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被套牢--陈良宇是赢家不是输家


中国民主正义党北京关系人综合浙江一位局级干部家属、上海市政府官员和接近市委官员的房地产大亨、北京中央部委干部家属和北京解放军某部医院职工等消息来源,了解到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原准备主动宣布辞职,曾庆红和温家宝劝说不果,迫使中央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临时作出了紧急处理决定。

一、中纪委没有查中央也没有打算要动陈良宇

消息说,中纪委在上海查社保投资案并没有要查陈良宇,也没有针对陈良宇的意思,没有人敢,中纪委也不会有魄力去查陈良宇。如果中央真的要正面地对陈良宇采取行动,那就用不着在关于上海的事情上总是有人先弄到港、台和国外去喧哗了。这是一种不敢动他而又对他和“上海帮”恨得牙痒的表现。

不过消息也说,中纪委在上海查社保投资案是很不给陈良宇面子的,这主要是因为全国各地都在学上海,陈良宇又特别喜欢介绍抵制中央政策的“上海经验”,有人认为陈良宇正在逐渐给地方抵制中央形成理论,所以中央不在上海采取点行动也不行。不过,没有人打算直接要动陈良宇。如果不是陈良宇为了救“兄弟”一时冲动向中央宣布要“公开辞职”,中央并没有人打算在这个时、采用这种办法动掉他。

二、引发上海社保基金案是因抵制中央统一全国社保标准

消息说,今年5月劳动节过后,上海劳保局拟定了从2007年元月开始实施提高社会低保和劳保的发放标准,此一措施得到北京、天津、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海南等省市的积极响应,这些省市也分别准备跟进,并在2007年元旦或春节前夕公布提高当地的社会低保和劳保的发布标准。

就在上海积极准备并开始向内部透露提高社会低保和劳保发放标准的时候,重庆、四川、江西、安徽等省向中央提出上海带头和在沿海地区这么做会给他们这些“兄弟省市”带来巨大的社会压力,除非中央给这些省市财政补贴让他们这些省市也能提高社保和劳保标准,否则他们在自己省市的工作就很难做。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开始指示说上海可以先当作试点,其他沿海省市等试点下来再慢慢研究。可是,温家宝的话才说了两、三天就改变了。温家宝后来改口转达了“中常委讨论下来的意思”,其实只是胡锦涛个人意思,温家宝建议上海在《社会保障法》出台之前不要改变现行的社会低保和劳保的发放标准。

当时还是7月初,上海劳保局长祝均一得知温家宝的意思之后组织了一个研究和写作班子,专门论述社会保障标准不应该片面追求统一的系列报告,部分报告不但在上海内部流传,也发给兄弟省市和中央有关机构和部分全国人大代表交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引发了中纪委派检查组到上海开始对上海的社保基金案进行了调查。

三、祝均一主动辞职确保上海社保基金新标准实施

中纪委检查组在上海高调调查社保基金案,一开始就派了很多人,故意弄得上海劳保局的工作无法正常进行,简直到了几乎瘫痪上海劳保局的地步。与此同时,大量有关上海受到中纪委调查的消息从香港和国外开始流传,然后“出口转内销”,流传的消息有些完全是真的,有些被被大大夸张了,有的则是无中生有。

在这种情况下,上海社保局长祝均一决定主动提出辞职,由上海市政府另外任命一个不受中纪委检查组干扰的新局长来接替自己的工作,祝均一说:“我辞职了,我就去和中纪委纠缠,我来顶。新上任的局长要全力以赴让上海新的社保和劳保标准按计划出台,我已经是‘冲头’,我去给他们‘暂’。”

由于祝均一主动提出辞职,上海市委、市政府和人大的动作都看上去很配合中纪委检查组的样子,头几天中纪委检查组忽略了上海在祝均一主动辞职的掩护下正在加紧准备提前实施社保和劳保的新标准,中央也没有人注意,这可能就是所谓上海人的“精明”了。

不过,纸还是没有包住火,据说是上海市委内部有人向中纪委检查组揭发了祝均一的这个精明的“阴谋”,祝均一辞职之后没几天就被中纪委宣布“双规”,其他还有一些人受了牵连,就连新上任的上海社保局长蒋卓庆也开始受到中纪委检查组的日夜纠缠,根本无法正常接任上海社保局长的工作。这个时候,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亲子主持搭起了另外一个工作班子,夜以继日地继续为提前实施上海的社保和劳保新标准加紧准备工作,陈良宇命令把实施的时间提前到了今年的“十.一”国庆57周年,陈良宇要求有关人员要赶在“十.一”国庆57周年之前“向上海人民献礼”,并“为全国作出榜样”。

四、陈良宇为救“兄弟”向中纪委发狠话

消息说,上海的劳保局长祝均一主动辞职并遭遇“双规”之后,陈良宇亲自出面向中纪委替他解释不管用,据说李鹏也亲自出面向中纪委解释了自己对上海社保案问题的看法,但这些都不管用。

大约在9月21日左右,上海提前实施社保和劳保新标准的一切准备已经就绪,陈良宇于是亲自向中纪委检查组宣布说:“上海已经决定立即实施提高上海市民的劳保待遇标准和扩大低保范围,这是得到上海市委、市政府、全市人民、兄弟省市和一大批中央领导同志支持的,是符合中央的有关政策精神的。上海的这一措施是符合上海实际情况的,至于对某些兄弟省市会造成压力和对中央的正在讨论的某些决策也会带来压力的问题,我认为这是有利于在竞争的压力下全面提高全国社保和劳保水平的,是符合最广大人民切身利益的。”陈良宇表示上海市开始实施提高劳保待遇标准和扩大低保范围的行动“只会提前”、“不会推迟”、“不会放弃”和“决不动摇”。

中纪委检查组的人听到这些话之后都没有作出反应,陈良宇接着告诉他们说:“我是来告诉你们,请你们转达你们应该去转达的人,如果是为了查贪污腐败,你们继续查,上海市委支持配合,我也可以亲自奉陪。如果是为了压制上海实施新的社保标准,请明着来,不要搞阴的。跟我明着来,我可以亲自上电视来辩论。”陈良宇相信,根据他手里由祝均一等人作出的研究报告,他可以在公开辩论中不但让上海市民和沿海富裕地区城市居民坚决地站在自己立场的一边,他也能给穷困地区城市居民带去希望,取得理解和支持。

陈良宇说完走了之后。留下来的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孙路一告诉中纪委上海检查组的人说:“请你们立即让祝均一回家。时间长了,消息盖不住了,上海市民如果知道了你们是来阻止上海实施社保和劳保新标准的话,你们每一个人都只好求菩萨保佑了。”

孙路一的话算不算是替陈良宇说的,人们都相信是。孙路一还宣布说,祝均一没有回家一天,中纪委在上海检查组的住宿、伙食、交通和服务招待的待遇超标部分,上海市委决定不再买单。只要祝均一回家,中纪委上海检查组要在上海住多久就住多久,要花上海多少钱就多少钱。

五、中央调派武装保护 上海市公安局包围中纪委检查组

陈良宇和孙路一的话让中纪委在上海调查组人人胆颤心惊,他们向中央汇报时称“陈良宇及其上海的小兄弟”对中纪委上海检查人员“耍流氓”。他们担心自己在上海会受到人身伤害,他们请示中纪委要求立即撤出上海防止意外。但中纪委决定加派便衣保安人员以中纪委检查人员的身份加入他们的行列,中纪委还决定让所有的主要检查人员立即从地处上海市中心的豪华酒店转移到浦东机场附近的一个档次较低的酒店,并从上海以外调武警严加保护。

这个时候,大约是9月22晚上开始,中南海和上海的空气才正式紧张起来。9月23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长吴志明调动了约三千名武警、干警、保安和企业武装部民兵,其中只有大约300名武警和民警穿制服,其余的武警、民警、保安和民兵都有不同的识别标志但着建筑工人服装或便衣,在上海浦东机场附近对中纪委检查组新的下榻地点实施了包围,吴志明称上海市委听说中纪委检查组“受到暴力攻击的威胁”,他接到上海市委和公安部上级指示前来“保护”中纪委同志安全的。不过,吴志明指挥下的三千人马都没有配戴武器。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下的这个动作没有造成冲突,其代表上海市委向中纪委示威的意义要大过准备制造暴力事件的可能。

六、吴官正、温家宝支持撤回中纪委检查组

冲突已经升级到这种地步之后,中纪委上海检查组的工作已经不能继续进行。吴官正和温家宝谈到暂时把中纪委检查组从上海撤到浙江待命,温家宝同意吴官正的意见。据说这次谈话,温家宝表示他认为上海已经是一个“懂得利用官民结合的特殊的利益集团”,但温家宝也说中国落后和穷困地区“懂得利用官民结合的特殊的利益集团”情况比上海还要严重。

但是,吴官正和温家宝的意见没有获得胡锦涛的同意。胡锦涛认为中纪委决不能向上海的陈良宇示弱,吴官正和温家宝就同意了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讨论胡锦涛的意见。据说那天胡锦涛单独召集郭伯雄和曹刚川两位军委副主席磋商,但会议进行了大约15分钟后曹刚川大声骂娘,然后破门而出,接着郭伯雄叹着气也离开了会议室。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消息透露,据说两位军委副主席肯定对胡锦涛很不满意。

七、政治局常委尴尬 陈良宇誓死营救“兄弟”祝均一

由于担心暴力冲突在上海有可能一触即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除胡锦涛表示一定要采取强硬措施之外,包括温家宝等其他8名常委都希望此事能协调解决。消息说,曾庆红、黄菊分别给陈良宇打电话,下令陈良宇立即让吴志明撤离中纪委上海检查组下榻的宾馆,立即缓解气氛,不允许上海出现影响全国稳定的突发事件。陈良宇则在电话里表示,他本人已经准备好了辞去上海市委书记一职并愿意对一切后果负责。这一夜,据说江泽民也打了电话给陈良宇,希望他冷静,不要激动。后来是谁让吴志明把包围中纪委检查组的人撤走的,或者根本没有撤走而只是行动变得低调,消息不太清楚。

陈良宇在24日上午向其他上海市委干部说:“我之所以能给在这个位置上为上海的发展和上海的人民作出一些成绩,全靠你们这些人给我帮忙,你们就是我的兄弟姊妹。我决不允许我的兄弟姊妹无辜受人伤害。谁要伤害我的兄弟姊妹,谁就一定要付出代价。没有你们这些兄弟姊妹,我这个市委书记是当不成的。没有我,你们兄弟姊妹只要抱成团,只要为人民办好事,办实事,替人民的切身利益办事,你们做什么事情都能成功。我肯定要走了,你们要把我留下的事情办下去,办好,你们就永远是我的兄弟姊妹。现在祝均一被他们弄去了,我这个陈老板不能救他,我这个老板就不当了。祝均一是替我办事的,我不能救他,我算什么?”据说,陈良宇重复地说了好几遍这样的话,还掉下了眼泪。

八、陈良宇向贺国强宣布辞职并下最后通牒

陈良宇24日上午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兄弟姊妹”碰头之后,接着就约了在上海的中央组织部部长贺国强,是时贺国强在上海的行踪对上海市委保密,贺国强周围戒备森严,陈良宇通过电话同曾庆红联系约到贺国强,陈良宇只被允许带上少数几名文职随同去见贺国强,而贺国强却在中央调派的武警的重重保护之下。24日下午,陈良宇一行被贺国强派来的人带走去见贺国强,他见到贺国强之后首先宣布辞去党中央和上海市委一切职务听候党中央的处置,然后要求中央下令中纪委让祝均一回家,他说:“上海的事情我负责,上海劳保局的事也是我负责,祝均一执行的是我的指示,我的决定,我为一切负责,我为一切承担后果,没有祝均一的事。我是来顶祝均一的。”

贺国强显然也是有备而来,他表示他个人对陈良宇非常钦佩,说了很多赞扬陈良宇和上海工作成绩的好话,还表示了他非常理解陈良宇的个性和心情。但贺国强表示,他不能决定只能转告,他以陈良宇的“朋友”的名义也再三要求陈良宇冷静、考虑大局、考虑后果,考虑上海今后的工作,不要感情用事。

陈良宇则坚持对贺国强说:“对我的事情怎么决定在(政治局)常委,但我的决定不会改变。不放祝均一,我就不走。”接着陈良宇告诉贺国强说:“我可以向你透露,上海社保劳保新标准如果不实施,中央今后谁到上海来都不行,上海市民决不会放过。你知道一万个老头老太和十万个学生有什么区别吗?一万个老头老太一个也不怕死,十万个学生见死不怕的顶多只有十个。我也可以算是一个老头子了。”

陈良宇还告诉贺国强说:“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你也不用劝我回心转意。从你们的角度,我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我也知道,我也相信我这个上海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不会当不下去,我要是自己当不下去的话,还用得着那个烂污三器的女人(上海粗话,即“下三烂”的意思,指中共统战部长刘延东)到香港国外去放风造谣吗?这事情你和我一样清楚。我先告诉你,今后全国人民都会知道,我要以我的牺牲来确保我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路线不会中途夭折。我可以预言,我是科学预言而不是大胆预言,我们党的经济改革只能朝着放权和尊重地方具体情况和特点的方向走,不能回到中央统一的老路,否则就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动乱。今天在上海出现的事情,是小事,也是大事,就算我今天是把小事弄大,我为的就是用行动来告诉全国各地:中央对地方为所欲为的日子今后要一去不复返了!”

陈良宇解释说:“我做事情有我的底线,我没有打算在上海弄点动乱出来,你可以去转告,他们只要处理得当,不要继续为所欲为,上海就不会出现动乱。不过上海不会出现动乱是有条件的:一、上海社保劳保新标准必须在国庆之前实施。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班子不能动。怎么动我,随便。但怎么动我,会关系到全国的稳定,我以我的行动来告诉全国各地的地方领导,地方领导不要做缩头乌龟,我就是他们的榜样。要用我的行动,来彻底砸碎中央对地方为所欲为的局面,彻底砸碎步步为营企图否定邓小平、江泽民改革路线的人的妄想。”

九、中央被动地对陈良宇采取行动

贺国强在24日下午当着陈良宇随从人员的面和陈良宇谈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提出要和陈良宇私下谈一点“知心话”,并示意陈良宇带去的其他人离开,陈良宇同意了。之前,贺国强多次起身到另一个房间去打电话或接电话,每一次离开的时间都不到一分钟。陈良宇的随从人员离开之后,上海市委和市政府方面就没有人再见到过陈良宇,电话也打不通了。

消息说,据上海市委、市政府方面的人估计,包括江泽民、朱镕基、李鹏、曾庆红和黄菊,这些都曾站陈良宇立场说过话的人,没有一个人赞成陈良宇这一非常冲动的做法,但是他们都希望能通过继续做陈良宇的工作而让他回心转意,好让事情冷却下来再妥善处理。据传,前任总理朱镕基插手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认为祝均一并没有什么贪污受贿的问题,社保基金投资高速公路也不是祝均一决定的事情。

在24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9名常委一致批评了陈良宇的的冲动做法,一致同意要对陈良宇主动提出辞职及其过程严格保密,但9名常委没有就怎么处理陈良宇扬言“辞职”达成一致,也没有表决过,曾庆红当时提出的主张是让陈良宇休息几天再说,吴邦国认为接受陈良宇辞职同时做同陈良宇的工作,可以暂时让祝均一回家,然后再研究今后怎么办;黄菊同意陈良宇不能再干了,但努力为允许上海带头提高社保和劳保发放标准辩护;李长春提出警告,要求政治局常委立即讨论发生意外事件的新闻政策口径;罗干虽然同意吴邦国的意见,但他指出造成陈良宇如此孤注一掷不仅仅陈良宇本人要负责,还应该追究中纪委上海检查组造成重大责任事故的政治责任;吴官正对罗干的话表示会认真调查检讨。会议是曾庆红主持的,胡锦涛除了一开始说要“采取坚决的措施,中央不能允许受任何人威胁”之外,后来一直没有发言。贾庆林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参加这次会议。这次政治局常委的会议,不存在外界传说的6票同意3票弃权的说法。

9月25日早晨,中央组织部和中纪委的文件下达了,在陈良宇已经不能公开说话的情况下,中央采取了主动,相信这个时候胡锦涛和曾庆红已经达成了一致,但据说文件下达之后,黄菊立即指出了中央是违规操作,温家宝对人打招呼说他也不同意这种仓促做法,他本人也是在胡锦涛和曾庆红已经作出了决定、文件已经制作出来之后才知道这项决定的,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一切以稳定为重,他表示拥护和支持这项决定。曾庆红对其他中常委的人说:“我代表总书记告诉大家,事情太紧急,总书记在听取了大家的意见之后,找我商量决定采取了这项紧急措施,总书记让我向大家保证:下不为例。”

如果说曾庆红在陈良宇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和起到了什么作用的话,曾庆红可能通过这一事件,虽然让总书记胡锦涛的决定得以畅行,但今后胡锦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地位就非常被动,相信这也是为什么曾庆红能够说服其他一些政治局常委和陈良宇留下的上海市委领导班子的关键所在。

十、陈良宇即是输家也是赢家

陈良宇是不是做好了辞职的打算,从他24日同上海市委和市政府的“兄弟姊妹”们说的话和同中组部部长贺国强说的话来看,他显然做好了这样的打算。那么,陈良宇做好了输掉一切官职有可能承受更严重的后果,他就是为了一个“兄弟”祝均一吗?显然不是。

陈良宇通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陈良宇事件”,巧妙地让曾庆红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其他常委对总书记胡锦涛首次获得了主动权。据说有自己的主张,而且自己的主张同所谓的“上海帮”大同小异的温家宝,由于同“上海帮”不和而只能对总书记胡锦涛俯首听命的总理温家宝,可能觉得胡锦涛已经大势已去,他在中组部和中纪委宣布对陈良宇决定的同时,通过黄菊向已经接到通知代理陈良宇职务的上海市长通报说:“李鹏同志昨天和我谈的一些话提醒了我,我不反对上海立即实施新的社保方案。”

上海提高社保和劳保发放标准的政策,终于在9月29日隆重出台,上海《解放日报》有关上海市这个地方政府系列民生保障政策的高调新闻报导,新华社,《人民日报》都高调转载。上海市这个地方政府的民生保障政策终于在几尽夭折的情况下起死回生了!上海的人民得到了实惠,上海打开了这扇大门之后,其他沿海城市的居民也将很快受益,从而带动全国其他地区的城市居民将来也受益。

如果实施上海提高社保和劳保的民生保障政策只是前市委书记陈良宇“要用我的行动,来彻底砸碎中央对地方为所欲为的局面,彻底砸碎步步为营企图否定邓小平、江泽民改革路线的人的妄想”起点的话,那么陈良宇就是一个赢家而不是输家。

我们现在不但看到中央宣布了对陈良宇的处理决定之后在宣传上和有关政策上没有任何后续动作,就连陈良宇过去的所有讲话、外事活动报道以及照片,都还原封不动地保留在新华社、人民网和包括上海市在内的全国各地的政府网上。人们还能从网上找到祝均一过去发表的讲话和文章。这两个特点,在中共的历史上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从这两个特点,就是没有任何内情消息的外人,也能体会出其中的蹊跷。尽管如此,多数人相信有关陈良宇案最后会不了了之,陈良宇肯定不会复出,但也有不少人认为“天有不测风云,人有飞来横祸”,陈良宇是好样的,但陈良宇很可能最后还是一个悲剧人物。

是不是“上海帮”牺牲陈良宇给胡锦涛设计了一个圈套现在把他套牢了呢?接近上海市委市政府的人说“不可能”,其他了解情况的人却认为“有这种可能”。不过,胡锦涛已经被“上海帮”套牢,大家认为“这是陈良宇的功劳”。

十一、花絮

据上海街头传说,上海准备在9月29日隆重推出系列民生保障政策的头一天中午,仍然被派驻在上海的上百名中纪委检查组的官员中,有人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说:“明天一早上海全市人民将会知道我们的社保和劳保新政策是怎样差一点被扼杀的和谁企图扼杀的。”结果吓得中纪委在上海的检查人员屁滚尿流地当天就赶紧离开了上海。

据上海街头传说,上海市委内部向中纪委出卖陈良宇的不是别人,正是市委办公厅主任孙路一。有人说孙路一被中纪委“双规”了,传说却是孙路一被中纪委以查处的名义保护了起来。

据上海街头传说,在9月26日和27日两天,上海街头有饭店和宾馆出现了写着“讲文明、讲礼貌、讲卫生--拒绝接待留小胡子的顾客”的张贴,有的张贴配有漫画,人物酷似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

据上海街头传说,上海人正在兴起一个开玩笑活动,有人会提醒外地留着小胡子的人说:“你在上海还敢留着小胡子?你小心在马路上被人暴打!”被开这种玩笑的人往往莫名其妙,但这个玩笑正在向越来越广的范围流传,就连弄明白了的外地人也开始对人开这种玩笑了。

必读:为社会保障法出台多留些空间(祝均一)
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7501/7506/20020310/683593.html



author:   笑笑:      source:  正义党(北京):    last updated:  1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