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黎安友宣布停止对魏京生的资助
10/26/04    彭小明    大参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964

根据世界日报、明报、星岛日报和台湾中央社的报道,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通过汉学家黎安友宣布停止给予魏京生的资助。除了说他对于大学的学术研究毫无建树,还说资助本来就是暂时的。

既然是暂时的,其实就没有必要再多说魏京生的学术贡献。

黎安友教授恐怕也对于一位中国大陆的不同政见人物要求过苛或者操之过急了。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如果能有若干理论贡献,当然是令人欣喜的事情。但是也应当谅解某些政治人物可以作出国家政治的进步贡献,却并没有值得一提的理论著作。华盛顿的建树在于为美国立国奠定了坚实基础。但是华盛顿并没有令人称道的理论著作。阿登纳曾经横眉冷对纳粹法西斯的监禁和迫害,战后建立联邦德国开创了德国战后的经济奇迹,可是他没有重要的理论贡献,他的经济思想主要借助于艾尔哈特的社会市场经济理论。艾尔哈特在阿登纳辞职退隐以后继任总理,却表现平平,没有显示出卓越的治理能力。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也是在革命建立政权以后得到系统的整理,毛泽东的政论和军事著作也是在延安建立了地方革命政权相对稳定以后得到修订出版的。魏京生出国,主要的目标不是讲学,不是理论探索,而是继续他的政治活动。中国需要有一支直接给予当局以政治和道义的强大压力的政治反对运动。根据魏京生的经历和思想纪录,当时海内外对于魏京生寄予殷切的期望,就是因为人们希望有人举起这一面政治反对运动的旗帜。

一所大学不愿意长期资助一位政治反对运动的领导人,它当然可以中止它的资助;但是对于他的实践到底是否有效,“短期内看不出影响力”等等的说辞就显得多余了。孙中山的革命活动在戊戌政变以前很少有民众的支持和关心。并不能说明当时民主革命活动家们走错了路。

何况理论也不仅仅是回顾历史,只有在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实践过程中才能锤炼出理论成果。作为政治活动家的魏京生选择了游说和抗争的活动,而没有选择学者的书斋,这是他合乎自身性格和经历的选择。

至于魏京生的主张“完全断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经贸来往”,我还没有在正式的报刊和网路上读到过。恐怕是记者的报道有误。我的记忆是,魏京生在关于中国加入WTO等牵涉中国经济利益的问题上,反对无条件地与中国当局签约,而是提出有条件地,也就是提出人权条件,跟中国当局达成协议。这是合乎情理,也合乎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魏京生、王丹等异议人士知识分子就是借助这种国际压力才获得自由的。中国人才从这些事例中了解到许多为民主抗争的人士的观点,知道反对运动的存在。而且从魏京生本人反复出入监狱的经验中,他也看出中国党政领导非常害怕这种压力,由于国内经济上的需求和既得利益的需要,他们一定会妥协,在人权问题上作一些让步。经过一番较量之后,中国党政领导人不得不顾及国际压力和国内人权状况,又并没有耽误中国经济发展与国际市场接轨,其实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甚至意见分歧多时的王希哲先生也与魏京生取得了一致,配合默契。不仅这种主张是值得称道的,而且这种求同存异的配合默契也是值得称道的。年年让中国政府为搁置人权法案花费心力,实际上发挥了振聋发聩的警告作用。

面对国内民主党建党问题的判断,事后看来,魏京生比较冷静,他认为条件并不成熟,可能会暴露力量,被一网打尽。

中国是一个专制的国家,这是从江泽民到共产党的一般干部也都吞吞吐吐承认的事实(江泽民访美也应允过一次“中国未来也将实行民主”)。“北京当局不允许魏京生在国内有接触的管道,海外人士要推动中国大陆的民主事业,困难不少”,这是白天黑夜一样明白着的现实,哥伦比亚大学当时给予资助的时候,情况可以说跟今天完全一样,曾为“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作序的黎安友教授不应该不知道。以此来说明中断资助,令人莫名其妙。

中国民主运动的人物光谱是现代中国教育状况的逻辑结果。在文革和七十年代成长的青年思想者魏京生,不可能有更高的学历。另一位优秀的不同政见人士王希哲也是一样。他们出身于中国共产党的上层或中层干部家庭。他们的家庭教育已经基本定型。出身于国民党军政贵族家庭的子弟,以及地富家庭出身的青年,虽然对于专制的压迫有切肤的痛楚和反抗意识,但是在党的阶级路线政策极其残酷的监控下,根本没有任何表达的余地。许多平民出身的反抗者都寂寂无闻地被杀害了。如果是家庭出身上有什么把柄的,更加格杀无论。右派份子家庭出身的遇罗克就是最典型的代表,由于文革的动乱失控,他还侥幸地留下了英名。魏京生、王希哲毕竟是党员干部的子弟,张郎郎(他的“问题”是诗歌,但是诗社的名字太敏感,太阳纵队,太像一个武装反叛团体)是党内知名文化干部的子弟,所以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刻,获得了刀下留人的幸运。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子弟如黄翔、方圆等人毕竟没有直接涉及正面的政治,(诗歌和合同工)所以得以苟延性命。国民党起义人员之子胡平走的是品学兼优好学生的路向,而且是从钻研马克思主义哲学出发走入政治领域的。侥幸避过了杀戮的屠刀。所以,就像俄罗斯十二月党人一样,中国前改革时代出身的政治反叛者只能是当权贵族青年中的觉醒者。魏京生“略输文采,稍逊风骚”的状况实际上是共产党干部队伍基本素质的延续。

比魏京生更早的觉醒者,如顾准、林昭等人,虽然有高学历,高教养,可是顾准在强迫劳动中忍饥挨饿,致癌而死,林昭在监狱里挣扎,最后惨遭枪杀。魏京生的中学学历是当时青年的普遍学历。他能参军、当工人是当时最幸运的待遇。大量的知识青年都在农村插队或在农场军垦。即使他能被推荐或走后门上大学,当时工农兵大学生的实际知识水平仅相当于文革前的中专程度(蒋南翔语),不过是戴上了一顶无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而已。然而七十年代初期,魏京生的思想已经始入异端,不容易进入被推荐的大学生候选人行列。如果魏京生在1977到1978年间投入到高考的温习中,那么他也就无心充分准备1979年的北京之春思想解放运动了。

许多批评者指责魏京生仅有初中学历。其实毛泽东、邓小平又有多高的学历?毛泽东的文字功底相当扎实,可是在师范期间数学成绩是零蛋,美术也几乎是白卷(一条线,一个圆圈),(参看毛泽东对斯诺的自述)。邓小平留学到法国,读过几天法文?经过什么学术训练?(参看邓榕的邓小平传记)。除了正式学历以外,应该观察自学的程度。魏京生在恢复高考制度以后没有参加高考,却准备过报考藏学或民族学的研究生的功课。这是他自学的学历之一。

所谓“刚愎自用”正是魏京生的性格特点。缺点总是跟优点互相联系的。刚愎自用的另一个侧面就是择善固执,那就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一个面对强大暴力政权敢于大声疾呼的人必须有择善固执的勇气和毅力。一个关押在单身牢房里熬过十九年岁月的人,必有一种强烈的自信,决不为周围屑小所触动。在大政方针方面政治人物有时候需要必要的择善固执,同时又要善于妥协善于接受他人的意见。只是在个人生活小节方面,应该入乡随俗,从善如流。无证驾驶,违规吸烟,弄得朋友和接待人员都手足无措,实在是应该立刻改正,立刻戒除的缺点。

毕竟时代不同了。民主中国的政治人物不可以像毛泽东那样整天在故纸堆里翻爬,卖弄典故;也不能像共产党多数干部那样不学无术,甘当外行。不必要求魏京生阅读外文版的经典原著,但是学术界的朋友应该向他推荐政治学名著的中文本。这些年来,国内这类书籍翻译出版了很多。古今的中文著作就更加可以为他开出书目,要求他选择阅读。美国总统、日本首相的顾问中,有的就是读书指导人罢了。

关于婚姻配偶的问题。我曾经当面提醒过魏先生。美国总统候选人绝对要带上夫人和子女去拉选票。如果他是一个连家庭都建立不起来,或者维持不下去的人,怎么能够把治理国家的重任托付给他呢?从人类的经验来看,长期没有家庭生活的成年人,至少在心理上不是一个健全的人。说得直率一点,魏京生的过分刚愎自用和不能入乡随俗,或许正是这种心理不健全的表征。魏京生出狱已经多年,建立家庭的条件也不是完全没有。为了魏京生本人的生理和心理的正常,也为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正面形象,应该帮助他建立一个和合正常的家庭。衷心希望目前魏京生先生的女友真是一位善解人意,深得魏京生爱心的妇女。

或许是由于国内报刊侮辱民主运动人士的言辞太铺天盖地,太廉价了。流风所及,不少中国人提到这些异议人士常常开口就骂,甚至不惜人格侮辱。其实有多少人,包括一些参与民运的朋友,跟他们有过直接间接的接触呢?对他们又有多少了解呢?共产党的监狱是世界上最难坐穿的监狱。大部分长期监禁的思想犯非死即疯。能从这样的牢房中走出来,没有灰心颓唐,还能坚持理念,奋勇抗争的人是难能可贵的英雄人物,是当代中国人的脊梁。他们的肩头担负的不仅是自己的抱负,而且还承担着无数被杀害的民主斗士们未竟的遗愿。

中国共产党的监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党校”。它为中国的未来培养许多新的干部。对于从监狱中毕业出来的民主运动人士,海外关注中国民主发展的人应该呵护多于责难,批评是为了扶助。

资助已经中止。恐怕也未必不是好事。过去魏京生比别的民主人士多一点安全感。现在全部靠自食其力。大家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公平竞争。了解到他每周仍在自由亚洲电台制作节目,获得相当的收入,说明他有能力自力更生。实在还是令人欣慰的。

历史将以公正的眼光审视所有为中国民主进程而努力奋斗的人们。从中挑选出无愧于历史和民族使命的人物,然后把他的名字书写在中国民主运动的旗帜上和史册上。(寄自:德国)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35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