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眉:上市公司也骂得倒吗﹖
08/29/04    横眉    留园网-经济观察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4

邓小平生前曾充满自信地说过,中国共产党是骂不倒的。但看来中国现在一些所谓的企业家或经济专家显然不能同意这种观点。因为他们见识过了“骂”的威力,至少有人已经把一间椐说本来几乎可以成为中国的“GE”的上市公司骂倒了。

一位叫彭千山的财经记者在上海侨报撰文“四问郎咸平:为什么要让有钱者倒霉”,文中写道“凡批评家,必桀骜不训、铁骨铮铮,以骂成名。郎教授从德隆骂到海尔,再从TCL骂到格林柯尔……,窜大陆财经界,“语不惊人死不休”,其来势汹汹,一时间风头竟盖过了“骨头”都“与众不同”的李敖。”
那么,这样骂有什么原因吗﹖彭先生指出:“出名有没有快捷方式?王朔总结过一句:永远得让有钱人倒霉。2004年,德隆股价轰然崩塌,4年前即有言在先的郎教授,人气指数想不飙升都难。骂垮德隆尝了鲜,近几个月来,郎教授专挑有名、有钱的大陆企业“骂不绝口”,骂着骂着就上了瘾。”

真是惊世骇俗,原来曾雄霸大江南北、叱咤风云,旗下控制多间公司的上市集团“德隆”是被一个想出名的郎教授就骂垮了﹖而这种指控还颇受一些所谓的企业家或经济专家的认同。

这位彭先生不无遗憾地说:“接触过唐万新(“德隆”集团的主席)的证券业人士都知道,他是一个金融天才。尽管历史不能假设,但记者仍然怀疑,如果郎教授4年前没有定性德隆,德隆企业发展有一个宽松的舆论环境,谁敢说这家曾是大陆最大民营企业的金融创新,就一定不能成为中国的GE”?!

彭先生还细心地发现:“郎教授讲话的那篇2003年7月18日见报文章,使德隆两周内失去了2亿元的银行贷款,如今的上海德隆更是人去楼空。”所以他气愤地质问:“那么,如果海尔、TCL、格林柯尔当真被骂垮之后,试问郎教授用什么来解决企业的下岗职工问题?企业都垮了,何谈对“中小股东负责””﹖

好大的罪名!好脆弱的中国上市公司!竟然一骂就垮、“永远得让有钱人倒霉”、大批职工还将因此流离失所、中小股东血本无归。这个责任谁背得起呢﹖但小百姓恐怕更要质疑:倒底这上市公司是个什么东西﹖平时看着一个庞然大物,却原来比花瓶更不堪一击﹖

通俗、扼要地说,上市公司就是公众都可以持股的公司,它的股票象商品一样在股票市场上自由流通,股民可以自行决定买入或卖出。为了让公众清楚自己究竟在买卖什么东西,所以上市公司必须有很高的透明度,将公司各种资料公开。以便公众在决定买卖前可以查询。此外,公司还需接受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更遑论平时被股民或股评家、基金公司对其公开作出褒、贬的评论。换言之,做得上市公司本来就要有笑骂由人的承受力。正如民主政权的政府班子是要受公众监管的道理是一样的,肯定和批评的话都要让别人说。岂有骂不得一说﹖

“德隆”之所以被骂倒,彭先生笔下归咎于郎先生质疑德隆财政状况的这一记“狮子吼”,“使德隆两周内失去了2亿元的银行贷款”,几个月后“德隆股价轰然崩塌”。但问题是这两件事确是被骂出来的结果﹖而且还是导致公司垮台的直接原因吗﹖这就要看“德隆”在此前还是不是一间营运状况、财务状况都健全的公司了﹖

通常银行对一个企业的贷款,不外乎二个最基本考量:企业目前至未来数年内的现金流量情况。安全及足够的抵押品或担保。前者是反映企业营运状况,资金周转的状况。即营运收入减去支出后产生的现金净流量能否有还本付息的能力,还是每个月都入不敷出﹖后者是在贷款贷出期间,万一企业发生了问题,丧失了以经营收入偿还本息能力时,银行可追究担保人或以抵押品抵偿贷款的损失。这二个因素几乎可说是缺一不可,而且银行首先要看前者,后者只是作为贷款出问题时的补救安全措施。

我上面赘述了这一段,主要是想让一些完全不谙上市公司及银行业务的网友对此稍稍有一点了解。实际上也就清楚了如“德隆”完全满足银行贷款的条件,根本不会被人一骂,就被银行取消了贷款。除非那间银行原本是准备在搞违规贷款,故意对企业的真实状况视而不见,明知有问题还打算放贷。一旦被人“骂”出了“德隆”的真相后,引起了各方关注,银行作贼心虚之余,只好仓惶停止了放贷。

至于“德隆股价轰然崩塌”跟公司垮台的关系又何在呢﹖一间上市公司的资产值未必真实地反映在上市公司的股票价值上,但这种差异并不是导致公司垮台的直接原因。

举一个生活中的简单例子来说,好比你投资盖了一间住宅,找了最好的设计师设计、用了最好的建筑公司、用了最好的建筑材料…假定你因此投进了自有资金了一百万。而房子落成后由于当时地产市道不景气,在市场上这样的房子市场价格只值五十万。这就等于公司的资产值和在市场上的股票价值出现差异,借彭先生的话就是房子的“股价”“轰然崩塌”了百分之五十。但是如果你这间房子属于自住用途,这只不过是你的账面上的数字损失而已。房子本身是不会因房价“崩塌”而“崩塌”的,它依然会巍然屹立在众人面前。你仍然得偿所愿地居住在一间拥有最好的设计、最好的建筑质量、最好的建筑材料的房子里,你该享受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如果有名人权威批评你这房子不好而令房价“崩塌”后,房子竟然也随之“崩塌”,夷为平地。你说是因为被批评令房价“崩塌”的结果,还是在设计、建筑、建材某方面出了问题的结果﹖恐怕那位彭先生也不至于白痴到认为是房价的原因吧!

当然,要评论一家造成数百亿元损失的上市公司倒台的是非,绝不是我这一两个例子完全说得清的,我只是讲出了一个基本道理,未必很全面。但肯定不是这位挺身为那些“倒霉的有钱人”执言的彭记者所说的理由。作为一间上市公司,毫无疑义要置于公众的监管之下。任何人都有权公开质疑你,你也有权利公开反驳、解释。更可笑的是有专家搬出中国国情来作挡箭牌,指责郎教授的做法与国情有悖。

若照这样说,经营上市公司也要借鉴中国国情的话﹔那么,作为公司股东的股民们对上市公司董事会成员的产生没有提名权、投票权,董事们都是终身制的。前任董事长退出董事会后可出任下属部门主管,现任董事长则兼任该下属部门副主管。股东们不得批评、质疑董事会的经营手法,更不能批评或要求撤换董事会成员,外界提出批评则是干预公司内政。股东们对自己名下有份的资产没有处置权,任凭董事们挥霍、瓜分、流失…

这就是要按中国国情来经营上市公司、才不会“令有钱人倒霉”的模式﹖

所以,还是邓小平说得对!共产党应该是骂不倒的,上市公司也是一样。如果这公司真被骂倒了,那就证明它具备了倒的内因、它应该倒!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94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