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彭明泰缅之行
★ 请别把这篇文章中缅甸军政府某财政部长‘石磊’搞成了正义党的‘石磊’ ★

Peng Ming Meeting5月14日下午2点30分,彭明就要乘KE24转KE653航班从sanfrancisco飞往泰国曼谷。他所带的行李并不多,一个是随身携带用于装护照,文件的小手提包,一个就是装些替换衣服、牙具、杂物的小提包,两个包都很轻,他也没有托运,经过安检就直接带上了飞机。

临行前,在机场大厅,他妹妹一再告诫说;泰国不是美国,曼谷不是湾区,您一定要注意安全!“放心吧,安全绝对没有问题”!彭明处事果断,说话干脆,不管做什么事他都充满着自信。

彭明也是快五十的人了,还是一头乌发,白净净的脸堂,年轻时候的那付儒雅、风流、俊俏的瓜子脸现在虽然有些微胖,还是盖不住他的潇洒、倜傥。他不抽烟,他不喝酒,他还不赌钱!唯一的嗜好就是每天早上跑步,风雨无阻!小伙子身体特棒,您要说他今年三十五、六,没人不相信。

2001年,彭明在费城主持召开了三次秘密会议,提出了要以行动来对中共这一巨人实施“点穴”战,争取在三、五年内取代其政权。一位参加会议的朋友回来后,向我传达彭明的计划,我说;“先别白话这个,民运的牛皮匠我见过的多了,说说彭明这个人怎么样”?

“一身大气”!当然也有人在背后说彭明“一身匪气”,“一身霸气”。“气”这个东西是先天孕育,后天生成的结果,一个人什么“气”都可以有,“庙堂气”、“江湖气”、“山林气”、“村野气”、“书卷气”、“金石气”唯独不能有“市俗之气”,您看看现如今;咱们的民运领袖们一个个都是拿“民主”换馒头片吃的主,俗不可耐,俗不可忍,俗不可恕!

彭明出污泥而不染,鹤立鸡群!有人说他不也拿了中功三十多万嘛?那是本事!告诉您把,相当初炳章和我两赴关岛也是奔“钱”去的!没拿着不说,偷鸡不成还赔了一把米,没逮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说起来都有点丢人,惭愧得很!

在海外别说您搞民主,您就是搞专制也离不了银子,闹“民运”的要有民运经费,闹“国运”的要有国运经费,闹“神运”的要有神运经费,特务要有特务经费,都离不开银子,关键拿到钱以后是用之于己?还是用之于民?

彭明拿到钱以后,大都用在了自己的理想和事业上,联邦临时政府的办公室长期雇佣三、五个工作人员,香港有一批人员,曼谷有一批人员,国内有一批人员再加上频繁的通信、交通费用以及被捕人员家属的救助,三十多万美金对彭明来讲;那是杯水车薪!

钱一定要花在刀刃上,彭明此行的目的是要到曼谷检查布置工作,顺便看望一下自己的老父老母,或许在彭明的心头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能否实施?那就要看曼谷的天时、地利与人和了。

湖北人的脾气从古至今也没改,既敢说大话也敢做大事!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斯是盛地,唯楚有材!口气不小,胆量更大!远的咱们不说,在共和国1664位开国将帅中,湖北人就占四分之一,他们是脑袋瓜子憋在裤腰带上,一条道跑到黑!彭明这小子就是这性格。

现在人们一提起彭明,我就想起他那两道浓眉下的双眼睛,炯炯有神,闪闪发光,怎么形容他这双眼那?智慧?深邃?都不太准确,我查了两天字典才找出这么两个字;机警!您只有从彭明这双机警的眼睛之中,才能理解“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含意。

记得去年某日,我和彭兄煮酒论英雄,虽然他一点也没有嘲笑炳章先生的意思,但还是指出了王炳章虽“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天吐地之志”然缺乏应有的警惕性,“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巾”。说到酣处,彭明推开西窗遥指波涛汹涌的大洋彼岸说;我彭明绝不会做王炳章第二!岳武你信不信!

那天我又喝多了,嘴没把门的了,我说;彭明,别吹,我和王炳章那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大意失了荆州,好歹我们哥俩还在越南转了半个月,您别说到越南,只要您敢到东南亚去,用不了一个礼拜,您也得进去,彭明你信不信!

彭明写过一本书叫“第四座丰碑”,我理解那本书里的意思是说;王策是第一座丰碑,杨建利是第二座丰碑,王炳章是第三座丰碑,第四座丰碑是谁哪?舍我其谁哉!当然非他彭明莫属了,这书名真有点犯忌。以后咱们大伙无论是写书还是写文章,千万要加点小心,冥冥之中都有神意,切记!

有人问海外民运领袖们还有没有第五座丰碑?我就告诉您一句实话吧;到此为止喽!炳章、王策、建利、彭明这哥四个无论是“革命”还是”“改良”,无论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还是“武装夺取政权”,他们的对错先放在一边,各自都想操练一翻,其精神难能可贵!

王策被捕;造谣中伤者大有人在,建利被捕;落井下石者大有人在,炳章被捕;兴高采烈者大有人在,彭明被捕;载赃陷害者更是大有人在,他们和高瞻一样究竟是中共的部下还是台湾的爪牙连老美都搞不清楚。

再加上几个以民运为生的浪男浪女,一天就知道;浪里哥浪,浪里哥浪,春天里来百花香,浪里哥浪,浪里哥浪,春天的太阳当头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没有吃、没有穿,只能靠民运混碗饭!第五座丰碑?没了您哪!

咱说得没错吧,彭明5月16日到了曼谷,22日就联络不上了,比一个礼拜还少一天,为什么少了一天那?我忘了有个时间差。彭明一失踪联邦临时政府可就乱了套喽,国不可一日无主哇!说话就快一个月了,亲人们更着急,快打电话找岳半仙算算吧;“阿明活着还是死了”?

彭明的八字好,命不该绝,我告家人;放心,彭明死不了,用不了三、五天您就会得到准信。果不其然6月18日云南日报发表了一条短讯“我省破获一起非法持有假币案”。

原文是;记者从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获悉,中国籍公民彭明、钟萍非法携带巨额假人民币于2004年5月22日进入缅甸,被当地警方查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缅甸联邦政府关于边境管理与合作的协定》,5月28日,缅甸警方将彭明、钟萍及犯罪证据移交给云南省西双版纳公安机关。西双版纳公安机关已以彭明涉嫌持有、使用假币罪依法对其刑事拘留,对钟萍监视居住,并通知其家属。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云南日报)

说句公道话,以我在海外十五年的观察和鄙人的亲身体会,中国政府和警方对异议人士在刑事罪行的指控基本上是真的,而且还是实事求是,除了当事人抱着牛头不认帐以外,没有别的解释。那位要是不服我可以跟他练练。

但是,唯独这次对彭明先生的指控,则是空穴来风。因为在中共的眼里,炳章、王策、建利这些都是文人,书生,用不着在人格上去侮辱他们,当然在政治“罪行”的认定、量刑上绝不会丝毫心慈手软。彭明则不同,他在中共眼里就是一个政治流氓,共产党的手段从来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邪我比你还邪!

魔高一尺,道高一长!彭明还是嫩了点,其实他此行的目的并非要到一城连两国的塞美(泰国)和大其力(缅甸),他到曼谷一是要见见台湾新闻界的陈先生,香港的杨先生,曼谷的邓老板和广州的钟女士,二是要见见常春等人安排一下今后的工作,顺便看望一下父母便可以打道回美了。

Peng Ming Letter遗憾的是他心中有一梦;在中、缅边界,泰、缅边界上打开一条通道,建立一个基地,成立一所学校。我曾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就是一个梦!东南亚中共势力庞大,磐根错节,据点林立,耳目众多。只要稍有不慎,我们就面临灭顶之灾,一个都跑不了!

象我把年龄再要叫中共逮着,那就是第二次握手了,“哈哈,老岳咱们又见面了,我们放了您一马,又来了,您这瘾头还真不小,佩服,这样吧,熟人咱就不用绑拉,麻烦!咱们来甘脆的,是一枪毙命?还是就地活埋?您自己挑!

“老岳,我真没想到你就这么大个胆”?我说“委座!不是我胆小,实在是吓怕了,这无期可不是好玩的,您这身子骨或许还能坐着轮椅出来,我就杆屁朝凉啦。委座,听我一句劝,三十多万到手了,您就悠着点吧,咱们这帮子人也就是逢年过节的到领事馆喊两嗓子,没别的出息了”!

别看彭明当时嘴硬,其实心里接受了我的建议,事后给我来电话说;决定取削这一计划。当彭明一人来到曼谷以后,不知那位高人带来一件信息;缅甸佤帮军政府冯家声冯司令员要向彭明先生无偿提供一块地皮,并送来了地图,地契和照片。

彭明做过北京建城集团的董事长,看地皮那是行家,嚯!这块地皮邪了!既能经商又能从政,进可攻,退可守,亦文又亦武,真是一块藏龙卧虎,八面玲珑的风水宝地!这时对方又来电话说;现任佤邦财政部部长石磊先生的夫人将亲自到泰缅边界迎接委员长!彭明也有点受宠若惊,说话都有日本味了;“那就开路的,大大的”!

曼谷到清迈750公里,清迈到塞美60公里,加一块810公里,好车也得溜溜跑一宿,彭明在车上睡着没睡着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不打呼噜光做梦;云南王龙云,十四省联军司令孙传芳,奉系大帅张作霖,皖系大帅吴佩浮,北伐司令蒋中正,中共主席毛润之,差不多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梦着了,就是没梦着王炳章。

彭明要真是梦着王炳章那就好喽,他半道就跳车了,什么“地皮”纯粹是“圈套”!现在石夫人一口否认;无偿提供地皮,边关迎接彭明,跟本就没这码子事!

现在扣到彭明头上的是“非法持有假币”罪,这个罪不大,不过那得看您持有的数额多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出卖,购买伪造的货币或者明知是伪造的货币而运输,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的,处十年以上或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金或没收财产。
那么彭明被扣上了“非法持有假币”的数额到底有多少?是“较大”,是“巨大”,还是“特别巨大”“请看以下的消息;
1据云南警方知情人说。彭明这次是用的假名和假护照。被捕后由於害怕会由於贩 卖巨款假币要判死刑,就公开了自己的中华联邦临时筹备委员会委员长的身份,希 望从刑事案例变成政治案例。
2。彭明这次带来一个小公文皮箱的假人民币,数量约50多万。
3。彭明已经交代,假人民币是在香港向台湾的黑社会买的。是在台湾印刷的。他一 共买了100万假人民币。
4。本来准在备中缅边境的缅方城市与国内的地下民主人士接头,转交这批假人民币
的。不料在到达的当天。由於当地市场通用人民币,彭明的同行女友贪小便宜,用 了一张100元的假人民币买了很多土产和纪念品。想不到回到旅馆,小贩就带来警察 追上门来。
5。缅方警察搜查彭明的行李,发现了50多万假人民币公文皮箱,就马上跟中方驻当 地的办事处联系。彭明知道事情不妙,就拿出美元要贿赂缅方警察,企图逃跑 。可 是缅方警察说:“你的钱都是假的”
6。中方办事处人员来了后,不由分说,马上把彭明及其同行女友带到中国云南一方。由 於50多万假人民币是特大假币案,就立即押往昆明。

第六条的后一段“由于50多万假币是特大假币案,就立即押往昆明”。特大就是特别巨大,看来彭明的刑期少则十五年多至无期,好在没“犯”死罪,那么有人问;这些假币真的不是彭明的吗?他为什么要承认,为什么要交代?那您老就且听下回分解吧。

★ 中国联邦军政大学办学方案 (征求意见稿) ★

Peng Ming China Federation Government一.办学宗旨:中国联邦军政大学(简称军政大学),系为中国联邦民主政府(简称联邦政府)培养各类推翻中共、治国安邦,即得天下、治天下人才的特殊学府。

二.隶属关系:军政大学直属联邦政府领导,联邦政府首脑兼任军政大学校长。联邦政府
总理府秘书长代表联邦政府联系军政大学。

三.领导体制:军政大学的领导班子由联邦政府任命,校长由联邦政府首脑兼任,执行校
长主持工作,另设三个副校长分别兼任教务处长、总务处长和政训处长。由执行校长和三名
副校长组成校长办公会议,为军政大学的日常决策机构。重大事项报校长定夺。

四.院系设置:军政大学总部暂时设在美国旧金山,待联邦政府推翻中共回国主政后迁回
中国首都。根据现实需要军政大学暂时设立下述六个系

1.政治行动系:培养渗透到中共高层从事策反、政变等颠覆行动的高层次特别政治人物。

2.特遣行动系:培养主要在大陆从事特别武装任务的中基层特遣队指挥官和骨干队员。

3.战术情报系:培养直接在大陆从事情报收集和交通转运的中基层情通人员。

4.战略情报系:培养长期潜伏目的地、主要执行重大战略任务和从事情报分析的高层次情
报人员。

5.宪兵督察系:培养宪兵部队军官和骨干督察队员。

6.战略储备系:培养既具有战略头脑又具有操作能力、随时准备出任中国联邦的中央和地
方政权首长以及外交、国防、内政、安全、财政、金融等要职的高层次政治家。

五.学员招收:重点在大陆招收学员,酌情在海外招收少量学员。在联邦政府回大陆主政
之前,所有学员必须是中国联邦党党员。学员入学之前必须接受联邦党中央组织部的政治审
查。学员在校学习期间实行军事化管理,学费、食宿费、交通费等全免,另酌情提供少量零
花钱。

六.教官选聘:在全球范围内精心选拔政治可靠、业务精通的专业人士担任教官,待遇从
优。

七.学位授予:学员学习结束后,经考试合格者,军政大学发给毕业文凭;对成绩优秀者
酌情授予学士、硕士、博士等学位。

八.官阶授予:学员毕业时,文职人员由政府总理府授予文官行政级别,武装人员由政府
国防部授予军衔。

九.学员分配:学员毕业后由联邦政府统一分配工作,学员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分配,但联
邦政府会酌情考虑每个学员的专长、爱好、志向和要求。

十.财政审计:军政大学的所有经费一律由联邦政府全额拨付,实报实销;同时接受联邦
政府审计督察署的审计。

中国联邦军政大学筹备处

2003年11月2日


author:岳武    source:东西南北论坛   last updated:06/26/04    visited:565
printed from: CDJP Overseas Headquarters Website
website address: http://66.49.218.225/gb/article.php/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