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搞点“地方保护主义”
08/15/04    张光杰    复旦大学BBS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37

是“一棍子打死了一个行业”吗

记者:最近,有媒体对某些国内著名传统食品的制作使用劣质甚至有害原料和方法进行了披露,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光杰:印象最深的是有关太仓肉松和金华火腿的报道,真是触目惊心!很多观众看后不仅震惊和愤怒,甚至还感到沮丧。因为这些传统的商品在人们心目中不仅有较高的声誉,而且还与我们的经验知识和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所以会引起巨大的心理反差。说实在的,这种心理上的冲击或许也会影响我们对其他食品以及其他事物的看法。应该说,媒体充分发挥了舆论监督的作用,保护了消费者的利益,这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记者:就生产者和经营者来讲,报道后受到的不利影响自然十分巨大,销售和出口出现下降是必然的,甚至有人认为这是“一棍子打死了一个行业”。

张光杰:这说起来可就复杂了。不过,我个人认为,如果这些个别企业和商家的违法行为使整个行业都承担了如此不利的后果,就很难说是公平的。因此,媒体监督的准确性和客观性也非常重要。如果我们没有证据表明所有的商品都存在着同样或者类似的问题,就理应作个说明或者让相关方面作个声明,这也是媒体对消费者、企业以及社会的责任感的体现。

保护传统名牌,地方政府尽职了吗

记者:太仓肉松和金华火腿等都是老品牌。事件发生后,作为当地政府和企业,在如何保护传统名牌产品上是否也有值得反思之处?

张光杰:当然有很多了。对政府管理来讲,我觉得倒应该搞点“地方保护主义”。其涵义不是我们通常讲的行政管理上的护短,或者司法判决中的偏袒,而是地方政府应该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些品牌是与这些地方的历史、文化、经济、政治等诸多因素及声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甚至于太仓和金华的知名,多半还与这些传统商品有关。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简单地认为这仅仅是企业或行业的事情,政府的责任也很突出。地方政府可以也应当采取严格管理和主动干预的方式。一些地方的国家权力机关可以制订相关的法规或者规定,认可某些行业的标准;行政机关甚至可以设立专门的管理部门,质量检验、工商管理等部门应当责职分明,加大管理力度。这种地方性的保护可能会付出不小的成本,但非常值得。法国干邑地区政府保护其葡萄酒的某些做法,可供我们借鉴。

就生产和销售企业来说,主要涉及行业的监管与自律的问题。这些传统产品,在生产的原料来源、制作工艺甚至检验手段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特殊性、灵活性和地方性,尽管整个规范化的过程有一定的难度,但从现代企业的生产和经营要求来讲,必须整理和制订出一套具体、严格、统一的行业标准。

现在也不是没有标准,但对于这些著名品牌和受“原产地保护”的商品尤其是食品而言,还远远不够。当然,有了规范,还需要严格执行和监督。在这方面,应该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行业的管理,是一种有内在动力的自律性管理。这次事件的教训,也只有业内人士感受最深切。因此,地方政府应该不遗余力地对行业组织加以支持,但同时也要避免机构监管重叠的毛病。除了规范化管理,另一个就是规模化经营的问题。对这些著名的食品加工品牌,我以为,那些小作坊的存在,永远是一颗“定时炸弹”!

原产地保护制度,能帮我们什么

记者:你刚才提到了“原产地保护”,请问“原产地保护”能否起到我们期待的保护作用,我们又如何利用好这种法律的保护机制?

张光杰:原产地保护又叫“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制度”,起源于法国,现在也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法律制度的组成部分,对各缔约成员有约束和保护的义务。1999年8月和12月,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先后发布了《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规定》和《原产地域产品通用要求》,标志着我国原产地域产品保护制度的初步确立。2000年1月,绍兴酒成为我国第一家受原产地保护的产品。“金华火腿”于今年4月也通过审查,获得了原产地域产品的认证和保护。令人十分遗憾的是,没隔几个月,就发生了上述事件。

我认为,原产地保护制度设立的重要目的,就是为了阻止不正当竞争、保护“地方”的利益,当然最终也给消费者和国家带来好处。这个问题一定要认清。

至于这种保护机制能否起到我们期待的作用,回答应该是肯定的。可是,我们现有的法律制度还不完善,突出表现是我国的商标法关于地理标志的规定与原产地法律保护相冲突。实践中,典型的例子就是“金华火腿之争”。“金华火腿”的商标持有人———浙江省食品公司多年来以侵权为由诉金华火腿的某些地方生产厂家。这种行业内部长期的纷争,对各方面不能不说造成了负面影响。

现在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好时机,我觉得首先还应该从认识着手。毫无疑问,地名不应该作为商标使用,各国商标法都有类似的禁止性规定,对那些与特定传统品牌相联系的地名作为商标,要求应该更加严格。因为那样做,不仅给消费者对产品产地的认识带来混乱,重要的还在于,把地名(商标)占为个别企业所有的行为,事实上是对该“地方”人们传统的、正当的权利的一种剥夺。所以,我的观点是,原产地标志,既不能是私有的,也不属于“公有”,即公共所有或者国家所有,它是“地方”的,“金华火腿”姓“金华”。地方企业也只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才享有使用权。这其实与著作权中对民间作品的保护是同一个道理。

Freedom考虑到这些矛盾是我国旧经济体制下形成的,我认为国家完全可以制订一个强制性法律解决此问题,当然可以给这些地名商标持有人有一个使用过渡期,但规定严禁转让,同时也理应予以一定经济补偿。我还认为,如果充分利用现有的司法救济机制,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可能性。

(张光杰系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81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