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间谍披露每年用几千万贿赂美高官搞“台独”
08/16/04    新华网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80

本报独家披露了美籍华人董维充当台湾间谍的内幕后,在美国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华盛顿邮报》全文转载了这篇报道,美联社还采访了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证实了这一消息。董维目前被关押在看守所,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近日,记者采访了董维的辩护律师陈满平,了解到该案的一些最新进展。

痛哭流涕见律师

陈满平是广东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经国家安全机关批准并在有关人员陪同下,他于7月25日上午到看守所见到了董维,但见面的具体情况,他始终不肯透露。此前,记者了解到,董维在与律师见面过程中痛哭流涕,以至于最后不得不中断了会面。

由于本案被告董维是美国公民,因此诉讼程序也是外界比较关心的问题。对此,陈律师表示,这和国内案件的诉讼程序是一致的,只不过是由安全局担当了公安局的职能,安全局侦查完毕后会把有关案卷移送到检察院,检察院如果认为构成了犯罪,就会向法院提起公诉。在采访过程中,陈律师反复强调,外界不必担心由于董维涉及的是间谍案,有关方面就不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他会基于律师的职业规范,依法给董维提供法律方面的帮助,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认台间谍作主子

董维参加台湾间谍组织的大致经过如下:1986年赴美留学后,董维利用自己在国内的记者身份,很快建立了庞大的人际关系网。他经常出席一些剪彩活动,大出风头,至今纽约不少华人还对他有印象。这引起台湾情报机关的极大兴趣,董维成了他们的重点目标。

1989年在纽约参加一个华人工商会的春节联欢会时,董维结识了一个叫赖胜权的台湾人,两人很快打得火热。赖胜权现年62岁,毕业于台湾大学,精通英语和日语。进入台湾中央社工作后,他先后被派到日本和美国做记者,实际上从事的却是间谍活动。在赖胜权介绍下,董维于1990年前往日本横滨,见到了李海天。李海天被董维称为“MASTER”(主人),是台湾“军情局”驻日本的老情报人员,曾任台湾“国统会”委员、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以及“立委”等。这次见面基本确认了董维的台湾间谍身份,只差正式办手续了。李海天任命自己的下属李翔(日文名为“中原翔生”)为董维的联系人,负责指导他搜集情报。董维的工作情况和专项经费的申请等也都是通过李翔向台湾“军情局”报告的。

由于董维陆续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台湾间谍机关觉得可以进一步利用他的关系。1990年,董维带着他自己发展的情报人员吴健明和覃光广,到新加坡与台湾“军情局”三处处长王西田见面。王西田长期负责台湾情报机关在美进行的间谍活动以及游说活动,现任“国安局副秘书长”。在王西田要求下,董维正式加入台湾间谍组织,月薪3000美元,化名“关宇”。

1997年10月,王西田从“军情局”调到了“国安局”。董维转而为“国安局”工作,改化名为“小李”,月薪仍是3000美元。此后,董维的联系人几番变化,但他始终在为台湾提供情报。2003年,董维回大陆准备搜集更多情报,结果落入安全机关手中。

两名同伙先落网

据董维供述,他的关系人共98人,其中台湾“军情局”和“国安局”编制内的人员11个,董维发展的间谍人员5个,向台湾情报机关介绍的人员28个,其他关系人54个。在董维发展的5人中,吴健明和覃光广的落网对于本案至关重要。

吴健明(已取得美国国籍),英文名“吉米”,原北京某校教师,1989年6月经人介绍与董维认识,并在董的引见下结识了赖胜权。吴健明当时想出一本书,赖胜权便帮助他在台湾《中央日报》上进行连载。不久,吴健明就和董维一起先后与李海天及王西田会面,加入台湾间谍机关。后来,他又脱离了董维的领导,与王西田单独联系。覃光广(已取得美国绿卡),原北京某大学哲学教师。

1982年,当董维还在四川任驻站记者时,两人就在一次社会科学研讨会上认识了。1989年,覃光广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做访问学者,学习结束后,他拒绝回国,留在了旧金山。董维也把他介绍给赖胜权,后又向王西田做了汇报。

从新加坡回到纽约后,董维立即注册成立了“美吉亚股份有限公司”,并以此为幌子从事情报工作。吴健明和覃光广负责搜集信息和进行分析汇总,拟写分析材料,再由董维修订后通过传真发给李翔。据董维交代,由于覃光广“成绩突出”,台湾“军情局”曾给他25万美元,在北京顺义买了一套豪华别墅。2000年,覃光广在北京被逮捕,后以间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次年7月获准保外就医。吴健明于2001年在广州被逮捕,同年被依法驱逐出境。这两人详细交代了自己的间谍活动,他们的供词也是起诉董维的重要证据。

从董维的供述中可以发现,大陆赴美人员是台湾间谍机关的重要发展对象。20世纪七八十年代,少数大陆人到了国外后,抵制不住金钱的诱惑,有时为了区区几百美元不惜出卖国家机密。进入90年代后,人们有了更多机会走出国门,物质的吸引力比过去小了很多。这时,台湾情报人员又采取了新手法。他们在渴望赴美留学的大陆学生中,有目的地寻找一部分人,资助他们出国学习。董维案曝光后,在美国侨界和留学生中间也引起了强烈反响。

三次行贿美政要

1999年,王西田调任台湾“国安局”驻美“特派员”,对外以台湾“北美事务协调会”官员的身份公开活动,代表台湾情报机构对美国参众两院进行游说。董维由于在纽约小有名气,也被要求参与相关活动。董维交代说,台湾每年都要投入几千万美元,用现金秘密收买美国国会议员。每逢节日或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他们都会给各方面的政要送礼送现金。由于议员人数太多,有近600名,所以一般是请顾问公司和基金会承包。在这方面,民进党和国民党都花了不少钱,民进党的投入更多一些。

据董维供述,他一共参加了台湾对美政要的三次送礼活动,印象较为深刻。第一次是在2001年,当时美国一名主管外交事务的高官的姑妈过生日,陈秘书(王西田的秘书)找董维帮忙送礼。礼品是中国瓷器和工艺品,装在箱子里,外面用金纸包装,还扎着花。董维问送不送钱,陈秘书笑而不答。第二次是在2002年感恩节前夕,陈秘书给纽约州一名议员送礼,董维与一名叫苏珊的白种女人参加。苏珊懂点中文,曾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学习班学习近一年时间。那次他们送的礼物是台湾精心培育的蝴蝶兰。这些极品兰花不仅价格奇贵,包装也非常讲究。路上,董维又问是否给那名议员送钱,结果被苏珊听到了,她叫董维不要乱讲,“在美国这样送钱是犯法的”。事后陈秘书却偷偷告诉董维,对议员其实也是通过顾问公司送钱,而且从来不用支票,都是现金,这也是他们的例行公事。第三次发生在2002年春节,当时台湾“北美事务协调会”准备在华盛顿“双橡园”举办春节晚会。“双橡园”位于华盛顿西北部,占地18英亩,因屋前有两株美丽的橡树而得名。这里曾经是台湾几任“驻美大使”的官邸,后来成为台当局用来招待美国名流的一个重要活动场所。台湾每年都投入大量金钱进行布置,里面极其豪华。

陈秘书要求董维帮助邀请纽约某众议员,然后再通过他邀请某参议员,为台湾举办的活动撑撑场面。董维等人开了两部车到参议员的庄园。那名参议员拿过两个景泰蓝花瓶和一个红包后,爽快地答应出席晚会。

除了给政府要员和议员送礼外,台湾还抓紧做经济界人士的工作。王西田曾针对石油巨头展开游说,试图通过他们影响美国政府和总统。这些人收到礼物后,必定会做出一些对台湾有利的表示。有些美国官员甚至不顾美国政府所宣称遵循的一个中国原则,大谈“台湾独立”问题。很难说这不是台湾的金钱在起作用。

扯出大陆名画家

从三次送礼中,董维明显感觉到,台湾请的顾问公司把美国政要琢磨得非常透彻,送的东西不仅实惠到位,而且十分讲究排场。像他们送给一个议员的极品蝴蝶兰,需要定期护理。为此,台湾“国安局”派专人定期到议员家帮忙,进一步密切了关系。

据董维交代,台湾送给美国政要最多的礼物要算是大陆某旅美著名画家的画了。陈秘书曾向他透露,台湾“北美事务协调会”与台湾情报机关驻美机构是这名画家画作的主要买家,该画家知道这些画是谁买的,也知道要送给谁。一般来说,他的画一幅需要10万—20万美元,但多买可以便宜一些。台湾买了这些油画,拿去作为名贵礼品向国会议员行贿。宋美龄在美国举办画展时,董维在现场也看到很多大陆及台湾的文艺界人士,其中不少人认识陈秘书。

目前,对董维的处理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记者就法律适用问题请教了陈满平律师。陈律师谨慎地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条规定得很清楚:外国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或者公民犯罪,可以适用刑法。据本报了解,按照“江南命案”后美台之间的协议,台湾情报机关不得在美国境内从事间谍活动。因此,董维利用美国领土搞针对大陆的间谍活动,不仅损害了我国家利益,也侵犯了美国主权,但美国司法机关却对台湾的间谍活动少有反应,让人感到费解。(环球时报记者吴薇)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81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