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贵卸磨杀驴逼死我父战伤老军人
08/06/04    鞠鸿怡    北京任畹町供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1865

父亲临终遗言:江山打下来了,我没用了,该卸磨杀驴了!

我们全家强烈要求中共中央胡锦涛、温家宝出来对我的亡父交代!

人权活动家任畹町先生十分关心我家的遭遇,详细询问了情况,同情、支持我的维权抗争活动。

我们全家恳请和父亲同时代的共产党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我知道,我父亲及全家的痛苦遭遇在一个腐败政府的治理下,可能是没有结果的。

但是,我要向全国人民,向全体共产党人,向世界人民控诉!

Lao Jun Ren 1我的父亲鞠远常(见历史照片)是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离休干部,1948年参军,比反“SARS”英雄蒋彦永医生还早。

虽然,脾气不好,“进步”慢,可是,也不至于落到住家和财产叫拆迁公司抢光的地步啊!

是我的父亲无能吗?不是!是共产党变质为土匪党!已经受到全体老共产党员的反对。

父亲在战斗中火线入党。在锦州、瓦房店、万县、朝鲜等地作战中出生入死,伤痕累累,并患有严重胃病。父亲为建立新中国贡献了青春。从此,伤痛伴随终生。

1957年,父亲集体转业,先后在内蒙古自治区、东北、北京、湖南、湖北工作。在建设中贡献中年。

1973年,父亲回到北京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住在东城区和平里四区25楼22号23号。

现在,我们的家没了,被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非法强拆了。为此,父亲在颠沛流离中于2003年10月19日含恨含冤死在路上。

9年前的1996年8月,国务院直属机关管理局为给一些部委的部长们盖房子,相中了和平里3—6区。

他们打着危改的旗号实为中央部委盖楼,拆我们的房子。我们遭殃,无家可归,人遭绑架,财产被抢,房屋捣毁,四处流浪,求助无门,谁来拯救!?

为了达到逼走我们的目的,他们将厨房、厕所、走廊拆掉,断水,断电,断煤气。

Lao Jun Ren 2拆迁办扬言,“我们的行为代表政府,是政府行为。你不走,政府会让你走的,政府会整治整治你的”。

我们是当地的合法居民,危改就是回迁,这是有政府文件规定的。而我们的要求并不高,难道最基本的生存权也要剥夺吗?难道这是国家机关权力的运用吗!?

2001年5月,国管局危改处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情况下,国管局雇佣北京公达天林拆迁公司几十个民工强行将我从屋里绑架出来并推到大街上,随即将房子强行拆除,用现代机械将房屋在几分钟之内捣毁,凶残的程度无法用野蛮描写出来。

我家的全部财产也被掠夺一空,连一件衣服也没留下。

至今,不知道我家的一切财产在哪儿!

就这样,为党和国家奉献了一辈子,本该安度晚年的父亲,竟被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给砸了、给抢了,使我们连一个安身立命的窝都没有了!我们就这样被彻底共产了!

共产党打天下,抢地主、抢资本家,今天,抢到为它打江山的共产党干部的头上了!这是何等的悲哀、愤怒和讽刺!

这次拆迁使我家陷于灭顶之灾,不仅财产没有了,住房没有了,我亲爱的父亲也没了。

我们拖着病残的身躯,四处上访,到建研院、东城区政府、市政府、市房管局等部门。他们说,对您反映的问题只能同情,我们管不了国管局。

抢劫后的财产在哪儿?现在国管局和公达天林公司相互推委。国管局陆山平说:财产被公达天林公司陈永增拿走了,存放在丰台区石榴园公达天林公司的房子里。

而公达天林公司刘建平、高林则说:财产被国管局陆山平拿着,就是他们不给你家安置的。你找他们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干部的家和财产,居然,被抢的没有着落!这是一个有社会主义文明的“以德治国”的法制国家吗!!!

拆迁方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六十三;二百六十七;二百六十八条,犯有:入户抢劫、抢夺公私财物,聚众哄抢公私财物罪……

当我们找他们要其解决拆迁安置时,他们不仅分文不补,还扬言要弄死我们。

东城法院称强拆不受理。其真正原因是执行厅厅长李丙戌在拆迁办当顾问。

拆迁背后隐藏着严重的经济勒索和犯罪。每楼都确定一户重点,作为掠夺对象,强制执行一间5万元(1998年),2001年涨到更高。

我们的权益在各级权力部门及各方谋取利益集团的共同压榨下,一榨再榨,榨了又榨,将我们无家可归。回迁房也被各种掌管权力的人瓜分。

三年前,他们编造谎言说:当时,我们有法院强制执行委托。我们让他们拿出合法手续时,既拿不出法院委托,连人都不敢露面,陆山平、李世良见到我竟往车下面躲藏。

权力为金钱所用,权力就成为迫害百姓的工具。不受监督的权力,将成为祸国殃民的罪魁。强拆强抢的行径与打家劫舍的强盗不差分毫。过去的强盗是抢劫富户,而今的强盗是在政府支持下抢劫自己的人。

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实施强制拆迁,这实际上是用行政手段粗暴干涉公民私有财产所有权。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实际上扮演了公然掠夺者的角色。

处于弱势的我们,利益受到侵害时,向政府部门信访和申诉,根本没处寻求公平、正义和法律的保护,无异于与虎谋皮,毫无结果。

几年来,老的冤情没解决,警察又在我们身上制造新的冤情。因为上访,和平里派出所白警官没收了我的材料。2004年5月2日,我被和平里派出所抓回来,与吸毒贩毒人员关在一起。

警察经再三盘查,搞清楚我寄住在磁器口后就放了我。当我回到住地,体育馆路派出所和居委会不让在这里住,理由是扰乱社会治安。从此,我露宿街头,流浪北京。

Lao Jun Ren 3父亲曾在四处求助无门后,发出感叹:韩英控诉彭霸天丧天良,霸走田地强占茅房,留下一条破船一条破被,而我的房子被国管局霸占,财产被抢劫一空。江山打下来了,我没用了,该卸磨杀驴了!

他依然是那样的无私、坚毅、镇定。希望我们为真理和生存权而斗争。

我们万般无奈,欲哭无泪,我们发出呼救的声音。

强烈希望联合国,各国记者,海外华人关注我们的生存权、居住权!保护和归还我们的私有财产吧!

人民已经觉醒,只有人权、自由、民主、法制、公正的社会才是我们的理想。

北京和平里居民鞠鸿怡代表全家联系电话:80972101

为便于您了解情况,特将国管局有关部门电话提供如下: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63096382

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住宅建设服务中心主任:66112316

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住宅建设服务中心办公室66171080

附件1:北京和平里居民鞠鸿怡上访标语牌

名为危改部委盖楼

百姓遭殃无家可归

人遭绑架财产被抢

捣毁房屋四处流浪

求助无门谁来拯救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71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