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民运问题
05/28/04    老灯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528

时间:2004年5月22日晚上12点
地点:北京中南海坏人堂(怀仁堂?)
人物:中共政治局常务委员八人

胡锦涛(总书记):大家都到齐了吧?

令狐计划(常委秘书,列席会议):邦国同志请假了,他拉痢疾,起不来床了。

胡锦涛:那好,就开始开会吧。咱们这次常委的紧急会议,主要是研究民运的问题。

贾庆林(政协主席):我靠,这么晚召集开会,我还以为台湾阿扁宣布独立了呢,呵呵。

胡锦涛(白了贾庆林一眼):因为临近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日,海内外的民运分子特别活跃,活动特别猖獗。如何应对这个问题,我们要讨论一下,马上拿出一整套的办法。下面先请罗干同志介绍一下民运的情况。

罗干(政法委书记。从文件包中掏出讲稿):同志们,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在改革开放突飞猛进、三个代表深入人心的一派大好形势下,我们召开了这个“全国劳教劳改工作会议”......

曾庆红(国家副主席):靠,老罗,你拿错讲稿了!你干脆别照稿儿念了,直接口头介绍吧。

罗干:嘿嘿,困迷糊了,不好意思。好吧。我就简单介绍一下民运的事情。这个民运哪,顾名思义,就是民主运动。而民主就是反共,所以民运就是一小撮人搞反对中共的活动。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一些反动知识分子吃饱了撑的,玩儿命追求什么民主人权,和人民政府作对,到八九年的时候闹到了顶点。好在当时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健在,由他们做主,一举粉碎了民运分子的夺权图谋,取得了平暴的胜利。从八九年以后,这些民运分子一部分逃到了海外,一部分残存在国内。十几年来,这些海内外的民运分子,一有机会就跳出来捣乱。尤其到每年的六四,他们不是写联名信,就是搞什么集会示威,存心和党过不去。今年是六四十五周年,是个重要关口,海内外的民运特别卖力折腾。先是去年揭发非典事件的老蒋头发难,给党中央上书,接着“天安门母亲”也闹着呼吁,都一致要求给六四平反。这几天随着六月四号的临近,估计民运还会有更大的举动。

胡锦涛:好的。刚才罗大哥介绍了民运的情况,下面请大家讨论。

李长春(负责意识形态):我先说几点个人意见。对付民运,首先有个前提,就是绝不让步。不能让他们得寸进尺,中国知识分子就是给鼻子上脸,不能惯着。一定要坚决打击民运,不能手软。

贾庆林:国内的民运好对付,他们是瓮中之王八,咱们说抓就抓,说判就判。海外的民运呢,是不是可以动用国安的特工,把活动积极的灭掉几个,煞煞他们的士气。

温家宝(总理):国内的可以抓,但也只能抓几个头面人物。而且为了改善与美国的关系,抓的人好多也流放到国外去了,所以有人说我们抓民运是抓人质。国外的民运尤其不能杀,国际影响太大,不利于中国的国际形象。

黄菊(副总理):民运有露面的,也有隐藏的。我倒有个办法,把国内的民运一网打尽。

胡锦涛:什么办法?请讲。

黄菊:大家还记得五七年反右吗?当时我们党用“阳谋”让知识分子上当,先让他们大鸣大放,等他们都放够了再一举拿下。我看对付民运也可以来这招儿--咱们先说开始政治体制改革,开放党禁,平反六四,让那些民运都高高兴兴地跳出来,然后我们再收拾他们。

李长春:这个办法好!老黄真有你的!

吴官正(中纪委书记):我看一不做二不休,咱们干脆宣布欢迎海外民运回国,和共产党联合执政---那帮孙子一听能回中国执政,还不都乐晕过去!等他们都回来齐了,连本土的带海归的,咱给他来个一勺烩!

贾庆林:哈哈哈,老吴你忒损了吧?不怪老百姓说:吴官正啊无官正,真是没有一个官儿是正经东西!

吴官正:嘿嘿,我还不是为了党和国家嘛。

温家宝:这个主意不可行吧?一旦再搞反右那么大的运动,经济建设肯定受冲击。国际舆论也...

李长春:老温,你别总国际舆论国际舆论的。国际舆论算个鸟!咱们那么镇压法轮功,国际舆论又把咱们咋的了?民运才几个人?法轮功那是多少人?

贾庆林:靠,可以连海外的法轮功都骗回来--也说给他们平反,停止镇压,让李洪志回来。

黄菊:李洪志猴儿精,估计不会回来。

曾庆红:时间不早了,我总结一下同志们的意见,布置一下。第一:我们要立即利用栽赃陷害的手段,把民运跟台独联系起来,说海内外的民运依靠台湾民进党的资金支持。为了搞臭民运,还可以把民运和基地组织联系起来。一些相关文件,包括魏京生和拉登会见的合影,王丹和王军涛在阿富汗山区参加基地组织训练的照片,国安部要立即伪造,然后散发传播。这件事容易搞,要立即做。

罗干:好,我马上让周永康去办。

曾庆红:第二,要利用民运中的特工,积极进行挑拨分化,从内部把民运搞乱搞垮。第三,威胁民运人士和他们的家属,制造恐怖气氛,让他们一人当民运全家都倒霉。第四,对国内的民运人士,要立即软禁一批抓一批,以性犯罪、经济犯罪的名义判一批。第五,为了对付那个“天安门母亲”,我们要成立一个“天安门他爹”。那些六四时牺牲的共和国卫士,都有爹吧?

贾庆林:嘿嘿,当然有。

曾庆红:那我们就组织他们成立这个“天安门他爹”,也发声明,搞控诉,申请诺贝尔和平奖。可以跟挪威政府做笔交易嘛,我们给它几十个亿美元的贸易订单,让它给我们的“天安门他爹”发和平奖...

温家宝:可是...

曾庆红:老温,你别总打断我中不?大敌当前,经济利益要让位给政治需要!第七,当然不能搞阳谋弄大运动,但是可以分化民运,要欢迎愿意接受共产党领导的民运人士回国...

胡锦涛(不满地):庆红同志,那愿意接受共产党领导的,还是民运吗?再说总结大家的意见,布置安排工作,是总书记的职责吧?

曾庆红:咋的?我负责书记处,安排工作不中啊?再说了,泽民同志指示过,我可以和你一起主持政治局的工作!

胡锦涛(气愤地):我最近一再指出,不许搞多中心,要集中领导!你这样搞,是违反党的组织生活原则的,是分裂党的行为!

贾庆林:我靠,胡总,你不要扣大帽子嘛!谁分裂党?是你还是我们?

黄菊:就是!锦涛同志,不要上纲上线嘛。

李长春:总书记也是中央领导集体里的一员,没什么好特殊的!

吴官正:庆红同志也不对...

曾庆红(拍案而起):姓胡的!到底谁分裂党?你对江主席阳奉阴违是不是反党?别忘了,你只是军委副主席!

胡锦涛(摘下眼镜摔倒桌子上):曾庆红!你太放肆了!

温家宝:算了算了,都别激动。

曾庆红:姓胡的,你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你和温家宝就是民运的代理人!你们两个家伙就是要伙同民运,搞垮我们的党,搞垮我们的国家!

罗干:大家有话好好说...

胡锦涛:还说什么说?说个屁!散会!!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02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