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帮”可能成党内强迫中共政改的主力
08/20/04    顾雄才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95

Gu Xiongcai很多在中国当前出现的混乱与经济发展和经济开放有关,这些情况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中共中央没有明确的政策规定,没有完善的法律法规,地方政府根据自己最好的判断做出了决定并开始执行,然后中共中央作出了统一的规定,要求地方执行,这种做法的公平性在哪里?这种做法的合理性在何处?为什么地方政府没有权力根据当地的特点自己制定政策法规然而自己负责。

比如在经济发展方面,为什么中央政府要让差异很大的地方执行中共中央统一的政策规定?为什么“经济开放区”设定的权力不给地方政府而中共中央要横加干涉?

又比如在文化娱乐和生活方式方面,色情书刊、网站或者是色情行业是否准许或者放宽到何种限度,为什么不能是地方政府决定的事情,而要中共中央来管?

再比如在教育方面,为什么中共中央政府要规定大学生必须军训?这种目的在于用强迫手段“培养”大学生服从政府的军训,并不是要让大学生提高军事知识技能,为什么要中共中央政府来规定?中国的大学为什么不能提供中国的大学生不同的选择、或者说给与中国大学生选择的自由?

我们很容易发现,假如地方政府有了在政治、经济等方面的自主权力之后,不同的地方就会出现不同的政治、经济政策和法规,这样就形成了地方政府之间在政治和经济领域两个重要方面的“市场竞争”,哪个地方的政治腐败,哪个地方就失去民心;哪个地方经济政策不好或者不适应当地的具体条件情况,哪个地方就失去吸引投资发展经济的机会;哪个地方司法黑暗,哪个地方的人就会跑到别的地方去,如此循环是良性的,而不会是恶性的。

然而,由中共中央高度集权统一管理的地方与地方之间,反而无法产生良性循环的“市场竞争”,由中共中央高度集权统一管理的地方与地方之间,不是拉帮结派,就是你死我活,他们中间与中共中央的关系,要么是“嫡系”,要么是“后娘养的”,而且有事、有问题地方也没有就地解决的积极性,反正没有多少自主的权力,那就不如把责任推到中共中央去。

如今,中共内部的“上海帮”如果能够为上海争取到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的自主权力,将有可能影响全国,导致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也得到更多的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的自主权力,由于江泽民属于“上海帮”,而且目前还在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如果江泽民,或者“上海帮”能够意识到军队在中共内部政治斗争之中保持中立的话,那么“上海帮”带头向中央挑战为地方争取更多的政治和经济的自主权力就有成功的可能,如果这一步能够和平地实现,那将是中国从专制集权和平演变到自由民主的一个重要的政治步骤,中国的政治改革也许不再是中央关起门来研究制定政策和民主精英通过理论探讨不断呼吁的问题,中国的政治改革将会出现在地方向中央要求更多自主权力的压力之下,中央迫于地方的压力而向地方让步妥协而不得不改的问题。

Freedom非常可能,“上海帮”将成中共党内强迫中共政改的主力,其实“上海帮”从形成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开始了为充当这种角色有意无意地做好了准备,而现在,“上海帮”正需要为领导地方争取政治和经济自主权力而削弱中共中央集权而作出最后决战的决定。当然,“上海帮”的角色要能够扮演成功,没有军队的中立的是不行的,而军队正在江泽民手里,这一点就要看“上海帮”和江泽民如何来选择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86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