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地位和市场经济
07/03/04    胡少江    自由亚洲电台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28

关于中国经济是否市场经济的争论近来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不同层面去理解。一是国际经济和政治的层面,也就是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所谓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这个层面的问题直接牵涉到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因为当前的国际贸易规则是,在发生贸易纠纷的时候,不具有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通常受到它的贸易伙伴的更为严厉的对待。这样一来,尽可能地否认贸易对手的市场经济地位,便成为一个在贸易谈判中争取主动的策略。这场争论的另一个层面则是客观的经济学分析,即对一个国家商品的定价规则、政府在经济生活中的作用、以及经济的基本属性的分析,后一种分析应该没有利益色彩,不带国别偏见。

当然这两个层面的问题又是相互关联的。如果有一个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一个国家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应该以它的经济的真正属性来决定。如果国际经济秩序不公正,那幺一个国家是否具有市场经济地位通常也会受到其它因素的影响。不少中国读者认为,发达国家否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表明国际贸易秩序的不公正。这种情绪正在影响中国经济学家们对中国经济的本质属性进行客观分析。在我看来,对中国经济是否真正的市场经济的客观分析远比其它国家是否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来得重要。因为这一分析直接影响到对中国国家经济问题的诊断,同时也直接涉及到普通民众的生活。

在讨论中国经济是否市场经济的时候,人们通常局限在最终产品的定价规则上。例如,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的发言人在评论欧盟国家否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时候,他的一个重要论点便是是中国绝大多数商品的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这种分析方法是片面的。不错,商品的价格似乎是由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的。但是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市场需求又是由更为根本的因素决定的。从需求角度讲,消费者的购买能力和他们对某种商品的效用评价决定了他们对此种商品在不同的价位的需求数量。从供给角度讲,生产某一种商品的边际成本决定了生产者在不同的价位上对此种商品的供给数量。而生产商品的成本又是直接由用于生产的要素成本来决定的。由此可见,如果我们重视商品的定价,就不能忽视要素成本的定价。

在要素成本中,土地成本、资本成本和劳动力成本都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它们的占有方式和交易规则决定了商品的交易方式和价格。例如,如果土地和资源是由国家占有的,国家便能控制土地价格和资源的价格,并通过这种控制影响到一些大量使用土地和资源的商品的生产成本。这样一来,虽然这些商品的最终价格表面上是由市场决定,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国家对这些最终商品价格的影响。在中国城市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都不具备真正的商品属性。土地的定价也并不受制于真正的市场法则。不仅如此,对同一种生产要素,如果国家对不同的生产厂商实行不同的价格,也会形成不同厂家在市场中等不平等地位。那些由于某种原因得到政府优惠的厂家便可以享受到不公平的优势地位。这一点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上表现得十分明显。众所周知的大量银行坏债,正是国家在资本价格上优惠国有企业的一个直接恶果。

国家对生产要素的控制,严重阻碍了市场发挥正常功能。它给经济带来的直接恶果至少有三个:一是扭曲价格信号,从而导致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化,这是对宏观经济效益的损害;二是妨碍一个国家的生产者在国际竞争中正确地确定自身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发展自己的长远竞争能力;三是国家的权力给政府官员带来寻租的动力和条件,这正是中国官场的腐败现象屡禁不止、愈演愈烈的的根源。正因为如此,我希望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少用一些时间抱怨别人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多下一点功夫促进中国生产要素所有制的改革和生产要素的市场化。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40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