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死人压活人——“胡话”浅解
08/23/04    武振荣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76
用死人(邓)压活人(江)——“胡话”浅解

注:

“胡话”是指胡锦涛2004年8月22日在“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的简称,而不要理解成为《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胡话”条目的内容:“神志不清时说的话”。其实,我们有理由推测胡在讲这番话时并非“神志不清”,他是经过深思熟虑或者绞尽脑汁的,是这个工于心计的人的一篇别有用心的作品,他的本意不在于“改革”,也不在于“开放”,而在于用死了的邓小平来压活着的邓小平——江泽民,从而用给死人头上堆荣誉的方法来削减活人的体面。所以我们以为,那些江泽民的帮派中的人,在读到这些文字时一定会感觉到芒刺在背,而又如鲠在喉,这就是这篇讲话的妙中之妙了!

楔子

在专制独裁的中国,任何人都不能够自由的讲话,不但平民百姓如此,在官高位险的当权派中,情形更是如此。他们这些人在说话时免不了会产生出“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觉,所以任何人说话都得小心谨慎,藏一点,露一点,有的时候还不得不正话反说或者反话正说,即使这样,但是话的意思总还是要让人知道一些,所以,这样的话,就不得不加以解读才能够看出个名堂,要不然,就如同瞎子听梆声的那样的什么名堂也听不出来。正因为这样,对于胡锦涛的这一篇讲话,我们就认为有了解释的必要。

怎么样个解释法呢?用阿庆嫂的话说:“锣鼓听声,听话听音”,我们只要听出了他的“话里话”的意思或者明白了“话”外音的用意,我们才算是合格的读者。我们以为这篇讲话的基本做法是继承了邓小平“打着红旗反红旗”的衣钵,对死了的邓小平的抬高完全是为了对活着的江泽民贬低,这种专制主义的政治伎俩就好象山西的陈麻花一样,每下一次油锅就出一回味道。

“实事求是”是修理上海帮的一把老刀子

众所周知,毛泽东在生前曾经把“四人帮”,叫“上海帮”,邓小平复出后就是用“实事求是”这把刀子成功地修理了当年的那个“上海帮”,现在当新的上海帮再一次得势时,胡把这把刀子藏在了他的讲话之中,就有一点暗动杀机的征兆。在中国社会已经实现了“小康社会”目标的今天,社会应该是一片“莺歌燕舞”的了,但是,实际的情况呢?官场贪污腐化,卖官鬻爵,民间苦不堪言,卖儿鬻女;恶人横行霸道,好人战战兢兢,天下嚣嚣,道路以目。把这样的一种情况同“四人帮”统治时期的政治情形联系起来思考,现在中国的“小康村”和那个时期中的“大寨县”不就可以媲美了吗?

胡的讲话中第一次公开透露“邓小平称自己是实事求是派”。中国人应该知道,凡是冒出“实事求是”的时候那一定是吹牛、胡谄、弄虚作假的最严重的时刻,所以正话反说这是一个官场的技巧,有着层出不穷的内容。读了这篇讲话,给人留下的一个感觉是胡在表明他自己是“实事求是派”,意在于讽刺江泽民作秀,可恰恰江又以善于作秀闻名于全世界。可见,胡的这一句话,就有如“拳击场”上的“重拳”,想着要一拳击倒活着的江泽民!

死人的理论被活人的好

“胡话”中的一个最要害的地方在于他公开的表明,死了的邓小平和他的理论现在统治中国,这就为排斥现在还“活着的邓小平”的“理论”开了个头。在这里死人履行统治的权利实际上意味着,对活人的权利的剥夺。众所周知,邓小平对中国政治上的最大贡献在于开了一个男人“垂帘听政”的范例,从而把中国的政治权力的出处引导到非职位的那个慈禧太后式的老路上去了。但是在古代,由于社会男尊女卑的传统牢不可破,所以才有了女人“垂帘听政”的故事,但是在文明“发达”,“妇女解放”的20世纪,男人再搞出那种不在其位而要篡其权的鬼把戏,就给改革特别是政治改革打了个死结。所以当“活着的邓小平”充当“太上皇”时,对于死去了的邓小平的“怀念”就变成一种进攻。在中国的政治兵法中,进攻的形式是花样繁多,特别是“伪装性进攻”的一招,有时候是很毒的一手。所以,看官们在看到下面的文字时你就知道胡要说什么了。胡说:邓小平“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回答了在中国这样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中,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问题,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历史飞跃,提出了许多对党和人民事业发展具有开创意义的思想,创立了邓小平理论。”所以,它是今天中国“有力的理论指导”,这些话的对上海帮中曾庆红、黄菊所鼓吹的江泽民“创造性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那些话,无异于当头一棒!要知道,在中国这个非法制的国家中,“发展马克思主义”是统治权的唯一渊源。由这样的话如果联想起邓小平“复辟”时用“完整准确的毛泽东思想”的“大棒”是如何打败“四人帮”的,人们就可以听出这话的真正含义了。纠其历史,也就是刨其老根,列宁用死了的马克思打俄国人,毛泽东用死了的列宁打中国人,邓小平用死了了毛泽东打“四人帮”和胡锦涛用死了的邓小平打上海帮,也可以说是“祖传的家法”,一脉相承。

“人民的利益”高于上海帮的利益

在中国这个专制的社会中,“人民”总是没有对手,它永远高高在上,永远统治,永远掌权,并且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明白了这一点,再去理论胡的讲话,你就弄清楚他究竟想把谁搁在“人民利益”的对立面?“邓小平心里始终装着人民,时刻惦记着人民的安危冷暖”的话,岂不是说江泽民“心里”没有人民吗?因此,这话的意思不在于邓小平——一个20世纪80年代的杀人犯——“心里”有无人民的问题,而是要说“江心里没有人民”,他寻欢作乐,荒淫无耻,根本不可能体会人民的“安危冷暖”。不论怎么说,我们应该明白,“胡温新政”想在绕开“民主”而在“民”上做文章的心计早已经大白于天下了,但是我们以为“民”字不带“主”,是永远玩出不了“新东西”来的。所以,人民(不是上面带引号的人民)应当警惕“新政”,这样的“新政”恐怕有时候被“老政”还“老”。

邓的“气度令人肃然起敬”,江的为人令人恶心呕吐

“胡话”中的邓小平“心底无私天地宽的伟大品格和高风亮节,令人肃然起敬”的潜意是江泽民“心里有私眼界短”,影射他“做官”不“做工作”,其延伸的意义是“不放权”。在汉语中,“权”和“私”有连带的关系。既然是这样,江泽民这个人就完全地令人生厌的了,以至于我们的“胡主席”看见了他就立马的恶心呕吐。为了把这一番话说得圆滑一点,“胡话”采用了用江的手掌扇江的耳光的方法,也可谓攻防得法。“正如江泽民同志深刻指出的那样:如果没有邓小平,中国人民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新生活”。当然,我们得承认,在打人的时候,最利害的一手是用人自己的手打自己的嘴吧。胡精通此道,这一耳光把上海帮所鼓吹的“江主席”的“功劳”有一下子扇掉的危险。

同样的意思还表现在“让”死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话上,这就是要把“活着的人”的位置企图从“心中”取掉。如果说这样的意思还可以解释为活着的人正在变成“我”的眼中钉的话,那么“胡话”的意味就不能不深长了。把个情况和不久前,邓小平子女们站了出来,公开说他爸爸“退休之后”连文件都不读了的话联系起来分析,“胡话”的中心思想就可以暴露出来了!除此而外,“胡话”还用“邓小平死了7年”的话,把江泽民统治的15年(1989——2004)的时间想减去一半,以“纪元”的手段想为自己的政治前途铺平道路。

“三个代表”怎么了?

在“胡话”中,“邓小平的理论”被胡如数珍珠的窜起了“11条”,每一条多可以提起来组成一串字,而可怜巴巴的“三个代表的理论”非但是未加阐明,而被说成不是江择民独创的,是来自于“邓小平理论”的东西。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话来打圆场,所以,“胡话”就同过去的一样,有冠冕堂皇之嫌了,即使坐在胡讲话的现场上的江泽民听此之后似乎也会舒展一下眉头的。

“我长大了,我不是儿皇帝”!

要解读“胡话”我们不能仅仅就文字去读它,如果能够结合胡讲话时的图片去分析,那么我们就有可能读出它的更多的“话”外音的意思。我正在写作这篇文章时,从办得很有特色的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上发现了一副配着文字的胡的照片,作者幽默地惊呼:“哎哟,我的妈!‘胡哥’怎成‘胡子大叔’的!”好了,解读“胡话”时再解读这个张照片,那岂不是说当了近两年“儿皇帝”的胡锦涛用自己的形象做出了“我长大了”的广告,向社会宣布:当年的“胡哥”已经变成了“胡子大叔”了!“胡子大叔再不能做儿皇帝了”——“还政于我吧!”说到这里,各位看官应该明白了“还政于民”的用意原来是“还政于我!”

2004-8-23于汉城特别市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88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