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党海外党员谈公开站出来反抗的意义
07/20/04    申泽龙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880

以下内容从我的笔记中综合整理而来,因此无法体现说话者的姓名,但是他们所说的话从不同角度整体地代表了我们--中国民主正义党--这样一个集体。

——只有公开才能发挥真正的影响力,才能够影响同我类似的人也采取我这样的行动。也只有公开才能够给中共政府真正的压力,表示反对中共政府、要求中共政府进行民主政治改革是真实的。

——说到影响力,从影响中国百姓参与的角度来说我的影响力可能大大超过魏京生、王丹等著名的中国异议人士。因为在中国,有类似魏京生、王丹的背景和经历的人是个别的,而有我这样的背景和经历的人则有千千万万,要效仿魏京生、王丹不容易,要效仿我容易,因此这也给中国共产党政府一种巨大威胁,我相信这是魏京生和王丹等人起不到的作用。

——我本来就是逃避中共的政治迫害才来到美国的,本来就回不去也不打算回去,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把自己的身份隐藏起来,我公开正是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看到我在反抗他们,在中国我不敢这么激烈地做,在美国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我在中国的时候是敢想而不敢干,如果我在中国的时候干了,因为很快就被打击镇压下去,所以影响力不大,代价却非常高,所以不值得去做。到了美国,环境安全的情况下,又能够通过正义党的网站向国内百姓和政府和国外华侨、留学生发挥自己的政治影响力,而且代价几乎只是时间和经历,所以值得。

——在中国大陆,在中国共产党严厉镇压的状况之下,始终有一群勇敢的人敢于站出来,公开地挑战共产党的专制政权,我一直非常敬佩这样的人,但也一直以自己没有他们这样的勇气而心理觉得内疚。但是,当我到了自由安全的美国之后,我再也没有理由继续成为一个只是从内心去对那些有勇气站出来反抗共产党专制政权的默默的敬佩者了,我的内疚感突然上升,直到爆发,我没有理由再沉默,如果我继续再沉默下去,那就是对那些勇敢者的侮辱和否定。

——另外,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宣传中有一句话:已经脱离了中共专制独裁政府控制的中国大陆人士,有在安全的环境条件下为仍然没有脱离中共专制独裁政府控制的百姓去从事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责任和义务。这句话我认为是无法反驳和拒绝的。这话对我决定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并且公开自己的身份从事政治活动影响很大。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57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