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当政和台湾安全
09/27/04    曹长青    自由时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541

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交出了「军委主席」,此举令不少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惊讶」,无论是CNN的林和立,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HSC)的容安澜,还是被视为亲北京的沈大卫、兰普顿等,都认为「出乎意料」。

西方的专家们所以「意外」,因为在这之前,他们都在强调江泽民和胡锦涛之间如何路线之争。但这次江泽民放权证明,实际上江、胡之间在重大政策上并没有什么分歧,因为以江现有的权势,没有任何政治力量能把他逼宫下台;他所以能放权,最主要的原因是对胡锦涛放心,认为他完全能继续江泽民路线。

西方的专家们,整天对中共高层分析来分析去,划分谁是鹰派,谁是鸽派,实际上很可能出于做学问的「需要」而夸大了中共内部的路线分歧。从中共过去掌权半世纪的历史来看,它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鸽派鹰派,在大的方针政策上,基本都是维护共产党统治的「专制派」。

从这个意义上说,胡锦涛获得了「军委主席」的头衔,并不意味中国的政治就会发生什么变化,也不意味胡氏会有什么大的作为。

从苏共的演变来看,戈尔巴乔夫时代能发生变化,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共产领袖已换到第六代、戈氏的前任全部都死亡,他真正掌握实权;更重要的是,戈尔巴乔夫能写出《新思维》一书,明确传递出他已有新的想法,人道主义的思维。而胡锦涛才是「第四代」,前任还活着,他还没有真正掌握实权;更值得重视的是,胡锦涛不仅迄今为止的言谈中没有任何新意,而且就在几天前还信誓旦旦地宣称,绝对不接受西方的政治(民主)制度。

再从台湾的政治演变来看,李登辉继任总统时,虽然蒋经国已死,而且台湾已经迈出了开放了党禁、报禁这非常关键的一步,但由于国民党盘根错节的专制网,仍把他束缚得难以动作。他通过党内选举当上总统后,之所以能够在艰难的环境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民主改革,迈出直选总统这最重要的一步,与他青少年时期的思想修养、在美国所受的教育和民主熏陶、长期以来对民主价值理念的认同,以及作为基督徒所接受的普世价值有密切的关系。

而对于胡锦涛来说,且不说江泽民这个「太上皇」还在,在最高权力机构的「政治局」和「军委会」,还基本都是江的人马,即使胡锦涛拿到了全部的权力,以他的生活背景、人生经历,很难想象他会产生真正的民主意识,能迈出政治改革这一步。他这一代人,自小学起的全部成长过程都受共产毒化,更在中青年这段人生的黄金时期参与了最摧残人性的反右、文革等运动。他能在这一系列残酷斗争中幸存并高升本身就说明,这颗在共产专制机器上牢固了半个多世纪的「螺丝钉」,其语言、思维、行为,已和那架机器、那个体制成为一体。他本人也没有任何接受西方民主教育熏陶的背景,他能和江泽民同样认同「中国特殊论」,以及宣称绝不接受西方政治制度,表明他既无普世价值的概念,更拒绝走民主道路。

因而对台湾来说,不应对胡锦涛有什么大的期待,更不宜把两岸关系的改善,寄托到所谓的「胡温新政」上;应该做的是,依靠自己,通过自身的深化民主,认同台湾,尤其是加强国防和心防,迫使对岸的共产党降低幻想,回到现实中来;只有这样才是提高台湾地位、保障台湾安全的最有效措施。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台湾需要购置更多先进武器,以备万一中共动武,台湾自己具有能够支撑到美国援军到达的防卫能力。而只要台湾具有这个「时间差」上的防卫力,就会使北京无法幻想在第一时间攻占台湾,从而降低中共盲动的可能性。

而近日在台湾,不仅有反军购游行,还有11个院士和200颗将星出来反对「军购」。但他们所持的理由(不要和对岸军备竞赛,把军费用在经济建设上)实际上根本不能成立。这就像邻居是恶霸,威胁要攻击你家,有点常识的人起码要多买几把高级门锁,以防万一。门锁不是进攻式武器,怎么是「军备竞赛」?而且无论台湾是否购置防御武器,对岸的独裁政权都会毫不理你地继续扩展军力,这根本不是秘密。任何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不可能面对这样一个敌手而不自我装备,束手待毙。

在全世界主要先进国家都屈服于中共的淫威而不敢对台售武的情况下,美国出于民主理念和亚太安全等利益,冒着和中共交恶的风险,终于同意向台湾提供先进防御武器。而台湾要做的不是抗议军购,而是珍惜这来自不易的机会。

那些「院士们」、那些当过职业军官的「星星们」当然非常清楚这简单的道理。他们之所以又吵又闹反对军购,其醉翁之意根本不在酒。正如泛蓝要求成立的「总统枪击案真调会」目标不是真相而是总统府,那些反军购的院士和将星们真正想表达的也不是反军购,而是反陈水扁政府。试想,如果今天总统府是连宋掌权,这些昔日的权贵们还会上街游行吗?他们不仅不会去游行,甚至可能建议更多的军购。

国民党时代册封的那些院士是不是货真价实,有待考据,但曾维护蒋家专制的「郝柏村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共产党手下败将,他们当年把中国输给了共产党,今天台湾人民不能允许他们再把台湾送给中共。中共敢不敢打台湾,不仅在于它有否军力、美国是否干预,更在于他们在台湾有没有「同盟军」。

今天,那些不认同台湾、反对台湾为自卫而军购的院士们、将星们、连宋们,由于失去昨日的辉煌、昨日的主子地位而气急败坏;因为不肯认输而不惜和台湾的民主制度做对,宁肯放弃大是大非的原则,宁肯无视最基本的军事常识,也要和现政府抗衡。他们才是台湾的真正危险所在,因为他们是促使中共产生武力犯台的幻想和希望的根源。

那些前独裁制度的受益者们之所以仍有今天这般的势力,是台湾政权和平转移的一个代价。所以,台湾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维护自己的主权尊严,不仅不可以寄希望于那个目前看不出任何新意的胡锦涛政府,更重要的是要用选票埋葬那些只要权力、不管台湾安危、台湾前途的政客们,让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院士们、将星们无法再圆旧梦。只有那些旧思维、旧势力泡沫化到最无足轻重的地步,中共觊觎台湾的希望才会破灭;只有台湾内部认同命运共同体的意识越强,中共才会越投鼠忌器,不敢盲动,台湾才会越安全。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19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