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体制内“腐败”者的正义意识
08/17/04    周立鸣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24

Zhou Liming这里讲的不是所有的“腐败”,也不是所有的专制体制内部的“腐败”,只是讲专制体制内部的多种多样的“腐败”的一个种类,这一点我需要事先声明。

我还需要事先声明另一点,我这里谈的专制体制内部的“腐败”与正义意识的觉醒,出发点是我们中国民主正义党关于中共政权在中国大陆的统治为非法的,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参见《中国民主正义党2004年新春综述》,那里有详细的论述。

我这里再强调两点,第一点:中共政权在中国大陆的统治也是非正义的。第二点:我认同中国民主正义党关于1949年前中国人民支持中国共产党推翻专制和腐败的国民政府,从而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当性这样的原则表述,但是我在这里必须说明,中国共产党无论是在取得政权之前还是之后,都做了许多非正义的事情,有的非正义的事情是极不正义的,我这里说的是中国共产党这个整体,包括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前和之后,也包括现在,我这里不是指个体的共产党官员,个人或者派别。

我接下去要说的,是建立在上面的几个前提条件之下的,如果谁准备和我辩论,请在这些前提条件之下和我辩论,不再这些前提条件之下的辩论,我恕不奉陪,希望大家理解。

让我从一个简单的故事来讲。这个虚构的故事讲完了,我结论也就出来的。

一个孤岛上,有一群住民,本来大家丰衣足食,日子过得很和平,也很有秩序。有一天,来了海盗,把岛上住民的绝大部分粮食、工具和生活用品都抢走了,许多房子也都破坏了。海盗走了之后,岛上的住民粮食不足,生产工具缺乏,房子也不够住,秩序也就开始出现混乱。这个时候,为了大家共同的生存、发展和安全,住民们同意由那些在与海盗交战中表现英勇的人组成一个政府,一方面是为了今后抵御海盗,另一方面也要维持秩序,带领住民重新过上好日子。

本来,这个孤岛上的建立起来的政府可以有多种形式选择,但是住民们对那些在与海盗交战中表现英勇的人非常信任,就没有参与争论,他们相信建立的政府会对所有的人都有帮助。

可是,政府建立了之后,实行的规则却是把其他岛上的居民全部当作奴隶,谁不听话就扔到海里去。后来,岛上的人口增加了,经济也发达了,但是奴隶却世世代代还是奴隶,而那些当初组成政府的人,他们世世代代都是政府的人。虽然岛上的财富越来越多,奴律的生活也确实比过去一点点的好起来了,但是,政府的那些人,控制着所谓的岛上的“公共财富”,也代表着奴律们的财富,但是,奴律们意识到他们对所谓的“公共财富”没有参与支配的权利,也没有自由享用的权利,只有当政府同意某些人享用那些“公共财富”的时候,少数奴隶才算有了“特权”。

故事就讲到这里,我们来提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谁“腐败”了?谁“不正义”了?这个岛上的政府“腐败”了,这个岛上的政府“不正义”了。这个问题很简单,理由是:建立政府的时候,岛上的住民是希望建立一个为大家的共同安全和发展服务的政府,可是政府建立之后,这个政府实际上不但占有了岛上所有的海盗抢截之后留下的财富,还占有了之后岛上居民劳动生产出来的绝大部分财富,而且还把岛上的居民当作了奴隶。

第二个问题,有一个奴隶,被政府派去管果园,结果他偷吃了水果,还偷出许多水果分给奴隶中他的好朋友吃。你们说,这个奴隶的行为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政府的人说这个奴隶的行为是“非正义”的,而且说他的行为属于“犯罪”。奴隶中没有分到水果的人中间,也有人说这个奴隶的行为是“非正义”的,因为他偷了水果,只分给他的好朋友吃并不公平,他是被政府派去管果园的,所以这种行为属于“腐败”。但是,这个奴隶自己怎么想这个问题?这个奴隶吃到他偷出来的水果的好朋友们怎么想?他们也许可以认同这就是“腐败”,但是他们决不同意这个奴隶的行为是“非正义”的,理由也很简单:这个奴隶是从“非正义”手段占有果园的政府的人那里拿回本来就不应该被政府的人所占有和控制的水果,因此他的行为是“正义的”,但是他的“正义的”行为无法做到对所有的其他奴隶“公平分配”,因为其他的奴隶,也许是因为他偷出来的水果不够以大家分配,也许是因为其他奴隶不是他的朋友,也许是因为这个奴隶出于安全的考虑,但是这个奴隶的“正义的”行为不能因为他无法做到“公平分配”就变成“非正义”的了。

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个奴隶有没有机会在偷水果这件事情上能够做到即是“正义的”,又能够做到“公平分配”呢?这种可能是否存在?这是问题的关键。加入这个奴隶,不是偷水果,而是把果园的门全部打开,让奴隶们进去按照奴隶们商量好的公平的原则取水果。当然,这样做非常危险,要求这个奴隶这样做并不现实。但是,如果所有象他这样的奴隶,管其他果园的,管菜的,管牧场的,管粮食的,管水的,管造船的,凡是能够偷的,尽量偷,他们的行为都是“正义的”,然而他们都不能单独做到“公平”,然而当他们中间出现了一种有规则的公平交换的时候,比如偷水果的与偷粮食的之间公平交换,而偷水果的与偷粮食的都各自在自己的朋友中间按照一定的规则也公平地分配,这个时候“公平”虽然不可能做到,但是“公平”就开始起步了。

这样进行下去,那个政府变得无法控制了,政府的人找不到一个奴隶不偷的,政府也就垮台了。新的秩序,就在那些过去有办法偷,并且在偷了自己享用之后还分配给他的朋友,并且已经开始了的“公平交换”和“公平分配”的基础上,建立进一步的范围更广泛的“公平交换”和“公平分配”。

回过头来,我们看一看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二十四字方针:融入现实、参与改良、推进变革、渗透中共、瓦解专制、开垦民主。在我说的这个问题上,奴隶争取管果园、管菜园的机会,属于“渗透”,偷果园、偷菜园属于“瓦解”,局部的“公平交换”和“公平分配”就是“开垦”。这里的“局部”还可以和“地方自治”联系起来。

所以,专制体制内“腐败”者到底有没有正义意识?如果今天中国共产党的贪官和腐败官员有还没有意识到的话,就让我们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人去告诉他们。

谁说我在唱滑稽?我理论水平有限,但这个“理”,我很清楚。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82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