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占中运动带给北京十个启示 必须面对


现今香港年轻人是被竉坏的一代,总乐于打游戏机、叹空调、吃喝玩乐...... 反佔中者不理解学生为何愿意连日捱热浪、风雨之中坚持静坐,霸佔天桥、马路?市民事忙,平日连约吃饭、见父母都不容易,时间就是金钱,居然纷纷冒着非法的风险去佔中。

这场被西方命为「雨伞革命」的示威,竟然有数以万计港人去佔中,连发起人都感到意料之外。这也是中共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北京面对最大的一场示威危机。连日来我走访佔中多个据点,甚至通宵访谈,试图找出:究竟香港内部发生了甚麽事?积怨何以这麽深?为何触发规模这样巨大的抗争运动?以下我梳理出对中国的十点反思:

一、中共一党专政,港人不愿由北京控制。

中共经常说内地有民主,以民主集中制施行;西方批评其一党专政,内地民主形式与国际相距甚远。本月5日《人民日报》表明:「内地和香港在普选问题上也许会存在认识的不同,但在基本法框架下,这些不是民主与非民主之争,而不过是对民主实现形式与落实方式理解的不同。说到底,中央才是香港民主最有力的支持者。」

但佔中派强调,香港人需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施行一个可具替换性的民主机制,当不满一个特首施政时,下届便可以更换,而不是由北京控制,不接受选来选去都是「梁振英模式」的特首。

因此佔中派要求:未来特首选举必须容许公民提名,候选人不能经中央筛选才让港人投票,否则当选特首仍是向中央负责。「最恐怖是这种假普选一旦实施,这个特首还说是港人认可的。」一名30岁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年轻人说。因而,北京须就未来香港特首选举方式,作重新评估,如何让特首更多向港人负责,以缓和佔中派(代表约半数港人)的忧虑。

二、言论空间堵塞,爆发难以预料的反政府示威。

不少佔中人士认为,北京及香港政府冷漠,以堵塞交通的方式示威,一点儿都不觉得激进。「之前已採取种种游行、集会的方法表达,但当权者充耳不闻。」一名28岁年轻人坐在轮椅前来支援,他并说,亲中或建制派因资源多、票数多,在议会内取得优势,泛民也无法成功反映他们的要求。再说,香港传媒愈来愈不可靠,言论偏靠北京。

佔中派因而认为:「不惜以短暂的溷乱,换来长远较好的民主机制,不是值得吗?」反观中国,民众不满贪污腐败,拆迁索赔、物价通胀、民族融不和.. 充斥着广泛怨气,内地已不时出现上访溷乱、放炸弹事件。北京须汲取佔中教训,及时放宽纾解渠道,以缓和民怨沸腾爆点,避免出现大规模暴乱而触及政权危机。

三、佔中展示世界一场文明示威,中国暴力镇压不可取。

香港人文明、理性,在这次「公民抗命」的佔中运动充分展示出来。西方媒体报导,这独特的示威只可以在香港发生。佔中首天,警方向示威者发放催泪弹,但没有出现暴力反抗,路旁商户也没有被摔过玻璃窗洩愤。期间,多个马路据点,恰似无政府状态,他们自设纠察维持秩序,自组人链避免冲突。

学生在场并非嬉戏,物资部表明不饿不吃,垃圾还讲究环保处理,于据点出入口又文明贴示。反而黑社会、反佔中人士被指责挑衅造成袭警、非礼女学生、伤害记者,甚至流血冲突。中国最害怕共这种公民抗命示威形式在内地传播,公民抗命主张打不还手,和平抗争。内地民众一旦模彷,将增添中国政府的管治困难。

四、中共官员霸气表达,讨好民众莫激化。

中共当年依赖群众运动起家,应懂得讨好广泛民众才能羸取支持。但面对这场被西方媒体喻为「雨伞革命」的佔中运动,内地官方的言论令人感到有意挑起矛盾。10月1日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出席国庆酒会后,当回应连日来佔中运动观感时说道:「太阳照样升起」,有传媒批评其藐视态度,佔中发起人陈健民反驳说「有太阳亦不感温暖」。

《人民日报》至少连续七天发表文章批评,显得强硬、冰冷,没有周旋的馀地。10月2日中共撰文抨击佔中者实施所谓「真普选」,「是向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挑战」。10月5日《人民日报》头版刊发评论员文章称,极少数人想通过香港进而在大陆内地搞「颜色革命」,那是白日做梦。当天佔中学生团体学联便立即澄清,「佔中并非是革命」。

五、家长式管治落后,须重新认识新世代。

不少家长认同:如今香港,并非子女孝顺父母,而是家长孝顺子女。一名女示威者说:「子女要出夜街、大学念甚麽学科,我已强硬不来。大陆也要适应新时代,不能用传统僵化方式对待香港人。」现今八、九十后出生的新世代,别具个性,不害怕权威,愈施压、愈反抗。佔中首天,警方在金钟施用催泪弹驱散,但年轻人更为气愤,扩散到铜锣湾、旺角等遍地开花。

佔中第六日,旺角黑夜打斗,黑帮介入,警方被指不执法、又放走疑犯,示威者义愤填膺,翌日佔中者更多。新世代据理力争,不试过,不甘心。许多长者认为:佔中没有作用,不会成功的,何必非法集会;但年轻佔中者认为:不佔中死路一条,抗争还有机会。中国自八十年代实施一孩政策,新世代有其独特个性,政府须重新了解他们的需要,才能予以有效管治。

六、追求政治空间,比经济利益更吸引。

「外面的人以中港经济效益来利诱我们不佔中,但其实我们热爱和平与自由,这些无须金钱便可获得,何不追求呢?」一名浸会大学中文系学生的说法,反映了年轻人对民生、自由的热爱。至于中产人士,在满足经济生活之后,也必然嚮往宽鬆的政治生活。穷人缺乏金钱,更依赖良好的政制改善民生。可以想像,社会上各阶层人士对政治理想都有追求,中共不能只以经济利益诱取支持,必须反思给予内地及香港更大的政治空间。

七、民生改善速度须跟上经济发展。

香港经济显得一片繁荣,但民间竟然怨声载道,为什麽?佔中者呼喊:「梁振英下台 !」指责其政绩上任后一直搞不好:西九迟缓发展、开发东北与涉及财团利益、拒向王维基发电视台牌照拟封锁言论自由、引入国民教育冀向学生洗脑、楼价高企涉地产霸权..........。

年轻人担心楼价太高,未来生活无法改善;中产面对内地竞争,担心裁员减薪;长者缺乏退休保障,住笼屋呎价租金贵过亳宅,执纸皮每月才五百港元。「我住在黄大仙,物价通胀,街坊对于餸菜加一元已感吃力。我自己则担心租金年年加,每月存不了多少钱,忧虑没有未来。」一名33岁音乐鼓手说。

不少市民批评,香港经济繁荣,最大得益者是地产商或上市公司,港人个体生活根本没有改善。同样道理,中国市场经济建立起来,谁是得益者?老百姓的指控是贪官。因此,我们不能眼见表面的繁荣,更重要是找出看不见的困难户究竟有多少,还要看民生改善的步伐是否与经济发展成正比。

八、地方腐败及国民外游欠文明,须要加快改进。

不少港人感受到中央不断自我完善的努力,但是,佔中者无法接受香港大陆化,担心香港文明受到腐蚀。「内地地方公安有桉不查、报桉不理睬,贪污腐败不堪,现在彻查的地方贪官只是冰山一角。」

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在旺角街头髮牢颿说。地方法治不彰,恐怕要一代人去改变,香港年轻人怎能耐心等下去?「香港廉洁,我们不喜欢内地腐败的体制传染过来;也不想内地游客及新移民搞乱香港。他们不排队、孩子随处便溺。」另一名从事设计的市民表示要捍卫香港文化及核心价值。「中国国力很强,能飞上月球又能潜入深渊,但製造良好质量的奶粉就不行,地沟油又管不住,食品、药物假冒违劣奇多...」总之,不少港人对内地管治不放心。

九、民间利用科技聚群,不逊中共传统组织力量。

现在信息科技发达,新一代利用社交媒体与友人沟通,一呼百应,集会迅速聚群。「我看手机,朋友群呼吁金钟告急,我便立即赶来。」一名男子在自发的流动论坛发言。新媒体也迅速传递信息,示威者能及时掌握及传播。

一名大学生说:「现在信息众多,我们懂得比较及分析。但我认为现在中学生更醒目,擅于搜寻更多信息,不要以为他们不懂判断是非。」北京尝试控制这次佔中的信息,但人们总有办法翻牆取得。可以预料,未来中国新一代掌握信息的能力更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于去年已大力打击互联网信息,长远能禁制下去吗?

十、中国经济走出去,「颜色革命」走进来?

佔中派繋上黄丝带,反佔中派繋上蓝丝带,黄蓝势成水火。北京强烈谴责香港这场「非法的」「颜色革命」,已动员官方喉舌连日发炮。作为一个国际城市,香港如此大规模的示威,不可能不获国际广泛关注。

中国外交发言人说:「香港是中国内政,外国不能支持佔中。」但无论如何,欧美多国领导人已表关注,全球几十个城市集会支持。反观中国,内地人不能支持佔中,公安在中国多个城市拘留至少20人。据报导,北京宋庄艺术家丁酊、诗人王藏被捕;深圳市民汪龙9月28日因发佈多条有关佔中的帖子而被捕。

中国经济崛起,与国际政经脉搏相连;但北京最担心的是内部稳定,不要受境外政治思潮污染国民。「习近平在内地大力反贪已经四面受敌,反对派已伺机反抗。如果香港这场运动处理失当,一旦蔓延内地,对习近平领导班子将很不利。」一名来自四川的围观者对佔中后遗症感到忧虑,认为必须和平结束。



author:   BBC:      source:  :    last updated:  1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