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数民族应有的“民主中国”意识


Yidong Li有人认为,要求中国共产党政府开放政治民主和自由是“他们汉族人”的事情,而在中国的主要少数民族,如朝鲜族、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寻求“高度自治”上。

我认为这种看法不正确。在美国,我们只看到地方自治,除了印地安人保留区之外,美国不存在民族自治,我们在美国看到的是地方自治并不区分民族。按照地方自治的美国民主结构,在中国我们应该要求中国共产党开放地方自治,这将不局限于少数民族集中地区的自治,这样,要求中国共产党政府开放政治民主和自由就不只是“他们汉族人”的事情了,而是全中国各民族的事情了。

在中国的少数民主,不应该在追求政治民主和自由的时候将自己独立于汉族或自我孤立起来,如果没有全中国的政治民主和自由,如果没有全中国的地方自治,中国的少数民主寻求“高度自治”是不现实的,中国少数民族应有的“民主中国”意识。

香港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中国大陆没有实现全面的地方自治,香港回归中国之后,其“高度自治”的程度不断降低,其政治民主和自由越来越多地受到不民主不自由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影响和控制。

这里所说的其实也适用台湾,台湾维护其已经实现的政治民主和自由,而同时又能免于受到大陆不民主不自由的中国共产党的威胁,唯一正确和首先应该选择的道路是:帮助中国大陆实现以全面实现地方自治为基础结构的政治民主体制。



author:   李义东:      source:  正义党:    last updated:  06/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