内任免程序

村议会议员的一届任期是五年。可以连选连任,一人最多可以连续任期三届议员。

村议会议员有可能在五年换届时被选掉;除村议长和村秘书长之外的另外五名议员有可能在一届任期当中经体制内程序被免掉。

人权议员、教育议员、民生议员、治安议员、人才议员的体制内任免程序如下:

(1)人才议员提议,民生议员响应,村议长首肯,可以任免人权议员。

(2)人权议员提议,治安议员响应,村议长首肯,可以任免教育议员。

(3)教育议员提议,人才议员响应,村议长首肯,可以任免民生议员。

(4)民生议员提议,人权议员响应,村议长首肯,可以任免治安议员。

(5)治安议员提议,教育议员响应,村议长首肯,可以任免人才议员。

3、村议会(自治政府)的性质

村议会(自治政府)是村的最高权力实体,是村的自治权力机构,不是国家权力机构,不需要任何人或任何机构的批准,不依靠国家财政,村自行解决行政经费。村的成立渊源于选举团的三千名选民,选举团的政治任务是联名保举中央委员;而村将巩固选举团的政治成果。村议会(自治政府)经本村村民民主选举而自然成立。

村议长是村议会(自治政府)最高领导人,是村议会主持人。村只设置一名村议长,不设置副村议长。

村议会议员都不是国家公务员,他们跟村议会(自治政府)之间的关系都不是雇佣关系,他们都是经本村村民民主选举产生的本村的主人。

村议会(自治政府)不设置任何行政机构;其本身就一个自治的行政机构。

村议会(自治政府)设置一个编制为五十人的自卫队,自卫队成员被称为民兵,治安议员是自卫队的最高负责人。自卫队的任务有以下两项:第一,维护本村的安全和秩序;第二,维护本村的信用关系,追缴欠款及其它债权。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38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