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狂跌影响社会稳定 中央为何不“宏观调控”?
09/12/04    韩郑宏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40

胡温为权斗、为加强共产党中央政府对共产党地方政治和经济的集权控制、为限制和打击民营私营经济在中国的发展,胡温采取了全国性的“宏观经济调控”措施。但是,连日来中国股市狂跌,直接影响了社会稳定和可能立即导致金融市场崩溃,胡温为什么不打算用“宏观经济调控”来救市呢?胡温就是这样“亲民”和提高共产党政府的“执政能力”的吗?或者说,胡温不打算救市是要逼负责金融改革的黄菊出局,仅仅是为了权斗?

以下文章摘自《大纪元》网站的综合报道:

毛忌日股市破铁底 股民激动 谴政府圈钱

9月9日是中国已故铁腕领袖毛泽东28周年忌日,也是中国股市投资者刻骨铭心的一天。这一天,中国深沪股市在经过3年的熊市后,沪综指跌至了63个月来的最低点。

中国股民对此表现出强力的反响,业内证卷人士对市场前景表示了深切忧虑,上海股民在网上情绪激动,声讨政府利用股市圈钱、套现、消化债务,股市充满政府不会救市的传闻。当局目前缄默,市场情绪波动。

不少中国股民在网上发出“杀圈钱贪官和政府证监委官员”贴字。

*股市跌破5年来的「铁底」

9月9日,沪深股市跌破中国股市5年来的「铁底」,也有人称作心理底线---1300整数点。沪综指开盘1307.47点,最低1281.75点,收报1284.31点」。

据上海证卷报报导,1992年5月,上证综合指数最高点爲1422点;2004年9月9日,上证综合指数收于1284点。而在此期间,而中国的GDP总量从1992年的2.6万亿元增长爲2003年的11.66万亿元,增长幅度爲348%。

从1992年到2004年的12年间,沪深股市1300多家上市公司共筹集资金近8000亿元,爲国家和券商支付的税金和佣金达4000亿元,上证指数在1千4百点水平浮动。截至2004年8月,投资者手中的股票市值也只有1.2万亿元,9月9日收市上证指数报1284.31点。这意味著,从整体上看,投资者在这12年中总投资颗粒无收。

分析认爲,中国股市正面临两种市场消极力量的双重叠加作用,一是已经持续三年之久的熊市格局所形成的市场压力;另一个是股市沿袭多年的粗放式掠夺式扩张政策所带来的消极作用和破坏性影响。这两种力量相互叠加所形成的空前巨大的破坏力,已被越来越多的股民所认识。

它的直接结果,就是市场各方的资金开始逐渐撤离股市,即便是原先长期活跃在股市的投机性资金也已加快了退出股市的步伐。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也公开承认:「证券市场已经出现了严重危机,5年来已成熊市格局。」

* 股民购进的是「泡沫」

据中国经营报报导,中国股市「存在制度黑洞」。几千万投资者从前门进入中国股市而买入的流通股股票,亏损严重,真金白银的人民币变成了「泡沫」。从中国股市后门进入市场的一大堆利益阶层却笑逐颜开:国税部门收税3000亿元人民币,券商若不沾惹二级市场也是稳获抽头收入2500亿元。获利最大的还是上市公司非流通股股东,赚的盆满钵满。

中国股市是一个单向的金融食物链,提供这个系统运行的资金都来自下层的千万股民,而其他诸多利益团体都从这个群体汲取金钱。维系这个系统一拨一拨行情运行了13年的原因,是不断有投资者拿大量金钱从前门进来。但是,投资者却永远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股民进入融资圈钱的陷阱

有文章认爲股民是走入了一个别人预先设计好的陷阱:

「首先,诈称支援股市发展,同时拼命减息,把大家的钱赶进股市;第二步,等大家的钱都进了股市,立刻安排银行资金撤离股市,大盘开始迅速下移,把大家的钱全部套牢。同时宣扬股市有风险,以极其正当的原因把大家的钱卷走;第三步,在社会上大力提倡超前消费,拉高楼市,以低利息刺激大家贷款买房,股市里的钱拿不出来,大家就只有去银行贷款,银行获得大笔住房贷款生意并大笔赢利;最后,看到贷款数量大增,再次打压股市,然后提高银行贷款利息,让老百姓手里的钱在股市全部拿不出来的同时无力归还更高利率的贷款。结果:老百姓手里刚刚挣来的血汗钱全部被不折不扣地被掠夺。」

许多股民在网站泄愤,发表了许多愤慨的言论。

有人称「 股市危机=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国家危机」。有副对联写道:「上联:物价涨,学费涨,房价也涨,只有股票不涨!下联:工资跌,文凭跌,消费也跌,只有腐败不跌! 横批:太平盛世 」。

「中国股市已经成爲圈钱的乐园,骗钱成爲其唯一的功能。管理层只关心圈钱多少,不会关心股民的死活。上市公司可以任意作假,以骗取更多的钱,几乎不用负任何责任。 股市危机是人爲政策失当和贪官腐败造成的。」「管理层必须对股市的悲惨结局负责。 」

《经济》杂志记者在某券商营业部听到的一句顺口溜是「远离毒品,远离股市」。

*层层递进「抽血」

中国经济学家吴敬琏指出:「是政府圈钱造成的!根本原因在于政府对股市的定位:股市要爲国企融资服务,所设定的制度安排有很多根本性缺陷,造成股价虚高、股民利益受损是由政府圈钱造成的,所以政府应在补偿的基础上尽快解决股权分置,这是股市发展的必经之路。」

财政时报署名文章指,国资委(国务院国有资産监督管理委员会令)工作内容中涉及证券市场的内容,都极力推行「整体上市」和「以债抵股」的政策,其实质就是融资加销债。

文章举例,「电广传媒」大股东占用了上市公司钜额资金,欠债不还,以其拥有的上市公司绝对控股权,核销债务。大股东股份定价7.15元,折合76.88倍的市盈率──就是用每9分钱盈利能力的资産去销7.15元的债务。把不值钱的资産做成高价销债,达到 「保护」国有资産的目的。

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不断从证券市场融资。三年来「整体上市」方案千变万化的只有非流通股的定价标准,即溢价的幅度,从最初的「市价减持」,到后来的「原发行价减持」,到最近的「宝钢定向增发回购减持」,无不透出对「圈钱」的执著。层层递进的「抽血」方式令市场岂能不「危」?

市场分裂的中国股市惟一获益方,是以国有企业爲主流的1300家上市公司。而市场分裂的受害方,无疑是公衆投资者。

国际金融报文章指,中国股市万恶之源是以融资圈钱爲目的的发展观。中国股市给予投资者回报之低,令人难以想象。据统计,11年来采取现金方式给予投资者回报的上市公司占上市公司总数的比例只有35.9%:最低的是1997年,只有23%,最高的是2001年爲56.5%。也就是说年平均约六成五的上市公司,拒绝给予投资者真金白银的现金回报。

*“人造股市”是原罪

上海证券报文章认爲,中国股市正面临严峻的危机。存在的问题既有其内在原因,特别是有制度性原因。

《中国股市的「原罪」》一文认爲,中国股市流通股与非流通股的恩恩怨怨发展到今天导致股市大有崩溃之势的地步,不追溯它的「始祖罪」-─股市设计动机与操纵策略层面,则一切的纷争永远无解。必然的结果是:股市崩盘,社会动荡,中国经济政治毁于一旦。

文章认爲,中国股市的産生是二十年前政府瞄准了银行里一万亿民间存款,要用它来解救国企之困的目的而运作起来的。十大潜规则,是在「股市爲国有企业改革脱困服务」的错误理念下违背自然法理的人造规则。

文章说,中国股市的造假、圈钱,不公,种种罪恶,怨不得上市公司,怨不得造市机构,甚至也怨不得证监会。一切的罪恶只能追溯到“人造股市”这个原罪。原罪不除,中国股民磨难永存。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05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