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析中国民主党员政治庇护失败案
06/13/04    石磊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966
中国难民网:关于党员 Alexander YUN 的 避难案子 »
关于瑞典中国民主党成员政治庇护申请失败的分析

Alex今天,在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的网站上读到瑞典的一位叫Alex民主党员申请政治庇护遭到拒绝的消息,我感到十分内疚,因为这位申请人曾与我通过电子邮件,我只是简单地让他介绍了以下自己的情况,没有关心下去。对于Alex的政治庇护申请案,我至今还了解不多,也许亡羊补牢的机会还存在。不过,我今天认为我有必要对这一个失败的政治庇护申请案分析一下,以便更多的民运人士了解如何争取自己的权益,了解如何帮助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承认,当我接到瑞典Alex英语电子邮件的时候,我打算帮助Alex,Alex给我的信提到他于2002年加入了谢万军负责的中国民主党,我向他要求了解更多的关于他政治庇护所需要的资料的信息,他发表的那封给我的信就是他后来用中文提供给我的信息,不足以我作出出面帮助还是不出面帮助的决定,而且基本上没有回答我需要知道的问题。后来因为忙于手投和身边的事情,我和Alex的联络没有继续下去。

我只给Alex一次英语回信,提出了一些问题,我当时的回信大意是:

就我所知,你作为一个民主党的成员很难证明你的政治庇护申请案,除非有人知道你在中国就为中国民主党做过什么事情。即使如此,你也只有50%的希望,这是因为许多在中国公开过自己是中国民主党成员的人并没有遭到政治迫害。

从你的来信中,我发现你还有另一类别的申请同地下教会有关。你把两个类别的申请混在一起,对于法官来说会难以作出决定,两个不同类别的申请在法律上有不同的考虑。

.....我猜想,你有一个故事(有点证据但不确凿)等待法庭作出相信你的判决,但你没有确凿的事实来说明你的申请案。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说明你过去两年在瑞典的行为(政治活动和宗教活动)与你所阐述的过去在中国期间的活动完全相吻合?你能否证明:

(1)你过去两年在瑞典的活动与你所阐述的过去在中国期间的活动完全相吻合。

(2)你过去两年在瑞典的活动中国政府知道,比如公开活动或者公开发表文章。

(3)中国政府曾经迫害过你所参加的那个组织从国外回到中国去的人。

其中(1)对于法官是否相信你所阐述的在中国发生的事情非常重要。从法律上讲,政治庇护法律在西方国家是类似的,因为法律是根据联合国的公约所制定的。你不需要证明将来会如何,你只需要证明如果你回到中国去,你会遭到政治或者宗教迫害的可能性大于50%。......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Alex所陈述的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是参加地下教会活动,Alex 在瑞典是否继续从事与宗教有关的活动呢?这个问题不清楚,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与宗教有关的活动。因此,不能说Alex所陈述的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有假,但Alex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让法官相信他所说的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很可能”真的发生过。在法律上,指责他人“说谎”需要证明的,但是判定证人证词“可信”需要在提出“合理怀疑”之后得到“合理回答”。如果“合理怀疑”是:为什么Alex在中国冒险从事地下教会活动,而在瑞典不从事教会活动并且公开为中国地下教会遭到迫害做点什么呢?Alex如果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有过这样的活动,那就是“合理怀疑”没有得到“合理回答”,因此Alex所陈述的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无法被判定为“可信”。

XingDaoAlex在瑞典之后加入了谢万军负责的中国民主党,并且得到了谢万军所发的证明文件。先不说Alex对谢万军负责的中国民主党的主要纲领、策略、一些重要议题的观点、以及中国民主党过去和现在的大致状况是否真实地了解,中国政府是否知道Alex Yuan究竟是谁?中国政府是否知道Alex Yuan加入了谢万军负责的中国民主党?如果中国政府知道了这些,那么是怎么知道的?知道的途径是否合理?正义党和谢万军负责的中国民主党一直到2004年1月底才正式分开,之前我们两家的网站是合在一起的,我作为网站的负责人,我不了解Alex Yuan是谁,我也不知道Alex Yuan公开有过中国民主党名义的活动,我当然也不清楚Alex是否能够向瑞典的移民法庭证明中国政府了解他是属于中国民主党的成员。假如中国政府不知道Alex这个人到底是谁,不知道他参加了中国民主党,从谢万军的证明文件说Alex是中国民主党的成员,怎么也推不出中国政府会因为Alex参加了中国民主党而迫害他。

直到今天,Alex的政治庇护案子已经在法庭输了,我在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的网站上见到了Alex的照片,今天可以证明中国政府知道Alex加入了中国民主党以及Alex是谁了,至于Alex加入中国民主党两年来作为中国民主党的党员都作了些什么,从正义党网站和谢万军的民主党网站,或者其他网站上看,我什么也不知道,用古狗也查不出任何东西来。我不知道Alex加入谢万军的中国民主党是不是受到了谢万军关于能够帮助他申请瑞典政治庇护的误导,当然,这种“误导”的想法还是指过去,现在谢万军已经在他的纽约分部办公室公开悬挂出代表“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的五星红旗,并且用美军根本不可能携带,而且在伊拉克也不缺的,近10来包40磅重的大米,以赠送伊拉克华裔美军的名义招揽华文报纸记者拍背景是五星红旗的中国民主党的照片,我更愿意相信谢万军当时的作为是希望Alex在其政治庇护申请中使用中国民主党的名义,然后输掉申请案。我现在的这个想法,可以读者参照我们的一位党员所发表的文章,本文后面附上了文章的链接。

RiceAlex政治庇护申请案中,在国内参加地下教会活动与在国外参加中国民主党是两个不同领域的活动,在政治庇护上前者是宗教迫害,后者是假如Alex回国是否会受到政治迫害的问题,前者是要法庭相信已经发生过了的宗教迫害,后者是要说明将来可能面临的政治迫害。关于证明将来可能面临的政治迫害,由于加入中国民主党的行为是在国外发生的,那么Alex需要证明的是:有中国民主党的成员从国外回中国去遭到了政治迫害。更确切一点说,Alex需要证明:有谢万军负责的中国民主党的成员(与中国民主正义党无关!),在国外从事中国民主党的活动,回到中国之后,遭受了政治迫害。这个证明不但不存在,而且Alex是否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在国外公开活动过都是一个问题。

综合上述分析,Alex的政治庇护申请案,过去在国内发生的宗教迫害问题无法被判定为“可信”,到达瑞典之后加入中国民主党之事无法证明中国政府知道,即使能够证明中国政府知道他加入了中国民主党,而且还公开从事了活动,也无法证明与之类似的人(谢万军中国民主党)从国外回去(不是中国国内的)遭到了政治迫害,因此,Alex的政治庇护申请案,无论是在哪一个国家,就是在政治庇护最容易获得批准的美国,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中国难民网:关于党员 Alexander YUN 的 避难案子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18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