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为何必须为自由而战
08/10/04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美国参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45

几个月前,我出访了韩国。当时韩国国会正在就是否应向伊拉克派兵展开辩论。

一位年轻的韩国记者问我,韩国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年轻人派到地球另一端的伊拉克去流血牺牲。

这是个合理的问题,在朝鲜半岛战争期间美国人也可能提出同样的问题。在那同一天,我到韩国的一座阵亡将士纪念碑凭吊,纪念碑上铭刻着在韩战中牺牲的每一位美国军人的名字。其中有一位来自新特里尔高中(New Trier High School)的我的挚友的名字──迪克·奥基夫(Dick O'Keefe),他当年是学校摔跤队队员,在韩战的最后一天阵亡。

我问这位记者:"美国人为什么将自己的年轻人派往韩国?"

我们当时站在汉城一幢大楼的高层。我请这位记者看一看窗外。我说:"答案就在其中。"

汉城一片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人潮如涌,它有着生机勃勃的经济──一个经济的奇迹──和自由。我对这位记者说,我办公室的桌子上有一张从卫星上拍摄的朝鲜半岛夜景照片。"三八"军事分界线以北,漆黑一片,只有北韩首都平壤有些萤豆之光。

在南边,韩国灯火通明,那是繁荣和自由的灯塔,33000名美国人和成千上万的其他人为捍卫这座灯塔而献出了生命。

赢得韩国自由的代价是惨重的,但这是值得的;如同解放德国、日本和意大利一样值得。

在过去三年,全球联盟结束了阿富汗塔利班以及伊拉克萨达姆·侯赛因的残暴政权。

由于我们广泛的联盟努力,5000万人民获得解放,他们的政府如今已成为全球反恐之战的同盟。

在伊拉克,富有勇气的领导人站出来带来领国家打击叛乱分子。伊拉克的经济在发展,伊拉克的货币坚挺,他们开放了股票市场,已有2600多所学校复课。

伊拉克保安力量从无到有,已经发展到拥有20多万人。我们有一队精良人马在帮助伊拉克建立自己的保安部队,为他们提供培训和设备,帮助他们建立指挥系统,使他们能够承担起保卫国家的职责。

在阿富汗,现在已建立起大约13000人的阿富汗国民军和超过21000人的国家警察部队。连接阿富汗主要城市的一条重要公路早已在兴建之中,它将有助于统一阿富汗并将促进阿富汗经济的发展。阿富汗通过了保护阿富汗全体人民权利的新宪法。总统大选定于10月9日举行。尽管出现了旨在阻止公民──特别是妇女──登记投票的暴力,但已经有800万以上的人登记投票,其中包括将近400万名妇女。而在塔利班统治下,妇女几乎没有任何权利。

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我们对公共政策议题展开大力辩论,对出战决定尤为如此。但这不应分散我们对手中使命的注意力,或忘记取得胜利的重要性。

2001年9月1日,有将近3000名美国公民被死心塌地要威胁和恐吓我国人民和文明社会的极端主义分子杀害。我们面临的威胁是,如果极端主义分子得逞,伤亡人数会多得多。恐怖主义分子在继续谋划对美国人民和其他文明社会发动进攻。

我们面临的是不同类型的敌人和不同以往的世界。我们必须在这个新世纪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和行动。极端主义分子为恐吓文明世界可以毫无顾忌地将无辜的人斩首。他们谋杀了韩国、日本、西班牙、英国等许多国家的公民,企图让自由的人民心感恐惧。

意识形态上的极端主义现象──恐怖主义是其最可取的武器──是全球政治进步和经济繁荣的障碍,它威胁国际秩序的稳定,给公民社会的未来投下阴影。鉴于它是不可能被调和的,因此,必须由所有公民社会从多方面予以迎头痛击。

恐怖主义分子不会在战场上战胜我们的联盟;他们只会在我们放弃努力或认为不值得去付出努力时才会取胜。

但如果我们坚持不懈,我们终将必胜无疑。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75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