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解放军宪兵到正义党党员
10/23/04    申泽龙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9117
专访退役义务兵(复员军人)李哲海

Li Zhehai李哲海,男,1982年出生在中国,17岁入伍当兵,19岁退役,今年22岁,来美国正好一个月,下面是石磊和我对李哲海的专访记录。

石:请问入伍之前你是在念书吗?

李:当时我在读高中。我高中没有念完,还剩一个多学期,我就当兵去了。

申:中国是义务兵和志愿兵制,你高中没有读完就去当兵,是什么原因?

李:当时父亲病重,母亲没有工作,我觉得我去当兵能为家里减轻负担,所以我就这样决定了。

石:你当时有没有考虑过其他方式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比如打工?

李:不可能一边读高中一边打工,连母亲都没有工作,我怎么找得到工作?许多高中毕业的,连大学毕业的都很难找工作。再说,我如果高中不读了出去打工,还不如去当兵。当时我们那里的市政府为了鼓励报名参军,答应两年义务兵退役之后,给两万人民币,所以我想,两年退役之后,政府会安排工作,而且手里能有两万人民币,解决自己的生活并且继续去把高中课程读完应该没有困难。

申:你入伍之后,分在什么兵种?

李:我分在长春装甲兵技术学院当卫兵,也就是宪兵的意思。

申:当兵期间待遇如何?

李:刚进去的时候每个月发给45块,退役之前拿105块,退役前我当上了班长,所以还有20块班长津贴。

申:退役有没有退役费?

李:有,给了1,000块。

石:只有1,000块?是人民币?还是你换算成了美金?

李:我说的是人民币,就只有1,000块。

石:不过,你退役之后当地市政府还要给你两万块,对不对?

李:市政府耍赖了,我退役了,市政府说没有钱,就不给了。我报名去当兵的时候,市政府承诺两年退役回家之后至少给两万,还说争取给3-5万,我99年12月入伍,01年12月退伍,两年中国经济一直是在发展的,但是市政府却说没钱不给了。

石:钱不给了,你有没有去要求或者去“闹”呢?

李:要求过,各种途径都去试了,市政府不给,我也没有办法。

石:遇到你这种情况的在你们那里有多少人?

李:没几个人,所以你刚才说去“闹”,没法“闹”,而且也没有签过合同什么的,当时就是市政府有这样的话,相信政府说的不会骗人。

申:你去报名参军的时候,对政府的话都相信吗?

李:不见得都相信,在中国没有人会对政府说的话都相信。但是,我那个时候想,政府对参军入伍的人作出的承诺总是可以相信的,所以没有怀疑。这件事情下来,我已经对政府的话再也不会相信了。尤其是,我退役之后,照理说政府应该按照对退伍军人的政策给我安排工作,可是,我01年12月退役,一直到03年10月,近两年了,都没有给我安排工作,在安置办,退役3年多了都没有给安排工作的都有。

申:那么,后来你有没有给安排工作?

李:退伍之后,就只有1,000块,而且没有工作,父亲病得很重,母亲已经外出做工,因为给父亲治病,家里还欠着好大一笔钱,我也到处打工,可是没有什么工可做,而且都不稳定。一直到03年,父亲去世了半年之后,父亲原来工作的铁路单位,照顾我们家,我才去工作,当了一名工人。

石:工资多少?

李:300块。

石:这么少?

李:刚进去的都这个样子。

石:你现在也才22岁,在你知道自己要到美国来之前,你对政府的基本看法是什么?你对自己在中国的前途和希望是什么?

李:政府我是绝对不信了,对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吗?希望有一天能够回到学校去继续读书,至于前途,想都不敢想,一想到这样的问题就很伤心。

石:你在报名当兵的时候对自己的今后还是有计划的,是吗?

李:是的,当兵的时候也还是充满信心的,退役之后遇到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

石:那么你想到过,用我们的话来说,去与政府“抗争”吗?

李:有这样去想,但大部分只是内心对政府非常愤怒,因为当时觉得“抗争”不会有什么结果,也不知道“抗争”会起什么作用。今年7份听说北京有几十个退役军人去抗议,我很兴奋,我还专门去了北京一趟,想去参加退役军人的抗议,可是我去了,到处找了找,没有找到再有退役军人抗议就被赶出了北京。我在北京有人告诉我说那些抗议的军人待遇问题得到了解决,我很怀疑到底是得到了解决,还是得到了承诺,如果得到的是承诺,那是不可靠的,哪一个退役军人在待遇问题上没有得到过政府的承诺呢?


申:所以你在来美国之前有过打算去参加“抗争”的,只是错过了机会,对不对?

李:是的。一个人抗争是没有用的,要组织起来,这和军队是一个道理,单个的军人没有用,组织成一支军队就有用了。如果我没有出国,我的情况又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我想如果再有退役军人在北京的那种抗议,我遇到了,一定会去参加的。

石:你只想去“参加”,有没有想过去“组织”或者说去“煽动”别人组织这种抗议活动呢?

李:我只想过去“参加”,没有想过去“组织”或者说去“煽动”,别人的情况比我坏得多,可能“组织”和“煽动”的能力也比我强,我只想过当一个“兵”,“兵”很重要,军队如果没有“兵”就等于没有军队。

石:现在你已经在美国了,这个月你很多次你与我们在一起,你觉得在美国,你能做点什么为改变你自己在中国经历过的那些事情起点作用吗?

李:我最大的感觉是,如果当时7月份有人告诉我,或者通知我北京有退役军人抗议,我就会去参加,可是,我那个时候在中国,中国是不允许这种消息传播的,我当时经常上网吧,也没有看到过这些,等到后来我知道了,退役军人抗议的活动已经没有了。

石:那么你的意思是什么?

李:我的意思是,在中国很多事情不知道,所以让在中国的人知道准确的消息很重要,真的很重要。我这几天在网站上看到国外的中文网站上尽是些说共产党如何如何不好的,这些文章一点意思也没有,在中国有了点经历的人谁会认为共产党好?所以,我觉得,我到了美国,才一个月,想法很多,其中之一是,我认为要想办法把准确的消息向国内传播,另外就是告诉国内的人应该怎么做,教会他们怎么做,比如我吧,在国内,我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做,到了美国,我好像知道了一点,传播消息和联络人、组织人很重要,但是在国内,我真的不知道这些,既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去联络和组织。

申:我觉得你现在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把你报名参军--受骗的经历写成文章,正义党通过网站传播到国内去,让大家了解,知道。

李:真是应该让国内的高中生都知道我的经历,叫他们别上我上了的那种当。

石:我们网站最近访问者的年龄下降,国内上来的访问者,大约三分之一年龄在12岁到17岁,有的还要求我们给他们讲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生的目的这些他们关心思考的问题呢。

李:那就更好了。可是我写不好。

石:那么如果把我们刚才谈话的内容写下来发表,你同意吗?

李:没有问题。

石:没有问题?我说的意思是,写下来发表的内容将包括你的真实姓名、服役的单位、文章还配上你的照片,没有问题吗?

李:有什么问题?

申:如果有人这样问你,你公开自己身份不怕共产党政府迫害你家里人吗?你为什么不用一个假名字发表批评共产党呢?

李:这不是笑话吗?我到了美国,我还归共产党管吗?我在美国做的事情,共产党迫害我家里人?怎么迫害法?顶多骚扰两下了,我一人做事,一人说话,一人当,我到美国还要去怕共产党,那不就是在说,只要出生在中国的人,只要在中国还有亲戚朋友的人,就是到了美国还要去怕中国的共产党,这不是笑话是什么?这不太抬举共产党了吗?怎么会有人问这种话?

石:那么如果让你选择,使用一个假名字发表你刚才与我们的谈话,或者使用你的真名实姓并且配上照片,你会如何选择?

李:我不知道使用假名字是为了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想到要用假名字,如果我在中国,我当然不会用真名字,但是我在美国,有什么必要用假名字呢?

申:所以你选择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并且同意我们发表你刚才与我们的谈话,对不对?

李:只要你们认为发表我刚才与你们的谈话能够让国内的人看到,哪怕只有很少的人看到,我就愿意。如果只是让国外的人看,或者让老外看,我也愿意,但是我觉得起不到我想要起到的作用。

石:我保证你国内会有人看到,人数不会很多,1,000我保证你,这个数字以上我们争取,因为你刚才与我们的谈话很值得我们向国内广泛传播,而且我相信共产党那边,安全部和总参都会很注意到,你怕不怕?

李:怕什么?到了美国还怕共产党,那不是笑话吗?

申:你刚才已经说过了。也许你不知道,我们和你一样,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在美国还要用假名字发表文章批评共产党政府或者从事民主自由运动的活动,但是,总是有人在这么做,也总是有人会这么问,所以我们想知道你的看法,你的回答和我们想的一样,其实你的回答是很自然的。

石:我们正义党主张我们的海外党员用真实姓名公开活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需要看到我们的党员在信念、口头表述和行动三个方面保持一致,毫不含糊,另一方面,使用真实姓名公开活动的党员能够起到的影响作用远远大于使用假名字的,比如,你李哲海刚才谈到的事情,如果使用假名字,一是内容的真实性很容易受到读者的怀疑和挑战,二是显得反抗共产党的人实际上怯懦得竟然在美国还在害怕共产党,你当过兵,你最清楚什么叫“士气”,如果我们说我们是反抗共产党独裁的组织,我们的党员竟然在美国还如此害怕共产党政府,要用假名字在国外的网站上发表文章隐藏自己的身份,那就等于是在助长敌方的“士气”,那就等于在告诉全世界我们其实只是一群怯懦的、不敢正面去面对敌人的人,正义党不想成为一个发牢骚的茶馆,正义党要成为的是一个有组织的政治反对党派。

李:完全同意。所以,你们刚才说什么害怕共产党迫害我家里的人,什么用假名字发表文章,我说简直就是笑话,我差一点认为那是你们的看法,我差一点对你们正义党失望起来。

申:现在你还失望吗?

Li Zhehai李:不失望了。哈哈......

申:那么觉不觉得我们会有希望?

李:如果不是觉得你们有希望,我怎么会在这里跟你们说这些?

申:可是,我们要有希望,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们组织如果不能有你这样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组织将来是不会有希望的。你说呢?

李:我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我怎么才能成为正义党的党员?要什么条件?有什么手续?

石:祝贺你,你已经是正义党的党员了!

李:什么?我已经是正义党的党员了?

石:你可以拒绝接受,如果你不拒绝,你就是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党员了。我们刚才对你提出的那两个你认为是“笑话”的问题,是对你的测试,你顺利地通过了测试,100分。

申:今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你不会的,想要学的,我们都会设法帮助你。你刚到美国不久,先不用想你能为我们做什么,你能做的我们会找你帮忙的,但是让我们先帮助你,这是你最需要的。

石:我们办公室楼下就是美军征兵办,你注意到了没有?

申:这个问题你进来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33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