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六四」是中共的致命伤
05/28/04    邢汶    邮件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18
现在的局面是,中共当局闭口不谈「六四」,偶尔谈到的时候,也是语焉不详,或者惘顾左右而言他,而无论是国内的异议人士还是海外民运力量,都缠住六四这个话题不放。几乎每年的三月到六月,都要发表文章或者组织活动,纪念六四,批评中共。这说明,六四问题在中国民主进程中,具有不一般的意义。

温家宝先生在答记者问的时候,神色诚恳,隐含无穷苦衷和难言之隐。但他的谈话,已经透露了一个极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中共高层在六四问题陷入尴尬状态。有些评论指出,温家宝的谈话透露了中共内部的激烈争论,并甚至乐观地估计,在胡温政府这一阶段,有可能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价。我认为,这种乐观的评价,有政治幼稚的嫌疑。胡温政府依然是中共政府,在维护中共一党政权利益方面,与邓小平、江泽民并无二致。胡温的亲民形象,并非是中共良知发现,而是迫于民众的强大压力和改革陷入困境,不得不调整统治政策,以期更大程度缓和紧张局势,动员民众,度过改革难关。对胡温政府寄于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是屡屡发生在民运中的幼稚病的再一次表现。

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价,还那些死难大学生、死难市民和无辜牺牲的解放军士兵一个公道,我们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这个道路中依然有血迹斑斑的可能性,依然需要长期斗争,耐心对峙。充分估计中国民运的长期性、艰钜性和复杂性,甚至包括反覆性,是我们在民运理论方面需要澄清一个重要课题。

之所以说道路漫漫,其修甚远,是因为六四问题,比历史上任何一个爱国民主运动都更复杂,对中共政权都有更大的杀伤力,都是中共的致命伤。推翻对六四的诬陷不实之词,很可能会成为中共政权彻底崩溃的起点。而对于民主力量而言,争取六四的平反不仅是良知的要求,也是政治策略的考虑,这也是民主力量的一个杀手镧。

如果为六四重新评估,中共的底线,很可能会退回到这样的评价:六四事件是改革深化阶层发展的不幸的悲剧,是群众自发的反腐败运动。中央在处理过程中犯了急躁左倾的失误。但这是党和政府不得不采取的紧急措施。

我们之所以相信,中共绝不会为六四加上爱国民主运动的桂冠,是因为邓小平的文献历历在目,录入史册,世人皆知。六四发生大规模流血悲剧,是第二代中共领导集体的决策。如果为六四平反,首先意味著对邓小平历史权威的否定,再者意味著对江泽民执政时期左倾路线的否定,这对于众多高层官僚,都是难以接受的。中共迄今只有四代领导集体,平反六四则意味著对其中两代领导集体的否定,其难度可以想见。

平反六四,还意味著所谓的「共和国卫士」这种称号成为历史笑谈,军队将处于尴尬境地。军队领导人当然有的说了:当初让我进军北京的是你,现在否定我们功绩的也是你。平反了六四,怎么去评估军队进驻北京的做法?怎么处理那些在六四中下令开枪的军官?怎么看待军队在执行党中央命令的坚决行动?这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军队的阻力也是为六四平反的障碍之一。

正如中共在文件中经常使用的一个词汇:全党全军各族人民──现在,的确全党全军各族人民都认为「六四」是个悲剧,市民和学生和平请愿,却遭到了暴力压制,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确全党全军各族人民都认为应该为六四平反,承认它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但是,正如中共经常使用在其他地方的鸵鸟政策,中共当局现在也采取了对六四的鸵鸟政策,那就是装作无辜和茫然的样子,既不说错,也不说对,留给未来的领导人再说吧。就像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一脸的诚恳,那意思是:甚么六四?我怎么不知道?那不是我干的,你找别人去。

以一国总理之尊,掌握庞大的国家政权,温家宝尚且支支吾吾,这是很说明问题的。这至少说明,平反六四的前景还很渺茫,需要民众和国内海外的民主力量继续战斗和争取。这更说明,中共对「六四」这颗定时炸弹忧心忡忡,一旦未来中国政局有变,一定是发轫于对六四的重新评估这个问题。
(欢迎交流指正 beijingxingwen@yahoo.com.cn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01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