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和“胡”所代表派系的不同特点和性质
09/07/04    苍山一竹    正义党(浙江)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73

我们现在网上看到的文章,对于这两个共产党内的政治斗争派系,有几种不同的名称,分别试图代表这两个政治斗争派系的特点。本短文希望能找到一种比较确切地反映出所代表的不同中共内部政治斗争派系特点和性质的代表词来。

 

因江泽民为首,中共决定镇压法轮功,法轮功的信徒和支持者有称江氏集团,因此江氏集团的意思应该是积极主张、积极参与和积极支持镇压法轮功的、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府官员。如果这么说,那些因为官位的关系,职务的关系,不得不服从上级领导指示的政府人员,比如警察,劳教所和监狱的看守,等等,他们算不算属于江氏集团的一分子呢?从网络文章的内容来前后分析,应该算吧。那么,中共政府前任总理朱镕基、前任人大委员长李鹏、现任总理温家宝以及现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等等,这些中共的高层官员难道不,最起码地说,因为官位的关系,职务的关系,不得不服从上级领导指示的政府人员吗?显然,使用江氏集团这个词含义是不清楚的。

 

因江泽民在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期间,利用职权,任人唯亲,组建了的中共的领导班子中许多核心成员,比如朱镕基、黄菊等,都是曾在上当然市委书记等职。因此出现了一个形容江泽民派系的词,叫上海帮。不过,许多与江泽民属于同一条政治斗争派系的中共重要领导人,他们和上海毫无关系,因此,用上海帮这个词并不能表达清楚江泽民所代表的那个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派系的组成,如果要说是,他们只能是江泽民帮,因此,用上海帮这个词现在已经无法反映出以江泽民为首的这个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派系的特点和性质了。

 

上海帮相对立来形容胡锦涛所代表的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派系的名称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团派,另一个是胡温新政。所谓团派,指的是曾经在胡锦涛领导过的共青团中央担任过重要职务的人,现在到了政府的各个要害位置上了。团派这个词用来和上海帮相对不但同使用上海帮这个词的情况一样 地不能表达清楚胡锦涛所代表的那个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派系的组成,同时也同上海帮这个词不对称,为什么不是团帮呢?或者,为什么不是上海派呢?这样的用词,好像江泽民的上海帮按照中共党内标准来说是不正当的,而胡锦涛的团派按照中共党内标准来说就正当了,这是谁定的?或者,这是谁暗示的?因此,用团派这个词不但不能反映出以胡锦涛为首的这个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派系的特点和性质,更是在给胡锦涛为首的派系涂上正当的油彩,给其对立者江泽民为首的派系涂上不正当的油彩。

 

至于胡温新政胡温代表了中共党内的第四代党和政府领导人。一开始的意思应该是相对于第三代中共领导人而言的。但是,新政主要地并不反映这层相对于上一代领导人的的意思,而是试图反映出执政方面的不同。新政应该包含了新的思想、新的政策、新的措施、新的方法、新的手段、新的制度或者新的纲领原则,等等。这些方面的,不能光与第三代中共领导人相比要,而且也要和过去的第一代、第二代中共领导人相比要有创或带有新意。把过去第一代、第二代中共领导人的某些思想方法变化一下今天来使用,显然不能算,就如同把旗袍变得很短,要么还是旗袍,要么算超短裙,反正不会是其它,没说明可言,顶多属于。在过去第二代、第三代中共领导人手中,留学生可以出国深造、中国出现了私有经济、外资进入中国从只准合资到准许独资,开放股市,私人可以买车、大学生在校内、外同居没有人管了,等等,这些都是新政胡温执政已经快要两年,没有见到任何新政的措施出现。如果在胡温的执政期间,中国私营经济比例超过了国营经济的比例,或者土地私有化开始了,或者妓女合法了,或者开发赌禁了,或者学校取消了政治课,或者大学生不再被强迫军训了,等等,这些才能算是新政。如今,本来也只不过代表一些人对胡温有所期望的胡温新政一词,慢慢已经变成了讽刺胡温第四代中共领导人不但没有,而且还在许多地方政策复旧的贬义词了。

 

最近,正义党的沈龙提出了一个新鲜词语,称江泽民代表的中共党内政治派系为地方帮,如此的话,胡锦涛代表的中共党内政治派系就是中央帮了吗?沈龙虽然想说明江泽民代表一方目前发生了角色变化,正在努力为地方争取更多的政治和经济自主的权力,但问题是现在就这样说可能为时有点早,一方面江泽民代表的一方很多人也在中央,另一方面胡锦涛代表的一方并不见得是代表中央,或者说胡锦涛代表的一方并不见得是代表共产党整体的利益,胡锦涛一方也有其所代表的地方利益,两个方面其实都在中央有自己的实力核心人物,都在争夺中央的权力和影响力,他们并非只是代表各自的地方势力,他们显然还代表着不同的执政思想、路线甚至理念,可能这两个方面对中国共产党的未来前途有完全不同理解和设计。因此,地方帮也不够说明中共党内这两个政治斗争派系的特点和性质。

 

最近,上海来的人提到这样一对用词:政工派官商派,这种叫法很抽象,政工派显然是指胡锦涛所代表的派系,不但胡锦涛那个派系的官员多为政工干部出生,而且胡锦涛所代表的派系已经反应出比较喜欢用政治手段(中央行政命令)来对待经济和社会问题。相对来讲,江泽民所代表的派系则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压倒一切的闷声大发财,典型地反映了其注重官、商与官商的利益的特点。从另一角度来讲,政工派词义中应该包括了意识形态上坚持传统的马列主义社会主义的意思,官商派词义中则毫无此种意思,也可以说是不再强调意识形态的传统,而注重实际,与时俱进。然而,官商这两个字表示的意思很自然地让人想到腐败,事实也是如此,中共政府的腐败主要是在江泽民的第三代领导人手中形成的。不过,有多少人会以为政工派的人就不腐败呢?或者说政工派的获得了绝对优势之后就不会腐败了呢?这是一个到底是江泽民派系人马才有腐败还是整个共产党官僚体系都已经腐败的问题,前者显然不是事实,后者才是实施。因此,两个派系其实都在代表腐败官员的利益。这样看来,两个派系的政治斗争主要还是意识形态和路线方法上的政治斗争,两者都在为共产党继续维持一党专制找出路,两者都已经无法挽回共产党的整体性腐败了。

 

综合上面各种称呼法,我们如果把官商解释成带有政治地方自主经济自由竞争的意思,而把政工看作带有政治中央统一经济有限市场,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把江泽民所代表的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派别叫作放权派,而把胡锦涛所代表的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派别叫作集权派呢?如果事实真的能够象这对词语那样的话,那就是说,如果江泽民所代表的一派胜利了,并不需要全胜,中共党内将有可能出现相互制约、监督和平衡的机制,其中制约、监督和平衡的各个方面显然要包括胡锦涛所代表的那一派别在内;如果胡锦涛所代表的一派全胜,那么由于主要是被第三代中共领导人削弱了的中央集权和提升了的地方自主权,又会因中央集权的加强而回到过去,中共党内将没有希望出现相互制约、监督和平衡的机制,不管中央集权的领导人如何包装这种集权,高度的中央集权肯定是缺乏相互制约、监督和平衡的机制的。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00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