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六四」十五周年祭
05/28/04    秋原    动向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70
时光像阵阵海风吹过,抚平了年少轻狂,也在人的额头上刻下皱纹,留下岁月默默流逝的痕迹。转眼十五年过去了。

尽管中共当局不遗馀力的想使人们忘却「六四」,可是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对许多中国人来讲,依然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尤其是对於我们这些亲历了天安门广场万头攒动,喜怒悲惧交集的人来说,「六四」更是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就在这一天,许多人失去了生命,许多人失去了亲人,许多人失去了自由,许多人失去了祖国,更有许多人失去了理想,失去了信仰。

记得一九八九年六月七日,我几经辗转,终於疲惫不堪地从学校回到了南方的家中,早已得知我平安无事的父母还是好几夜没有睡好,有著三十多年党龄的他们神态凝重,见到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解放军向人民开枪了,是不是真的?」几十年来,对共产党有著深厚感情,对共产主义有著坚定信仰并为之奉献了一切的他们不敢相信,不能接受,可是又不得不面对这般鲜血淋漓的事实。他们当时的感受,和风靡一时的电影《牛氓》中,亚瑟砸碎他膜拜已久的神像时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

「六四」事件以後,沸腾喧闹一时的中国各大高校顿时鸦雀无声,更有许多大学生自此幡然醒悟,体会到了党国一体背後的专制机器的残酷无情和无数冠冕堂皇的宣传背後的虚伪狡诈。「麻(打麻将)派」,「托(考托福出国)派」,「舞(跳舞玩乐)派」一时之间充斥各大校园。此後中国的知识界,鲜有直言、忠言、逆言、铮言,多有随声附和、阿谀奉承和追名逐利。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刚毅之精神、不依附於权贵的有影响的知识分子或被逼出走,或失去自由,或默默无声,日渐凋零。如今盛行中国的犬儒主义,大概就此开始萌芽滋长了。

六四的枪声,不仅夺去了很多年青的生命,浇灭了一代知识分子「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激情与责任感,也摧毁了共产党几十年来运用其掌握的强大宣传机器,在人民中不断进行洗脑、灌输和欺骗而苦心经营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而事後的秋後算帐,栽赃诬陷,乱扣帽子,乱打棍子,更使它露出了一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马脚。

从此以後,很多人私下里开始反省、思考甚至颠覆自己若干年来所受的教育。中国有了更多的怀疑,更多的幻灭,更多的觉醒,更多的玩世不恭,更多的虚伪狡诈,更多的阳奉阴违,更多的自私自利。

「六四」也使官员们贪污腐化的胆子更大,步子更快,同夥更多。记得「六四」以後,曾有好几位在政府、金融、电信等行业服务的年轻学长,谈论起自己单位里的腐败现象,就私下里不约而同地半是戏噱,半是气愤地表示:既然共产党不让我们反腐败,我们就和他们一起搞腐败,搞垮它为止。

放眼如今的中国大地,危机四伏,民怨沸腾,贪污腐败无处不在,使得共产党的高层也禁不住发出了「不反腐则亡国,反腐则亡党」的哀叹。

这是否就是共产党在十五年前,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北京,动用野战部队,以坦克和机枪镇压爱国学生运动的报应?

以此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01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