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辞职信的来龙去脉
09/25/04    亚洲周刊    王健民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241

江泽民突向中共中央政治局辞去军委主席一职,源于七月底渡假时,当时军委副主席曹刚川谈话表示支持胡锦涛总书记,已显示军方意向;江的辞职信解释并非恋栈权位,早在前年中共十六大已请辞,是在当时党中央要求下才留任。

无官一身轻,是江泽民两年多前访美时表达的一个愿望。但直到日前结束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江才将留任近两年的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位子交给胡锦涛,总算结束了这场令全球关注的猜谜游戏。但这整个过程,并没有因江的辞职而落幕,反而由于中共高层决策的黑箱作业,自始至终迷雾重重,而更像一出充满悬念的现代宫廷剧。

突然辞职外界跌眼镜

江泽民是在注明日期为「九月一日」的辞职信中,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了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请求」。他在信中表示,「经过慎重考?{」,想辞去现任职务,「恳切希望中央批准我的请求。我也将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辞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江还「郑重地向中央提议」,由胡锦涛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认为「胡锦涛同志担任这个职务是完全合格的」。

江的辞职对于海内外大多数人而言,都显得非常突然,因为在中共公布的有关十六届四中全会会议日程的消息中,原本并没有这项内容。中共在有关的消息里,仅表示十六届四中全会将讨论有关提高执政能力的问题,因此有关江辞职、胡接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消息,对外界就显得非常意外。北京官方有关人士表示,有关内容其实早在当局的规划之中,只是这次会议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之好。

北京官方人士透露,江泽民此次辞职问题,早在中共决定召开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月前,就进行了认真的准备。而这次全会,恰好距他就任中央军委主席整整十五周年。江泽民是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就任中共总书记,并在同年十一月的十三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因此,选择十五周年的这个时候辞职,应是他精心考虑和策划的结果。

江在辞职之后的军委扩大会议、也算是「告别会」上表示,对「军委主席十五年的历程」,是「感慨万千」,「当年小平同志把军委主席这个班交给我,我真是感到千钧重担在肩啊」。他说:「对于小平同志的重托,我是尽心尽力,尽职尽责的。对军委主席这份责任,我是抱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来对待的,从不敢懈怠。对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对军队的建设和发展,可以说是夙夜在心,我这些年集中精力抓的问题,一言以蔽之,就是我军能否打得赢,不变质。」

七月北戴河决定卸任

为此,他还在递交辞职信之后的九月三日,带着「无官一身轻」的心情,在中央军委委员兼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李继耐等数十位将军的陪同下,飞到与台湾一水之隔的福建厦门以及龙岩等地,除了游览参观之外,主要是现场视察解放军的军备设施和战备情况,尤其是视察部署在福建山区里的解放军导弹基地以及战机,显然是要站好军委主席的「最后一班岗」。

消息人士透露,江泽民其实是在今年七月底,即在他八月十七日庆祝七十八岁生日之前,做出有关决定的。当时,他正在北戴河海滨中央军委专用别墅区渡假。据称,他在几天之后的八月初,将有关想法告诉也到北戴河的曾庆红等人时,获得了曾的支持。当时曾庆红等人是到北戴河会见正在该地渡假的科技工作者代表的,并与他们举行了座谈,官方新华社报道了有关消息。

山西太原开军委会议

而这时,刚好也是现任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曹刚川在一个讲话里,表示要听从「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指挥」,引起了海内外的一阵猜测和解读,被认为是曹刚川「转向」支持胡锦涛,逼江辞职的指标。与此同时,邓小平的女儿也发表有关邓小平反对领导干部终身制的讲话,被认为是「意有所指」,相信给江泽民也带来了压力。

在这样的形势下,包括解放军内不少中高层将领对江「恋栈」也有不少微言时,中央军委会议于八月份在山西太原召开,江泽民在会上提出了口头辞呈,据称曹刚川表示赞成。郭伯雄和徐才厚是在江泽民任军委主席期间亲自提拔的上将,被认为是江系人马,加上明显为江泽民所提拔重用的现任济南军区司令陈炳德进入新的中央军委,因此尽管江退出军委主席的位子,其影响力可以说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这种保障包括江一手栽培的徐才厚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有关官员表示,六十一岁的徐才厚这次升任军委副主席职务,其实并非临时起议,而是早在中共高层的规划之中。徐才厚现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他与现任政治局委员郭伯雄,以及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曹刚川一起,出任军委副主席,各司其职,各管一摊,是一个很好的平衡。

而实际上,作为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徐才厚出任军委副主席,恰好也适当解释了为何曾庆红没有出任军委副主席的传闻。北京消息人士认为,曾庆红作为主管中央书记处的政治局常委,事实上是书记处「第一书记」,主管党政军事务的日常运作,大权在握,作为书记处书记的徐才厚也要向他报告,「他还有出任军委副主席的必要吗?」

民间及军内不满留任

曾庆红当然评估过这顶「乌纱帽」所带来的各个方面影响,江泽民前年留任军委主席所造成的影响就是一个教训。二零零二年底,中共十六次代表大会上,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消息底定后,海内外各界,包括中共党内和军内恶评如潮,江泽民和曾庆红对此心知肚明。为此,江泽民要藉这次四中全会作一个澄清。

他要澄清,留任中央军委主席并非自己的本意。在递交给中央政治局的辞职信中,他透露,曾「向中央提出不再担任中央领导职务,退出中央委员会。当时,中央同意了我的请求」。而军委主席则是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要求他留任的结果,是组织的决定,是「中央考虑到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防和军队建设任务很重,从大局出发,决定我留任党和国家的军委主席职务」。

江享受与邓同等待遇

除此之外,他还在会见出席和列席这次十六届四中全会的中共官员时,进一步进行了说明。他在发表的「三句话」演说中,第一句话即是:「衷心感谢中央委员会接受我的辞呈。」似乎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如今,还差明年三月在全国人大会议上退掉国家军委主席的职务,江泽民马上就可以「无官一身轻」,但是,退下来之后的江,却也无法「轻」到哪里去,北京当局比照给邓小平的待遇,保持了给江的「一级勤务」,既是对他的感谢,也是给他的压力。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18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