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要求公开奥运会帐目
07/13/04    林信舒    关注中国中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16

7月11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发表《监察部严肃查处24起由审计机关反映的案件》一文。对于对巨贪的数

目已经开始麻木的我,又一次感到触目惊心。

这次审计初步结果是:从一九九五年至二00二年的八年间,国有企业资金每年外流1200亿至3500亿,共外流一点九八万亿至二点一万亿。三月中旬,中央金融工委、审计署对上海、广东、福建、山东等省市的四大商业银行搞突击检查,都被查获行政主管部门奉命搞三本账:一本对税务;一本对上级;一本内部掌握。在四大商业银行的十一万七千多亿元的存款中,近六万亿元存款有嫌疑是以匿名、假名存储的,其中有三万二千多亿无疑为党政部门、国家事业机关的「小金库」。单单一个国家电力公司近年的违规金额就超过211亿元。

最让我这个文人关注的是,在少少的24个案件中,居然有一个是: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资金建设职

工住宅等问题。从审计署提交的《审计清单》上显示:“1999年以来,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1.31亿元,其中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1.09亿元,用于发放总局机关工作人员职务补贴和借给下属单位投资办企业2204万元”,体育总局已在审计报告上签字确认。这就是说着:国家体育总局把中国奥委会的专项资金盖了住宅了、发了补贴了、放了外债了。

中国国家审计署六月份发表的《2003年关于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中,就揭发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挪用中国奥会专项资金。体育总局无言以对,保持沉默,最后总局某人士不得不以攻为守,发言说:“希望媒体避免失实报道,不要炒作。再过几天中国奥运代表团就将成立了,希望全国人民齐心协力支持中国体育代表团出征雅典,为国争光。”该人士还谈到应“避免造成对备战、参加雅典奥运会和筹备2008年奥运会的负面影响”!

哈哈,好强盗的理论, 好大的帽子。如果中国尚存在二十多年来从不看报、不看电视,从不接触人,生活在真空中与外界隔绝的人,也许会被吓唬住。在经济问题上违规违法不认错、不认罪,还想“猪八戒倒打一棍”,要把“造成对备战、参加雅典奥运会和筹备2008年奥运会的负面影响”的大帽戴在媒体的头上!这只能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这件事使我想起了三峡工程。从孙中山、毛泽东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一百多年来多少头头脑脑、志士仁人

都想在三峡修大坝,但都非常认真谨慎、不敢贸然行事。可是九十年代权令智昏的领导人不顾许多专家和人大

代表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强行通过了这个决定。我认识的一位全国人大代表,曾经支持过我们开展民间对日索赔活动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付台长刘彩苹,(她也是中国人大开会时第一个曾经在大会上举手投反对票的代表),由于表示反对搞三峡工程的代表无理地被拒绝上台发言,她和几位代表表示抗议,不参加表决,当场退出大会会场。笔者虽然是个外行,面对这么大的事,当时也花了一些时间参阅资料,分析了利弊,探讨了如何用其他办法取代修坝后的运输、发电、防洪、灌溉等功效,写了一封信给中央,力陈不要修建三峡大坝。记得李鹏在关于决定三峡工程上马的报告中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将证明人定胜天,将展示了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的美好的前程(大意)。我当时就感到很难过,经过几十年的折腾,连中共中央的刊物《红旗》都 在八十年代改为《求是》了,怎么“共和国”的总理还在讲这种不实事求是的假、大、空的话,怎么还不实实在在的为人民谋利益,反而用巨大的人力物力来换取一种“证明”、一种“展示”!!盖一座普通的房子都要不断的强调是“百年大计”,这么大的工程,中国的新皇帝们是否因为皇位不可能世袭了,就可以急功近利而不顾子孙后代了。

基于各种考虑,笔者也是不支持申办奥运会的。2004年申办失败,我是高兴的,2008年申办成功后,我总是努力地让自己从好的方面、积极的方面多考虑一些。可是……


三 峡工程1993年开工建设时预算投资为 1800亿元人民币(二百多亿美元),当时我就认为这是搪塞人口的很不负责任的一个数字。近年官方承认的实际开支是2039亿元人民币,但有人认包括移民项目和其他稳性开支,三峡工程的总投资随时会达上万亿元人民币。三峡工程动工至今,在破坏生态、毁坏文物、强迫拆迁、坝体裂痕、贪污腐败等方面的问题已经凸显。至于是否会象葛洲坝那样,是否成为军事目标等等问题,但愿是我杞人忧天。

北京2008年举办奥运预计要近二十亿美元的开支,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很虚的数字。既然三峡可以超支六、七倍以上,奥运会为什么就不能超支三、五倍以上?至2003年,北京为筹备奥运,二年开支的招待费已经高达2 亿2千万元,各项考察、交际总开支已达21亿6千万元人民币!筹备工作还有四年多,人们担心现时涉及奥运的任何一个环节,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继长江三峡之后又一腐败黑洞不是没有道理的。

经济的腐败恐怕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恐怕还是人心的问题。失人心者失天下。是的,中华民族是一个感情淡漠的健忘的民族,但同时也是一个感情丰富的有时会激起新仇旧恨的民族。现在社会的严重问题已经堆积成山,什么时候成为火山爆发,很难讲。随着受贪官污吏和不法奸商欺压的老百姓和下岗失业者的增加,随着象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碰地找不到工作的大中专和高中毕业生的增加,任何一个不良事件都有可能成为社会动乱的导火线。据本人观察,当时绝大多数青年人狂热地支持申办奥运会,多数中老年人也是支持的。虽然将来筹办奥运会的贪污受贿的金额可能在中国不算最大,但,当人们看到自己曾经热烈地支持过的,神圣的,象征着和平、友谊、公平的,能促进中国走向更美好的明天的体育盛会被亵渎,自己纯洁的感情被邪恶卑劣的势利小人利用,他们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中国人民是懂得愤怒的,一旦知道自己被不断的欺骗,被彻底地愚弄的时候,他们是有权利愤怒的。到那时,当权者执政地位的合理性和合法性都不复存在了。

我们坚决支持中央政府力挺国家审计署、监察部彻底清查每一个严重的经济金融案件,坚决支持各省市地方审计局、监察院也效仿中央进行彻底的清查。

我们强烈要求国家审计署和国家体育总局向全国人民全面公开中国奥委会的所有的收入和支出。

让审计风暴来得更猛烈些吧!!

福州 林信舒

二00四年七月十二日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48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