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答"社会初级阶段论"的不同看法
06/17/04    黄胜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37

(提问)

石先生:

我仔细的阅读了你们的网站部分内容。感觉你的很多见解跟我的完全一致。但是对于中国的民主,我抱以相当悲观的看法。民运已经完全被共产党妖魔化了。所以海外民运对中国的推动作用不大。我准备过几年回到中国去做一些具体的组织工作,但是我也没有把握,因为我有家庭的拖累。我很早之前就想还是从共产党内入手,渗透瓦解共产党。就象台湾民进党一样,他们在国军中也是有秘密党员的。国内的气候我知道,没有许多人对政治感兴趣,都想赚钱。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没有?

在 中国民主正义党2004年新春综述的理论策略综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  中,我对贵党对共产党的现政策和未来走向的理解有不同看法。共产党现在是进行最后的瓜分了。本质上现在的共产党实际上是极右 ,是法西斯主义。他们不可能‘以“社会主义中级阶段”为借口,重新提高计划经济的比例,缩小和限制私有资本和市场经济的比例’的。现在反对共产党是反专制,反私有化的程序不公正。很多老百姓不在乎专制与否,但是对与自己也有分的国有财产被掠夺是非常忿恨的。这就是为什么毛的幽灵会复活的缘故。所以现在中国的自由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是统一战线。我个人偏向自由主义,但是我不认为老百姓会喜欢自由主义。但是民社由于带一个社会主义的词,老百姓也会不喜欢。贵党的名字中有正义两字非常好,现在老百姓多么盼望正义啊。

没有时间写很多了,下次再请教。

来信者:石伟 2004年6月16日

(回复)

石伟先生:

我代表民主正义党和石磊先生感谢您来信对我们的鼓励、支持和提出不同看法。我希望在这里能够具体而简略地说明我对您来信中所提出的问题的一些看法。

您在来信中提到,“民运已经完全被共产党妖魔化了,所以海外民运对中国的推动作用不大”。这句话我不能同意。民运被共产党妖魔化,这是事实,但是民运是否作为一个整天已经被共产党妖魔化,这个不能肯定,至少正义党非常注意不被共产党妖魔化。

共产党妖魔化民运,有两个问题分开谈:

一个是共产党作为坚持一党独裁专制在中国的统治集团,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总是要企图妖魔化任何反对、威胁和挑战其一党独裁专制政权的团体和个人,这不是民运本身能够控制的事情,因此无论民运怎么做,都不可能改变共产党妖魔化民运的企图,改变这一点的唯一途径就是民运战胜共产党。

另一个问题是,今天的民运,是怎么被共产党妖魔化的呢?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共产党妖魔化民运是有几个特定的切入点的,这些切入点正好是今天民运中间的一些弱点和污点,比如打着民主的旗号在言行中充满专制独裁的思想表现,造假文件制造轰动,支持邪教乱中国,把搞民运当作饭碗,在国内制造人权事件而不是保护有自由思想且勇于表达的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在“人权”的名义下搞选择性“关注”,实际上搞的是民运宗派的扶持和打压而置“人权”的普适性于不顾,在“促进中国民主”的名义下只宣扬受到镇压和打击的“人权事件”的案例而不关心自由思想在中国传播、维权人士维权行动逼迫当权者退让和民主人士斗争的成功经验的传播,等等。最严重的是,当共产党把民运妖魔化为“反华”的时候,有的民运不但不是把“反共”与“反华”认真清理区别清楚,反而大肆宣扬共产党实际“拥有”中国,因此“反共”就要“反华”。因此,民运被共产党妖魔化,共产党是找到了民运的弱点和污点,民运本身有责任,这一点民运不能不承认,也不能不作出改变,民运本身并且要拿出行动来说明,来划清,否则民运只能是白挨共产党的打而无还手之力。

至于海外民运对中国的推动作用不大,这更是民运本身的问题,这方面决不能把责任推到共产党头上。记得过去在国内有个电影,有一句共产党讽刺国民党的话说:“不是国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民运让共产党继续用这样的话来讽刺自己,因此民运要想办法在推动中国的民主中起到作用,起到重要的作用,要“比共军更狡猾”才对。

有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的问题,我们正义党的陈琳小姐比我更有研究,我想说的是这个问题不能小看。中国有很多人其实根本不理解什么是资本主义,中国有很多人在今天的维权运动中,主张的其实是社会主义,他们要的不是资本主义制度下自由的公平竞争,他们要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平均分配,这个问题就是在民运中也非常严重。最近,海外的谢万军民主党提出了一系列的口号和诉求就是这样,他们不但示意认同了五星红旗所代表的“团结在共产党周围”这种“社会主义民主”,他们向政府(不管是向共产党政府还是向任何其他形式的政府)要求“给中国百姓免费医疗”、“给大学生工作机会”等,他们主张的不是个人选择和自由竞争,他们主张的不是减少政府干预而相反的是要求加强政府干预,其中“取消户口”等口号与过去毛泽东所提出的“消灭城乡差别”有多大区别?如果今天中国彻底取消了户口制度的限制,农村人口对城市的冲击到底是会在中国创造出更多的资本主义自由竞争,还是会在中国造成更多的共产主义平均分配呢?所以,我们是否也应该看到,在中国究竟现在多少人依然希望回到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础的“共产平均”,究竟有多少人希望向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推进呢?当共产党政府还在继续坚持“社会主义”这个名称并且用宪法进行规定的时候,当共产党继续在扶持国有企业并且对私有经济设置种种障碍和控制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警惕“共产主义复辟”在中国出现,由于这个原因,当私有制没有在中国确立之前,直接民主使中国更加“资本主义”还是会让中国更加“社会主义”呢?这些问题相信陈琳小姐近期都会作出比较完整的论述来。

您来信中提到共产党“私有化的程序不公正”,您首先肯定了共产党在搞“私有化”。我的看法在这一点上也与您不一样,我认为,共产党不是在搞“私有化”,共产党只不过是借“私有化”之名和“私有化”的部分形式,在用欺骗的手段占用,也就是利用民间的私有资金,目的是发展有效益和有竞争能力的国有经济,所以共产党才始终从理论到实践上都在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才是您说的“不公正”的实质--既然是“利用”,就象共产党五十年代“利用”民族资本家那样的“利用”--怎么可能是“公平”的呢?您所说的“公平”在共产党不放弃“社会主义”和“共产党领导”之前,是不可能出现的。

(答复者:黄胜)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21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