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 爱中国共产党就是爱国


  《环球时报》就“爱国要不要爱党”的问题发表社评,表明中国媒体敢于直面重大尖锐的问题。“我爱国,但是不等于我爱共产党!”这种体制派观点以标榜爱国,制造爱国与爱党的区别、矛盾与对立,在中国思想舆论界广泛流行。可怕的是这种主张经过长期宣传与鼓吹,已经在我们很多80后、90后中间流行。

  由于西方借我国改革开放之机而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加上我们对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教育不佳,像“爱国但不一定要爱党爱政府”这样的体制派观点,早已在肆无忌惮地挖掘着共产党的执政基础。如果我们不敢直面这样的问题,不去与这样的思想观点进行针锋相对的思想意识形态斗争,甚至自设禁区,只能是自杀式的“意识形态不抵抗主义”。

  新中国政治意识形态的主流话语之一,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体制派宣扬“爱国不一定爱党”,主要论据有三:一是凸显政党及其政府与国家、人民的区别与矛盾,强调政党利益并不等同于国家民族利益,有的甚至相矛盾、相冲突。二是以西方政党制度模式为衡量和评价标准,认为政党可以轮流执政,爱国者可以支持不同的政党;三是直接就认为共产党一党领导就是专制集权,鼓吹为中国民主自由奋斗的人们,应该爱国不爱党,要害就是反对共产党。

  我们主张爱中国就要爱中国共产党,爱中国的关键是要爱党。

  第一,在当代中国,爱党与爱国本质上是完全一致的。从政党理论上讲,欧美政党本质上明确代表资产阶级内部不同的利益集团。中国共产党主张本质上与欧美政党理论不同,强调除了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国共产党没有任何特殊利益,更不允许任何共产党员维护代表任何一种特殊利益。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利益的集中体现和杰出代表。这是爱国与爱党完全一致的最为根本的理论基础。还要顺便指出的是,体制派“爱国不一定爱党”,他们的“国”是什么国?如果是新中国的话,共产党就是新中国题中应有之义。

  第二,西方多党制不能代表和实现最广大发展中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进入21世纪后的西方多党制,即使在欧美国家,也日益为资本利益集团所绑架从而逐渐丧失国家治理能力。很多实行多党制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欧美花大力气推行西方民主的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乌克兰等国,却一再陷入动乱、战乱。而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无论在发展经济、扩大民主、完善法治,还是在改善民生、应对危机的国家现代化治理方面,都显示出优越性。

  第三,历史和实践证明: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一些人想以“在抗战中崛起”来非议中国共产党,殊不知这正是共产党是中华民族利益最杰出代表的突出体现。中国人民正是在民族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认识和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另一方面,改革开放30多年的实践中,中国共产党又以其所开创的中国特色道路,引领中华民族重新崛起。再次证明,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利益最为优秀的杰出代表。

  从过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到现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公民爱国就要爱党,反共就是祸害中国;爱党与否,是每个中国人是否真爱国的主要衡量标准。▲(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author:   环球时报:      source:  :    last updated:  0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