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焱战地来信谈个人的“革命情怀”
07/10/04    王大庆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00

Xiong Yan熊焱在7月7日的《军牧手记》中以“离经叛道的个人经验”谈到对“革命”的看法。熊焱写道:

“记得八九年戒严的第一晚,我就尝试把广场上的几十万人组织(而且北京学运的第一个纠察队,乃是以我们北大武术队为起点,我当时是北大筹委会委员管宣传和纠察的人),我在地铁口处以十人为一班,组建了三个排一个连,班排连长就地指定,发出命令,开始行动。只是古人说得对,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因为当时天安门广场粮草不济,或分散,或滥用,一个“连”只维持了一个小时,就打上句号。”

熊焱接着写道,他后来正是顺着这一思路,在美国报名参加海军陆战队,当时已通过了考试,因年纪关系被调到了美国陆军。

熊焱在写到自己今天的“革命情怀”觉得“一言难尽”。他表示,不从政治学革命学原理出发,纯粹从个人经验和看法来说,有以下四点:

第一,把“革命”这个词先“革命”了。

今天的民主革命与共产主义语言系统里的革命一词有很多的不同。今天在中国这样特殊的国情和中文这特有的语言环境里号召革命,至少要有一、二本书先把“革命”革了,这是首要之事。不然的话,一讲到革命,那些被共产党革命革晕了的人听了不恶心才怪。他们当然不会出钱出力出人。

第二,革命和阴谋诡计、杀人放火、醉心权力完全是两码事。

有很多的人没有能从这个圈子里跳出来,虽然口头上可能不会如此说,心里却是如此想的。故普天下之人绝大部分无不对各类革命胆颤心惊、小心翼翼。但是,革命原来是大部分人的事,若是没有他们的同心参予,命是革不起来的。

第三,搞革命的人须要有较好的品行。

搞民主倒不见得,抱着捐款箱回家,挪用贪污民运公款,他们口里还可以继续发言作讲演。民主也就是互相打架、牵制、制约,一些分子坏了,另一些正好继续生长,搞革命的人不行。若是革命正革到一半,内部冒出几个坏分子,100%就要全军覆灭。所以今天躲在各个角落里的人,想干革命的还是很多,笔者就是藏着不动,怕的就是那全军覆灭的事发生,故对革命分子的人品要求甚严。在成熟了的民主国家,法律制度严格地制约着人的兽性和野性。但在革命初期,法律制度尚不完全,若有一个人拥有一个师的兵力,而没有相类似的力量相制约,那个师及师长立刻成为怪兽,吃掉一切。这些是稍有经验的人都知道的。

第四,革命不可乱来。

“恨”绝不是革命的原动力,“权欲”也不能成为革命的原动力。我要说“爱”才是革命的原动力,但“爱”这个字比“革命”一词更多义复杂。

请参见全文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47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