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追究“民主党”网站文章盗窃的通牒
07/25/04    平地太保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93

上星期(7月16日),我发现了“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大量盗窃《大纪元》、《人民报》、《博讯》和《天下论坛》作者署名(实名和长期使用的专栏笔名)文章,冠上了其他作者的姓名,被盗文章一部分仅仅改变标题和作者署名,文章内容一字不变,一部分改变标题、作者署名,文章内容略有修改和拼接。

这种恶劣行为史来罕见,严重侵犯文章作者的权益、在公共领域给文章作者造成混淆和困扰自然不在话下,这样的行径同时也会给文章真实作者造成危害,某些文章的真实作者身处中国大陆,“中国民主党总部”这样的行径可能成为中共打压和镇压的口舌和借口--我们还没有忘记,四川网络异议人士黄琦就是因为谢万军的“中国民主党”在其网站的论坛上张贴有关“六四”和“中国民主党”的文章而遭到起诉判刑,目前依然在中共监狱服刑,如果中共对谢万军“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上改换的姓名故意不作认真调查,则“中国民主党总部”在网上的这种行径就自然成为打压和镇压国内(也包括国外)自由作者的“证据”。

经查证这些其他作者的姓名是谢万军负责的“中国民主党总部”党员的真名实姓,之后,我去信“中国民主党总部”质询,然而肇事者“中国民主党总部”对我的质询置之不理,仅在被我揭露的部分文章之后加上了“此文由本人提供”字样,其它依然如故。请问,“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上的“本人”究竟指哪一个“本人”,是文章真实作者(如刘军宁)“本人”提供给“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发表,但使用了另一个名字呢?还是“中国民主党总部”暗示盗窃文章者,也就是文章在“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换上去的署名的作者“本人”提供呢?

如果“中国民主党总部”所说的“本人”是指前者,那么这个“中国民主党总部”是有史以来中共混迹于中国民主运动中最十恶不赦的一个,我们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予以彻底公开揭露,尤其是四川黄琦案已经有过先例。如果“中国民主党总部”所说的“本人”是指的是后者,“中国民主党总部”也无法就此推卸责任,我们必须追究责任者,落实到人!

由于改变的作者姓名也曾经在“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网站出现过或者发表过文章,我也曾去信“中国民主正义党”就此事多次提出质询,该党网站也发表了我揭露此种丑行的有关文章。但是,“中国民主正义党”在接获我要求提供改变的作者姓名的联络资料时表示不愿合作,负责“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的石磊在来信中说:“我对这种做法感到可笑,虽然过去我们两党网站合在一起,但是目前我们两党从组织上和网站上都早已分开,除非收到法院传票,我不会向你提供任何你所要求的信息资料。我们是中国民主正义党,我无权向你解释与我们互不隶属也不合作的谢万军中国民主党的事情,请不要再来信向我们提出这类要求。”

身为“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的主管负责人的石磊,对我所揭露出来的“中国民主党总部”如此恶劣的行径仅仅感到“可笑”让我啼笑皆非,石磊不愿合作只能让我们考虑进一步采取行动,这个问题必须得到彻底的解决。

我准备联络所有文章被盗窃的作者,在“中国民主党总部”公布的所在地美国康乃狄克州控告“中国民主党总部”下列人员:

网站 cdpweb.org 责任编辑:何喜云、王平利

网站 cdpweb.org 网络技术:刘娟 李建华

网站 cdpweb.org 之“中国民主党总部”党务负责人:谢万军

我相信,在美国司法机关的干预之下,“中国民主党总部” 盗窃文章的丑恶行径会最终得到解决。有关司法诉讼副本,我将同时呈交“中国民主党总部”党务负责人谢万军担任发牌员的康州赌场酒店,我认为谢万军所工作的赌场酒店管理部门应该了解他们的雇员谢万军要么直接参与了文章盗窃事件,要么允许并且包庇了文章盗窃事件在其所负责的“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发生,谢万军直接与严重不诚实的恶劣行为有关,谢万军的雇主--赌场酒店管理部门--应该需要了解。

为了表示我的宽容和善意,也为了说明我不希望卷入民运团体和人士之间的纠纷之中,我决定在采取无可挽回的行动之前,向“中国民主党总部”发出最后通牒:如果“中国民主党总部”有诚意解决问题,请立即采取下列行动作出回应,本人则考虑撤销采取法司法诉讼:

(1)“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立即删除所有盗窃他人的文章--无论是已经被公开揭露的还是没有被公开揭露的。

(2)“中国民主党总部”负责人谢万军在 cdpweb.org 发表公开声明为文章盗窃事件作出说明,深刻检讨,并且向所有文章被盗窃的作者一一道歉。

(3)“中国民主党总部”在网站上公布文章盗窃的责任人的姓名和照片,并公开谴责文章盗窃的丑恶行径。

我即君子也小人,“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每一篇文章我都作了照像(数字照相机对着银光屏所作的照像)记录证据,如果“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仅仅删除网页或者关闭网站,不作公开说明、检讨和道歉,并且公布文章盗窃责任人姓名照片并加以公开谴责,并不影响我今后提供有关的确凿证据。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61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