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共政府警方大学生线民的道歉信
06/23/04    大蒜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188

洋葱:

请宽恕我的罪过,与其求神拜佛,不如请你保留这封信,求得你的宽恕。我知道你经常看哪个网站,我就把封信发给这家网站发表,这样比较好,你我可心知肚明,别人可以参考。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满怀志向抱负,我们一起考上重点中学,考上重点大学,我们如此亲密。你竟然跟我谈论敏感而冒险的国家大事,我也凑和着和你讨论,你也知道,你的想法我不太同意,我不在别人面前与你争论,甚至维护你,但我私下告诉过你,我不会参与你想做的事情。

然而,上个学期开学的头一天,学校领导和市公安局就找了我,一方面我害怕,另一方面我也算是被“说服”了。公安警官比你还能说,这是真的,他们告诉我,让我了解你的思想行为,目的是为了能够及时掌握情况挽救你,防止你被敌人利用,他们告诉我只有我可以帮助你,但不能让你知道,如果我拒绝帮助他们,他们只好对你采取果断措施,到时候我也难以逃脱厄运。是的,我本来就觉得你的想法过份,也曾劝阻过你,但因为我们关系如此亲密,我最后决定不干涉你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算是被迫还是主动答应了公安警官的请求,我上个学期开始成为替他们了解你的思想、接触、计划等所有一切事情的人,我一直认为,我是在帮助和保护你,因为我在帮助公安工作,因此我到时候可以帮助你向公安请求放过你,我也可以暗中起作用来保护你。这些想法可能有点幼稚,但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我今天毫无保留地告诉你。

由于你早就认定我不是你想从事的冒险计划的合适人选,因此公安派给我的任务我很难完成。可能是你为了那个计划需要看很多书,需要找很多人聊,你的行踪很不固定,我很快就知道,除了在上课的时间能见到你,下课之后你总是忙于其他事情,我连象过去那样与你一起安安静静散散步,谈谈人生,谈谈思想,谈谈未来,发发牢骚的机会都没有了。但是,我非常担心,如果我不能完成公安派给我的任务,他们很可能对你下手,连我也不会放过,他们说了,他们调查的事情,一开始算是你和我两个人发起的。

你知道这一学期我是怎样完成公安派给我的任务的吗?

我知道真正来了解你关于那件事情的进展、接触、想法和计划等公安想知道的情况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与你有接触,因为我对你的熟悉不是一天、两天,我就能应付公安了。我上课时尽量和你坐在一起,虽然关于那件事情我们没有任何谈论,但是我们坐在一起这个事实,就让我有了编造汇报内容的基础。

就这样,我经常挖空心思编造你的思想去应付公安,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新的内容了。一开始我确实没有伤害你的地方,我一直想用编造的汇报来影响公安对你的看法,让他们能够放过你,也放过我。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可能你也不会很清楚,我追过的小红,上学期与我疏远,其中原因包括了她总是带有对你表示崇拜的言语,她似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更愿意谈论的是你,我不希望听到这类言语,这样的谈论无法让我感到高兴。后来她开始与你走近,你们俩开始一起在食堂打饭,我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我们是如此亲密的朋友,你知道我在追小红,你为什么不主动疏远她而要和我争夺机会呢?后来我利用向公安汇报的机会,伤害过你,当然,那些汇报都是编造出来的。我那样做了,并不心安理得,但我在那种心情下,认为自己所做的没有对不起你,因为你负我在先,而且你所做的正被公安调查的事情,属于很傻的事情,你做很傻的事情是你自己找倒霉,这也不怪我,再说我也是保护自己,我并不同意你,是你把我卷入的,我是无辜的。

小红的事情是我改变想法和做法的原因之一,另一件事情就是公安告诉我说你收到美国敌对组织给你的美金,我也看到你手头比过去松多了,但是作为过去如此亲密的朋友,你连一顿饭也没有请过我。于是,我觉得杀杀你的威风也许是应该的。

这样,之后我所编的汇报,虽然不是真的,也不离谱,但都是对你非常不利的。无论是出于嫉妒,是出于无知,是出于自我保护,是出于内心需要一种平衡,是出于越是对你不利的汇报越能得到公安的物质奖赏,反正我所做的,并不是喜欢公安,并不是喜欢共产党,并不是认为你所做的那几事情的目的和动机是错的。我对于自己所做的一直担心,编造的汇报事后总是发现漏洞百出,我非常害怕公安发现了今后给我来个“罪加一等”,有几次,我根本没有与你和小红有接触,但是我的汇报却是你和小红告诉我这个和那个,内容都是有声有色丰富多彩的,我编造的多是说你的坏话,并不是那些会使你罪加一等的东西。我也害怕你知道我扮演的不光采的角色,所以我申请了去新加坡读书,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很快就要走了,先去新加坡,以后准备再去美国。中国,再见了。洋葱,希望你好自为之,我不想干涉你的事情,但是你也许不知道危险就在你的身边,我走了,肯定还会有别人来接替我所扮演过的角色,新接替的人也许比我还要堕落,我只是编那些说你坏话的内容,如果有人编你策划颠覆组织的内容,你可能被关进去了都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没有的事情却成了你罪名。你要知道,我们都是在一个黑暗年代的黑暗的世界里。

我虽然没有起到破坏你的事情的作用,但是我可能已经伤到了你,但我也相信我也可能起到了拖延公安对你下手的作用,如果你认可,这就算我也是帮了你。你需要知道,你不可能想到过我这样的人会帮公安当线民来调查你,而且我整整干了一个学期,如果我不这样告诉你,你更不可能想到我是怎样做的。今天我告诉你这些,已经伤害不到我自己了,但是你有必要知道你身边的危险,我也是想提醒你一句:你永远不能过高估计自己和过份相信自己!

洋葱,再见了!请你宽恕我,原谅我,今后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为你祝福。

大蒜 2004年6月22日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28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