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大陆民运“台谍”丑闻调查分析报告
★ 1、向王军涛提两个问题 ★

2004年5月26日,台湾《中国时报》发表了所谓“中国国家安全部获得台湾国安密件”的消息,该密件披露出流亡美国的“六四”学生运动领袖王丹和被中国政府称为所谓“六四”“黑手”的王军涛为台湾的军情部门执行任务的指控,同时也披露出台湾情治单位对中国大陆民运的布局。一时间,“526”中国大陆民运丑闻笼罩在中国大陆民运人士和团体的头上。

美国之音2004年5月29日在报导中引述了王军涛的反驳。王军涛认为,中国官方采取这一行动,主要有三个目的:

“第一就是想搞乱台湾,因为蓝营和绿营现在矛盾很大,通过这次曝光,可以使人民进一步不相信扁政府,因为他们连基本的保密都做不到;

“第二是想压住大陆内部要求平反六四的呼声,台湾、大陆和香港的人都说,现在包括共产党内部,要求平反六四的呼声都很高。他们想栽赃我们是台湾间谍,王丹是89年学生的代表,我在当时被定为黑手,抹黑我们两人,可以把要求平反的声音压一下。等到澄清真相时,六四事件15周年已过去了。

“第三个目的就是想挑起一些内部矛盾,因为这个东西出来后,(海外民运) 内部就会有很多矛盾出来。”

王军涛在这里反驳的前提是:

(1)所谓的台湾国安“密件”是伪造的。

(2)伪造者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官方机构。

王军涛是在以上两个前提之下,指出了伪造“密件”并且向外公布的三个目的。

让我向王军涛提两个问题:

(1)“密件”要么是真的,要么是假的,您当然可以凭自己所经历的事实知道“密件”是假的,但是您需要向公众说明“密件”是假的,您怎么来向公众说明这份“密件”是假的最能让人相信您说的话是对的呢?

(2)伪造“密件”的人只有可能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吗?

如果王军涛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没有绝对把握,那么《美国之音》报导中王军涛的反驳基础就是动摇的--王军涛、王丹,还有所有其他大陆民运团体和人物,纵然有千嘴万口也永远抹不去“密件”给自己、给中国大陆民主事业笼罩的阴云。

本篇调查分析报告不但要确定“密件”是伪造的,而且还要指出“一石三鸟”究竟是哪三只“鸟”、“猎人”究竟是谁。

★ 2、从“密件”本身来证明“密件”是伪造的 ★

从“密件”本身来证明“密件”为假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们只需找到“密件”的任何一个地方明显不可能就解决问题了。

让我们来查读“密件”所载的这一条内容:

“「中国人权」:人员虽少,但旗号响亮,加以人权议题比民主议题要具体,在未来两岸协商中又可扮演议题角色,应保持其运作;不过,因为该团体在幕后有美国支持,台湾方不宜过度介入,保持友善关系即可。”

“中国人权”组织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获得资助是公开透明的,美国支持“中国人权”组织的人权工作也都是公开透明的,与支持其他中国大陆人士的人权工作没有任何区别,“幕后”从何说起?这一说法“很象”是中共政府的言辞,肯定不会是台湾国安局的研判。

再让我们来查读“密件”所载的另一条内容:

“王军涛、陈子明:做事低调,但具有能量,深层耕耘,在各地皆有点,具有组地下党之潜力,可以透过分期、分阶段之方式进行支助。”

就算台湾国安局对王军涛、陈子明在中国大陆组织“地下党”有万分的兴趣,这还需要王军涛和陈子明对在中国大陆组织“地下党”也要有兴趣才行。但是,王军涛和陈子明属于理念成熟、目标策略坚定之辈,王军涛和陈子明对在中国大陆开展“地下党”秘密斗争的立场和观点是什么呢?是不赞成的,起码是不会带头卷入的。王军涛和陈子明,要在中国大陆组党,组的也不会是“地下党”,难道台国安局打算对王军涛生拉硬扯违背王军涛的立场观点来对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进行布局吗?这一说法“很象”是中共政府的怀疑或者某个民运人士的猜测,肯定不会是台湾国安局的研判。

仅仅根据以上指出的两条,伪造“密件”之人实在把台湾国安局看得太没有水平了,也就是说,伪造之人根本就不具备台湾国安局的水平。之后我们还要提到其他“密件”伪造的痕迹。

★ 3、“出头鸟”没挨枪,“缩头乌龟”却挨一大棒 ★

上文指出,伪造“密件”之人手法拙劣,把台湾国安局看得太没有水平了,暴露出伪造之人根本就不具备台湾国安局的水平。这样,我们就怀疑“密件”的制造者是否具有中共国安部的水平了。

我们无法判断台湾国安和中共国安水平孰高孰低,但是我们至少可以相信两岸的国安旗鼓相当。在说明了“密件”是假的之后,让我们看看“密件”是否“很象”是中共所伪造吧。

假如“密件”是中共所伪造,目的不外乎王军涛所指出的三个,即搞乱台湾、针对“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和破坏民运团结。那么我们来看一看,“密件”是否符合这三个目标或者是其中之一呢?

第一,“密件”只有是真的,才能搞乱台湾。“密件”是假的,怎么把台湾搞乱?“密件”是假的,在台湾顶多搞起昙花一现的舆论风波,何况中国大陆民运这个主题还不是台湾民众所普遍关心的问题。所以,中共官方伪造“密件”企图搞乱台湾的说法说不通。

第二,“密件”如果是针对“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为什么拿王军涛和王丹开刀?王军涛和王丹在“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上从海外扮演或者准备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吗?我们看到的是:王军涛不但没有,似乎也不准备在“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王军涛在“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中到目前为止好像连一篇重要文章也没有发表过。然而,“密件”最重的一棒却偏偏打在了王军涛的头上。这是为什么?王丹在“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中倒是扮演了自己的角色,但无论是出版纪念文集,还是发表回国权利宣言,虽然王丹扮演和打算扮演的角色超过王军涛,但是从中共的角度来看,这些活动都是一纸空文,不构成真正的麻烦。有没有人比王丹扮演和准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呢?有!搞出“蒋彦永上书”,无论是真是假,搞“天安门母亲运动”,无论搞得成还是搞不成,绝对都是给中共政府找麻烦的事情。“出头鸟”没有挨枪,“缩头乌龟”却重重挨一大棒,这是怎么回事?中国政府这样来伪造“密件”针对“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能说得通吗?

第三,“密件”破坏民运团结,前提是民运已经团结了,或者民运和可能马上会团结起来,否则谈何“破坏”?我们不但看到海外民运长期四分五裂不团结,我们也看不出海外民运有任何可能团结起来的迹象,我们最多在追悼会上能够看到一点似乎“团结”的表面现象。然而,就算是追悼会,就连最最显得“团结”的王若望的追悼会,还有人不允许王炳章发言,还有人把石磊的名字从悼念名单上撤掉,还有人在场外动手打架。这样的海外民运,难道还需要中共官方制造一个台湾国安“密件”再来“破坏”一下吗?

“密件”既然是假的,乍一看“很象”是中共伪造的,仔细一看却不对了。那么谁干的这种“好事”?什么目的呢?

★ 4、再从“密件”本身来看“密件”伪造者的心计 ★

以下是“密件”所载的对中国大陆海外民运的所谓“布局”

一、「中国人权」:人员虽少,但旗号响亮,加以人权议题比民主议题要具体,在未来两岸协商中又可扮演议题角色,应保持其运作;不过,因为该团体在幕后有美国支持台湾方不宜过度介入,保持友善关系即可。

二、魏京生:具国际知名度,能写文章,但不会搞活动;在对中国大陆之文宣战上,有其价值。

三、王军涛、陈子明:做事低调,但具有能量,深层耕耘,在各地皆有点,具有组地下党之潜力,可以透过分期、分阶段之方式进行支助。

四、杨建利:活动力强,且具协调能力,和各派系维持良好关系,若以海外筹组中国之反对党而言,与王军涛同属领袖人选。

五、王丹:虽具国际知名度,但仍待进一步成熟,现阶段而言,对台湾之主要价值在于文宣。

我们对这五条进行一些归纳总结,看看这五条究竟想说明些什么:

(1)除了对“中国人权”全部是“褒奖”之外,对其他都有所贬。(为什么把组“地下党”和组“反对党”说成是“贬”呢?这个问题后面将作出解释。)

(2)除了“中国人权”之外,其他四位要么与“组地下党”和“组反对党”有关,要么就是“不会搞活动”或“仍待进一步成熟”。

(3)“中国人权”区别其他人物独有的特点是:不但人权“比民运”“旗号响亮”、能在两岸未来中“扮演角色”,而且还有美国在“幕后”支持。

(4)台湾方面“介入”“中国人权”是要的,但“不宜过度”。

写道这里,大概只有少数人真的能够明白伪造“密件”的真实目的,为了让大多数人能够彻底明白,我只需要加上一句话: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接受“组反对党”和搞“地下活动”的组织申请活动经费的。为什么上面把“组地下党”和组织“反对党”说成是“贬”,这在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申请活动经费的事情上,就是“贬”!

我们还看到,所谓“密件”对中国大陆民运的“布局”之五条中,“中国人权”提的是组织,没有人物的姓名出现。其他都以人物的姓名描述,而不提组织名称。这里,我再告诉大家一句话: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接受个人申请活动经费,只接受人权活动和研究机构申请经费。如果我们这样描述其他四个方面的人物,大家看看有什么区别:

魏京生基金会和中国团结工会的魏京生;

准备与陈子明一起恢复北京社会经济研究所的王军涛;

二十一世纪基金会的杨建利;

中国司法观察的王丹;

这不?这些人物都是这些机构的负责人,而这些机构都是符合申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活动经费资格的。“密件”制造者,想得很“深刻”啊!

现在,大家知道什么了吗?

谁是伪造台湾国安“密件”的始作俑者?--“中国人权”。

谁是伪造台湾国安“密件”的主谋?--“中国人权”执行主席刘青。

伪造台湾国安“密件”的目的是什么?--为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钱啊!

★ 5、优者公开鼓吹竞争、劣者背后捅刀陷害 ★

“密件”真的是“一石三鸟”,王军涛这句话一点没有说错。但是这三个鸟,分别是:

(1)第一鸟:凡是与“中国人权”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面前申请经费有竞争力的海外民运和人权团体,及这些团体的负责人。

(2)第二鸟:介入“中国人权”越来越少,“中国人权”越来越不能满意的台湾陈水扁政府。

(3)第三鸟:中共政府。“密件”公布,相信是假的人,谁都会说这是中共政府伪造的。

这三只鸟是全都打中要害的。

就算有人相信“密件”是假的,因为“好像”只有中共才有造假的动机,所以一定是中共政府伪造的,所以打中了中共的要害。

不过,也总有人不相信“密件”是假的,中共官方不会傻到“密件”是假的竟然看不出来,但是对中国官方来说公布一下并没有什么坏处,具体“获得”这份“密件”的官员也可以算是立功一场。在中共宣传机器的大力鼓吹下,凡是与“中国人权”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面前申请经费由竞争力的海外民运和人权团体,及这些机构的负责人,因为扯上了“台独”和为台湾政府从事在中国大陆的“间谍”获得,因此国内人士不会认同或者不敢与之接触

--比如拿王军涛来说,“密件”公布就是切断他与国内陈子明、刘军宁等人的联系,切断王军涛的研究信息来源和与国内思想活跃人士交流之渠道,北京社会经济研究所恢复运作当然成为天方夜谭,就算王军涛活动能量极大,给你上一顶组“地下党”的帽子当作是“保险栓”,王军涛今后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面前申请经费的事情上,再也不可能是“中国人权”的对手了。

--比如杨建利,有希望很快被中共驱逐回美国,是时杨建利不但声名大作,而且还有张伟国这样也是能力极大的人帮助,一定是“中国人权”的竞争劲敌。“密件”的时间显示杨建利系狱大陆已经两年,而且已经被中共以“间谍罪”起诉,其前例是王炳章的无期徒刑不放,杨建利的夫人对判刑五年都表示“轻判了”,台湾国安竟然会拿他来布局大陆民运?可是“中国人权”却忘不了杨建利--杨建利在大陆系狱,杨建利的二十一世纪基金会还有个张伟国和《新世纪》网站呢!一句“组织反对党”,在美国民主基金会面前申请经费就悬啦。

--王丹呢?尽管有个名称响亮而且号召力不小的“中国司法观察”,比“中国人权”的议题更加具体,而且“司法”方面正好是美国国会关注和帮助中国改善人权的重点的中心议题,来一句“仍不成熟”外加“台谍”,王丹的“两万斤大米”看来就要没着落了。

--魏京生?能写不能搞活动,这不是说魏京生只能吹不能做吗?还有什么意思?魏京生在全世界西方国家的国会、工会、联合国的活动不是“搞活动”吗?台湾国安句能这样说魏京生?中共难道不认为魏京生所搞的活动是无人取代的活动吗?谁是比不上魏京生这方面的作用却要爬到魏京生头上去控制和指挥他的?不就是“中国人权”吗?“中国人权”针对魏京生的“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不是已经这样做过一次而后失败了吗?

“中国人权”组织,近年来人才萧强出走,人权新闻廖廖且多有不实,信用扫地,主持人刘青遍结仇怨,日前因阻美众院通过营救王炳章法案遭我中国民主正义党通过网路穷追猛打,目前机构溃散,人员离心,又出现倪育贤领导的“中国观察”组织压顶,其未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经费申请有大碍也。台湾国安“密件”出笼,其他依靠诋毁竞争者“救命”的“上上”策。

这就叫:优者公开鼓吹竞争、劣者背后捅刀陷害也!

★ 6、“中国人权”刘青,这一次看你还往哪里跑! ★

伪造台湾国安“密件”,须有参考版本资料。众所周知,台湾情治分管,互相独立、猜忌、攀比、争功有余,敬业欠缺,情治分管官员任务之一是巧妙地使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发放之资金为其所控制使用,有关官员暗中越轨帮助“中国人权”提供了台湾国安“密件”的版本作为伪造的母本不是不可能。这个问题,应该是台湾政府自己关心的问题。

伪造的台湾国安“密件”不但把“中国人权”置于第一,还特意突出其有“美国背景”。这本来就是“中国人权”之主持人刘青不间断地通过暗示来“骗哄吓”其他大陆民运人士的惯用伎俩,这次算是找到了个“突破口”公开找到地方这样说了。若“中国人权”有特殊“美国背景”,那么与之针锋相对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到底是不是有“本拉登背景”?--看来“密件”的伪造者忘记把这一条写上,现在再来补充已经来不及了,等下次吧。

另传,“中国人权”近来欲引进大陆民运之中某些老人马充“新人”,此番人马中有伪造轰动性文件前科者,或曰“有瘾”,常对此种作为沾沾自喜而酒后失言。此台湾“国安密件”一石三鸟:利用的“敌人”北京,打击多名经费竞争对手,同时对台湾政府近年来对其秘密经费的削减泼粪!此番心计,台湾人无可查测,惟逃不过大陆人,尤其是大陆民运人的火眼金睛。

“中国人权”组织的执行主席刘青,是中国大陆海外民运中的一只烂透了、长了虫的苹果,这只烂苹果必须彻底被扫到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历史垃圾筒里去。

最后,谁也不知道台湾国安“密件”是不是北京官方公布,谁也不知道《中国时报》的消息来源究竟是什么?是北京官方?还是“中国人权”的北京关系人呢?

不过,总而言之,简而言之:“中国人权”刘青,这一次看你还往哪里跑!

下载

★ 7、“中国人权”控制的“博讯”网干了些什么? ★

在确定发表这篇调查分析报告之前,本人以“龙卷风”的笔名首先发表了符合“中国人权”胃口的幽默讽刺文章《“胡哥”给海外民运人士讲“文革一代”》,然而用其实谁都知道“龙卷风”就是我“石磊”,并且用我们一直固定的IP投稿到《博讯》新闻网上--差不多两年了,凡是有“正义党”或者“石磊”,或者其他正义党公开发表文章比较引起注意的人的文章,《博讯》一律不会发表,但是5月29日,《博讯》给了我一次“例外”--因为那篇幽默讽刺的文章,完全符合“中国人权”打击王军涛的胃口。诱饵放下,《博讯》即上了钩,是为笑谈,但也应验了“中国人权”在有关问题上的态度和立场,这正是我所需要知道的。

另外,《博讯》长期专用写手“魏众生”的文章,我们搜集了三篇,其中一篇是这样写王丹、王军涛的,有必要摘录一下:

“中共为什么选择王丹、王军涛等下手,而不敢选择倪育贤下手?我看就是因为这“二王”太过老实,在中共前面几乎是唯唯诺诺,王军涛虽然在专访中怒气冲天,但只能发在中共低曾官员头上,而不敢直指中共高层。我想,很可能是由于,他们还对中共高层心怀幻想。”(文章链接

为什么“中国人权”和其所控制的网站要对王丹、王军涛如此“左右开弓”呢?我突然想起王丹去年底的什么时候,宣布退出了“中国人权”的理事会。我猜想,王丹的这个决定大概与王军涛商量过吧?

喔......

★ 附件:台湾媒体轰炸式报导民运人士与国安系统关系(多维社) ★

多维社特约记者林晓北台北报导/海外的中国民运和民运人士和台湾情治系统的关系成为5月27日台湾最大的报纸中国时报和十多家主要电视媒体的新闻焦点,这也对以美国为主要大本营的海外中国民运组织和海外民运人士构成重创。

在部份的被涉及人抱怨中国时报未能在公布前和他们详细求证的情形下,台湾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中国时报在5月27日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在焦点新闻版用整版刊载中国国家安全部公布的一批所谓台湾国家安全局及情治系统和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合作的机密文件内容及关于这一事件的系列分析。中国时报在5月27日第三页焦点新闻版横跨整版的通栏大字标题是:「中共指控(小字)我政府扶植海外大陆民运人士」,在焦点新闻版的左上角出示了三封台湾国家安全局的机密文件,这三封机密文件分别是「二王项目」(王丹、王军涛)委托研究报告,海基会副秘书长颜万进向国家安全局呈送的「波士顿会议」机要公文,「我国与中国民运派系关系之分析及政策建议」之极机密报告。

和这三份翻摄照片并行的新闻报逍是在左上角的标题为「丁渝州、颜万进:文件不实,动机可疑」的报导。

接着在整页报纸的右面正刊出了上下对称并在暗示隶属关系的十张照片,九张为彩色,一张为黑白(陈子明的旧照),包括所谓的被指涉为为台湾国家安全局工作的五位大陆和海外民运人士,按照片从左至右的顺序排列分别为:王军涛、王丹、杨建利、陈子明、魏京生,下方照片的五个人分别为,曾任国安局局长的丁渝州、蔡朝明、海基会副秘书长颜万进,现任国家安全会议谘询委员的苏进强和曾任国家安全会议谘询委员、现任新闻局局长的林佳龙,和这十幅彩色照片平行的右方版面上有标题为:「王丹:中共已将民运组织打成台谍」的王丹的反驳,在中国时报焦点新闻版的左下角是用蓝色框子框起来的新闻分析,标题为:「今年2月26日最新极机密资料竟落入中共手里,台湾情治破洞才震摄」,接着,和此文并行的有位于焦点新闻版正下方的一篇新闻分析,用的竖排标题为:「台独、民运合流,中共一石二鸟」,位于报纸焦点新闻版右下方的以「新闻幕后」为提示的一文用了另一竖排标题:「牵扯不清,「海外」革命影幢幢」。

由于当日台湾其他报纸,包括自由时报、联合报、苹果日报、台湾日报新闻版面中均没有此类新闻消息,显然,这是中国时报的独家大新闻。

随后,在5月27日一整天,十几家电视及有线电视的滚动新闻及所有电视新闻播报中,随即迅速报导并转载了中国时报这一独家消息,在二十四小时式滚动拨出的即时新闻报导和画面中,此一新闻的报导成为热点,甚至在当天晚间新闻和深夜里的晚间新闻重播中,几乎大部份电视台的新闻中主播均将这一消息做为头条播出,在编辑新闻中,此新闻重要性超越其他重要新闻,例如在5月28日凌晨三点泛绿的民视新闻联播中,此一消息已列为头条消息,在电视新闻中不断出现的滚动式字幕中,最常见的标题新闻是:「王丹等大陆民运人士收受台湾政治献金」,「王丹、王军涛等人为台湾国家安全局工作」等。

当天下午,台湾国家安全局局长黄磊临时召开紧急新闻记者会,郑重否认台湾国安系统发展海外民运人士在中国大陆布线的计画,指陈这几份文件为伪造文件,台湾各电视新闻媒体全程转播这场新闻记者会,接着电视新闻又出现了台湾新上任的新闻局局长林佳龙由于被指称为幕后策划人反而成为新闻记者追问主角的系列画面,这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公布所谓台湾国家安全局极机密文件后,一整天内台湾媒体对此一件的反应,所掀起的波涛和效应。

5月28日,台湾主要的各大报纸随即跟进中国时报昨日的报导,均是在各报的焦点新闻版全面报导关于台湾情治单位扶植海外民运的新闻。

亲政府,主张台湾独立的台湾大报──自由时报,在报纸第三页焦点新闻版上,几乎用超过半版的篇幅报导持续新闻报道,并用了台湾国家安全局副局长黄磊昨天在台北召开紧急记者会上的大帧彩色照片,并显要强调黄磊的说明:新闻的标题是:「指控扶植海外民运,台湾国安密件全是伪造」,自由时报的焦点新闻版并在下方摘要刊发王丹、王军涛的十点声明,自由时报为这一声明所下的标题为「中国构陷求取政治目的」另有中华民国行政院院长游锡堃的声明,标题为「游揆:关心中国民主,不干涉内政」。

台湾的重要报纸联合报,5月28日则索性把此一事件移到第二版焦点新闻页内,并在每天的社论版面旁用几乎通栏的黑粗大字标题刊发详细内幕报道,标题:「资助北京之春三年前叫停」,是联合报记者卢德允写的长篇分析,详细披露了当年的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局长,现为台湾国家安全局局长的薛为民将军,在数年前决定停止资助海外民运杂志〈北京之春〉的详情,并在此一报道中披露了〈北京之春〉前后获得台湾军情局逾150万美元出版资助的情形。在文后,联合报并用摄影照片的方式刊发了两张由在北京的记者摄影的中国国家安全部所展示的,据称是台湾国家安全局的机密文件,其中一份文件的第一页上详列了〈北京之春〉杂志社社长王丹的英文银行帐户、助理简况。从报纸上刊出有透过放大镜放大的字体及可辨识内容的据称是台湾国安局的机密文件照片,有王丹在波士顿的手机号码617-283-2196,及在纽约的开户银行FLEETBANK,以及王丹在波士顿哈佛大学所在城市Cambridge上的街道地址。

在联合报的同一版内下方则同样刊有另外两篇新闻,一篇是台湾国家安全局副局长黄磊在5月27日召开紧急记者会的内容,联合报下的标题是「绝对机密曝光国安局:假的」另外,亦同时刊发了王丹和王军涛十点声明的少部分内容,标题为「二王:从未爲台情搜」。

5月28日的其他台湾报纸如中央日报、中华日报、台湾日报上均有关于此一事件的报导。

据记者私下向台湾资深媒体人士询问的情形,他认为,台湾的主要平面及电子媒体以如此显着醒目及如此详细的方式报导海外中国民运的情况,(虽然原因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公布了所谓的台湾国家安全局机密文件)是台湾报纸近年来从未有过的。据透露,这批所谓台湾国家安全局机密文件中的更多内容,目前还未全部公布。

5月28日的台湾电视媒体在新闻中已经没有相关的报导。


author:石磊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05/29/04    visited:2176
printed from: CDJP Overseas Headquarters Website
website address: http://66.49.218.225/gb/article.php/1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