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维护心灵自由的权利
09/09/04    熊焱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4
Xiong Yan1989年天安门的事发生以后,我成了政府的通缉犯,并被投入大牢,从此我的胞兄虽未受到直接的迫害,却也真的是打入了共党的另册,成为说不出的受害对象,不过基本上是以喜剧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故在此我还可以略写几笔,否则很容易被误解为没有从政府那里得到好处。
  
喜剧之一是,胞兄在一所中学教书二十几年,教到他教出来的学生回校做了教导主任和校长,家兄还是一位普通教师。家兄说:这很好,说明我教出来的人很有出息,我的脸上有光,比自己做校长还舒服,何况学生们不还是一如既往地尊敬我呢?但是家兄的某些朋友不以为然,认为是其弟熊焱造成的政治缘故。
  
喜剧之二,中学里据说有各种职称级别,如中级教师、高级教师等。家兄有次来信说,他现在很是苦恼,县里头他的同届毕业的同学都已评了高级职称,就他本人未能得到。若论教学质量和成绩他是不输于人的。这个我自然相信,只是我总是站著说话,安慰他说,人生很短暂,什么高级、低级、中级不都是一样吗?并问他中级高级之间一个月差多少钱。家兄回答大约100多块吧!我就更有点理直气壮了,拍著胸脯说,嘿!那算什么?这钱我每个月帮你补上就得了。说话算数,我当然经常地在经济上适当帮助家兄一家。
  
隔了几个月家兄又来电话又来信,说一方面感谢我的支持,同时也委婉地告诉我,这个职称问题,主要还不是钱的问题,是面子问题。每次去县里参加什么活动,在同行们面前真是矮人一等。我因为不在其中,自然于我是不疼不痒,而且我也总是极力避开我实际给家兄带来的不顺的事实。
  
上个月我与家兄通电话,家兄鼓起勇气对我说:弟弟,我最近听到一个消息说,只要给县里教育部门的领导送礼,我的高级职称问题就可以解决,而且我打听到,这几个名额里有我的份。我这十几年还省吃俭用积蓄了万余元人民币,准备花出去了。我当时太忙,没来得及整理思路,心中的火气顿时就上升起来,我嗓音提高了八度,语气十分僵硬而又严肃,拳头也握得很紧。我说:宇峰兄,你犯了几个很大的错误:
  
第一,谁是你的领导?你们那些县区的教育干部不是你的领导!他们都是些腐败分子!你把腐败分子当作你的领导,你是胡说。什么叫腐败分子?什么叫腐败?如果你不知道,你就选一个七月大热天去你们学校的大垃圾堆里看一看,闻一闻,哪里有臭肉和苍蝇的地方,那就是腐败的意思。希望你从此以后,不要把腐败分子当成领导。
  
第二,你上次帮我打了一篇文章,我写到「词语和意象的颠覆」,你必须迅速在意象中把过去以为的领导干部这个词颠覆,他们都是腐败分子。(当然我在电话中口里还说得挖苦一点,他们都是xxxxx。)
  
第三,能给腐败分子送礼吗?
  
家兄恐怕是被我电话里的暴跳如雷吓了一跳。几分钟后,我的语气缓了下来,开始宽慰家兄,送礼做什么呢?没有必要嘛。家兄见我语言和缓了才接上话来。他说,我从未送过礼,也不擅长此道,只是这一次真的忍不住,主要还是你嫂子的主意,她说人家都是这样送的,我们家省吃俭用的目的不就是想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吗?我后来通电话时间有限制,未能接上话就只好挂断了。
  
放下电话后,我回到办公室,心中其实很愧疚,因为我在电话中用十分的火气讲出光明正大的道理,家兄当然只能哑口无言。其实我很清楚我家兄,小时候一直是他领导我,及至我后来进了北京大学,十多年以来一直是我领导他,而我的领导方式基本上是三段论式,与实际生活还是脱节很多。若论请客送礼,我的哥哥简直是门外汉,一窍不通,而我倒是从小就会此道。我上中学时就把零用钱省下来,买一两瓶当时的礼品---补脑汁、虎骨酒送给学校的班主任老师,所求的倒不是为了要做班长,而是可以直接进老师房间倒开水泡茶喝(老师也愿意)。有时送给学校食堂大师傅,结果他们大勺一挥,我的菜碗里的红辣椒多出一倍,好在我很不小气,均分思想十分浓厚,不过心理上还是很满足的。后来上了大学研究生,进入送挂历的时代,我也总是买上十几幅挂历,逐个关键人物送去,具体目标比中学时要模糊一点,不过收获很大,我曾差点被共产党革除了,后来轻轻发落成党内严重警告,应该说与我会搞人际关系还是有点关系的。说真话,共产党若不是把我赶出国门,以今日中国这样的风气时代和制度,我肯定是个大腐败分子。这点我心里十分清楚。但是上帝真好,真伟大啊,把我带出国门了。
  
我一出国门来到美国,这十分在行的请客送礼就永远无用场了,因为美国有一个不允许请客送礼行贿受贿的制度。
  
而我的家兄从小就小气得很,自私自利,根本不知什么叫请客送礼,对世事也不甚关心,只钻他的专业,埋头教书,还乱七八糟的学了许多手艺。他是学数学的,教的却是英语和音乐。这么一个大老实人教了二十多年的书,省吃俭用攒了一万多人民币都必须用来送给小小中学的腐败分子,镇上管教育的腐败分子及至县里他的顶头上司、教育局一个屁眼大的小官---股长。中国人啊真是可怜。(有个小插曲,说某县教育局管人事的一个股长,家藏近百万人民币,有一夜家中来了小偷,偷走了三分之一,可是股长不敢报案,因为报了案,人们会说一个小小股长家中竟有现金三十万。县官们会官官相护,但毛主席知道了恐怕也会从纪念堂水晶棺中爬出来,一手摔出党证,一手摔出宪法,来管一管。)
  
隔了几天,我主动给家兄打电话,这一次我已把思路整理得清清楚楚,语气十分和缓,总结出了几点。
  
哥哥,我想了几天,觉得十分对不起你,因为我的事情实际影响了你,你所受到的迫害是一种看不见的迫害。第一要怪共产党王八蛋,第二就要怪我了,以你的才华,岂止是做那一点点事情,一点点什么中级高级啊!
  
但是哥哥,你明白吗?你从小不会搞请客送礼,到现在也还是不怎么会看风使舵,其实是你的福气,你在腐烂的社会和制度下,以不怎么关心世事,不怎么圆通而躲过了腐烂这一劫,你的心灵还是自由的,这才是你真正的尊严和权利。送礼,给腐败分子送礼,你虽然可以得到一个什么高级职称,但你的心灵自由的权利就失去了。这个权利你一定要拚命维护啊。就做人来说,可能你是弱者,但你是一位高贵的弱者,实际上却是一位真正的坚强者,因为你用弱柔捍卫了你心灵自由的权利。像你这种不打牌、不赌博、不送礼的人,今天的中国所剩无几了,你是稀罕的,我敬佩你。你知道,我是最会搞请客送礼的了,从小就会,但感谢上帝把我带到这个不必请客送礼、不允许行贿受贿的国家来,我把从小那请客送礼搞人际关系的天分变成了欢喜快乐、热情待人的天分。我们两兄弟都得了上帝的恩典,还有什么可以遗憾的呢?我一口气讲了几十分钟,电话筒那边的兄长没有多讲,传来了呜咽的轻微哭声,也许是我真正理解了他,他有了知心兄弟。
  
这件事情可以上升到很高的层次来论,就是在一个腐败的社会和制度里,如何维护自己心灵自由的权利,拒绝腐败。中国古人喜欢讲「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换成当今时代语言应该是「保持心灵自由的权利」,但古人较为空洞,在实际生活里乃是腐败分子多于不腐败分子,尤其制度腐烂时,制度里的人就像得了瘟疫一样,遍地腐烂,不腐烂还不行。今天中国大地上,以中央流氓政府带头,各级各层,无不视人民的权利为儿戏,大肆侵犯公民和生命权、劳动权、居住权、迁涉权、生育权、结社权、参政权,而且还要用腐败的风气和人气大肆侵犯公民的心灵自由权---这应该说是人的各项权利中最尊贵的一层。
  
如何维护公民的心灵自由权?一方面当然还要大讲特讲「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但根本的乃是要大家起来,改变腐败的政府和制度---这是真正的维权。

                          
熊焱于伊拉克

二00四年八月二十一日

US Army Chaplain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02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