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危机中的中国社会亟需民主英雄主义
06/01/04    杨天水、李国涛、张林等    新世纪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48
六四祭日唤起的呼吁

  民主英雄主义,与历史上任何以一人一族一派一党的利益为目标的自我牺牲式的英雄主义有根本的不同,是一种以民权民生为目标的勇于牺牲自我利益的,与旧体制、旧势力、旧恶俗展开战斗的精神和行为。

  民主墙一代,实践了民主英雄主义。在黑暗专制恐怖笼罩国民灵魂的时代,西南的黄翔等,北京的魏京生、刘青、任畹町、徐文立、胡平等,南京的徐水良等,青岛的孙丰等,上海的傅申奇等,湖北的秦永敏等,广东的刘国凯、何求、王希哲等,云南的陈央潮等等,代表了那个时代我们中华民族的良知,面对当时世界上罕见的极权专制势力,他们勇敢地站在追求民权民生的前沿,奋勇揭露和抨击极权制度罪恶。那个时代,统治阶层普遍凶残冷酷,极端仇视民权民生,民众普遍麻木、恐惧或怯懦,极度疏远公理正义。然而民主墙一代,继承了夸父逐日的勇猛,义无反顾地对抗专制邪恶制度,多数主要成员,因此受到十年乃至于近二十年监禁,饱受了专制铁狱的摧残,在当时这是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

  几乎和民主墙同时代,王炳章博士等开辟了海外民运战线,和国内民运遥相呼应,共同向大陆极权制度猛烈开火,不断激发起海内外民运浪潮。

  八九民运大潮前夕,大陆朝野涌动着两股民主英雄主义的洪流。在体制内,以胡耀邦、赵紫阳为领袖的,以陈子明、鲍彤、包遵信、王军涛、严家祺、陈一咨、苏绍智等为主力的改革派,力求加快推进大陆民主化进程;在民间,则有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等为代表的一大批知识精英,在各地民主沙龙进行民主播种,有以钦本立为主编的《世界经济导报》为代表,在新闻舆论界有力冲击了大陆专制体制下几十年一贯制的新闻禁锢厖种种力量的合流,致使蕴藏在国民灵魂深处的民权民生热望,借悼念胡耀邦之机,由学生到民众,由北京到全国,以雷霆万钧之力,喷薄而出,电闪雷鸣,永垂人类历史的八九中国民运大潮,由此,在大江南北,如火如荼,蓬勃展开。

  即便遭到血腥镇压,各地民主英雄主义的火焰也没有熄灭。九十年代初期,刘青等在海外建立了有效的民权组织;王丹、张铭等等为代表的天安门一代,经历了专制铁狱之后,继续奋战在海内海外;李海、秦永敏等志士,在1993年底签署了《和平宪章》,发出了89六四之后首次引起世人注意的群体性的政治呐喊;以丁子霖教授为首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血泪控诉以及正名六四的呼吁,响彻全球;以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等为代表的中国民主党,以惊世骇俗的力量和影响,在大陆国民中迅速扩散了民主火种,而九十年代组党队伍中的很多落难者,都显示出了无比的英雄气概,拒绝和专制顽固势力妥协,他们至今还被囚禁在牢狱,其中著名的先行者91年自民党人胡适根,后来者98年民主党人吴义龙、祝正明、查建国、高洪明、佟适冬、刘贤斌、佘万宝、李大伟,等等,都是他们的优秀代表;随后,王策、杨建利、王炳章、张林、魏泉宝等,为拓展或紧密联手大陆民运,纷纷闯关回国,震撼朝野;杨子立等青年四君子,异军突起,不惧专制黑暗,不惧牢狱之灾,为民权民生奔走呐喊;刘晓波、余樟法、杨银波、郑贻春等为代表的新一代自由撰稿人,林牧、许良英等为突出代表的老年民主精英,等等,在海内外媒体上,向专制制度发起了勇猛进攻;而香港持续不断的民主诉求,终于萌发了鼓舞人心惊动世界的二零零三年七一大游行;与此同时,海外洪哲胜领导的《民主亚洲基金会》,张伟国主办的《新世纪》,李洪宽主办的《大参考》,辛灏年主办的《黄花岗》,卢四清主办的《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以及《北京之春》、《大纪元》、《博讯》、《自由亚洲电台》,等等,则为传播民主人权思想,为批判独裁专制制度,为推进海内外民主力量的沟通和联合,均提供了坚实的思想阵地。

  民主英雄主义还有几种力量容易遭到遗忘和忽视,他们同样是我们中华民族民主化进程中必不可少的力量。

  第一种民主英雄主义,是自由宗教运动的力量。共产专制力量控制大陆之后,自由宗教力量就立刻遭到了绞杀。终于,八十年代以来,自由宗教运动渐渐抬头,以基督教家庭教会为代表的民间宗教力量,为追求公理正义,始终不懈抗争,;而给大陆社会的精神世界造成强烈冲击的法轮功,则在短短几年之内,显示了极其强大的生命力量。在官方不断迫害和自由宗教运动顽强抗争不断反迫害的搏击中,信众们历尽磨难,要么身陷囚牢,妻离子散,要么遭到灭顶之灾。在信众们勇敢无畏、前赴后继的牺牲中,我们看到了光耀人寰的民主英雄主义情怀。

  第二种民主英雄主义,是知识界精英力量。有已经过世的李慎之老先生,有公开讨伐中共宣传部的年轻教授焦国标,有揭露时弊呼求民主自由的作家刘晓波、余杰等,有为民权民生呼吁呐喊的胡星斗教授,有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郑恩宠、刘路、张耀杰等,有为国民权益以及六四正名仗义执言、奋不顾身的蒋彦永教授,还有为陷于腐败专制下无穷苦难之中的农民兄弟撰写了《中国农民调查》的陈桂棣、春桃夫妇,等等。由于直接面对腐败分子,他们的处境就更加充满危难和艰险。

  第三种民主英雄主义,是激荡于体制之内的特殊不同声音。这股力量,近年来,正逐步走出六四恐怖阴影,由弱转强,跃跃欲试,试图冲破旧的体制,走向民权民生。如抵制虚报产量、拒绝逢迎上司的前合肥长丰书记黄同文,揭开三农危机的硕士书记李昌平,终日为三农焦虑的何开荫与杨文良等等,就是他们之中优秀的代表人物。他们同样面临腐朽落后的专制守旧势力的压制和打击,同样拥有民主英雄主义色彩。

  第四种民主英雄主义,是以民间维权方式出现,闪烁于工农大众自发的维权上访抗争之中的浩然正气力量。每年全国各地农民自发的抗暴,以辽阳和大庆的工潮为代表的时起时伏的工人阶级的抗争,尤其是河北沧州不畏强权的民运斗士郭起真,唐山地区誓死揭发腐烂官府的硬汉郝树清,告倒河北原书记程维高的共产党人郭光允等等,都是以自我牺牲的精神,挟精卫填海的勇气,向腐朽落后势力开战,并赢得了一些局部性的胜利。他们的英勇行为,鼓舞了更多的国民。

  第五种民主英雄主义,是主要以群体方式出现的大陆以外的政党、团体和媒体力量。他们或联合作战,或单打独斗,从未向大陆的极权专制主义势力妥协,身体力行,坚持不懈,一直在奋力帮助和促进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遏制中共极权主义的肆意扩展。

  惨绝人寰的血腥镇压十五年来,中国政治腐败加重,经济危机加重,贫富两极分化加重,国民道德沦丧加重厖且目前仍在继续恶化,整个社会,现在正处于暴风骤雨的前夜,而所有这些问题的总病根,是千夫所指的一党专制独裁。因此,为了避免中国社会的分崩离析,为了中华民族的共和新生,在目前局势下,中国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弘扬民主英雄主义,需要用民主英雄主义去战胜专制独裁主义。

  为此,我们紧急呼吁,呼吁中共高层改革派,要勇敢崛起,效仿广受世人尊敬的德才兼备的胡耀邦和赵紫阳,高瞻远瞩,登高望远,顺应世界民主潮流,响应朝野民主呼声,拿出应有的民主英雄主义气概,与专制特权势力彻底决裂,大胆抵制并废黜专制守旧派,大胆联合,并起用民主少壮派,修改宪法,废除恶法,开放报禁,开发党禁,正名六四,抚恤难属,制定并公布政体改革时间表,并与中华民国的各个民主党派,与大陆现有的八个民主党派,与港澳特区的民主党派,与海内外民运的各个党派群体,与自由宗教运动的各个教派,与达赖喇嘛等少数民族的民运力量,等等,尽快展开对等的沟通和谈判,以期和平渐进理性科学地建立起中华民主联邦实现中华民主宪政。

  我们呼吁海内外民运的各个党派群体,继续光大民主英雄主义,实行广泛联合,以期形成坚实有力的大陆在野党;呼吁大家在联合的过程中,以宽容谦逊的胸怀,遵守民主程序和规则。既然我们为废黜专制实现民主自由,已经付出了并且不惧怕付出任何巨大牺牲,我们当然应该,并且也能够做到在内部和解妥协相互包容的基础上团结一致,共同奋斗,处处以大局为重,求同存异,相互礼让,相互体谅,同仇敌忾,万众一心。今天,全球华人隆重纪念“六·四”缅怀英烈,就是希望英烈们的鲜血不致白流,那么,我们首先就必须达成各自放弃偏见成见消除误解尽快内部大联合这一共识,为了顾全大局不害怕牺牲个人名位,不担忧减损个人利益,一心一意为民主事业整体大局着想;而统一的更大规模的民运组织形成之后,还必须打破狭隘的自以为是的“老子天下第一”之类党派文化观念。因为复兴中华民族,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实现中华民主宪政,是一项中华历史上前无古人的宏大的系统工程,此不是任何一个党派团体所能够有力量单独完成的。这一历史宏伟目标,必须依靠追求民权民生的各种政治的和宗教的力量的广泛结盟以及共同艰辛努力,才能达到。

  我们呼吁:中国军队的官兵们,人民的血汗养育了你们,你们有责任效仿六四时拒绝开枪的那些坚持正义立场的,坚持军队中立的官兵们,坚决抵制向人民使用血腥暴力。在未来的社会变革中,做军队国家化的推动力量,摆脱军队党派化的邪恶之路,拒绝任何要求你们干预政治或者向国民开枪的罪恶命令,做我们中华民族国家的而非党派的安全柱石。

  我们呼吁:中华民国和香港以及海外侨民中的自由民主力量,光大民主英雄主义,在道义上尤其是财经上更加积极支援大陆各种反对专制的力量尤其是民运群体,以使他们能够更加有力地履行推进民权民生的神圣使命。

  我们呼吁:目前名义上还站在体制内的自由知识分子或者干部,要学习和弘扬当年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知识精英的大无畏精神,继续坚定不移地大挖专制独裁的墙角,以反专制腐败为突破口,努力进行民主播种,启蒙公民,启迪民智,尤其是要更充分地运用体制内的优势,更大胆地、更巧妙地从道义上、经济资源上,全面支持民运。

  我们呼吁:在“六·四”这个无限悲痛的日子里,海内外任何愿意推进中华民族复兴事业的力量,要精诚团结起来,心心相通,达成共识:民主英雄主义道路,是走向民主联邦宪政的必由之路,离开这一道路,必将无所作为;民主墙和八九民运、九八组党,已经为我们开辟了这条道路,并且已经吹响了沿这条道路进军的号角,因此,任何愿意推进中国社会进步的个人、群体、党派,都有义务有责任,在这条荆棘丛生的崎岖道路上,擎举民主英雄主义大旗,前赴后继,万众一心,与极权专制腐败势力殊死搏斗,共同坚定不移地向建设中华民主联邦、实现中华民主宪政这一自由平等民权民生的、国父三民主义宏伟目标,奋勇迈进!

北京:江棋生、任畹町
江苏:杨天水
安徽:张林、王庭金
上海:戴学武李国涛杨勤恒何永全高晓亮沈继忠
山东:车宏年、孙文广、刘玉宾、赵聪利
重庆:许万平、邓焕武、杨银波、何兵、李运生、王明、龙太平、阎家鑫、
雷元海、蒋世华、
四川:邓永亮、张明、廖亦武、周志刚、游学年、张德怀、黄晓敏、陈卫
浙江:陈树庆、杨建明、来金标、单称峰、范子良
福建:林信舒
  贵阳:廖双元、莫建刚、李任科、曾宁、黄杰
东北:冷万宝、王文江、杨春光
 山西:师涛
湖南:谢长发、刘立平
湖北:胡俊雄、李卫平
陕西:马晓明
广西:余樟法(东海一枭)、黎小龙、王治晶
广东:谭力、黄志伟
河南:刘二安
河北:郭起真
江西:徐高金
内蒙古:丁贵雄

附注:李国涛传送此稿的附言:“最后定稿。警察已经在砸门。匆匆。国涛敬上 二○○四年六月一日”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06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