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难忘八九年“六四”
05/28/04    林毅 (中共中央党校)    大纪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98

应该说澳洲是个讲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较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这里,每年每到六.四前后,总是能够在这里的几份中文报上看到一些纪念天安门六.四事件的文章,有诗歌、散文、评论,还有一些亲自参加天安门六.四爱国运动的人的经历敍述。每当看到这些作者写的各种纪念文章,总是让我想起15年前,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总是能够让我振奋、激动、幻想,还有愤怒、不平、呐喊-------总是想,应该写一些纪念六.四爱国运动的见证,也是对六.四爱国运动被中共毫无人情的枪弹打伤和打死的、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英烈们的思念和哀悼,只有这样,难受的心情,才能得到一些安慰和平静。

89年我正好30岁,也是我参加工作,到中央党校工作12年的时间,发生了天安门六.四爱国运动,让全中国人和全世界人们关心注意,成爲当时全世界新闻报道的焦点新闻事件。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而且是发自内心自觉自愿,并积极主动亲自参加有著特殊意义的活动。

天安门六.四爱国运动,到今天已是15个年头了。可是15年前我所经历的事情,现在还清楚地在我记忆中,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忘掉。

我记得:89年6月1日上午9点多的时间,中央党校组织的声援队伍,大约300到500人高举著:“中央党校声援大学生正义行动”的大横幅,声势浩大地在中央党校主楼,正门前集合、组织好,又准时向天安门出发了。这次浩大的声援活动,已经是中央党校第三次组织声援天安门大学生静坐示威,反对中共官倒,贪污,腐败-----的正义行动了。

中央党校组织的三次声援大游行活动,每次我都积极的参加了,每次我都在最前一排,因爲,我们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同事一路上担负著高举“中央党校”声援大旗的任务。那时,也算是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吧。像衆多人一样,感觉中国马上有翻天覆地的新变化,中共内部所有的官倒、腐败、贪污---------都将铲除掉了,中国应该能够建设成一个更有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国家了。

从我们单位,中央党校(颐和园)到天安门,大约有20公里的路程,每次中央党校几百人的声援游行大队,走到天安门广场,大约3小时左右。这一路上,令人激动兴奋的掌声、喝彩声、欢呼声-------和衆多的大学生及百姓兴奋流泪的动人场面,让我和同事们,绝对是永生难忘的!

中央党校每次组织的声援游行路线是经过认真研究的,沿途经过的大学和政府机关是有一定影响的,其中就有这样一条游行路线:从中央党校出发,最近的大学就是: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国家安全部(西苑机关),北京大学(西门),北京大学(南门,也是正门),中关村,中国人民大学,理工大学,中央民族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国家安全部(白石桥机关),北京图书馆,首都体育馆,北京第二汽车制造厂,公安部(白石桥机关),国家建设部,大都饭店,北京市委党校,黄寺,市交通管理局,金融一条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礼士路立交桥,中国国家(国际)广播电台,中国贸促会,国家海洋局文化宫,西单十字路,民航大楼,中央音乐厅,六部口十字路,中南海,人民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天安门广场。

每当中央党校声援游行大队,浩浩荡荡经过每所大学门前的时候,大学里的师生总是用非常热情的掌声,欢呼声,喝彩声,欢迎我们的声援队伍加入,有竖起大拇指和V字形手势的,有的师生拿著照像机不停的拍照,无偿送给中央党校员工矿泉水,面包等食品,沿途的百姓也加入欢迎的队伍。他们激动、兴高采烈的眼神和言行,同样给我们鼓舞和力量。还有不少师生、百姓乾脆就加入游行队伍一起向天安门前进。真是非常感人的场面。

北京市委党校是中央党校下一级党校,每当中央党校的声援游行队伍经过市委党校的时刻,市委党校的同事几乎都走出单位欢迎我们,后来听说,在中央党校的号召、影响下,北京市委党校和员工也组织去天安门声援大学生的正义行动。当中央党校的声援游行队伍走上礼士路立交桥,进入西长安街时刻,长安街东、西望去,已是人山人海了,彩旗飘扬了,眼前全是各单位组织的声援大队,举著自己单位的大横幅,还有敲锣打鼓的,用扩音器高声喊口号的,还有向天空放彩色气球的等等。

我清楚的记得:当中央党校的声援大横幅高高地举起在长安街上的时候 ,周围衆多的大学生和百姓的掌声和欢呼声同时响起,那一张张笑脸和手舞足蹈的兴奋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因爲,有很多人都知道,中央党校是中共最高的专业学校,是重点培养中共高官、省长、副省长、市长、副市长、各大部部长、各大军区司令、政委和专业政治人才的大学。

中央党校能够组织去天安门广场声援大学生的正义行动,在衆多师生和百姓的眼里和心里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爲,中央党校的一言一行,某些方面,某种意义上,能够代表中共高层的一些思想和看法。所以,大学师生和百姓心里会更放心,更大胆地支援和声援大学生主张,反对中共官倒、腐败、贪污。

在长安街上,我们都亲眼看到,有来自不同单位的声援大旗和游行队伍,有很多的知名单位:中直机关,国务院事务管理局,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电视台,中央乐团,北京电视台,中组部,中宣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公安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北京体育学院,北方交大,首钢公司,北医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各企业,大集团公司等等,还有其他几百家声援队伍。

我还清楚的记得:有些大学生组织和个人,还有市民百姓,走到中央党校声援游行队伍最前面,流著激动兴奋的热泪,高声大喊:感谢中央党校声援队伍,你们的声援给了我们大学生增添了勇气和坚持到胜利的决心和毅力!我们大学生衷心的感谢你们,非常感谢你们!并和我们前排的同事握手,拥抱,拍照,这种激动人心的场面,三次声援游行活动,每次都好多次的出现。当时,我们单位的许多员工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我同样被感动得热泪夺眶而出。
我还清楚的记得:长安街上,有许多专业的摄像车,有: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新华社,还有衆多的新闻报纸,杂志专业机构的摄像工作人员。每次,中央党校声援游行队伍,前、后、左、右都有很多摄像人员拍照。这三次,我们单位也派了专业的摄像人员。只可惜,15年前衆多激动人心的照片,今天在中国是绝对看不见了,希望有朝一日,这些非常珍贵的,能真实反映六.四前全国人民声援大学生,反对中共官倒、腐败、贪污的正义行动的历史记录能重见天日、重见光明。

大约是89年5月中旬的时间,有些人传说,中共高层已调动军队,向北京开来了。说是要用军队镇压天安门广场大学生静坐示威的正义行动,当时,听到此消息的大学生和市民百姓,几乎百分之百的不相信,中共要动用军队镇压手无寸铁的大学生和百姓。可是,事实确证明了,这些人的传说是正确的,时间很快就到了5月下旬,中共调动的军队,坦克车,装甲车,运兵大卡车,转眼间,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北京四个方向所有外地车辆进京的公路上。应该说是大军已兵临北京城下了。可是,就是在此时此刻,几乎百分之百的大学生和市民百姓还是不相信,全副武装的部队军人敢开枪杀害他们。

希望,不相信、不应该、不可能、等等各种猜测,必竟不能代表事实。

6月3日,深夜2:00左右,中共高层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不惜动用任何手段,命令所有北京周边准备进入天安门广场的各兵种部队军人,必须在XX时间赶到天安门广场,这个命令就是让军人开杀戒的命令,杀戒一开,北京城四面八方枪声炸响,刺破夜空,震惊全世界的六.四大屠杀开始了,十里长安街,变成了手无寸铁的大学生和市民百姓血肉之躯与枪弹撞击的生与死的决斗场。一个大学生倒下了,一个市民百姓倒下了,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数不清的人倒下了,正义的尊严在枪林弹雨中倒下了,年青的生命结束了,鲜红的热血洒在了十里长安街上!有多少大学生和市民百姓受伤和死亡,有谁能说的清楚?有人说,被枪弹打倒一个,就有勇敢的人将伤者和死者擡到附近的医院,听说,十里长安街有10到20所医院,每个医院的太平间都人满爲患了,只有将死去的人放在医院楼道的走廊里,可想而知,有多少人被军人的枪弹打死,这只是十里长安街的情况,北京城四面八方的军人都要进城,又有多少大学生和市民百姓受伤和死亡哪?15年后的今天谁又能说的清楚,应该只有中共最清楚。

6月4日一大早,我与单位的几个同事向长安街出发了,我们想看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麽,我们也看了电视新闻报道,也听见有些人议论,可是我们全都不明白,不是说,人民军队爱人民吗?怎麽变成人民军队杀人民啦。

我们几个同事骑自行车先到了北京大学南门,很远就看到很多人围在一起大声说话,我们过去一听,才知道,这些北大同学是刚刚从长安街回来的,表情都很悲伤,有的同学白色上衣上还有鲜红的血迹,有的学生与围观的学生和市民一边大声讲话还一边流著眼泪,讲的非常清楚。木樨地,军事博物馆,文化宫,西单,六部口一线,军人开枪,打死、打伤很多人。听北大学生的讲述,围观的学生和市民百姓,个个愤怒至极,有些人边听边骂杀人的军人是:法西斯、土匪、屠夫―――。有些人亲切的安慰刚刚回来的学生和市民。

听过学生的讲述,我们更想去长安街看个究竟了,我们几个同事,从北大正门又骑上自己的车就直奔十里长安街了,经过几所大学门前,同样看到很多人三、五成群的大声谈论此事,每走不远的路,就能看到一批一批从长安街回来的人,有的边走边骂。其实,军人敢开枪打学生和市民百姓,这在中国建国以来可能是最严重的一次。学生和市民敢骂杀人的军人,应该说是忍无可忍的愤怒。看到他们疲惫的身躯,悲伤的表情和红红的双眼,真是让我们心里很是难受,我们真的理解他们一腔热血的爱国激情。此时此刻,我们不知道怎样能帮助他们和用什麽更好的话语安慰他们、说服他们,我们只有在心灵深处深情的祝福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更勇敢更坚强,黑夜会过去,曙光会到来。

6月4日上午大约10点多,我们来到了西长安街,木樨地,当时,眼前的场景让我们震惊了,公路上,停放著数不清的坦克车、装甲车、运兵大卡车、吉普车等。有完好无损的,有正在燃烧的,有已经烧完只剩下金属车架的,燃烧的火焰足有几米高,滚滚的黑色浓烟加夹著刺鼻的味道,这些停放在公路上的各种军用车辆乱七八糟,有两车相撞的,有横在马路中央的,有车撞在马路边的,还有翻倒在地的。从木樨地桥向东、西望去,全是部队的军用车辆,足有上百辆之多。此时却一个军人都看不到。每辆军车,不管好的和受损的,前后都有很多人观看、议论,公路两侧的人行路也有很多人,三、五成群的聊著,有人指著看一些路边的办公楼和民用住宅楼、被军人开枪打坏的标志,有的枪弹孔就打在1-2米高的建筑物墙上,这个射击高度,正好能够打在人的腑部和头部,有讲解的人指著地面让大家看,说有人被枪弹打倒的位置,未干的血迹清楚可见,听这些人解说,我们知道他们是亲眼见到部队军人是如何开枪射杀大学生和市民百姓的,他们是真实场面的见证人,他们是有发言权的人。我们认真地听著,看著,眼前有事实,又怎能让人不相信哪,我们被这里所谈论的每一件事吸引著,我们被眼前从未见过的场景吸引著,还有一架低空飞行的军用直升机轰鸣的马达声和直升机上有人大声喊叫著什麽。真有一种上了战场的感觉。有胆大的人,从未燃烧的军车上擡出装有枪弹的箱子,箱子打开后,衆多的人围过去观看,有人举起这些真枪真弹,告诉周围的学生和市民百姓,几个小时前,部队的军人就是用这些真枪真弹枪杀大学生和市民百姓的,我们大家要记住,这又是中共欠我们大学生和市民百姓的血债和人命债----------我们看到这些热血青年的勇气,心里充满敬佩和自豪!

我们几位同事,带著气愤和不平的心情,认真的听著、看著、缓慢地走著,渐渐的我们走到了礼士路立交桥,又走到了文化宫、西单路口、六部口十字路,我们不能再向天安门走了。六部口十字路中央,有五辆坦克车和许多手里揣著冲锋枪的军人拦住了我们和衆多大学生和市民百姓向前行走,这些手里揣著冲锋枪的军人,每隔几分钟就发射几枚催泪弹,催泪弹突然发出强烈的刺鼻、刺眼的烟雾,隔出了一段50米无人进入的区域。有人大骂对面的军人是:法西斯、土匪、屠夫,军人也没人回答,只是不停的发射催泪瓦斯弹。虽然是中午,可当时感觉气氛很紧张,真有点担心杀红眼的军人再大开杀戒,如果是那样,我也早没有今天了,难忘六.四的文章,也没法献给大家了。

有了解情况的人,手指著马路各边铁拦杆上的三角铁上的弹孔,说是冲锋枪打穿的,大家数了数足有十几个弹孔,弹孔的高度同样是指向正常人身高的腑部和胸部。六.四军人打出的枪弹一定在此地打伤、打死不少大学生和百姓,后来听中央党校家住西单十字路口附近的员工说:六,四军人开枪打人,将衆多的人都赶到胡同里和市民百姓院里开枪射杀的,真有点像抗日战争时,日本鬼子打中国人一样的残酷。

六.四几天以后,中共宣布:六.四爱国运动是反革命暴乱。这一枪杆理论的定性,等于枪杀了十几亿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和有灵性的生命。让全国人民惊呆了,傻了。当时,六.四定性爲反革命暴乱,中共将参加六.四前后活动的各行业人士全部要求彻底清查,各单位开始调查,谁参加了什麽组织,什麽活动,必须要求个人写清楚,说清楚,并号召同事、朋友、家人相互揭发,检举。真有些像文化大革命的年代,搞得人心慌慌。过去同事、朋友、家人、关系挺好,这样一来全乱了,好人转眼变成了坏人、被整的物件。会投机钻营的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公安局也开始抓人了,判刑的、枪毙的并不少见,就是今天,大陆监狱里一样有被关押参加六.四活动的人士。我在中央党校同样遭受了不公平而严厉的制裁。那时因六.四受伤的学生和市民百姓,绝不敢去国营大医院医治枪伤的,只要敢去,加上有人报告,公安局会马上来人将伤者抓走。还有六.四死去的大学生和市民百姓,同事、朋友、家人绝不能给死去的人开追悼会。其实,这些事情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几乎百分之百的人都知道。我一位很好的朋友也是我以前曾在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北京出版社、编辑骆一禾先生,就是六.四时在天安门附近被军人开枪打死的,他是一位品德、才智都很出色的年青人。还有一位是,中美合资、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车间主任、工程师,也是一位元品德专业都很好的人才,也被打死。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他们,思念他们,并祝福他们的家人。

参加我们单位组织的三次声援大游行后,我写了一首很长的诗歌,贴在中央党校院内的宣传栏上,当天,就有些人写了很多赞扬和支援的话语,很多同事看见过,这自然是很高兴的事。日后,这首很长的赞美诗,也成爲我的罪状。不管别人怎样认爲,怎样说什麽,我对参加六.四前后的一切言、行都是认真的,心甘情愿的,都是正确和喜乐的,我敬佩六.四被军人枪弹打死和打伤的英烈们和正义勇敢的人们。衆多爲中国走向民主、自由、人权、法制、政改而牺牲的和受伤残的,还有默默无闻继续奋斗的仁人志士,这些数不清的勇士都是我心中的英雄。

我们是亲自参加六.四的见证人,我们虽然身在国外,但我们大家都是热爱中国和中国百姓的,我们真诚的盼望中国能改革的更快,早日结束中共独裁专治。让中国变成更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民主国家。这对天安门六.四死去的英烈们都是最好的安慰和纪念。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01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