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晶澳州政庇被拒?亡羊依然可补牢!
08/09/04    石磊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22
袁红冰就赵晶政治庇护被拒回应移民部(大纪元) »
“国外从事政治活动引起回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是申请重点

拒网络文章透露,与袁红冰一起逃亡澳州的赵晶女士申请政治庇护遭拒,有人兴高采烈,有人得意地“分析”,且慢!如果消息是准确的,赵晶依然可以在澳州获得政治庇护。

政治庇护,实际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纯粹在国内曾经遭受政治迫害,另一类是纯粹在国外从事政治活动引起回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

赵晶女士在澳州提出政治庇护,我能够想象的理由是:她替袁红冰的书稿打字,中共正在追究袁红冰的书稿并且非常可能采取政治迫害行动,其中包括对帮助打字的赵晶采取政治迫害行动。

如果赵晶的政治庇护提出的大致就是上述理由,那么赵晶实际上只不过解释了她为什么要逃出中国,她既无法证明(或者说不存在)在中国遭受过政治迫害,也没有专门指出她在国外从事的活动会导致她回中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

赵晶女士在澳州申请政治庇护,如果理由是建立在为袁红冰的书稿打字和提高帮助的话,那么首先应该是在袁红冰的政治庇护案子已经被认定书稿是“危险”的之后,移民当局才有办法确认赵晶逃出中国是因为害怕危险。

怎么确定“书稿”是危险的呢?发表就好了嘛!如果考虑版权版税等经济利益,那么至少也应该发表一些章节出来,让人们能从中“确定”书稿的危险性。此其一。

袁红冰持护照离开中国,离开中国之前在中国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实际的政治迫害,赵晶更没有在中国期间已经遭受政治迫害,强调中共政府追查手稿是难以满足政治庇护条件的。也就是“纯粹在国内曾经遭受政治迫害”不存在。

无论袁红冰和赵晶实际上是在中国感到害怕,无论害怕得有没有道理,只需要讲出为什么害怕就行了,这是说明为什么逃出中国,这不够说明回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另外,我从有关文章和发表的袁红冰、赵晶的谈话发现,袁红冰和赵晶在申请政治庇护中可能犯了一个不少人犯过的错误,那就是把“功劳”或者“贡献”作为一种政治庇护的“资格”作为考虑,然而政治庇护审理中,这种“功劳”或者“贡献”是不作为“资格”来考虑的。袁红冰写了四部长篇大作和只写了一首小诗,只要政治性质一样,“资格”就完全一样。赵晶打字,打了一个光碟的字和只打了一行字,只要政治性质一样,“资格”也完全一样。

然而,从目前来看,袁红冰和赵晶在逃出中国之后的一切政治活动,也就是“纯粹在国外从事政治活动引起回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应该是可以轻易证明的,申请案的强度要看两人的在国外的政治活动的情况而定,申请案的强度与解释在中国期间为什么害怕了并要逃出中国并无关系,但是在逃出中国之后的政治活动如何对于解释为什么要逃出中国的可信度却有关系。话再讲得决一点:就算袁红冰和赵晶逃出中国“害怕危险”一点道理也没有,纯粹是多心了,只要清楚证明“在国外从事政治活动引起回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政治庇护一样符合资格。

显然,袁红冰和赵晶在逃出中国之后已经从事开始接受媒体采访等政治活动了,我相信这些活动还会进一步展开,然而袁红冰和赵晶的政治庇护申请无法把这些完全可以证明“在国外从事政治活动引起回国非常可能遭受政治迫害”的内容包括在政治庇护的申请之中,也就是说,政治庇护申请提出得“太快了”--因而造成不利。不过,既便如此,也只不过是多些曲折而已,亡羊依然可补牢。

刚才还看到有人评论说:“从澳洲政府的角度来看,与其说拒绝赵晶的政治庇护申请是为了讨好中共,还不如说是澳洲政府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打消其他一些大陆人士利用类似机会类似理由滞留澳洲的不切实际幻想。 ”我认为,中国海外民主人士对于任何人在海外站出来公开揭露中共,公开站出来反对中共的独裁制度,公开站出来为中国实现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而努力,我们都要欢迎、支持,并在有关的法律范围之内尽力提供帮助,中国海外民主人士不是外国政府移民局守大门的,外国政府移民局守大门的是外国政府的移民局,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不需要去扮演不属于自己的角色,而且据我所知,外国政府的移民当局从来没有象这位评论者所说的那样来守过大门。

袁红冰就赵晶政治庇护被拒回应移民部(大纪元)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75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