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拆迁者的蛮劲从哪里来?
08/25/04    何兵    邮件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29

新华社的报道介绍了两起野蛮拆迁的案情:一起发生在今年9月19日23时许,五六名男子破门闯入北京海淀区居民王某家中,将正在酣睡的王某夫妇和其9岁的儿子,用毛巾堵嘴、蒙住眼睛、捆住手脚等手段,强行抬到院里,然后,用推土机将其家的12间房屋推倒,家中的生活用品全部被埋在瓦砾中;另一起发生在今年9月21日凌晨5时,丰台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赶到现场,看见有几位居民被捆住了手脚,数十名民工手持铁锹与居民对峙,同时有两辆铲车正在拆房。事件真相是,院内居民因对开发占地的补偿不满意而拒绝搬迁;开发公司以20万元的“委托费”,让河南省光山县人曹远林负责该院的“拆迁”。当日凌晨,曹远林带领数十人将该院13户居民共20余人从睡梦中叫醒,强行赶至院内,采取捆绑、殴打等手段,强行拆毁房屋4间,有6名居民被打伤。

野蛮拆迁责任人受到处理,正义得到伸张,故事有了一个好结局。这类故事的典型模式是:魔鬼正在张牙舞爪,恣意地蹂躏一群可怜的人们。就在人们失望、绝望之时,正义之神——警察、法官、重要领导——忽然地、及时地从天而降,手起刀落,斩妖除怪。读者们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噼里啪啦,一阵掌声过后,舒心的人们上班的上班,喝酒的喝酒,游戏的游戏——正义得到伸张了。

我感到惊奇的是,为什么在首善之区,有人拆民房,就像拆鸡窝?为什么在首善之区,有人捆良民,就像捆包裹?要知道,事件并非发生在荒蛮乡野,而是在首都北京;要知道,他们捆扎的并非是乡下农民,而是城市的有产阶级。他们的蛮劲从哪里来?他们的胆量为何这么大?如果事件不是发生在北京,结果又当如何?

答案并不难寻找——钱。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开发公司所支付的20万元“委托费”,不就是让鬼推磨的黑钱吗?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夜之间,可以获取20万的暴利,打手们的蛮劲和勇气当然陡然而涨。问题在于,开发商的勇气和蛮劲又从哪里来?为什么他们宁愿支付20万元的黑钱,而不愿将这笔款支付被拆迁户?我相信,答案还在于钱,一定有更大的暴利鼓舞着开发商们,激励着开发商们,使他们视民宅如粪土,勇往直前。相对于他们所获得的暴利而言,他们支付给被拆迁户的价钱不过等同于买鸡窝的钱;相对他们所获得的暴利而言,他们支付给黑社会捆人的钱,不过等同于捆包裹的钱。这就是事实的真相,这就是他们的蛮劲和勇气的由来!

为了合法地行使他们的蛮劲,为了使旁观的人们相信他们代表着正义、公理和未来,他们往往给那些死守着祖产和命根子不放的人们贴上一个标签——“钉子户”,就像有人曾被贴上的“右派”、“黑五类”标签一样。一旦被贴上这样的标签,人——原本属于正常的人——就成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他们主张和行使权利的行为,被描绘成螳臂挡车,不仅可笑,而且可耻。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法治被湮没了。

为了合法地行使他们的蛮劲,他们将开发房地产的这一商业行为,贴上公共利益的标签。他们会说,为了社会的发展,为了公共利益,为了百年大计……总之,他们代表着社会的公理,他们描绘着金色的未来。为了尽快地迈向他们所描绘的黄金社会,必须让他们勇往直前。他们自诩,兴亡由他们定;他们自信,盛衰由他们凭。他们的金色未来,暗淡了刀光剑影;他们的雄心壮志,远去了鼓角争鸣。实则是,他们的野蛮行径与强盗无异!

他们的小九九,老百姓并非不清楚,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钉子户”了。对于他们的丑恶行径,法律上并非没有制约,否则,国家就不会制定法律、设置法院了。可惜的是,一些官员们、一些法官们中了他们的蛊,上了他们的当。某些法院不就规定,凡涉及到房产拆迁的案件,一律不受理吗?某些政府为了大干快上,不就制定地方性规定,将国法置于度外吗?假借着“效率高于一切”、“发展就是硬道理”的口号,开发商们隐隐暗笑,大发其财。推土机卷起的万丈尘烟,不仅湮没了黄尘古道,烽火边城——那些让人心醉也让人心痛的历史遗迹,而且湮没了社会的良知,万民的泪痕。他们不担当身前事,他们不计较身后评!

我不知,后人将如何叙述我们这一段历史?后人也许会唱道:

长江有意化作泪,长江有情起歌声;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只有开发商的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91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