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彭明泰缅之行(续)
06/29/04    岳武    罕见奇谈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18

“必要的时候,海外的人能不能进去?危险的时候,国内的人能不能出来?”这就是炳章、彭明致个人生死安危而不顾几进几出泰、缅、老、越的真正目的!什么贩毒、假币、找宝、人蛇亏他们想的出来。

鸿雀安知鲲鹏之志!海外民运之中大有一帮孙子或出与嫉妒或出与仇恨极尽造谣诬陷之能事,没黑夜没白日地在网上东涂西抹,南说北道。在炳章、彭明没出事前就已经被他们打扮成了一个巨齿僚牙,心黑手辣,唯利是图,无恶不做的怪物。

这就为中共重判炳章,重判彭明打下了良好的语论基础和群众基础,这也为我们今天营救炳章、彭明设置了重重障碍和道道难关。

海外有帮子学者、秀才、专家、明星、领袖自封“正统民运”,他们是只管开方买药,不管患者死活。您要是吃了他们的药在国内组党造反,集会维权一旦被八路抓住别说是杀头坐牢,您就是叫油锅炸喽这些学、秀、专、明、领们只要他们的演讲费进了帐,那就“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去了。

炳章、彭明则不同,他俩一天到晚劳心费神的就是:国内人一旦出了事能不能马上把他们营救出来!阿彌陀佛,二位狱友真是菩萨心肠,老僧我,也只好舍命奉陪了,有道是:生死由命,抓放在共!那咱们就走--着!

说句心里话,老美第一次打伊拉克的时侯,我就明白过来了:中共别说用导弹,人家现在是全天候,24小时之内,可以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任何地点空投一个机机械化师!就凭我们弄几条鸟枪土炮,大刀长茅,虎头双钩,三节棍,那还不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屎吗!

海外高唱“武装斗争”的大有人在,人家那是骗钱、骗人!他俩是骗自己,诸位您是不了解,炳章、彭明最大的本事就是专门能骗自己!不知在哪偷了两张假军用地图,整天价拿着放大镜趴在这张假地图上琢磨:那旮瘩山有多高,那旮瘩水有多深,跟真事一样。

长时间的探讨、争论,炳章、彭明两位仁兄和我们一样慢慢地从梦中醒来:“武装斗争”这四个字在中国历史上或许将永远是一朵“昨日的黄花”了。无论是炳章还是彭明他们的东南亚之举,既非“武装斗争”之旅,更非“恐怖活动”之行,他们俩的共同目的就是建一所学校,一个基地,一条通道,冒死也要为国内朋友开辟一条生路!

“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尤其在彭明被捕以后,海外民运一下子成了“于无声处”的“寂静山林”,别说狗连鸟都不叫了,这是谁的命令?嘿!全歇菜了!

我就纳闷,彭明再坏,总比那个咬牙切齿非要把中国大卸七块的李登辉好吧,你瞧瞧民运们捧起李登辉来,手舞足蹈,三个月不知肉味!您再瞧瞧抓个法轮功,民运们比李洪志还着急,趴地上就哭,老北京人都知道这叫“嚎喪”!管事的马上过来“哎吆,我的运爷,快起来吧,人还没死哪”!

据我的研究结果证明:李登辉为的是“台国”,李洪志为的是“天国”,咱们为的是“中国”。这三个“国”既隔着一道海又差着九层天,八杆子都抡不着的事,民运们愣请到一块来哭!营救彭明的正经事没人管,为什么?老李有钱,小李有势。

我真恨不得时光倒流,让历史回到89年6月4日,声援你们?做梦去吧!我就是拿着扞面杖也要和镇暴大军一块抡你们,“记念6、4”?你们配吗?!炳章、王策、建利、彭明正是在这种无奈之中才挺而走险,另劈它途。遗憾的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套又来。


彭明常念道;蒋介石有“黄埔”,毛泽东有“抗大”,咱们也要办所学校!并起草了一份《中国联邦军政大学办学方案》,我当然举双手赞成。但是在选址问题上,没想到我们哥俩拍了桌子,反了脸,闹得非常不愉快。

按我的意见这个学校不设在美国就设在法国,不设在你彭明家就设在我岳武家,现如今咱民运界还特流行这个:“联产承包,分田到户”。彭明不干,他非要把学校设在东南亚!

“彭明,您要是在东南亚开个杂货铺还可以,记住,也只能卖瓜果梨桃,要是敢卖五金电器,用不了三天就得给您砸喽!信不信?在那办学校,都等不到开课,从校长到门房咱们一勺烩!要能跑了一个我就认栽。”

“先说越南,十年前越南人出省都要开路条,现在虽然好点,但越共的军、警、宪、特对老百姓的监控比中共还历害,越共虽然反华仇华可在维护一党专制,绞杀异己分子的问题上和中共那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越共要是知道咱们是闹民主的,先得扒层皮!在绑架王炳章时越共究竟参与多深?至今还是个迷。”

“再说柬埔寨,韩森政府和越共、中共穿得那是一条腿的裤子,您到金边看看,满大街是中资企业,党产买卖。美国我不了解,法国一条纯种的沙皮狗两千美金,到了那,咱哥俩加一块绝对不值一条狗钱,两百美金就打发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泰国表面上是美国的盟邦实际上现以沦为中共的附佣,亲共侨团势力之大那就甭提了,什么新侨、老侨您到清迈美斯乐,到当年和共军浴血奋战的第三军、第五军、93师的将士家里看看,都挂着五星红旗!这个国家大小官员贪得无厌,只要中共略施小惠咱哥俩就是瓮里的王八--没跑!”

“老挝就更甭提了,中国人进老挝既不用护照也不用签证,有身份证就行,挂中国牌照的汽车可以从云南磨憨口岸一直开到首都万象。我给您说个笑话这可是真事,磨憨口岸对面也有个老挝的边防哨所,有一天他们的枪丢了四、五支,马上向磨憨口岸派出所报案:我们枪丢了,赶快过来帮我们找枪!这一带无论发生什么大、小案件都得请中国公安过来破案。在这办‘军政大学’?那就是羊入虎口,肉包子打狗。”

缅甸这个国家更复杂,67万多平方公里,5千多万人口,135个民族,14个省、邦。缅族人居住的行政区叫省,少数民族居住的行政区叫邦,所有的邦都拥兵自重,所有的邦都独立为王,所有的邦都靠近中国一方。

其实这些少数民族都是华夏后裔,在英军入侵前,这一带的土司、官员都由咱大清来任免。金三角第一代掌门人罗星汉,第二代掌门人坤沙,第三代掌门人现任佤邦军司令彭家声都是地道的华人。

要说这个地方乱,它还赶不上伊拉克,要说不乱,人人都有冲锋枪,家家都有手榴弹,有建制的武装部队30多伙,没建制的武装力量多如牛毛。势力最大的还要数彭家声的佤邦军。

所谓金三角就是指缅甸的东北部,老挝的西北部,泰王国的北部,因湄公河、塞美河交汇于此,成为鸡鸣三国之地,又因三角之势故得其名。

自80年代起,中国政府为了遏制毒品进境在金三角地区漫天撒网,八方布线,派出去了多少人,花出去了多少钱,谁也不知道,海了去啦!老共在此苦心经营了二十多年,堪称是天罗地网,疏而不漏!

至于中共在这一带有多大的能量,咱举个例子:福建警方得知一个在逃的杀人犯出现在金三角,该犯手上还掌握着一批武装力量,所以立即派人赶到云南打洛口岸,无奈时间已晚,下午6点,口岸封关!没法子福建警官只好找到打洛公安局,跟刑侦科长一说,刑侦科长6:30分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7:50分对方回电说:人已抓捕,要死的要活的?要活的,好!明天早上8点口岸接货!

还有一位中央首长的公子到金三角赌钱,一下子输了140万,回家一说,他爸一个电话打到公安部,公安部一个电话打到云南公安厅,公安厅一个电话打到对方,140万老老实实地给送过来。全世界的赌场都张开双臂欢迎中共的贪官污吏,衙内小姐前来豪赌,只有金三角的赌场害怕这帮孙子,赢喽,人家带走!栽了,原数退回,少一分都不行!

惹不起,为什么?看见老美怎么抓捕危内瑞拉总统没有?中共现在可以随时越境抓捕或击毙任何一名毒枭!金三角有头有脸的“人物”人人胆颤,个个心惊,畏共于虎!除了保证自己的毒品绝不进中国之境以外,凡是来买货想走中国通道的,前脚走人,后脚报告!

与中国接壤的金三角年产鸦片2万4000吨,基本上都倾销到了西欧和北美,中国毒品泛滥的形势虽然严峻,和欧美比较起来还算得上十分的安全,看来老共比老美棋高一步,“引而不发,跃如也”!“以毒攻毒,以毒制毒”!玩耍的是那么娴熟、潇洒而又大见成效。

在绝对保密的条件下,我们可以在东南亚进出一、两次,既便是这样,成功率也不高,炳章就是前车之鉴,何况是在这个地段建通道,建基地,建学校,白日做梦,天方夜谈!

这些道理我掰开了,揉碎了向委员长进言,我苦口婆心,他吹胡子瞪眼!最后咱家只好说:委座,您就是说出龙叫唤来,我都不去,别说是无期,三年五载我都不干,为民运不值了!您瞧得起我,咱俩还是哥们,您瞧不起我,那就划地绝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此而后咱俩就是陌生之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就是半年,说话的功夫彭明就被捆起来了。有几个不错的劝我:这事别管!再说我这麦收也快要到了,忙不过来呀!只要一伸手,就难免瓜田李下之嫌,都说寡妇门前事非多,被捕人门前事非更多!

但一想到彭明为了实践自己的伟大理想和抱负,为了给他人开拓一条生路,把个人的生死都致至度外,我何必在呼自己的毁誉?站出来为彭明说句公道话,人之常情,责无旁贷!

有句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彭明是入了虎穴,没得到虎子,他得到了一大堆“票子”,假币!50多万元的伪钞!彭明是在《民主工程》一书中说过不排除“走私贩毒,投放假币”,那是他四年之前的观点,恐怕彭明今天也不会同意此类说法。

美国、台湾、香港、泰国的安检设备堪称一流,50多万元的假币不是小数,那是绝对过不了这几关的!如果这些假币是彭明的,它的运输渠道只能有一条:由东南沿海经云南、缅甸或老挝送到曼谷。既然彭明有这样的管道那何不就在国内转送,销售?他何必冒此危险再逆时针往返一趟呢?!

彭明的性格是输打赢要,铁嘴钢牙,提上裤子就不认帐的主。别说这50多万假币不是他的,就是他的,那也是一推六二五,来个瞪眼不知道!我都会这两下子,委座更是行家里手。

既然如此,那么彭明为什么一开口就承认这50多万假币是他的,“假人民币是在香港向台湾黑社会买的,是在台湾印刷的,他一共买了100万假人民币”。难道彭明不知道这是刑事犯罪吗?!难道彭明不知道这是死罪吗?!

这盐打那咸,醋打那酸,您就听我慢慢的道来:想当年彭明为避强秦经广西逃到越南,也该着他倒霉,碰上了越南一拨土匪,身上的路费和所有的值钱物品被洗劫一空,连裤叉都扒啦。多亏一位台湾朋友和众位绿林英雄帮助才从越南经柬埔寨到达曼谷。

从此,彭明对道上的朋友是情有独钟,也正是在这些捞油锅,走刀山,过火海拿命换饭吃的这些好汉的鼓动下,去了几趟金三角,在中老、中缅边界上转了两圈,交结了不少黑、白两道上的朋友,金三角王国之中“毒”与“搏”,“血”与“火”,“枪”与“炮”,“生”与“死”的哲学给彭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在《民主工程》一书中经常看到“缅甸民主派”,“金三角华人”等字样,说明他对这一带寄予了多么大的期待,当初彭明进出金三角的时候,中共还没拿他当根葱,今天则不然,做为联邦政府的委员长好不容易来趟东南亚,不到金三角怎么行,不来也得“请”您来!

都是那块“地皮”做的怪!这么好的一块地皮,彭司令员为什么凭白无故的给你呀?中共的“死穴”彭明看得很准,彭明的“死穴”中共也瞧个八九不离十,只不过双方离得太远,谁也点不着谁,等走近了这么一比划,坏了!彭明的武功和老共比起来,那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花拳秀腿,一个照面就趴下了!

彭明办公室里有三台电脑,他一台都不看,他只要抽十分钟的功夫点开“GOOGLE”栏目,金三角那美妙的风姿,那如幻风云则尽收眼底:彭家声做为佤邦军政首脑应云南省禁毒委员会,云南省公安厅邀请去年刚刚访问了昆明!

彭家声无偿给你提供地皮,让你在那推翻共产党?他们家祖坟还要不要了!这种假消息也能骗人?既使是真的,那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在这世界上,最文明的人是王策,最聪明的人是建利,最英明的人是炳章,最精明的人是彭明。

我做梦都没想到彭明能叫“拍花子”的领走了,真是千古奇闻!看来金三角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就在彭明到达缅甸一方“大其力”小城的当晚,就被几个黑衣人捆走了,这样的事是常有的,丝毫也没引起附近居民的注意和兴趣。

金三角的法律规定,最高刑期才六年,超过六年刑期的罪行一律枪毙!别说你杀人放火,就是欠赌场的钱不还,过期就是死罪!在这里绑个人,毙个人,真比杀条狗还简单。

彭明蒙着眼,堵着嘴,五花大绑地被塞进一辆吉普车里。金三角的5月份就是雨季了,那天黑夜,大雨滂沱,一直下个不停。在崎岖,泥泞的山路上冒着倾盆大雨开夜车,这就不是彭明一个人面临死亡了,全车人都在鬼门前博斗!几次后轮掉进悬崖,几次又冲上山坡,这辆车犹如波涛汹涌中的一叶扁舟,时而腾空而起,时而飞下山底。

凭借对金三角的了解,彭明判断这辆车不是驶向中国边界,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深山老林。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要干什么?!

几个小时以后,车终于停了下来,他被拖进一间草棚子,这里虽然没有电,两盏“嘎斯”灯还是把这间草棚子照明光瓦亮。车上四名绑匪站着,屋里四名绑匪坐着,一个慢吞吞吸着云南竹筒烟的老者说:“这是一条AK47式冲锋枪,两百发子弹,交给你们头人。你们每个人一百人民币,拿着吧,回去告诉你们头人,我们当家的谢了”。

在佤邦军政府工作的一般干部,每月才50、60人民币。100元对开车来的这四位,已经是个不小的数目了,他们露着满面的微笑抗起冲锋枪,拎起子弹带,抓起人民币就颠了。

过好半天,那位老者咕嘟嘟地又用力抽了一口,慢慢地喷将出来,屋内香烟缭绕,棚外大雨瓢泼,整个世界都显得那么凄凉可怕!他回头看了一下带着眼罩,手、脚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货”说:阿三,过去,把他的腿打断,还有肋骨,眼罩不能揭,这个“货”咱不能看,当家的会派人来验“货”。

两个还不到二十的小伙子,过去把彭明翻过来,阿三举起拳头粗的柚木棍子,只听“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彭明的两条腿和十几根软肋就此骨断筋折!彭明的骨头再硬也抗不住缅甸的柚木棍子。紫檀、柚木是金三角的特产与鸦片齐名,柚木坚硬、耐久、吃水是造船的最好材料,也是打人的最好凶器。

这一宿彭明也不知道死过去多少次,也不知道活过来多少回,两条腿断了,十几根肋骨断了,只要一动,骨头碴一蹭,汗珠子立刻下来,和针扎的一样,和刀剜的一样,晕过去,醒过来。醒过来,晕过去。这时的彭明什么都不想了,他就想快点死了吧!

又过了两天,阿三才把彭明的眼罩揭开,一位穿着柚木拖鞋,笼纱筒裙,无领上衣,头带包巾,手捻佛珠的中年男子站在他面前,吸烟老者,阿三等人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

“你就是彭先生”?彭明此时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他躺在地上只能点点头。“现在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早点死,对吧?”彭明用力地点点头,眼睛里却冒着火!“看来你还是不服哇,吊起来!给我打!”

其实根本用不着打,只要一吊起来,彭明就晕过去了。放下来,吊上去,吊上去,放下来,彭明已经奄奄一息了,他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手捻佛珠的中年男子走到彭明身前轻轻地说;“我没有恶意,就想给你指一条活路,只要你知道这个小皮箱,还知道皮箱里的东西,你就不用受罪了,还可以活着出去。”

“这皮箱里是毒品吧?”

“不是,这么一皮箱毒品,那是死罪。不是毒品,是人民币,假人民币!50万元的假币,怎么样?”

“好,我认了。”

“来人哪,叫他签字划押!”

当一切手续、录像办完之后,手捻佛珠的中年男子打开手机:“王科长吗,我这里有一条大鱼--不是毒品--是假币--您不管--这可是50万元的大案--没有动大刑--他自己承认的---铁案!--绝对的铁案,明天见!”

王科长是好人,一看彭明还趴在那,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是中国人吗?”

“是。”

“你要是屈打成招,你现在就翻供,我给你做主!”

“假币就是我的。”

“你趴下干什?”

“山上摔的。”

“你这护照是马来西亚的还是新加坡的?”

“美国的。”

“美国的?!美国挣那么多钱,你怎么还玩假币呀?”

“财迷心窍。”

“彭先生,咱们可是丑话说在前边,引渡以后,你要是不认帐,我还得给你送回来,这事我今年办了好几回了,年终奖都快没了。”

“放心吧,只要你把我带过去,你就会立大功,受重奖。”

“这话从何说起呀?”

“我是中国联邦政府的委员长--彭明!”

“什么联邦政府?我怎么没听说过,行啦,别拣大的吹了,这50万就够你喝一壶的啦,叫你爬着过去,这道太远,来人那!抬着走!”

这不是一种假设,如果不在缅甸做成铁案,就凭彭明这副骨头,这种性格,一旦引渡回国,这案子就没法审啦,因为中共现在提倡文明执法,绝对不敢行刑逼供,到那时候彭明拒不认罪,那只有放人啦。

缅甸人会办事,彭明一案,铁证如山!

彭明的案子难翻,因为它已被定性为:跨国的刑事案件。

从彭明的事件中,应当引起我们思考的东西太多了……。

彭明到海外不足四年,到美国不足三年,做过一些错事,说过一些错话,他自己也在反醒之中,如果再给他一些时间,他会更加的成熟起来。然而彭明先生对自己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他的决心,勇气和力量则永远是我们的榜样!在他遭遇不测之际,让我们伸出双手,给他一些温暖吧!

并向彭明先生的亲属致以亲切的慰问!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35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