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十五年】六四与民主随想
05/28/04    老杜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05

1

六四是我唯一参加过的一次政治运动。

说是参加,实际上我既没有参加游行,也没有到北京。我这人比较低调,对任何政治活动都不热心,甚至连人多的地方都不愿意去。但不知为什么,89年的学生运动让我感到热血沸腾。那时我正在大学教书,我们学校的年轻教职工,除了干行政的一些人之外,几乎全都参加了。我当时并没有加入到游行队伍中去,只是为学生拍拍照片,做一些杂活。后来因为家里的一些琐事,这些我也推掉了,所以总共算起来,我到街上只有两天。

到海外之后,我从来没有对六四发表过任何见解。

2

六四使我感到彻底的悲哀和失望。我感到再也无法在这样一个流氓的国度里生存。

如果有一天,全世界都认为镇压六四是正确的,必要的,我也决不会原谅共产党。

3

我向所有致力于中国民主事业的人士,关心中国下层人民利益的人士表达我的敬意。他们在国内受到共产党迫害,流落海外也经常受到围攻,但我想有不少象我一样不愿表达自己观点的人,对他们是充满敬意的。

4

如果民主必须通过镇压共产党,就象共产党镇压学生一样来实现,这样的民主肯定会令人失望,至少是象我这样的人。

5

歌颂朱镕基的民主人士让人难以理解,因为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民主的影子。他也许通过独裁的办法做过许多好事,但那还是独裁。

反对台独的民主人士同样让人难以理解,好像统一比民主更重要。

6

至于民主制度好不好,该如何实现民主,台独不台独,我都不知道,也没有自己的观点。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100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