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事件”响九州
10/21/04    钱思同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288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足不出户,遍知天下大事。一打开无界网络,就看到一幅焚烧汽车的大图片,之下的标题是“重庆万人围政府暴动 武装镇压酿冲突”,这是被人们称为“万州事件”的一次暴动。“万州事件”让我们联系起轰动全中国的哈尔滨“宝马案”,因农民代义权驾驶农用四轮车在哈尔滨抚顺街轻微刮伤了富豪苏秀文停靠在路边的宝马车,肇事富豪苏秀文不仅下车殴打代义权,而且怒气冲冲开车将代妻刘忠霞撞死,并撞伤12名路人。在这次事件中,政府和司法部门一屁股坐在肇事者一边,从轻草草处理了案件。

一、“万州事件”

万州是中国重庆市的一个区。对事发于2004年10月18日下午2时许至今仍在继续的“万州事件”,官方、民间、海外有不同版本,读者从中国政治现状和社会民众心理状况自然会判断事件的真实情况,我们在这里把各方版本罗列出来,一则可以测试一下中国社会民众心理,二则可以戳穿中共一贯的撒谎伎俩。

(一)先看官方是如何报道的

人民网以“重庆:临时工殴打‘棒棒’并冒充公务员引发群体事件”为题报道了“万州事件”。

人民网重庆10月19日电 记者范伟国报道:18日下午,昊盛房地产水果批发市场临时工胡权宗殴打“棒棒(搬运工)”余继奎,并冒充公务员,由此引发一起群体事件。重庆市万州区正在处置这一事件。

据当地警方初步调查,18日下午1时许,余继奎途经太白路中段时,肩上的扁担撞上了后行的胡权宗的妻子曾庆容。曾庆容打了余继奎一耳光,胡权宗将余继奎的扁担夺过来,朝他的脚上连续击打。胡自称自己是公务员,出了什么事花钱可以摆平。胡的举动引起了周围群众的公愤,并由此造成数百名不明真相的人围观,致使交通堵塞。

事态发生后,重庆市万州区启动了突发事件处置预案。万州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李世奎和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谭登平为组长,到现场向群众讲明真相,表明区委、区政府正在依法严肃处置此事的态度,并劝说疏散群众。公安等政法干警把当事人带到当地派出所询问情况依法处置。紧急召开社区居委会干部、党政机关干部会,动员党员干部不要在街头围观,维持正常的生产、工作和生活秩序。政法干警到现场维持秩序,保护党政机关和商场、银行等重要场所,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不激化现场群众情绪。李世奎代表区委、区政府发表广播电视讲话,讲明事实真相,表明区委、区政府一定查明真相,依法严惩肇事者的坚决态度,劝导群众离开现场,遵守秩序,相信党委政府依法处置。对极少数趁机搞打、砸、抢烧的违法分子采取了果断处置措施,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人民网、中新网、三峡传媒网、新浪网等,均如此报道。

(二)再看中国网民对官方报道的质疑

新华社、中新社等权威媒体20日均引述重庆市委、市政府的说法称,日前发生于重庆的一场「群体性事件」,事态已经基本平息,而当时殴打一名「棒棒」(搬运工)并引发此一事件者,只是一名临时工,并不是如海外媒体所说的「一名局长」。

但贴出此则新闻的新浪网,其「评论」栏目立即出现许多自称「当时在场」的中国网民评论说:「这是一条假新闻」,「真实的原因大家都知道」。根据海外媒体及中国网民的说法,这场事件的参与群众为数高达「数万人」,而事件的引发者,确实是当地的政府官员。

对于官方指称事件引发者为一名临时工,并不是政府官员,中国网民质疑说:「一个如此的民工就能这样的横行霸道?我不敢想像!」也有网民直言说:「假的,我目睹了现场,这样的假新闻太多了。」一名参与示威的老太太说,等武警撤走后,她会再次到广场请愿。有万州市民就在网上称,当局封杀这次万州的冲突事件,明显是防民甚于防川,但这种高压手段,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当地民众对于政府称打人者并非官员的解释不满,认为与实际情况不相符,近千名民众于19日上午再次聚集在区政府门前广场,要求政府交代真相。而从重庆赶抵万州的数十辆军车及全副武装的防暴武警立即出动,再次用武力驱赶民众,并将多人打伤。在场民众称,戴着头盔、手持防暴盾牌和警棍的武警排成一线,他们高喊口号,一步一步向民众推进,极具震慑力。在广场的路口,都有小队武警看守,驱赶人群。据他说,当地警察和前来的防暴警察,加起来超过千人以上。赶散人群后,武警在区政府门前广场实施全面戒严。警方亦封锁当地三峡学院等高校,以防学生外出骚乱。多个当地的聊天网站被下令停止运作,而街道和居委会则警告民众,不能私下讨论这次事件。

(三)最后看民间和海外的报道

大纪元10月20日讯,重庆市万州区一挑夫因不慎弄脏一名女子的衣服,被女子同行男伴(自称「国土局长」)用扁担打断腿部,并被打耳光。事件引发众怒,4至5万百姓包围了区政府大楼,焚烧多辆警车及消防车。当局派上千防暴警察全副武装武力镇压,双方激烈冲突。至昨日凌晨时分,示威者逐渐被驱散,事件初步平息。据悉,万州事件已惊动中南海。

苹果日报引述目击事件的李先生说,18日下午四时许,太白路上挑夫余继奎肩上的扁担,不慎碰到女途人曾庆容,弄脏了她的衣服,该女子转身就打了挑夫几个耳光,挑夫则连声道歉。紧接著女子身旁的男子胡权宗一把抢过扁担,用扁担将挑夫的腿打断,还扬言自己是国土局长,可以花二十万元买起挑夫的命。女子则称,自己家很有钱,只要路人上来打这挑夫的耳光,一记耳光二十元。

有网民透露,事件当即引起了四周群众的公愤,造成数百名群众的围观,使交通堵塞,有群众拨打了110,但110一下来就跟行凶的胡某握手,随即欲带走胡某二人和那名扁担,当时那些群众都把警车围住不许警车通行,随后事件越闹越大。入夜后,成千上万的民众将万州区政府包围。海外「博讯网」报道,包围政府的民众多达四、五万人。及至深夜,政府还没回应,部分激动的民众先后将五辆公安车及消防车掀翻后放火焚烧。万州区政府大门也被群众仍的石头打碎(区政府大门为玻璃门),事态已经失去控制。

据明报报道,由于事态严重,万州区长吴政隆事发当晚召开紧急会议,初始要求警察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到晚上约8时,当局开始镇压,上千防暴警察全副武装,强行驱散大楼前和广场上的人群,民众则用砖头木块还击,双方激烈冲突。警方最后使出催泪弹和橡胶子弹。至第二天凌晨时分,示威者逐渐被驱散,事件初步平息。事件中警民均有受伤,警方至少拘捕了数十人。

博讯根据人民网的报道,初步判断重庆发生骚乱,国内网站称为“暴动”。网友的消息说明当地政府在撒谎。另据网友的消息,该区19日戒严,外地电话无法打入。

网民消息称,18日下午2点左右一扁担在万州太白路行走,不小心撞了后行的胡妻,胡妻上前打了扁担一耳光,胡也上前将扁担的棒棒抢了过来。朝扁担的脚连续打击,不过几分钟扁担的小腿也被打断,在胡行凶的过程中,四周群众上前相劝,胡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说“我是公务员,是政府的人,有什么事可以花钱摆平,而他不过是一名扁担,把我惹毛了,我出20万要他的命” 。当即引起了四周群众的公愤,造成数百名群众的围观,使交通堵塞,当即有群众拨打了110,过了一会110来了,谁知道110一下来就跟行凶的胡某握手,随即愈带走胡某二人和那名扁担,当时那些群众都把警车围住不许警车通行,随后事件越闹越大,到了晚上9点30左右,警察一直没出来给个说法,使四周围观群众不满情绪高涨,一名60多岁的老大爷,一边拍着警车一边气愤地说,“我们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就可以拿20万出来摆平了?” 一群20多岁的年青人把警车推翻,然后在上面倒满棉碎、汽油,开始焚烧警车,万州区政府大门也被群众仍的石头打碎(区政府大门为玻璃门),事态已经不受控制了,政府出动了防暴警察,防暴警察拿着盾挡着群众不许群众靠近大门,群众就用石头仍,把那些防暴警察仍的头破血流,天哪,他们跟我们都是一样大的年青人啊,都是20岁左右啊。一直到了凌晨2点左右,防暴警察的头头下了命令,仍催泪弹,四周群众开始逃跑,防暴警察开始抓人,一直到了3点过,事情才被控制下来,警车已经被烧毁了5辆,政府大门也被打烂完了!不过事情还没完。

中国新闻人、中国舆论监督网、主人公论坛等报道了“万州事件”,及时上网了新闻图片,熊熊大火照亮了阴暗的街道,手持盾牌的警察与民众对峙的场面,政府玻璃门被石块砖瓦击碎。网民“来自重庆的报道”于2004-10-19 11:30 来帖,题目:重庆突发大规模民愤暴动。内容:2004年10月18日,下午1点30左右,万州双白路苏宁电器外马路上,搬运工在搬运货物时不小心碰到一女子,女子怒气冲天,伸手给搬运工两记耳光,也许搬运工的歉意不够诚恳,数分钟后,女子的老公开着车风一般赶来。糟糕的是,作为男人,作为国家公务员,老公不但没平息事端,反而拖过搬运工的扁担,对搬运工又是一阵“扁”。可悲的是,老公在大厅广众之下竟呼:“我是公务员,打他又怎样,打伤了给他10万,打死了给他20万。” 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口出狂言。当即引起民愤,在民众的围堵下,开来的车终未开走。搬运工被抓走,打人者在警察帮助下被放走。引起了民愤,几十个警察被追打,还烧爆了2辆警车,防爆武警出动,目前人群还没散去。到晚上8点,目测估计聚集民众超过5到6万人。由于双白路是万州交通要塞,自2点过后,因聚集民众太多,万州市中心交通几乎瘫痪,双白路、新城路成了“步行街”。

星岛日报报道说,由于示威民众不满政府的解释,10月19日上午再次包围区政府。重庆市政府派出大批防暴武警,用警棍驱散人群,将多人打伤。万州区政府门前广场目前仍全面戒严,而警方亦封锁区内学校,防止学生外出闹事。经过两日的警民冲突,万州区的局势已得到控制。20日市面上基本上恢复了平静,广场周围的商店都重新营业。但在区政府前的高笋塘广场气氛仍然紧张,由重庆市政府调派来的上千名武警,依旧全副武装戒备。

有万州市民认为,这次「群体事件」中聚集的民众,大部分是为被打挑夫抱不平或出于好奇。政府面对赤手空拳的民众,却运用催泪弹及橡胶子弹去驱散民众,并多人打至重伤,这种做法难以叫民众接受。

根据海外媒体的报道,万州区这一「群体性事件」中,与中国公安、武警发生对峙的民众人数高达数万人(有说3、4万,有说4、5万),而中国由各处调派出动的镇暴警察人数也有上千人,双方发生激烈冲突,最少5辆当地政府公务车遭到损坏,警方最后使出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的手段,最终才使示威者逐渐驱散。

万州区公安局在20日对外公布这次「突发性群体事件」中的几起重大案例,列举被捕六名疑犯在暴乱期间放火烧车、冲击政府及趁机抢劫的详细案情。司法机关表示,将严格依法办案,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在事件中的典型违法犯罪行为。

美国之音引述重庆市委宣传部一位官员表示,引发骚乱是一个普通的案件,而他也不清楚打人男子是否自称是公务员。这位官员语无伦次地说:「他究竟怎么称呼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可能你了解的情况比我的还多一些。它就是一个普通的,好像就是街头的一个纠纷。可能是他们,因为,嗯,可能看热闹的比较多吧。当然,它将按照治安处理,或者是进行调查。它怎么处理,可能会处理。就是聚集了很多人,就是这样。」这位官员不愿向记者证实到底有没有或者有多少民众在骚乱中被逮捕。他说:「应该没有吧,我想它可能是,不是,它因为涉及了纠纷,它比如说,警察也好,该怎么处理,它就,警察就协助调查之类的吧。我没听说,我不能对你这个得来的消息进行,进行肯定和这个,发表评论。」

二、社会民怨积深随时可能引爆

四川省关心社会底层状况的作家廖亦武表示,这个事件不是偶然的,反映了整个社会矛盾尖锐,民怨积重。他说:「一个小事然后引发这么大的事,这个已经不是偶然的。但是,它这个社会根本矛盾现在还是就是说,它大大小小从上到下都在形成一个利益集团,利益集团和这个老百姓之间,和这个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之间的这么一个矛盾。实际上,这个社会的真相就是现在真是到处都是干柴烈火,只要有那么一点火星,它就可能燃成那么一种无序的群众的骚乱。」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表示,这个事件表明,目前中国社会官、民之间的对立情绪严重。他说:「这反映了由于这个社会,因为它是一党专政,官大压死人的这么一个制度。从这个事情看,中国这个局势会不会一触即发。那么现在看来,的确,中国的民怨真是象这个火山一样,没有爆发,然而是被压抑着。」金钟表示,「在民间,在表面的繁荣、繁华的下面,掩盖着非常激烈、非常尖锐的一些社会矛盾。这种矛盾已经从北京到各个省市地方,大大地超过了1989年北京学潮当时的状况。当时,我们都记得,那个时候北京的大学生们只不过提出要反官倒。那么现在的问题何止是官倒,比当时的,就是15年前的状况严重得多。」 

另据报道,近半年来,中国因征地、受到不公平对待、贪污腐败等纠结而成的社会问题,在无法透过传媒等渠道有效宣泄的情况下,往往发展成地方官员调派防暴公安,甚至武警等「专政工具」镇压人民的警民冲突问题。全国各地、原因各异的警民冲突问题,不但愈来愈多,其规模似乎也愈来愈大、激烈程度亦与日俱增。

北京大学早前对近百名专家和学者的调查结果显示,逾六成受访专家认为,中国在2010年前可能在社会、经济或政治领域发生影响国家发展的重大危机,导致中国偏离或无法达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

专家认为,这件事反映了中国民众唾弃高官仗势欺人,对社会贫富悬殊的不满,也因此一件小事情才会挑动民众的敏感神经。此事看似单纯,实际上却反映出中国民怨积深难解,随时可能引爆。专家指出,贫富悬殊、公共卫生恶化、高失业率、三农问题、金融风险、政治人事交替等,均有可能是触发重大社会危机的直接原因。

中央社亦报道,近年来,每天都有带着冤情的各地民众跑到北京「上访」,但是结果往往不能尽如人意。很多人因此不断上访,而且必须依赖邻里集资,才能筹措出上访的路费。在长期遭剥削的情况下,河北、福建部分地区农民今年开始以大规模联署方式,要求罢免横征暴敛的贪官污吏。这项合情、合理、合法的卑微要求,却遭官方严酷打压,不但展开跟踪监视调查,并且扣上「勾结海外反华势力」的大帽子。贫富的悬殊、农村的困苦、贪腐的严重、官员的欺压,这些现象让许多大陆民众愁闷、不平,再加上逐渐升高的失业率以及生活的压力,中国的民怨指数已难以估计。

何清涟分析,今年以来,在数次拆迁引发的抗争事件中,受害者选择的抗争形式表明,中国的社会冲突已经逼近公众忍耐的临界点。何清涟顺便挑选了三次事件加以分析:一是今年8月1日凌晨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镇师家河村因土地纠纷引起的警民流血冲突;二是今年5月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安仁坊的暴力拆迁事件;三是从9月下旬开始北京市民白振侠因拆迁遭受冤屈申诉无门,在美国联合国广场绝食抗议事件。从事件发生的地点、人物的社会地位及其抗争方式特点分析,这三起事件没有一处是“天高皇帝远”、没有“王法”管着的地方:北京是“天子脚下的皇城地面”,按理应该是最文明、最有法制意识的地方,受了冤以后“告御状”(上访)似乎也有地利之便。另外两起则发生于大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省会城市,西安承接煌煌汉唐文明余绪,有“西都”之称;河南号称“中原”,一向被视为中华文明的中心与发源地,两省政府在招商引资时,更是从未忘记渲染自己“悠久的历史文明”。三起事件的利益受损者,郑州是近郊村民,安仁坊居民与白振侠是市民,从他们的抗争方式及对法律的认知程度来说,应该说代表了中国人民中等偏上水平。郑州师家河村民只因不满当地党员干部在非法变卖土地过程中贪污腐败,中饱私囊,决定派人上访中央。但决定刚刚做出,当地政府就派出600名防暴警察进村逮捕带头反抗干部的村民,并开枪镇压村民,造成30人被橡皮子弹射中受伤,据郑州市民向自由亚洲电台反映,受伤最重的村民身中8弹,该市公安局通知全市医院,每取一颗子弹必须收费3000元。可见这“执政能力”往“防患于未然”之方向加强,已到滴水不漏之境。安仁坊拆迁事件,其实是当地政府官员亲自坐镇指挥,使用黑社会手法制造的暴力拆迁事件。从安仁坊居民们散发的材料中可以看出,他们的抗争有几个特点:第一,充分了解中国现有法律法规及中央政府文件;第二,懂得援引湖南嘉禾地方政府合理处理暴力拆迁事件的案例;第三,他们诉诸舆论,希望形成社会压力,改变政府的非法行为。从其材料标题可以看出他们的抗争技巧:“安仁坊暴力拆迁欺上瞒下,有恃无恐”,所谓“欺上瞒下”,是给“上级”与受雇参与暴力拆迁的学生与各种无业人员(其中可能有下岗者)留了余地,设想他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助纣为虐的,希望打击面只集中在区长副区长几位官员身上,以便争取尽可能多的社会同情。

何清涟接着分析了非暴力抗争在中国的前途。白振侠个人的抗争则将中国民众反暴力拆迁的个人英雄剧上演到最高水平。为了让拆迁者不那么容易得手,他曾穿上自制的布满钢钉的盔甲,用铁链将自己固定于地面之上,这一措施类乎于动物刺甲护身的方式。他也选择过向媒体反映,向所有他能够想得到的官方机构如中纪委反映的抗争方式,但无一得到回应。于是他千方百计飘洋过海,来到美国,向中国驻外领馆多方申诉无果,最后迫不得已选择了他认为“让中国人出丑”的方式──到联合国大厦前绝食,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为他自己及同类受害者趟出一条荆棘之路。笔者注意到白说过的几段话:“作为一个人,我们已经失去了许多权力,我们都忍受了,但是,这个最后的、最最基本的生存权力、居住权力,都被剥夺了,让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的呢?”“我不求与什么体制对抗,我也不想做什么组织的枪子,我只想维护自己应得的一点权益,所以,我要一个人,绝食下去。”这些话说明这个硬汉很知道在中国个人反抗强权的底线在哪里,为了不被中国政府习惯性地用“与海外反华势力勾结”名义栽赃,他选择了一条最孤独无助最悲壮的反抗之路。笔者曾见到有论者分析,中国老百姓还没学会合法抗争,应该走当年印度圣雄甘地,南非曼德拉那种非暴力抗争道路。但如果仔细分析上述三个案例,就会发现,中国民众其实已经很懂得如何合法抗争,只是他们面对的威权政体与当年甘地对抗的英殖民政府、曼德拉对抗的南非政府有本质的差异。那两个政府毕竟是民主政体,这种民主政治体制给了甘地与曼德拉一定的活动腾挪余地,与此同时,当时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及支援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商业利益的关系,如今的国际社会不同于当年甘地与曼德拉面临的国际社会,中国的威权体制也比那两个政府蛮横得多,公权私人化、政府行为黑社会化与暴力合法化已经成了政府行政的特点。在这种情势下,公众的非暴力抗争,较之甘地与曼德拉要艰难得多。

三、“万州事件”响九州

网络这个好东西让我们足不出户遍知天下大事,我们相信一切有良知的人都首先会相信民间的说法,有图片作证,这绝对不是官方报道的那样,说什么是一个冒充公务员的临时工引发的“群体事件”、“一个普通的、好像就是街头的一个纠纷”( 重庆市委宣传部一位官员语),临时工不会如此霸道,万州市民也绝对不会为临时工找区政府和警察“闹事” (因为万州市民跟临时工是同一个“阶级弟兄”),唯一的合理的解释(实际情况也绝对是这样)是社会民怨积深而爆发的暴动,所有的人根据中国政治社会状况就能够猜到(而根本不需要到现场核实)那个仗势欺人者一定是一个什么官(不管是否是报道中说的“国土局长”),或者是如同肇事富豪苏秀文那样有高官撑腰的生意人,而绝对不会是临时工,中共喉舌撒谎从来都是顾了这一头,而漏了另一头,漏洞百出,但这幅诈骗世人的嘴脸还总要扮演,总不知道羞耻,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羞耻之心。

“万州事件”响九州,中国社会民众知道了“万州事件”的真相,中国社会民众会怎么反响和怎么做呢?让我们一切有良知的人积极参与、热情关注这一“街头的一个纠纷”吧,余继奎的腿被无辜打断,被警察抓走的数十人将被定性为“打、砸、抢烧的违法分子”,他们将遭遇中共牢狱之灾,我们首先关注和声援他们——这些无辜无援的中国百姓。“万州事件”绝对不是偶然的,在中国大陆这个被中共非法统治的地方,到处都是干柴烈火,随时都可能如“万州事件”这样引爆,就是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街头的一个纠纷”最终将埋葬中共体制。如一位网友分析,中国未乱,四川先乱。狼烟四起,枭雄出世。重庆“万州事件”说明很多道理:第一、老百姓恨当官儿的,大多数老百姓恨所有当官儿的;第二、老百姓仗义执言拔刀相助精神不死;第三、暴力革命的条件完全成熟,当街杀官员,人民不仅不反对,反而拍手称快;第四、若中国政府一味拒绝和平的民主改革,革命不可避免,只能由民间来推动,如果民主人士不去指导他们,中国政治将被自发的黑社会势力所占据。未来中国前途堪忧啊;第五、今后,任何一个小的突发事件将导致中国进入大的动荡,超过中国共产党的镇压能力,导火索可以是任何小的事情,比如赵紫阳之死,朱镕基被暗杀,等等。

任何朝代都会遭遇天灾或人祸等危机事件,从对这些危机事件的处理方式及其后果上就可以看出这个朝代的生命力。让我们一切有良知的人在为中共以诈执政的嘴脸害臊的同时,热情声援在历次民众暴动中受冤枉无辜无援的中国百姓吧。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32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