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政府的伪“义务教育”
07/18/04    九书生    正义党(浙江)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27
书生谈教育:(二)伪“义务教育”

朱老师:

跨入2004年,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这些好消息有一个关键词:“一费制”。1月6日,教育部部长周济透露,为治理教育乱收费,国家有关部委准备在今后几年中,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教育收费“一费制”。这是第一次出现教育“一费制”这个专有名词。

按周济部长的说法,所谓“一费制”,是指在严格核定杂费、课本和作业本费标准的基础上,确定一个收费总额,然后一次性统一向学生收取。

近年全国的教育乱收费名目可谓“五花八门”。有的自立项目、自定标准、扩大范围收费或者肢解收费项目重复收费;有的继续收取国家明令取消或禁止的费用;有的提高标准收取学费、杂费及代管费;有的将收费与入学挂钩乱收费。突出体现在招生录取、新生入学、在校学习考试、后勤服务、毕业离校等5个环节。

在招生录取环节中,某些学校会向家长(特别是择校生)违规收取择校费、赞助费、助学费等费用。新生入学时,有些学校会巧立各种名目向新生收取建设管理费、补课费、自习费等等费用。学生在校学习考试期间,学校会私自办班收取听课费,或向学生征收旁听费、多媒体设备使用费等等费用。按理学校的一切教学设施都应该免费向学生提供使用,收费绝对是不合理的。在学校的后勤服务环节上,一些学校会违规向学生强制收取如“自行车停放费”、“水电费”、“房屋修缮费”等等不合理费用,有些学校还会强制学生在食堂购买“就餐卡”以强制其在学校食堂就餐。学生毕业离校时,一些学校以扣押学生证为手段向学生收取的“毕业证领取费”、“论文答辩费”等也都属于教育乱收费的范畴。师范类学校中,师范专业学生如果就业于非师范类单位,学校还可能向学生收取高额“改派费”。

在义务教育阶段,主要是将“捐资”、“赞助”等与学生入学和考试成绩挂钩,以及提高标准收取借读费等;高中阶段则是未严格执行择校生的“三限政策”,收取高额“择校费”、“赞助费”,擅自扩大调节生比例,变相超收学费等;在高等教育阶段,主要是收取与招生录取挂钩的捐资助学费、点招费、转专业费、赞助费、建校费等。曾获“全国中等中医药教育重点学校”、“北京市骨干示范校”等荣誉称号的北京市中医学校居然向每个中专毕业生收取了400元的论文答辩费!

去年9月至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治理教育乱收费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在全国组织开展了治理教育乱收费专项检查。后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司司长李镭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光去年一年,共查出教育违规收费金额逾21亿元。
义务教育实行“一费制”后,这些繁多的名目都没有了,只是一次性收取×××元。

我认为,“一费制”最大的作用是“限制”。

第一个限制是限制了制定收费标准的人,即只有省人民政府才有批准的权利。这就限制了县市、乡镇的标准制定权,从根源上杜绝了乱收费的可能。

第二个限制是限制了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县市、乡镇不能再增加新的收费项目,不能擅自提高收费标准。

第三个限制是限制了收费的时间,即开学初一次性收取,学期中间不能再收取。

九书生:

“限制”确实是“一费制”的根本作用和根本特征。我要说的是,以前的“乱收费”,并没有明确告诉你这个费是“乱收费”,而是有充分的理由和合法的途径的。比如乡镇要向学生收费,他还要通过人大代表举手通过,通过了就是法律赋予它这个收费的合法性,具合法性当然就不是“乱收费”。像越溪市的“假日活动”,它也是人大代表举手通过的,收费是经过财务审计物价审核的,是以合法的面目出现的。“假日活动”不仅在双休日“合法”地活动,甚至在今年暑假,都在“合法”地活动。而活动的内容是什么?上新课。虽然课程表上写着“思维课”、“写作课”、“口语课”,其实上的是数学课、语文课和英语课,学生不得不“自愿”参加。如果哪所学校被查,只是那所学校倒霉,你不能说“假日活动”违法。既“合法”又“自愿”的事,查处起来就非常困难。

所以我个人觉得,“一费制”如果仅仅是政府的“行政”行为,“政策”行为,那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也就难免,比如上述越溪市的“假日活动”,它就具有合法性,你要查,只能说某所学校违反规定擅自上课,不能说“假日活动”本身违法。

如果从法律的角度,给“一费制”以法律的认可,它的执行力度就会大得多,像越溪市的“假日活动”,就会被认为是违法行为,或者说是违法行政,违法决策,它就不具有合法性。

我的意思是,“一费制”如果不给予法律上的认可,县市、乡镇就会从法律上给“乱收费”以认可,“一费制”最终不攻自破。可以预料的是,在实行“一费制”过程中,还是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

“一费制”是专门针对“乱收费”的,这体现了政府部门的行政智慧。但是,“一费制”只能是方法层面的东西,只能起到治表的作用。

乱收费的根本原因是教育投入不足。因此治根的办法是增加教育投入,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

朱老师:

全免费义务教育确实很吸引人,但是中国的国情却不容许,人口多,又不富裕,目前还没有这种条件。所以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正常运转经费以政府投入为主,学生缴费为补充为原则。

九书生:

真的条件不容许吗?那为什么浙江等地已经开始实施“15年义务教育”了呢?
我们首先要明确,“义务教育”到底是谁的义务?是老百姓的义务还是政府的义务?我想这是很明确的,“义务教育”首先是“政府的义务”!就是政府有义务让孩子接受9年的教育,而家长当然也有义务让孩子完成9年的教育。对政府和家长来说这是义务,对孩子来说这是他应该享受的权利!

义务教育作为每个人进入社会的“通行证”,既为个人的一生奠基,也关系国民素质。鉴于这双重意义,接受义务教育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只有当义务教育首先是由政府担负起来的“政府行为”,并且是免费的,才能不分贫富,人人享有。

按照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弗里德曼教授的说法,政府的职能主要有四:一是提供国防和外交,二是提供公共产品,三是弥补市场失灵,四是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基本保障。义务教育属于公共产品,应当由政府提供。公民有义务把学龄子女送到学校去接受教育,政府更有义务担负义务教育的全部费用。西方发达国家早已实施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且效果显著。美国的大多数州不仅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而且对幼儿园儿童和高中生,都免费供应教科书。

如果说过去“义务教育”不“义务”,主要还是由于我们的经济不太发达,条件还不够具备,那么,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家应该而且也完全有可能实施九年义务教育完全免费制,即不仅完全免收学生的学费,而且还免费给学生提供教科书、伙食、校服、交通补助费等。我认为,义务教育如果还搞“人民教育人民办”,政府把这个负担转嫁给百姓承担的话,那么,完全能说明政府对教育是不负责任的!

我搜集到的是某市农村(注意不是城市)学校的收费标准。让我们来看一看,一个孩子读完小学和中学,一共需要多少钱?

某农村小学一个学期的收费标准是:学费45元,代管费160元,柴火费45元,假日活动费120元,信息技术教育费45元,保险费20(一年为40元)元。合计435元。
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的是:

假日活动是指在周六上午由学校统一组织的“兴趣活动”,项目有:写作课、思维课、口语课等,每选学一门课交费60元。参加假日活动原则上是“自愿”的。但是,所谓的“兴趣课”其实是一个假名称,老师上课时全部按照教学进度中的新课来上,写作课上成语文课,思维课上成数学课,口语课上成英语课,而且课程并非由学生“自选”而由学校统一安排。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不参加假日活动怎么行?所以,假日活动的120元,名义上是学生“自愿”的其实是“被迫自愿”的。

另外在每年暑假,学校都要举办“假日活动”,活动时间20天,收费120元。我们假设学生参加了5个暑假的假日活动(第六年已经小学毕业,由初中组织),那么他需交费600元。

还有校服一套60元。

一个孩子读完小学六年,需要交费5880元。

某农村初中收费标准是:学费85元,代管费260元,住宿费150元,柴火费75元、水电费未收,信息技术教育费45元,保险费20元(一年为40元),假日活动费120元,总计755元。另外还需加上校服一套(60元,3个暑假的假日活动费120元×3年=360元,以及初三毕业时的电脑培训考证费280元。

学生读完初中三年,需要交费5230元。

以上合计,一个学生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习,需要缴纳各类费用11110元!
下面我们来看看,以浙江越溪市农村这个收费标准的1/2为标准,在义务教育阶段,国家一共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收取了多少费用。

以2002年为例。

根据教育部《2002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资料,这一年,小学在校生总数为12156.71万人,我们按小学正常收费标准415元(不含保险、校服和暑假的假日活动费)计算,每一年政府从义务教育的小学在校生身上可以收取504.5亿元。

这一年初中在校生数6687.43万人,我们按初中正常收费标准735元计(不含保险费、校服、电脑考证费和暑假假日活动费),每一年政府从义务教育的初中在校生身上可以收取491.5亿元。

两项合计,政府每年从义务教育的在校生身上收取的总费用是996亿元!

在上述的计算中,还没有计算入“赞助费”、“择校费”之类的费用,因为这个费用无法估算。在浙江,上述正常的收费还不能成为百姓的负担,真正成为负担的,就是这些“赞助费”、“择校费”,这些费用一交就是上万元的!目前浙江已发文通告,最高限制3万元。根据这个限制,一般学校都收取1.5-3万元不等。我估计,加上这些“赞助费”,我国每年向义务教育收取的费用,绝对超过1000亿元!
而200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包括各级财政对教育的拨款、城乡教育费附加、企业办中小学支出以及校办产业减免税等项)也不过3491.40亿元而已!

据说实施“一费制”义务教育后,小学的收费标准是160元每学期,初中的收费标准是260元每学期。如果我们按这个标准来计算(以2002年的学生数为准),每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身上收取的费用也还达到737亿元!

这些费用,就成了“国家投入为主,学生交费为补充”原则下的“补充”。不算不知道,一算还真吓一跳啊!

“义务教育”,政府根本没有尽义务,这是完完全全的“伪义务”!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54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