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什么舞起扫黄的项庄之剑?
07/24/04    杨莉藜    观察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75

单凭感觉,中共的治国之道很有点抽风的味道。本来好端端一个人,转眼就四脚朝天,口吐白沫、胡言乱语,再定睛看时,他早已爬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土,忙乎别的去了。这个夏天本来大家都憋足了劲,等着看他的审计风暴,问责制度,他却冷不丁地跟黄色网站干上了。一夜之间,胡总书记讲话了,有关部委发指示了,平日深藏不露的网警也突然露面了,全国的媒体也都呜哩哇啦地抽起风来。

不过,单凭这样的感觉去认识中共,那你就小瞧了人家的本事。我们瞧不太分明他为什么一惊一乍地闹腾,是因为他的决策全是密室交易,而我们总是局外人,看到的时候已经是嘴歪眼斜,四肢抽搐的怪模样,却不太明朗他的病因。好在我们跟他已经打了半个多世纪的交道,凭着望闻问切也不难把他的病症断个八九不离十。

我们可以断定中共这次网络扫黄,依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中共本来就不是一个清教徒式的党(这一点还不如塔利班?),跟黄色文化从来就没仇。一寸国土一寸血的抗战年代,他们尚且“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地瞎搞,近年来更是靠娼妓文化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发展。按常理,不该先败了自己的兴致,也不该先拿自己的钱袋子下手。退一万步说,要是真的半道儿回心转意,痛改前非,也该先去扫扫现实生活中的黄,把那包养三妻六妾、办公楼附设妓院、出高价四处“买处”之流的党政军官员先依法惩处一批,而犯不上兴师动众,对着虚拟世界一阵罗唣。那么中共如此大动干戈到底为了什么?答曰:无它,信息控制也。

中共要控制不利于自己统治的资讯,为什么不指名道姓地说出来,却要拿扫黄来掩盖呢?道理不止一条,但最重要的是,中共从来不愿让国人知道在大陆、海外还有一些坚韧不拔地反抗它的暴虐统治的群体存在。不管是民运、法轮功、或是其它异议组织,除了抽风的毛病发作起来,自顾自地咒骂一番之外,平日里他宁可让你以为这些“坏人”早让他消灭干净了。

实际上借口网络扫黄来封堵信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互联网初到中国那几年,你只用鼠标轻轻一点,就跨出了国门,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想看什么有什么。中共扫了一次“黄”之后,就“该页无法显示了”。 到了95、96年之后,网民们只好四处搜索代理服务器,山一重,水一重地长途跋涉,才能奔向自己的目的地。再往后,经过中共多次的阵发性扫“黄”,简单的代理基本无法再用,三角男孩、代理跳板、自由网……也让中共见一个封一个,政治异见组织的网站,已经很难登入。当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近年来日益发达的即时通讯软件,又为网民提供了新的出口,汹涌的信息潮依然日夜拍打着中共费尽心机筑起的网上长城,让皇城里的统治者夜不安枕。孙志刚、黄静的惨死、丁子霖、蒋彦永的抗争……依然是靠着互联网,而不是官方媒体,才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

此次“扫黄”,如果拿中共自己的话来说中共,叫做“有组织,有预谋”。上个月公安机关专门开展了所谓“打击治理利用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犯罪专项行动”,甚至声称要“力争实行手机卡销售实名登记制度”; 几乎与此同时,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发布了《境外卫星电视频道落地管理办法》(第27号令),各部门又发出联合通知,对境外卫星电视设施开展专项治理,制止擅自接收境外卫星电视。因此,这次抽风不过是意在全面封堵异议信息的大抽风中的一波而已。

可以预见,即时通讯服务将会成为中共这次“人民战争”的重要打击目标。首先,在论坛、留言板等被大批关闭,严防死守之后,即时通讯软件成了人们交换简短信息的最快捷方式,虽然设置了不少过滤词,但网民随用随创的通假词语,让网管防不胜防。几年来,中共对即时通讯软件这一功能的控制基本是一场徒劳。第二,即时通讯服务具备了中共不喜欢的文件交换功能。此前的文件交换服务,如国外的E-donkey, 国内的PP等,早已让中共折腾得半死不活,可是升级换代后的即时通讯软件基本上也具备了强大的文件交换功能,而且用户数量大大超过了原来那些点对点传输的软件。事实上,2002,2003两年里中共曾经多次试图封掉MSN 和YAHOO的即时通讯服务,只是由于网民们的强烈反对和经济上的考虑,才在鼎沸的唾骂声中住手。

既然是频发性抽风,为什么这波扫黄之风抽得如此惊天动地?道理很简单,互联网是中共的最怕,相对于手机和电视来说,也是他的最恨——十亿农民再“日子越过越甜蜜”, 也绝对没有希望人人拥有一部手机,法轮功再勇敢也不可能天天去插转电视节目——只有互联网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更为便捷的方式,为人们提供了可以自主选择的信息来源,中共对此早已恨得牙根发痒。所以,这次风抽得歇斯底里,不过是像野兽遇上了强敌那样的本能反应。

此外,中共爱搞运动的政治惯性,也跟这场翻江倒海的抽风不无关系。毛泽东虽然骨朽人间骂未消,但毛的政治基因竟然准确无误地复制在第三代领导人的身体里。“人民战争”、“汪洋大海”、“决不手软”……这类气势汹汹的词汇,倘若闭上眼睛去听,保准你会担心是不是让人塞进时间隧道,又回到了文革。

大造声势,既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也是为了“震慑”对手——不止是制黄贩黄的对手,还有所有利用网络挑战共产党权威的人群。《光明日报》刊登的一个报道说,某大学的一位学生干部正在网上“示裸”,被网络警察在出租屋抓了个正着。读了这篇报道,我除了哀叹这位年轻人的无聊之外,还怀疑这样的“袒露”是不是多此一举。因为在如此高技术、高效率的网警的监控之下,只要朝电脑前一坐,就跟一丝不挂的裸体没什么两样。你手底下敲出的一点一横,心里头掠过的点滴思绪,似乎全都让网警观看得真真切切。我在电脑前写这篇文章,就不自觉地回头张望了好几回,担心最后一句话还没有打完,网警那圆鼓鼓的啤酒肚就粘糊糊地贴在了我的脊背上,手里吊儿郎当地拎着一幅铮亮的手铐……

——这,大约正是中共当局靠这场突发性的紧急大抽风要达到的效果吧。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59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