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哲文革式的“革命专制”可以休也!
03/10/04    彭基磐    网友推荐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556

王希哲和汪岷在“关于支持蒋彦永医生上书中共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声明”中,将对中共血腥镇压”六四“这一历史事件持不同观点,不同定位的人士,定性为“极左的情绪来攻击蒋医生”。而且还要大家“警惕某些别有动机的人。装出一副极左的凶恶面孔攻击蒋医生,来达到孤立我们,破坏我们阵线的目的。”读罢该不是声明的声明,是否又有时光倒流,回到文革的恍世感觉。对不同观点,不同意见的人士进行乱扣帽子,乱打棍子,再踏上一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是典型的“文革战斗队”式的意识形态。

先不论“你的阵线”属哪一类阵线,单就你对民主这一概念的无知和肤浅,就可以断定你的阵线不会是属于民主这个范畴。民主的前提是法治下的社会包容!包容不同的政治见解;包容不同的政治立场;包容不同的意识形态等。民主的宗旨是结束一切形式的独裁专制,包括打着“革命”旗号的专制。

在这一民主的前提下,人们可以对“六四惨案”持有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历史定位。但这并不等于说就是攻击蒋医生。蒋彦永医生敢于在仍然是共产党独裁专政的局限下,对“六四惨案”提出一“正名和平反”的上书,已属难能可贵,将蒋彦永医生和高耀洁医生并列为“中国的良心”怎么都不为过。但这也并不等于是说,“六四惨案”就只能由共产党来做解释和裁定,只有共产党的“正名和平反”才是唯一的历史准则,只有赞同共产党的“正名和平反”才可免于“装出一副极左的凶恶面孔攻击蒋医生”嫌疑;只有拥护共产党的“正名和平反”才不会“孤立你们,破坏你们的阵线”。相反,历史也有公断的权利,历史也将对“六四惨案”做出无情的公断。历史将怎样公断六四,我们无法预测。但有一规律是现在就可以肯定的:

是历史解释共产党,而不是共产党解释历史。

03/10/04 于纽约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4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