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政治民族主义是害国主义
08/10/04    野外闲人    关天茶社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93

近来可称声势浩大的八万网民签名"抵制"新干线和"对日索赔百万网民签名"等活动,掀起了一股引人注目的"网络民族主义"浪潮,使民族主义在中国呈现出日益高涨和壮大之势。可以说,民族主义已经成为目前中国最大的一股民间非组织化力量,百万网民签名活动,生动地展示了民族主义对国民特别是青年人的强大吸引力和凝聚力。民族主义在中国日益壮大的发展趋势,使近年来民族主义和反民族主义的思想交锋有民族主义将取得"胜利"的感觉,因此一些人认为,在争夺中国未来意识形态主导权的自由主义、新左派、新保守主义和民族主义这四大思潮中,民族主义有更强大的生命力,最有可能成为团结中国民众实现民族复兴的新意识形态。签名"抵制"新干线活动还表明中国民族主义已不再甘心于在中日历史问题领域发挥影响力,而是开始在国内政策决策上发挥影响力。如果照此走下去,对于正处于社会文化转型、意识形态真空期的中国来说,高举爱国主义旗帜、正不断高涨的民族主义最终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并不是没有可能。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和警惕。

根据对历史和现实的分析,我们想对越来越狂热的中国民族主义者说的是:民族主义,请你止步!中国民族主义如果在中日历史问题上显示一下民间的正义力量和民族尊严与情感,无疑是一支真正爱国的建设性的力量;如果民族主义想跨越这个界限,进而成为指导中国内政外交政策的主流意识形态,那么,其最终结果就可能阻碍甚至断送中国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大业,民族主义就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害国主义。

民族主义产生和兴起于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中,成为近现代民族国家反对外来压迫、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思想旗帜

民族主义是一种主张民族利益、民族尊严、民族文化、民族传统、民族生活方式、甚至民族语言至上的思想和理论。民族主义在心理上主要根源于个体对自身种族、血缘、语言、传统等的本能的认同,但自觉和明确的民族主义思想产生和兴起于近代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中。近代欧洲由于宗教的分裂以及随之而产生世界观的多元,导致以往以宗教为统治正当性基础的国家权力产生动摇,在与教会争夺领导权的过程中,以君主为代表的世俗力量为了寻求民众的支持,倡导民族主义思想,在与教会的斗争中取得了胜利,导致了民族国家的形成。这种民族主义是与自由、平等、及国民主权的启蒙运动思想联系在一起的,不是主张个人对自己民族血缘和传统的认同族群民族主义,而是个人对政治群体(国家)的认同,主张每一个个体都有权利去选择自己所愿意认同的民族(国家)的国民民族主义。国民民族主义把欧洲人从宗教束缚中解放了出来,将神的子民还原为世俗的人,造就了欧洲人的国民精神。
但是,在近现代大多数民族国家的独立和解放运动中发挥历史作用的却不是国民民族主义思想,而是基于种族、血缘和文化认同的族群民族主义,或可以称之为文化民族主义。这种文化民族主义肇始于遭受法国侵略的德国,由被称为民族主义之父的十八世纪浪漫主义代表赫德明确提出。赫德将民族精神作为其历史哲学的中心概念,认为任何群体都拥有其在历史发展中独特的形态与结构,每个民族有其独特分生理、心理和思想文化特征,每一个民族透过其独特的文化在人类历史中提供其特有的贡献,这种特殊的民族特性正是其最具价值的所在。他号召,面对异族的统治和外来文化的压迫,抵抗拿破仑侵略不是个别单一国家的任务、而是整个德意志民族的使命。正是这种文化民族主义,成为德国及中、东欧落后国家反对法国的民族侵略和压迫,争取民族独立、形成民族国家的最锐利的思想武器。强调民族的种族、语言、文化的差异性与特殊性,宣扬国家的主权至上文化民族主义不仅帮助德国抵抗了法国的侵略,而且通过俾斯麦的"铁血政策",使德国实现了国家的统一,建立了德意志帝国。这种文化民族主义后来成了全世界落后国家反对外来侵略、压迫和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最鲜明最响亮的旗帜。

在20世纪亚、非、拉各国人民反对殖民统治和民族压迫、反对外国侵略,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中,民族主义成为凝聚和团结本国人民的最有力的精神旗帜。可以说,没有民族主义,就没有亚、非、拉各民族国家的独立和解放。人类在20世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中反侵略、反法西斯主义斗争中之所以取得胜利,也是与民族主义思想在团结和凝聚各国人民中巨大作用分不开的。

中国近代的民族主义思想产生于反对西方列强对我国的侵略历史中,中日甲午战争失败的屈辱激发和催生了中国人自发的民族主义情绪,在腐败的清政府的错误引导下,这种自发的民族主义情绪发展成为愚昧的盲目排外的义和团运动。尽管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出于策略考虑宣扬推翻满族统治、建立汉人政权的民族主义主张,但并没有激起民众的反响。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在民族主义的旗帜下,国共两党放弃了意识形态的分歧,停止了内战,团结抗日,最终取得了胜利,维护了中华民族的独立。

民族主义产生和兴起于民族国家时期,在反抗外来民族压迫、维护民族独立和解放中有独特的历史作用,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随着各民族、国家之间的交流与融合,民族主义必将失去其历史作用,并最终退出历史舞台。在二战之后,随着殖民地时代的结束,世界各民族的独立和解放,除了中东、非洲等少数地区还存在激烈的民族冲突和民族主义外,世界上民族主义的影响呈逐渐减弱的发展趋势。当今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浪潮,更使一些地区民族主义出现消亡的趋势。目前欧洲的一体化、无国界的欧元市场的形成,正在向尝试跨越民族国家界限、创造一新的政治秩序形式推进,已经现实地展现了民族主义思想消亡的趋势,北美自由贸易区、东南亚自由贸易区等,区域一体化的浪潮正在席卷全球,民族主义在这些地区也必将呈现出逐渐消亡趋势,而正在积极参与和推进东南亚和亚洲一体化的中国,却有些人倡导将民族主义作为新的意识形态旗帜,这完全是一种违背历史潮流的行为,其后果可想而知。

德、意、日等国在和平建设时期将民族主义提升为国家意识形态,产生了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民族主义作为近现代民族国家反抗外来侵略、压迫,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思想旗帜。只要有外来侵略和压迫,民族矛盾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民族主义就始终会被用来作为团结本国人民进行反抗外来压迫的最有力的思想武器。但是,一旦外来威胁消失,民族矛盾不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民族主义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根据;如果一个国家在没有外来威胁、处于和平建设的情况下,仍然抱着民族主义不放,民族主义的作用就会走向方面,产生负面的恶果。其道理正如可以座在马背上打天下,却不能靠马背坐天下一样。

德、意、日等国是东西方国家中受民族主义思想影响最深,也是将民族主义发展到极端,受民族主义毒害最重的国家。德国和意大利正是在强大的民族主义思想影响下实现国家统一的。两国统一后虽然建立了宪政民主政治的基本框架,但在这两个封建专制传统较深的国家,民族主义思想的影响却始终没有消失,并最终发展为德国沙文主义、意大利的种族理论和法西斯主义,德国民族主义的对外扩张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近代虽然通过脱亚入欧的明治维新,也建立了君主立宪制的政治制度,但其传统的宣扬大和民族优越论和对外扩张的民族主义思想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在企求强大的强烈愿望中被提升到"民族魂"的高度。最后,民族主义成了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野心政治家和偏执狂实施对内独裁、对外侵略的工具,在20世纪上半叶,民族主义在这三国被推向极端,发展为宣扬民族优越论,主张对内实行独裁专制、对外进行武力侵略和民族压迫的法西斯主义,导致了第二次世纪大战,给人类带来了空前的灾难。

战后,德国和意大利都认真总结了惨痛的历史教训,与法西斯主义思想彻底决裂,消除了极端民族主义存在的社会土壤,很快成为了一个坚持民主和平的崭新的国家。而日本不认真总结其侵略战争失败的惨痛教训,反而顽固地保持天皇制,固守民族主义思想不放,一些右翼势力反而大肆宣扬鼓吹日本民族优越论的新民族主义,拼命否认和美好侵略历史,主张重新走军国主义道路,结果至今仍然和亚洲国家矛盾重重。这是近来中国民族主义高涨的主要诱因。

民族主义不等于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超越合理界限就成为害国主义甚至败国主义

谈到民族主义,人们往往会认为,民族主义只要不走向极端,就是好的,要反对极端民族主义,不能反对民族主义,并且许多人错误地把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等同起来。这主要是因为人们在对民族主义的认识上存在许多误区。要正确认识民族主义,就必须清除在民族主义认识上的误区。
人们往往容易把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民族情感混为一谈,认为民族主义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有的最自然的热爱自己民族、自己国家的感情,所以往往把民族主义等同于爱国主义,这是许多人支持民族主义并且宣称自己信仰民族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有着本质的区别。在当今这个民族国家时代,爱国主义的民族情感可以是每一个人都有的发乎自然的热爱自己民族和国家的感情,即使那些为了一己私利或其他原因而出卖民族和国家利益的卖国者心理也有爱国之情,只是因私利或其他因素压抑了其自然的爱国之情。爱国主义是每个人都有的情感,而不是一种政治和思想主张。而民族主义虽然必须以爱国主义的民族情感为基础,但并不是一种自然而简单的民族感情,而是一种宣扬坚持本民族的语言、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独特性的思想和政治主张,是一种思想理论体系。爱国主义是一种自然朴素的情感,而民族主义则是一种思想理论和政治主张。民族主义虽然以维护民族利益和尊严、实现民族复兴为诉求、为口号,在目标上是与爱国主义一致的,但其着眼点和实质并不在维护民族利益上,而在于其主张坚持和维护本民族特有的语言、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就是维护民族和国家的利益和尊严。所以,民族主义虽然从爱国主义的愿望出发,但由于其固守本民族传统文化,在遭受外来威胁和侵略的特定历史时期可以起到增强本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团结本国人们御辱求存的巨大历史作用,但在和平建设时期却会产生固守传统而不愿学习和吸收世界先进文化的负面作用,结果使本国孤立与世界发展潮流之外,阻碍了本国的现代化,产生了损害本国利益的结果。所以民族主义不仅不必然是爱国主义,而且其结果可能是害国主义和败国主义。

一些中国民族主义者宣称,他们所主张的民族主义是理性民族主义,或自由民族主义、宪政民族主义、民主民族主义等。这种企图把民族主义与其他现代政治思想结合的想法根本就是一厢情愿。因为民族主义是民族矛盾激化的产物,其目的是为了团结抵抗外来威胁,挽救民族和国家危机,维护民族和国家的生存,一旦民族危机解除,民族主义就失去了其存在的主要价值。民族主义不是治国之道,而是解救民族和国家危亡之道。而专制主义、社会主义、自由民族主义等政治理论则是解决民族和国家的发展的治国之道,与民族主义的价值是根本不同的。所谓民主民族主义或专制民族主义实质上就是信奉民主政治价值观的民主主义或信奉专制主义价值观的专制主义。有的民族主义者宣称,美国和台湾的民主社会的建立就是民主民族主义的历史功劳,这是一种对历史的主观误读。固然,美国在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建立独立国家中的胜利是与民族主义思想和精神的感召力分不开的,但美国建立起联邦制的民主共和国,则主要是美国国民的地方自治传统和建国者们信奉自由民主主义思想的结果,与民族主义思想的作用无关。台湾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也根本上与台湾省籍人士民族主义的高涨无关,尽管民进党在上台执政争取民众支持的过程中利用了台湾省籍人的民族感情,打出了草根意识、本土化等主张,但这只是在民主政治背景下的竞选策略。

实际上,民族主义只有防守型民族主义和进攻型民族主义之分。防守型民族主义主张维护民族传统文化的特殊价值,坚定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而进攻型民族主义则主张不仅要坚定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而且要坚持推行富国强兵、对外扩张的政策,在世界上显示本民族的强大和威严,进攻型民族主义往往与生存竞争、民族优越论的思想结合在一起。如果将民族主义提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实行防守型民族主义会导致国家政策和文化上的保守主义和排外主义,实行进攻型民族主义会使国家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

二战后很大一部分新独立的"第三世界"国家,曾经用民族主义来取代或超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争,企图以此来实现民族的振兴和国家的强盛,但除了导致如马科斯、蒙博托、苏哈托式这样的家族统治和腐败,以及一些非洲国家至今仍然存在激烈的内部民族冲突之外,没有一个国家取得过哪怕一时的成功。这些用巨大的代价换来的特的历史事实,不知能不能让哪些幻想民族主义能够引导21世纪的中国繁荣富强的中国民族主义者有所警醒!

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如果逾越合理的范围,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必将成为阻碍甚至葬送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祸根

民族主义者们宣称,当今中国的民族主义代表一种新思想、一个新时代,是引领中国走向民族复兴的思想指针。这是毫无根据的自欺欺人之论。如果说在古代那种弱肉强食的武力政治时代,通过民族主义的对外侵略扩张、以不惜牺牲任何国民的生命为代价还能使民族强大,建立起某种大帝国的话,那么在近代以来,没有一个国家靠民族主义的对外扩张实现了民族的强大。曾经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早已土崩瓦解,德意日等国在极端民族主义旗帜下在20世纪掀起的企图吞并全球的气势汹汹的疯狂扩张,以牺牲几千万人的代价,最后都以自取其辱的参败而收场。历史一再证明,在民族面临外来威胁的形势下,民族主义可以作为团结民众挽救民族危机的精神支柱,如果将民族主义奉为指导民族强大的治国之道,只能给一个民族和国家带来灾难。今日中国的民族主义,如果作为在中日历史问题冲突、美国炸我住南使馆、以及其他外国侵犯我国的国际冲突事件上的一种反应性民族主义,那么这是一种积极的爱国主义情感的表达,能为我国在外交中维护民族利益和尊严提供有益的民意支持;如果我们的民族主义者越过这一特定领域,企图对国家的内政外交政策都施加影响,坚信民族主义可以成为指导中国实现民族复兴的思想旗帜,那么,中国的民族主义就会成为一剂阻碍和断送中国现代化的毒药。

如果在当今中国实行民族主义政治,必将导致四大恶果:

一是在今日中国实行民族主义政治,必将否定我国现行的改革开放政策,而实行一种反西方主义的政策,导致只引进西方的技术和物质文明成果,拒绝学习引进西方现代精神文明,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实现现代化事业将因此受阻。尽管有的中国民族主义者宣称中国民族主义并不盲目排外和反西方,但事实上,中国民族主义从一产生就是反西方主义的,从20世纪90年代初何新的种种反西方言论,以及后来鼓吹的国家民族主义,到后来的《中国可以说不》的反美反西方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及相信"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网络民族无一不是主张要保持中国的特殊性和"独立性",警惕西方国家对中国的"野心",反对以西方为师的。这毫不奇怪,因为任何一种民族主义都存在程度不同的排外思想。而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们都不同程度地相信,中国可以在不依靠和学习西方的情况下走出一条自己独特的"富国强兵"的现代化之路。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进一步实行改革开放、加快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融入国际社会的政策就没有必要了。因为民族主义者相信,依靠民族主义凝聚全民族人民的精神力量,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实现"富国强兵"的目标。可以想见,如果实行民族主义的主张,那么中国现行的改革开放政策将会改弦更张,中国刚刚开始的现代化步伐将会被延缓甚至有被夭折的危险。

二是在今日中国实行民族主义政治,必然会给少数民族分裂分子以口实,从而给我国的民族关系、国家稳定和大陆与台湾的统一带来可怕的后果。中国是一个有56民族的多民族国家,虽然多数少数民族已经与汉族实现了完全的融合,但仍有新疆、西藏、内蒙、青海等民族独立性较强的民族自治区,并且现在还存在一些宣扬疆独、藏独、蒙独等的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如果在中国倡行民族主义,不仅达不到民族主义者们所设想的团结全国人民的目标,恰恰给民族分裂分子提供了要求民族独立的口实,从而使这些民族分裂分子分裂中国的阴谋得逞,其后果不堪设想。更让人不能不考虑的是,中国还存在台湾这个特殊问题,台独分子正是打着要求民族独立、实现民族自决的民族主义旗号来实现其分裂图谋的,我们如果推行民族主义政治主张,就正中了台独分子的下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要求台湾回归,恐怕连我们自己都感到缺乏说服力。近来在台湾兴起的"台湾新兴民族"、"台湾民族主义"的讨论,为大陆的民族主义者们敲响了现实的警钟。台湾海峡两岸各自兴起的民族主义只会导致矛盾激化,骨肉相残。由此可见,对于中国这个多民族的国家,推行民族主义政治主张的可怕后果。

三是在今日中国实行民族主义政治,必将延缓和阻碍中国的政治民主化进程,阻碍中国现代化的实现。虽然有的民族主义者宣称民族主义也坚持民主价值观,但民族主义从来就是主张民族和国家高于个人,个人的权利和利益在民族主义视野中从来就没有突出的地位。民族主义者心目中的国家现代化就是"富国强兵",所以在民族主义者看来,只要能实现国家的"强大",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牺牲一点个人权利和利益又算得了什么?民族主义坚持维护自己传统和文化的特殊价值,2000多年的专制主义政治文化是中国最深厚和独特的传统,一些中国民族主义者认为,民主政治和专制政治各有短长,民主和专制都是实现"富国强兵"的手段,甚至认为中国更适合专制政体,在专制政治下同样可以实现"富国强兵"的现代化。以这样的思想为指导,中国的现代化怎不堪忧?中国的现代化决不是简单的经济的发展和富国强兵,而是包括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的全方位的现代化,没有政治的民主化,没有政治文明的现代化,就难以充分调动和发挥全体国民的聪明才智,就难以保证中国现代化的实现。建立文明政治,实现政治的现代化、民主化是中国现代化的难关,而民族主义则是推进中国政治现代化的一个思想障碍。

四是在今日中国实行民族主义政治,将使中国在对外国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态度上采取对抗和强硬立场,从而恶化与邻国及西方发达国家的关系,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地位。近些年来在西方发达国家和亚洲邻国不时泛起的"中国威胁论",除了中国这些年来综合国力的迅速提高和政治制度差异等原因之外,以"中国可以说不"的挑战姿态出现的中国民族主义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事实上,当今中国的民族主义就是从反对美国和西方"霸权",以对抗西方的姿态出现的,《中国可以说不》、《妖魔化中国的背后》、《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中国人惹谁了》等这些当今中国民族主义的"经典"著作,无一不是以反西方主义为诉求的。这毫不奇怪,因为民族主义的产生就是以民族国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为前提的。今日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历来的各种民族主义一样,免不了要提出排外和甚至仇外主张。民族主义者借中西方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差异与矛盾,相信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宣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处处在阴谋削弱和灭亡中国,主张中国实施富国强兵政策与西方抗衡,甚至有人宣扬中国要弘扬"尚武精神",实施对外扩张,以在全球范围内争夺"生存空间","在这个世界上有尊严地生存"。中国如果实现这些民族主义政策,结果可想而知。我们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与西方国家及亚洲邻国的友好关系,我们加入世贸组织和东盟,融入国际和地区"大家庭",国际形象和地位不断提升,可以说中国经过100多年来的努力,刚刚搭上了国际社会的发展列车,中国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的希望刚刚露见到了曙光,如果转而推行与西方和邻国对抗的民族主义政策,那我们必将从经过20多年改革开放的艰难努力而搭上的国际发展列车上摔下来,重新陷入孤立于国际社会的可悲的孤芳自赏的落后的历史困境之中,中国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不知会拖到什么时候。

可以预料,中日历史问题冲突可能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难以避免,所以中国的民族主义还会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如果中国的民族主义只是对这种中日冲突或其他国家有压迫中国行为时的一种反应性的力量,那么这样的民族主义是真正爱国主义的,而如果当今的中国民族主义想跨越这个合理界限,企图夸大膨胀为一种新的国家意识形态,那么,民族主义就将成为害国主义,甚至败国主义。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76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