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蒋彦永真话救中国 诗六首
03/15/04    黄翔    新世纪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31
支持蒋彦永真话救中国

黄翔

(摄影:赵兴)

中国 你不能再沉默

倒下的偶像

不 你没有死去

祭 奠

给天安门母亲

一朵红玫瑰的力量

 

中国 你不能再沉默

你像一只温顺的大海龟 啊中国

你缓慢地爬动着 永远龟缩着头

或者昏昏欲睡 在阴霾的沙滩上躺着

响应遥远的雷声的召唤吧

呼啸而来的风涛的召唤吧

我说中国 你不能 不能再沉默

在无穷年代的侮辱的契约书上

我看见你忍耐地画押和签字

你垂首伏在那空洞“许诺”面前

子孙世代低声说着“是”

最后的时刻到了 啊中国

历史在等待着你

全世界在屏住呼吸倾听你

说出一个字──

“不!”

1976

 

倒下的偶像


「让尼古拉的统治永远受到咒骂吧,亚门!」

──赫尔岑


给全世界已经死去和正在活着的「带着绞刑架、苦役和穿着蓝色或白色的制服的警察上台」的「尼古拉」们,给所有「个性专横和智力贫弱」、「残忍多于仁慈」、「冷冰冰的眼睛没有丝毫人性的温暖」的「尼古拉」们。


一代暴君倒下了

从不义的权力的顶峰

从生锈了的刺刀尖上

从一世代被压弯了的背脊上

和亿万喘息和流血的心灵中


他倒下了

他死了

于是

一个专制王朝匆匆合上了

它的最后一页日历

毫不遮掩地躺在那里

赤裸裸地脱下了共和的外衣


他死了

这个历代帝王的最末一代子孙

他的眼睛微闭着

彷佛还在觊觎昔日的淫威与尊荣

痉孪的双腿畸形地弯曲

瘫软了 僵硬了

再也不能在统治上移动一步

他的头发稀疏的头脑

曾经运动过整整一代人的意志

此刻停止了活动

他的青筋暴露的双手

下垂了

再也不能起落权势

主宰世界的沈浮沈浮


他死了

他的头顶上

太阳照样辉煌地照耀

万万千千的星球照样运转

地球并没有停止不动

在广漠的宇宙世界中

像死去一片树叶子

像消失一声鸟音

像掉落一粒微尘

大自然任凭他在自身中溶解

如此漠不关心 如此冷落

──曾几何时

这个漠视人权的统治者的心脏

还没有停止它的最后的跳动

他的脚下还俯伏着麻密如蚁的人群

耳边还响彻着虚伪的颂扬的赞歌

他运行万千人民

像抽打万千陀螺

永不休止地挑动

盲目的排斥摩擦和冲撞

他愚弄千万人民

像愚弄千万木偶

站在遮住的幕布后面

牵引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

他用流血的鞭子尺度

精神自由的空间

他不许思想作声

甚至一声咳嗽

他划定生活的圈地

管制人类的渴念冲动和热望

他在人的头脑中布下岗哨

监视着每一个人在想些什么

和他的自然的嗜欲

人民必须聆听他的

口齿不清的浑浊的声音

每天的报纸都是他的

神经质的变化不定的表情

每一个字都是他的飞溅的唾沫

这个人类文化的警察

操动和运转着一切

像个邪恶的电钮──

广播──是他声音的外化

诗歌──是他的另一个名字

他的个人意志

就是思想

就是道德和良心

就是历史


他死了

阴沈的人们沉默着

忍耐着坚持着等待着

不敢怀疑他已经成为过去

人们在恐惧中怀着希望

在希望中摆脱不了恐惧

人们明白

一轮炎日下沈了

它的扩散的余温久久不能消尽

一株大树倒下了

漫天扬起的灰尘将缓缓降落

一个暴君倒下了

他的阴魂还在太空中游荡

消逝了他的形体

心灵上还有他的

没有火化的神位

没有焚烧的遗容


然而我看见

在死神面前他正在受到正义的惩罚

这个「大人物」同样渺小

他并不是人类中的特殊动物

他在那边 在世界尽头那边

不由自主地听凭盲目的黑暗力量的摆布

当我回过头来我看见

他的黑色的旗帜徐徐下降

被它长久遮住的蓝色天幕上

自由之神露出了头顶

它正在现身

开始向世界走来

带着朝霞与露珠编成的花环

摇曳着光明的舞步

踏响着晨钟的节奏

人民从千代蓄积的麻痹中惊醒

挣脱了顺从和绝望铸成的镣铐

迎着它步步向前走去

他们像骚动的大森林般嗡嗡着

──我们认得你 自由

1976年9月9日


不 你没有死去
── 献给英雄的1976年4月5日


(此诗为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夜收听外台广播后,悲愤中含泪即兴而作。但我并不把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四五”运动看成对任何个人的悼念,而是把它视为“五四”民主运动的历史继承和延续。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以北京天安门广场为中心,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更为波澜壮阔的“六四”运动,时正值我身陷狱中,运动的浪涛震颤着监狱,我曾即兴写下一首《自由女神》以表达全心身的的赞美和声援,此诗改头换面由秋潇雨兰探监时带出狱中时被狱方截获,为此我被送进独居室中单独监禁,险些被加刑。我认为,“六四”运动既是对“五四”运动、“四五”运动的继承,也是对“民主墙”运动的历史延续,而我于一九七六年写下的《不你没有死去》一诗仿佛是对民主运动艰难曲折的悲壮历史的诗的预言。在此,我也一并将此诗补献给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我们千万不能忘记的悲壮的“六四”运动,以示沉痛纪念。)


你为什么蒙着脸哭泣 天安门广场

你的发白的嘴唇为什么抖动 天安门广场

你的胸口为什么流血 天安门广场

你的身子为什么剧烈地抽搐 天安门广场

回答我吧 天安门广场

以你埋藏在胸头的燃烧的火焰和岩浆

以你曾经发出过的震撼天宇的咆哮和怒吼

难道说 你竟这样静静地死去

你将永远永远地阖上仇恨的眼睛

不 你不会死去

你没有死

全世界看见你面部上强烈愤怒的表情

在刺刀和枪托子面前

你并没有吓倒

你手无寸铁地任凭野兽践踏和凌辱

宁死不屈

英勇地倒在血泊中

是的 你没有死

你不能死

你的旗帜并没有顺从和倒下

你的被撕毁的横幅标语

没有垂下火红的翅膀

你的被掐住了脖子的诗歌和传单

仍然还在发出嘶哑的呼声

你的铁锤般沉重的拳头

仍然还在沉默中挑战和应战

你的血肉模糊的身躯

仍然还在无声地控诉和吶喊

死亡不属于你

你是不可战胜的

是的

我相信自由不会停止呼吸

真理不会闭上嘴唇

总有一天

你会从血泊中起来

你会十倍甚至百倍地千倍地

比今天强大

你将重新高举起觉醒的旗帜

战胜那曾经用枪口对准你的

把人的权利庄严地大声宣布

 

1976年4月8日夜即兴

 

祭 奠
—— 怀念伟大的1989年6月4日

这个日子

是刺刀尖上

没有收敛的

记忆──

是带血的翅膀

滴下的

呼喊──

是死者眼睛里

没有阖上

的天空──

是大墙后面

镣铐

撞响的

寂寞──

是1989年

6月4日

天安门

广场──

 

1996年6月4日夜泪记于听美国之音广播之后,时秋潇雨兰正播放《大悲咒》磁带以示沈痛祭奠。

给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广场宽阔到足以容纳千百万青春

躯体的全部体积和重量

却绝对容纳不下

一滴



因为母亲的一颗

泪水

足以使世界倾斜


因为沉默难以言说的事件

雷声便开始终极的

解释

 

20001年4月20日晨

 

一朵红玫瑰的力量

——诗 化 演 说 辞——


2003年11月22日下午3时50分,对格鲁吉亚而言,这是一个神圣的时刻,一个开端的时刻。从这个时刻开始,格鲁吉亚就开始风云突变。继贝尔格莱德之后,继印度尼西亚、秘鲁、阿根廷等国家的和平起义之后,格鲁吉亚完成了一场避免流血冲突的革命!我惊异!我兴奋!我从中看见了21世纪人类民主意识的普遍觉醒,看见了又一次民主改革的伟大成功的先例!从这个小小的遥远的国度所发生的这一巨大历史事件中,我更满怀敬畏之情发现了一种令我长久膜拜的个人生命潜能的自我开发和个体生命意识的腾扬,一种人类生存价值的全新确立和质的突变,一种蕴含在一朵红玫瑰之中的宇宙生命“爆炸”的饱和的巨大的能量……


这天,在格鲁吉亚,在第比利斯市的自由广场,

冬日的阳光下,突然一下子聚集了许多人、许多人,

人头象水面上铺开的浮萍,连成一片,波动不息。

蓦地在浮萍的绿色背景中,出现一个红色的亮点,

那是一朵玫瑰,红玫瑰,孤独的红玫瑰!

它注定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出现,在一只手中出现,

它注定在同一个瞬间被一个人高高举过头顶。

那个手持红玫瑰的人就这样高举着红玫瑰,

率先朝市议会大厅冲去,朝新一届议会成立大会上

正在演讲的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冲去。

他以红玫瑰的名义向总统宣布:

请辞职!请下台!请靠边!人民不需要你!

一片欢腾的声浪爆发,人群从他身边荡开,

喧嚣的声浪把他举了起来,把红玫瑰举了起来!

只一刹那,黑压压的人群就淹没了整个大厅,

淹没了总统,也淹没了高举红玫瑰的人!

于是一把大铁锤登上主席台并訇然落下,

主席台上的表决器被砸得粉碎,一个国家

连同它的政权也随即被无形砸得粉碎!

于是议会在尖叫声中坍塌,议员席上的文件漫天飞舞,

谢瓦尔德纳泽在保镖护卫下悄悄溜出后门!

于是,人民就重新拥有了自决拥戴的权利和

自决反对的权利,

废除自己心中想废除的!选举自己真正想选举的!

于是总统就被迫签署了辞呈!滚下了台!格鲁吉亚就
变了天,人民就完成了一场不流血的革命!红玫瑰革命!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个刘荻!就是一个杜导斌!

一个黄琦!安均!杨子立!陶海东!李大伟!赵常青!

一个欧阳懿!颜均!罗永忠!郑恩宠!何德普!

一个任不寐!余杰!廖亦武!余世存!王怡!樊百华!

东海一枭!杨春光!刘晓波!茉莉花……*

一朵红玫瑰就是千百朵红玫瑰!就是千百万尖锐

沉默的中国人!!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枚炸弹!一个爆破筒!一枝

冲锋枪!一张选票!一只笔!一把启蒙和自我觉醒的

火炬!一艘遨游宇宙太空的飞船!一种上天入地的不

可征服却征服一切的人类群体聚集的力量!

一朵红玫瑰就足以抵挡西伯利亚的寒流!

一朵红玫瑰就足以宣布格鲁吉亚的春天!

如果强权者敢于轻蔑人民而只能习惯人民仰视自己,

那么人民就将以群体的形象直立在他面前并朝他俯视!

如果强权者面对人民敢于射出哪怕一粒子弹,

那么人民就将以公众的威严宣布对一个罪犯的公开审判!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这世界不是由谁说了算,而是由每个人说了算!

这世界不是由谁朝人类群体颐指气使、指手划脚,

而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的人群回敬他以千百万个“不”!

每个人都拥有入选和落选的均等的机率和权利,

每个人都受制上台或下台的同样的条件和规则。

人民拥有让你任职的权利,也同样拥有请你辞职的权利!

人民拥有让你执政的权利,也同样拥有请你靠边的权利!

这世界由每个人说了算!由每个人联合起来说了算!

决不由人群中的痞子、匪霸、无赖、流氓和精神赤贫的

人渣、恶棍和暴徒以“革命”的名义说了算!或者由

这些赤裸裸地露出胸毛的“人民公仆”朝千百万人

吐沫横飞地说了算!

人民需要民主而拒绝主民!需要生命自我崇拜!不需要

自身以外的偶象崇拜、暴力崇拜和尸体崇拜!

以红玫瑰的名义宣布:

把死尸的垃圾从广场上清出去!从人造神殿里丢出去!

天安门广场是中国的自由广场,不是任何人的巨大的

停尸房!不是对人类肉体和精神实施双重暴虐的罪恶的

中心和自由生命的屠宰场!

把圣象从心灵和砖石的城楼上取下来!每个人就是自己

的神!

如果谁把自己视为人群中的神,那么人民就有一千个圣

洁的理由拉开裤子朝他头上撒尿!

把纪念章、红宝书和山呼万岁的耻辱从记忆中清出去!

人们不选择继续生活在历史的重复和恶性循环中,不选择

走不出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的阴影,而选择自由和阳光!

把红玫瑰举起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

下岗的人!被强迫拆迁的人!家庭教会中聚会的人!患有

爱滋病而卧床不起的人!被强制堕胎的人!自己的血肉

婴孩成了别人的滋补和碗中美食的人!从暴发的洪水和

持续崩塌的矿井中侥幸逃生的人!在网络上秘密失踪的人!

行使自己自由结社和组党权利的人!在报刊杂志中失去

自由表达权利的人!坚持办民办刊物受到骚扰、追究的人!

莫名其妙被人跟踪、盯梢不舍的人!被上了黑名单终生受到

不流血的处决的人!一次又一次因特立独行在狱内受到

监禁和在狱外变相服刑的人……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一个人就是一朵红玫瑰!就是绽开在蓝色天空下的自由的

花瓣!独立的花瓣!民主的花瓣!

把红玫瑰从天安门广场举起来!从天安门城楼上举起来!

从辽阔的中国大地上举起来!

把千年淤积的血海变成花海,变成汹涌和咆哮的阳光的

汪洋!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种力量!千万朵红玫瑰就是千万人活在

当下的千万种自由选择!

中国人!把你生命的红玫瑰举起来!你只要有举起来的勇气,

强权就会虚弱,暴虐就会萎缩,黑暗就会苍白并怆惶后退!

你只要有举起来的信心,这世界就不是由独裁者的刺刀和谎言

进行裁决!

没有什么凌驾于亿万人生命之上的代表和核心!

如果你承认它是大号鸡巴和特殊鸡巴,你就脱了裤子任其

强暴!翘起屁眼任其鸡奸!

没有什么君临天下的孤家寡头的话语权力中心!

如果你甘愿被人堵住嘴巴,那么你就在别人的吐沫中自溺!

世界为什么独裁?因为你同意它独裁并且是它的胁从!

世界为什么专制?因为你承认它专制并且是它的同谋!

该咋呼时你叽喳!该叫喊时你咕哝!该出手时你缩头!

你只是一只断脚雀,一只晕头鸡,永远成不了啼号的枭!

你贫血!你缺钙!你阳萎!你朦而胧之、混而沌之的一个犬儒!

你父辈留给你一付含辱死去的枯散的骨架,

你当下承传的一具忍气吞声的奴性的活尸!

怪哉怪哉!偌大中国大地上,竟没有一朵红玫瑰,生命的

红玫瑰!敢于高举起来的红玫瑰!敢于粉身碎骨零落成泥

辗作尘的红玫瑰!敢于张牙舞爪、咄咄逼人的红玫瑰!敢于

芬芳四射地独自焚烧自由魂的红玫瑰!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活着就活出一朵红玫瑰的样子来!!!

请向红玫瑰俯倒!请向红玫瑰顶礼!

谁靠近红玫瑰,谁就最靠近上帝!

谁信仰红玫瑰,就是信仰爱与仁慈!

谁高举红玫瑰谁就是高举公义之剑!谁就是手持人类良知

的权杖!谁自身就宛如一根支撑人类世代向往的天国幸福

的圆柱!

红玫瑰在我们心中开放,

就是上帝在我们的内里微笑,就是福音书在我们的身上打开!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朵红玫瑰!血肉绽放的红玫瑰!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活着的华盛顿、林肯、杰弗逊!

也是活着的荷马、但丁和歌德!活着的基督!活着的释迦牟尼!

活着的穆罕默德!

敬仰他人也理应同等受人敬仰!

没有谁至高无上!老子天下第一!尊荣第一!威权第一!

生前被人顶礼膜拜,

死后等着烧香点烛!

把该请下神坛的全请下神坛,摘了他们的冠冕!掐灭他们

的光环,剥下他们臭皮囊上包裹的黄袍,还他一个同你我

一模一样的平常的肉身!

没有谁比谁特殊,

活着深居王宫,死后长卧皇陵,或独霸空寂的庙宇,或陈尸

万人瞻仰的纪念堂!

中国人真他妈的孬种,竟没有人在太阳地里当众喝破:

谁该居高临下?!谁该匍匐在地?!

人生本是一座大乐园,不是谁的个人游乐场,要玩大家玩,

戏耍人间,岂容谁是唯一的玩家!

人生也是一座大赌场,敢出敢入,敢输敢赢,只有疯狂的冒险!

只有玩命的赌注!没有永久的赢家!

人生更是一座大监狱,人人都跳不出生死的大限,跳不出

存在的囚禁!没有谁是命定的监狱长、狱警和牢头狱霸!!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种力的温柔与平和!

就是一种芬芳的拒绝、消解和摧毁!

就是一种美丽的存在对黑暗的超越和蔑视!就是弥漫

天海和大地之上的人类永恒梦幻之蓝……

 

* 以上所有提到的人是中国活跃的政治异议人士或著名的独立作家,有些人因为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曾被投入监狱,有些人至今仍受到监禁。

 

2003年12月1日夜即兴

2003年12月3日夜改定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8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