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国海外民运不存在“内斗”?
06/09/04    石磊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72

正值美国总统大选,两位总统候选人中,现任总统布什指责参议员凯利曾丢弃勋章和丝带,而参议员凯利则指责布什没有服完兵役。这场大选中,两位美国总统候选人从另一个意义上讲,他们是地地道道的“民主人士”,两位候选人持续攻击对手已经使得许多美国人感到不耐烦了,然而我们不是听到不耐烦的美国人指责两位“民主人士”“内斗”,我们也从来没有听到过美国人指责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内斗”。

从美国这个成熟的民主社会里总统竞选所表现出来的民主运作的过程,我们很简单地看到:民主社会内部的竞争--选举人之间的竞争、党派团体之间的竞争--并不被称为是“内斗”。

其实,在一个民主社会里,政治竞争对手之间相互攀比政策也好,相互攻击拆台也罢,目的是为了争取选民的选票,攻击拆台的一方没有要“打倒”对手的意向,被攻击被拆台的一方也没有要“打倒”对手的意向,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拆台呢?他们只是希望自己从选民中所获得的选票能够超过对手,除了国家法律之外,选民的投票意向实际上也限制了政治竞争对手之间不敢作出妄为之举--比如布什不会说凯利有支持中东的恐怖分子嫌疑而让联邦调查局调查凯利,而凯利也不会造谣说布什嫖妓贩毒。

现在,我们比较一下中国海外民运团体的情形。

不同的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从某种意义上讲,就好比相互竞争的政治对手,这一点与美国总统候选人或者政治党派之间应该是相同的。下面我们从竞争的对象和竞争的目的来谈不同点。

(1)竞争的对象是什么?

美国总统候选人竞争的对象是选民的选票。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竞争的对象是不是中国大陆人民的认同和支持?是不是海外华侨的认同和支持?

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之间的竞争是“民主”的竞争,如果说是“内斗”,那是说不通的,这样说的人就是不懂“民主”。“民主”虽然是与“专制”冲突的,但我们要理解的是,“专制”是一个极端,一个专制制度的另一个极端也是“专制”,“民主”并非“专制”的另一个极端。因此,如果谁要求反对一个专制制度的舆论、团体和人士都“统一”起来不要有相互竞争、不要有“内斗”,那么这实际上是在建立一种新的专制来反对一个旧的专制。

如果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竞争的对象是不是中国大陆人民的认同和支持,也是不是海外华侨的认同和支持,那么又会是什么呢?是西方政府的认同和支持?是台湾政府或者台湾某个党派的认同和支持?是某个基金会的认同和支持?是中共或者中共内部的某一派别的认同和支持?

这些问题只需要提出来引起注意,不需要深入探讨,已经足以说明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的复杂性了,这不是民主多样性的反应,这应该说是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所处的特定的环境,中国海外民运人士无法改变这种环境。

(2)竞争的目的是什么?

美国总统候选人竞争的目的是要当选总统,从而推行其支持者所提倡的主张和照顾他们的利益,与此同时,为了不被反对派颠覆,当选的总统必须照顾反对派代表其支持者所提倡的主张和他们的利益。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竞争的目的是不是要在中国大陆执政?

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之间的竞争是“民主”的竞争,如果说是“内斗”,那也是说不通的,这样说的人也是不懂“民主”。说主张“民主”,不能只允许所有的“民主”人士和党派去和专制政权竞争,而不允许“民主”人士和党派之间进行竞争,这样做和想这样做,都是不民主的。

如果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竞争的目的不是要在中国大陆执政,也不是要成为中国大陆侨民在他国的政治主张和利益的代言人,那么又会是什么呢?

我们首先来讨论一个叫做“促进中国民主”(包括人权)的提法。“促进中国民主”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笼统的说法,由于上述竞争对象的不同,“促进中国民主”的形式就有很大的不同。其中,关心自己的主张和做法是否在中国大陆有市场,能否获得多数或者一定比例的人民的认同和接受和不关心者有所不同;关心自己的主张和做法是否在中国大陆可行和不关心者有所不同;希望得到某种政治势力(外国政府、外国工会等团体、台湾政府、台湾政治党派、中国共产党某派,等等)的赏识并得到重用(成为附庸、傀儡)者和为了理想、实现目标而坚持独立者也有所不同。大家都可以说是要“促进中国民主”,大家做的都可以说是以“促进中国民主”为目标的,但是由于竞争对象的不同,表现就不同,因此所造成的冲突,算不算是“民主”竞争?算不算是中国海外民主运动人士和团体的“内斗”?我们可以看到,这里面有的可以算是“民主”竞争,有的不算,那些希望得到某种政治势力的赏识并得到重用而引起的冲突,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外斗”,而不是“内斗”。

由上面的分析,我们得出结论:在民主环境中的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和团体之间只存在“民主”竞争或者“外斗”,不存在什么“内斗”。我们常常把“民主”竞争当作是“内斗”,实际上是专制思想在作祟。我们也常常把“外斗”当作是“内斗”,这是因为我们只把与中国共产党专制集团的斗争当作“外斗”,而没有把那些在“促进中国民主”的旗号下希望得到某种政治势力(外国政府、外国工会等团体、台湾政府、台湾政治党派、中国共产党某派,等等)的赏识并得到重用(成为附庸、傀儡)者所造成的冲突也当作“外斗”。

在上面作出结论之后,我们还需要补充说明一个问题来避免混淆。上面提到过,美国总统候选人之间,除了国家法律之外,选民的投票意向实际上也限制了政治竞争对手之间的胡作非为,其中这里的国家法律,特别要指出包括了竞选方面的法律。但是,中国海外民主运动人士和团体之间,没有可以强制执行的竞争规则,因为存在竞争的对象不是中国大陆人民的认同和支持,也是不是海外华侨的认同和支持,而分别是西方政府的认同和支持、台湾政府或者台湾某个党派的认同和支持、某个基金会的认同和支持、中共或者中共内部的某一派别的认同和支持,等等“饭碗”问题,更因为外部的某些政治势力直接介入(通过特务所掌握的人事、资金等资源、控制的媒体等等),由于这些存在的量之大、力之强、隐不可测和手段基本得不到有效约束,使得中国海外民主运动人士和团体之间的正常的“民主”竞争被掩盖在一片实际上属于“外斗”的汪洋大海之中。

这就是中国海外民主运动人士和团体所处的实际环境,没有人能够改变,也没有哪一个势力愿意和能够帮助改变,其实也不需要去改变--只要那些竞争对象是中国大陆人民的认同和支持、是海外华侨的认同和支持的独立的民主运动和团体为了理想和目标坚持“竞争”下去,水自然会清,正一定压邪。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16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