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和胡锦涛在政治局内部辩论记录
10/06/04    大参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801

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内部新的尝试,让江泽民同志和胡锦涛付主席之间进行了一场闭门的内部辩论。目的主要是看看西方的文明政治中的某些民主措施是否适合中国的国情。

由于是第一次举办这种形式的辩论,所以出席聆听的人员严格控制在政治局常委和委员和军事委员会成员这个级别上。主持并负责提问题的人选,由江泽民和胡锦涛共同推荐,最后决定由中央电视台的名嘴崔永严担当。题目有自选题目,自由题目,和主持人题目。由于江泽民主席和胡锦涛主席对辩论结果都心里没数,所以整个过程由中央电视台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摄制,并送中央政治局做最后的剪裁和编辑。地点是人民大会堂小会议厅。时间是十六届四中全会前的某天。

小崔:尊敬的江主席、胡主席,我们首先要进行的是自选题目的辩论,题目是:请向全国人民介绍一下您在现任时期对中国人民的伟大贡献。

请江主席先回答。

江:首先我要借这个机会感谢已故的前主席邓小平同志,是他的英明举荐,我才得以担当此要职。其次,我也要感谢庆红同志,是他在多次紧要关头,替我出谋划策,奔走周旋,才转危为安,既胡弄了邓大人,又欺骗了全党和全国人民。

当然了,我上面这是客气,俗话说礼多人不怪吗,其实各位通过这十几年,也应该可以清楚地看出我江某人还是堪当此任的。要说在党内,我的领袖素质有谁能比得了?论文采,毛泽东同志不如我,吹拉弹唱,吟诗做赋,书法外语哪样他比我强?毛泽东同志毕竟是中专毕业吗,我可是名校毕业,上海交大那是闹着玩的?他从小又没有受过正统的教育,我小时候在南京学弹钢琴的时候他还在钻山洞,捉虱子呢!要论计谋城府,邓小平同志应算是党内高手,可是小平同志他一生三上三下,而我是一路春风,这他就比不了我了。虽然我在武汉锅炉厂确实干过几年,那也是厂党委书记呀。老邓骗老毛说永不翻案,和我伪造个人简历,欺骗组织来比真是小巫见大巫,那算个球!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党组织也太好骗了,你们会后要研究研究如何补救,亡羊补牢未为迟也吗,哈!要论外交风度,周总理是党内公认的外交家,可是他的外语没有我强,我会英俄日三国外语,而周总理的英文不及我太多了。要说去过的国家,他也没有我多,我在夏威夷游过泳,在洛杉矶唱过京剧,在死海晒过肚皮,在俄罗斯看过芭蕾舞,在日本国会骂过小日本,。。。。我这些外交成就大大地替中国人民争足了面子,谁还敢说我们中国领导人土?要说风流,我和小宋的事你们恐怕也听说了吧?哈。。。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吧!毛泽东同志实在太土了,只知道和女人睡觉打洞生孩子,对自己的身体和党的声誉都是有害,而我和小宋的风流故事才是现代领袖应有的美谈。

扯远了,刚才你问的是什么题目?对中国人民的伟大贡献?小崔你主持的实话实说节目我看过,挺有意思,今天我就来个实话实说。其实我能做的事不多,低下的人该做得就都做起来了,不用等我,我只是个核心而已。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呢?是稳定,孔子曰:惟上智与下愚不移,他还说,老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就是稳定,是数千年的稳定。各位在坐的不是想接着捞吗?不是想封妻荫子吗?那就必须保证我们坐的这条大船不沉,我就是这条船不沉的稳定核心,这就是我对中国人民的伟大贡献。请鼓掌三分钟!

小崔:下面由胡付主席回答:

胡:小崔,你可别这么势力眼,现在我是副主席不假,可是开完这个会我是什么还没定呢,你一口一个副主席的,我不爱听。我党的优秀传统是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所以党的主席就应该是军委主席,我们这是有惨痛的历史教训的。要说贡献,泽民同志刚才说了,他在任期内就是游山玩水,吃喝玩乐,而我才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在做事。所以如果说贡献,我的当然比他的大。我的风险也大呀。你们想想,这个位置容易吗?小媳妇伺候婆婆的位置,我几乎天天要靠揣摩他的脸色行事呀,同志们!他时不常地还给我小鞋穿,还是玻璃的那种,这叫做挤脚难受还让别人看不见。所有得罪人的差事都是我的,所有风光的事都是他的。我几乎没有一个晚上能睡得好觉,经常做恶梦,不吃安眠药就无法入睡!我的身边到处都是他的眼线,我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我现在都养成了一种习惯,每一言行都要当做是在镜头前,要能让任何人看着顺眼才行,真TMD的累!
。。。。。

江:锦涛同志,你要是这样说,就太白眼狼了,虽然说你是邓大人亲自点的隔代接班人,可是我要是有心把你弄下来,那还不是手到把掐的事,杨家昆仲手握军权,比你难斗得多,我都没对他们客气,你的那点工夫比我当初差得远了!我给邓大人亲手沏过茶,你给我做过吗?我把困难给你,是在历炼你,真是不识好歹!冲你这态度,军委主席我还真不放心传给你!西方的民主就是制约,所以我认为军委主席应该由庆红同志担任。
。。。

胡:这事不能由你一人说了算,你已经不是总书记了,党的军委主席由党内同志们共同决定。。。我是当仁不让!今天你要是不把军委主席的权力让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我的气早就受够了,。。。。

江:锦涛同志,你也别口气这么大,政治局里你我的势力各占半边天,你有什么资格剥夺我的军委主席之职?咱们就走着瞧,。。。

小崔:两位主席同志,我们还是按秩序来吧?摄影师,刚才那回去段剪掉!胡主席您请:

胡:让他这么一搅合,刚才我说到哪了?奥,对了。所以,我觉得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我了,是党的主席没军权那是不正常的,我没法放开手干!我,

江:小胡,你在团校的时候党史学得不怎么样呀,党主席和军委主席分权才是我党的传统,你知道,。。。

胡:你一和毛泽东同志和邓小平同志不一样,你一天兵都没当过,没有指挥军队的经验,你对军队没有价值,他们不希望你继续妨碍他们的工作。

江:我得那本军事思想著作,你看过了吗?那是一本很好。。。

小崔:我们还是按秩序来,刚才那段也剪掉!胡主席,你还有两分钟。

胡:所以,所以,。。。。我的贡献是党内有目共睹的,我现在六十多岁了,谁敢再说我年轻?我得话完了。

小崔:下面我们要进行自由题目,由胡主席先发言,胡主席请:

胡:小崔你还是满识相的吗,这就对了。现在是自由发言,我喜欢自由发言,扯什么贡献?今天的议题,根本就是关于军委主席的位置。大家都知道,台独势力现在非常猖狂,比邓小平同志健在的时候猖狂得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一个上海人在做军委主席,人家知道上海人是动嘴不动手的软货。上海婆娘斗嘴,你们见识过吗?什么军事思想,不就是请军科院的教授代笔的东西吗?如果这玩艺也算数,我明天就给你们弄出一套二十四本的军事专著来。想当初,我在西藏任职其间,藏人闹事,那比上海的学运难斗的多,我手软过吗?现在那些喇嘛,一想起我就腿软,这是我为什么深得小平同志欣赏的主要原因,小平同志曾评价我是军内的小白脸,手狠起来不动声色,比上海人还是强。所以,从对台独斗争需要上看,我们现在必须换人,军委主席由我来担当比泽民同志要更有利于当前的形式。再说了,我年富力强,泽民同志太老了,万一打起来,他顶的住吗?你们看,我们开会这会时间,他都是哈气连天的!就这状态能行吗?我严请各位仔细考虑一下这个情况。

此外,泽民同志最近身体不太好,他最近体检情况不太好,如果非要我等,我也可以等,如果他要是突然不行了,今天在这个会议上投反对票的同志,我可不能保证你们在党内的地位,因为你们站错了队。这可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你们可要仔细想清楚了,到底是我的日子长还是他的日子长,特别是在最近一轮反腐败清查中有问题的同志,更要考虑清楚,这报告就压在我的案头上,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是个知恩必报的人,但我也是个决不手软的小白脸,你们可千万别把宝压错了庄!

小崔:江主席请:

江:这是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把黑社会的这一套带进党内,这是我们决不准许的。同志们,你们一定要看清楚现在的局势,锦涛同志是必然要秋后算帐的,你们有把柄在他手里,要想舒舒服服地过日子,最好的办法就是支持我连任。以前你们跟着我,哪个没得好处,上海人也许不会打战,但是阿拉上海人是很上路的,我们决对不吃肚食的,有钱大家赚吗!经济形式这么好,我们自己没事情反什么腐败呀?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真是拎勿清呀!现在一个小县长都可以捞上几百万,我们这些中央大员捞个几千万很正常吗!再说了有人知道吗?我前面说过,稳定是大局,党的内部事情最好我们自己内部开会摆平,说出去有什么好?不要因为前一段自己没捞足就发牢骚,要是把船玩翻了,就都没好果子吃了,这就是政治,我们要搞点政治。所以,我认为,党内一定要团结,一致对外,把社会稳定作为我们每一个人的中心首要任务来做,只要船不翻,来日方长,那还不是想捞多少就捞多少的事?钱还能赚得完吗?俗话说肥水不流他人田,近水楼台先得月吗?

小胡他今后到底怎么打算,我还是吃不准,最好的办法就是权力分摊,我多受点累,你们也落个心里踏实。我保证绝对不会对下胡不利,我也老了,没那个心思了,重要的是保住我们大伙的既得利益。如果他小胡能保证不为难各位和我及我的那两个犬子,我也乐得清闲,可是谁能保证他做什么?

小崔:下面要进行的是专题辩论,首先由我来问。请问江主席,现在社会上都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是“三个代表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您作为三个代表伟大理论的创始人,能不能借这个机会向社会解释一下它的伟大意义?

江:做为党的总书记,我也想象毛泽东主席那样,在历史上留下伟大的名字,而伟大的名字是和伟大的理论连在一起的。否则的话,人一走茶就凉,那不太可惜了吗?于是,我把我这个心思和庆红等身边几个比较铁的人谈了,他们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写点东西,再通过舆论的宣传,使它成为一种党的宝贵财富。可是你们都知道,题个字写首诗我还行,要我弄出个伟大理论来,我这草包肚子里没这东西呀。再说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都让他们给占全了,到我这,弄个什么呢?江主席思想,江主席理论,江主席主义?都不行,最后几经推敲,他们认为还是江泽民三个代表比较务实一点,这就是它出台的过程。

原来我不过就是想借这个东西,出个风头,阿拉上海人就好这一口,后来却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阴,反到是足足地赚了一大笔。一本三十来页的三个代表的小册子,市场上卖23块,我提成8块钱,就是一个美刀呀。他们一次就印了五千多万本,听说各省都在踊跃购买,下个月还要再版,数量恐怕要更多。这件事情庆红同志是有功的!这就是三个代表的伟大意义,至于其中的含义吗,我还真没弄太清楚,至于是个什么筐的我就不知道了,你得问庆红他们。

小崔:下面这个问题是胡主席的,请问,您已经是党的总书记了,您的权利已经很大了,您为什么一定还要做军委主席呢?如果你做了军委主席一职,您会不会认真地反腐败?

胡:从历史经验来看,党的主席从来就是母的,我们党从来就是枪指挥党,从陈独秀,张博滔,。。。到刘少奇,华国峰,胡耀邦,赵紫阳,他们没一个不是因为没有军权而被打倒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对于我们这个从井岗山土匪出身的党来说,是一个颠覆不破的真理。实话和你们说,我这个小媳妇什么时候拿到军权才能算真正熬成了婆。你们看,泽民同志之所以近天还如此张狂,不就是因为他有军权吗,否则他敢这样对我这个总书记吗?所以我必须有军权,否则我晚上睡不着觉!

我知道稳定的重要性,我知道我们共同利益在哪,船不沉是我们能接着玩的前提,这个道理我比你们还清楚。我不会为了反腐败把船给弄翻了,这个分寸我还是能拿捏的准的,这不过是为了稳定大局而必须做的样子。只知道稳定这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知道如何才能稳定,这是执政能力的问题。腐败现在也实在是太不象话了,有的省,在捞钱的时候一点也不含蓄点,掩盖着点,而是大张旗鼓明目张胆地搞。对这种不顾我们共同的集团利益的败家子,我们也不能不做点什么,这是为了稳定的大局。所以我最近才又提出另一个新的观点,就是要提高我们的执政能力的问题。我们集团内部有败家子,必须清除,让那些能做得不动声色的人上来,让那些具有执政能力的人上来,这样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稳定。稳定是关于各位共同利益的大前题,执政能力是我们获取利益的水平问题,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必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前面说了,我是知恩必报的人,包括泽民同志,我不会过河拆桥的,我要的是我个人的政治安全,我不想成第二个赵紫阳!

小崔:今天的辩论结束,现在政治局内部讨论表决,无关人员清场。

数天后,政治局决议通过如下三点,1。胡锦涛同志任军委主席,并提交四中全会走个过场;2。江泽民同志的伟大贡献要在党内肯定下来,以稳定新老人员。3。由于在政治局的辩论的内容太过激烈和敏感,中央决定不对外公开,并销毁。4.辩论是成功的,以后还要搞,据说是因为"真理"不辩不明!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26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