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光俊真是一朵鲜花倒插在牛粪里!
06/20/04    苍山一竹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373
易改、高光俊:关于《如何推翻中共》一书的紧急声明 »
争开你的眼睛,伸出你的双手,捂住你的鼻子,拥抱着高光俊的书......

有个朋友,恋爱两年多准备结婚,发现女友偷着去当小姐,还告诉他说:愿意和我的朋友结婚过一辈子,但结婚之前她要去当小姐赚上一大笔钱!中国是个“生活想要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的社会。

我的朋友,他差一点一朵鲜花倒插在牛粪里!

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今天重提,是因为好书,大大地好的书,《如何推翻中共》这本书的作者高光俊--实在符合“一朵鲜花倒插在牛粪里”!

昨天第二次到外面的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下载《如何推翻中共》,看到后面有一条评论,以为是有人捣乱,没有在意。今天注意到在“中国宪政俱乐部”的网站上正式有那条评论的内容才注意读了一下。

法格!高光俊,我不管你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资格有多老,你他妈的简直就是一朵鲜花倒插在牛粪里!

法格!高光俊,你写了一本好极了的书,我决不收回我昨天对你写的这本书的赞扬。

法格!高光俊,你真他妈的给我增添信心,我本来以为写这样一本书需要一个伟人,今天你让我充满了远远超过你的希望。

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也没有看到争论,就事论事,高光俊和易改在关于《如何推翻中共》这本书在网站上发了个《紧急声明》中说:“‘中国民主正义党’于6月18日在其所主办网站发布高光俊所著一书《如何推翻中共》网络版是未经作者和代理机构授权的行为。......此举完全打乱本俱乐部筹备计划。”

怪事,我是6月17日就第一次从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下载到《如何推翻中共》这本书了,你们美国那里的6月16日,6月17日和6月18日我都几次上过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网,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既没有拿这本书卖钱,也没有以这本书募捐,网页没有任何商业广告,为什么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发行了这本书两天之后出现了作者和代理机构授权的问题了呢?

更不明白的是,什么叫“此举完全打乱本俱乐部筹备计划”?

我不明白,高光俊写《如何推翻中共》这样的书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完全”为了要教人“如何推翻中共”?如果是的话,哪里会有人想得到什么授权不授权的问题!难道书写完了不是急于希望中国的大众越多、越早读到越好吗?这与筹备一个政治俱乐部的计划挨得上什么关系?是筹备一个政治俱乐部重要?还是教人“如何推翻中共”重要?这样的书,写好了,有需要藏起来的必要吗?如果这本书的作者高光俊认为写了这本书不是要让中国大众越多、越早读到越好,所以写完了要先藏起来,所以中国民主正义党“未经授权”就发布了就要来一个《紧急声明》,这不是颠倒了吗?高光俊不会是这样吧?

《如何推翻中共》的的确确是本好书,这话就只能这样讲了:真是一朵鲜花倒插在牛粪里!

说《如何推翻中共》是鲜花,不会没有人不懂我的意思。那么什么是牛粪?我请大家捂着鼻子凑近一点来看看我的发现:

第一,《紧急声明》上要求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对其所篡改的内容部分迅速予以纠正”,昨天我就说了,我是一字一句地看了《如何推翻中共》这本书的,到目前为止有的快要能背下来了。比较了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和中国宪政俱乐部两个网站的版本,唯一不同地方只有“作者介绍”部分,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的“作者介绍”多了这么一句:“为中国民主正义党最早期建党人士之一”。我在国内,又是新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的,高光俊是不是中国民主正义党最早建党人士之一我不知道,但我“古狗”了一下,确定高光俊是中国民主正义党的,那就好了嘛!这是“作者介绍”,谁发布这本书谁怎么介绍,只要符合事实,谁管得着吗?也许这不是这本书作者自己的问题,也许这是那个政治俱乐部其他人的问题,什么问题?不喜欢出现“中国民主正义党”这几个字吗?我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问题。不喜欢出现“中国民主正义党”这几个字,却要把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人写的书作为可以“完全打乱本俱乐部筹备计划”的东西来用,这是在搞什么飞机?我看不懂,请能看得懂的启发我一下吧。

第二,《紧急声明》中说“中国宪政俱乐部筹备联络人易改因不谨慎向石磊透露相关信息是一次事故”。法格!高光俊在《如何推翻中共》这本书里说得不够清楚吗?易改不想信息走漏却向石磊透露信息做什么?难道作为可以“完全打乱本俱乐部筹备计划”这么重要的一本书,易改还没有研究过?

第三,《紧急声明》指责中国民主正义党发表高光俊的《如何推翻中共》没有“注明其网站复制内容的来源并链接出处”。我向石磊发信询问,石磊告诉我说他答应易改等中国宪政俱乐部网站建立好了,易改通知他之后,他就在正义党网站上做链接,之前也不公开谈易改等人筹备中国宪政俱乐部的事情,但没有谈到过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不能发表“中国民主正义党最早期建党人士之一”高光俊所写的书。中国宪政俱乐部网站也说了是因为“走漏消息”而“提前”公开。法格!这是石磊不遵守规则吗?石磊要是在发表高光俊的《如何推翻中共》之时就“注明其网站复制内容的来源并链接出处”,倒真的是不遵守规则了。

以上三点大家还只是看到了“牛粪”,干了还以为是苦草茬子。下面再凑近点,大家就会嗅到“牛粪”味了,干也不会走味:

第四,谁还记得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大约在一个月前发表过一篇文章,说到当中国民主党国内重要创党人徐文立建立了网站,域名用了 cdp1998.org 之后,另一个本来与中国民主正义党合作的谢万军离开了之后,在他所主持的“中国民主党总部”网站上公布一个新创建的联系信箱 cdp1998@hotmail.com,该文章指出:“这就不是简单‘捣乱’,而是企图制造‘混淆’,把前面所谓‘中国民主党总部’联在一起,就会让信任徐文立却不信任谢万军的国内人士上当,以为 cdp1998@hotmail.com徐文立的地址,国内与徐文立的通讯就有可能部分落到谢万军手里。”相关文章链接

然而,徐文立 cdp1998.org 为域名的网站,名称是“关注中国中心”,英文用  CCC 来代表,是“Concern China Center”的头三个字母的缩写。再看看“中国宪政俱乐部”,英文也用 CCC 代表,是“China Constitution Club”的头三个子母的缩写。这还不算,“中国宪政俱乐部”网站的刊头竟然与“关注中国中心”的刊头完全类似,版面设计和使用的软件也完全相同。可是,问题在于:前一个CCC的徐文立从来不主张武装推翻中共的暴力革命,后一个CCC却是坚决主张武装推翻中共暴力革命的。套用那句说过的话:这就不是简单“捣乱”,而是企图制造“混淆”!

如何推翻中共我很赞赏高光俊在《如何推翻中共》一书中所主张的武装推翻中国的暴力革命,但是我也非常希望徐文立非暴力和平推进中国走向民主宪政取得成功。中国民主人士的奋斗,光谱应该宽一些,主张可以多一些,各种策略方法都有尝试的必要,究竟最后鹿死谁手,谁也不能随便打赌。目前,肯定是徐文立非暴力和平推进中国走向民主宪政在中国接受的人要多一些,影响大一些,对共产党来说头痛一些。我对《如何推翻中共》这本书特别赞赏的原因之一看到了中国民主人士奋斗的光谱终于宽了一些,谈武装推翻中共写得好的书太少了,虽然之前有过王炳章的《民运手册》,《如何推翻中共》从理论和策略上并没有超过王炳章的《民运手册》,而且部分内容是很类似的,但是《如何推翻中共》在语言组织上,文体结构上和其他描述上,比王炳章的《民运手册》有更大的煽动性,写这样的书,除了讲道理之外,关键是要能够让读了的人产生立即行动的欲望,并了解应该怎样去行动,这就是《如何推翻中共》大大超过了《民运手册》的地方。然而,我对《如何推翻中共》有这样的评价,我无法容忍“中国宪政俱乐部”用不正当的方法去和“关注中国中心”捣乱和混淆,如果象徐文立那样主张非暴力和平推进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人所作出的努力能够成功,难道不比武装推翻中共的暴力革命要好得多吗?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最近对中国民主党这个光辉而伟大的名称,对这个1989年之后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出现过一次高潮的名称,明枪暗箭不打一处来呢?以上好像都是针对徐文立的,但同时我心里面很为熟悉的王有才担忧起来。

对于“好极了”的《如何推翻中共》这本书,和对于“糟透了”的“中国宪政俱乐部”及其《紧急声明》,我实在找不出别的办法来形容,只能说:高光俊真是一朵鲜花倒插在牛粪里!

大家现在闭上眼睛,吸吸鼻子,嗅到了“牛粪”味没有?!

(2004年6月20日于上海)

易改、高光俊:关于《如何推翻中共》一书的紧急声明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24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