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最新文章 / 汕尾东洲遗孤路上乞讨说明了什么?
汕尾东洲遗孤路上乞讨说明了什么?
02/20/06    金男华    正义党

金男华《大纪元》网站报导去年12月6日广东省煽为汕尾东洲村民暴力“维权”抗议遭政府开枪镇压之后,最近村代表带领遗孤、被捕和逃亡者的孩子乞讨,报导说:“这次,村代表林汉如、黄希让的妻儿也出来乞讨,她们当中,有的父亲被打死了,有的被通缉而逃亡,有的是重伤;乞讨的孩子最小的只有一岁左右,大的也只有十几岁而已;她们的家庭都失去了经济之柱,生活陷入困境,也没人管,只有到路边去讨钱。”

众所周知,汕尾东洲不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区,一般村民一个家庭都有几十万人民币的财富,为什么这个村的村民能够集体“维权”抗争,却没有能够集体帮助因集体“维权”抗争而受难的家属呢?

虽然提出这样的问题肯定不是《大纪元》网站报导的本意,但我们不的不想到这个问题?这是为什么?这是当今中国社会人情冷漠呢?还是我们应该就汕尾东洲去年的集体“维权”本身寻找原因呢?

我们也许不能用当今中国社会人情冷漠来解释这个现象,这是因为汕尾东洲去年能够组织起集体“维权”抗争行动,说明这个地方的人是热血沸腾的,而不是冷漠的。

那么,从汕尾东洲去年的集体“维权”本身能否寻找到原因呢?可以想象的原因是:汕尾东洲的村民的“维权”纯粹是经济利益驱动,其集体行动中所表现的组织性和团结性也纯粹是依靠对近期经济利益的期待而维系的,而他们的“维权”行动遭到镇压之后,追求利益的原始动机依然是这个村的村民生活行事的唯一准则,这就造成了这个比较富有的地区,因“维权”遭镇压留下的无依无靠的难属家庭要到路变去讨钱。

是不是纯粹由经济利益所驱动并且依靠对近期经济利益的期待而维系的集体“维权”,只能期望“有福同享”而不能指望“有难同当”呢?汕尾东洲“维权”难属“生活陷入困境,也没人管”说明是这个样子。其实,由政治思想所驱动,但依靠对近期的政治收效而维系起来的政治组织、政治运动,也难以摆脱“有福同享”而不能指望“有难同当”。1998年国内“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遭到镇压之后,今天有多少个原先在国内参与组党的人士定居西方世界?他们中间有多少人愿意真心在经济上帮助还留在国内的受难“同党”的家属呢?如果这些人是因为“中国民主党”组党而流亡西方世界的话,这些人肩负的责任和义务就不同于其他移居西方的中国移民,然而我们看到的却往往是这些人认为自己在西方世界尚书“穷人”,“生活困难”,因此他们总是希望其他人,通过他们,向国内中国民主党受难者家属捐钱,在他们捐不到钱的时候,他们还要谩骂“有钱不捐”的人。而现在在海外的“中国民主党”,因为抢做“政治庇护”生意激烈冲突,华人社区有了一句难听话不知有没有人没听到过:中国民主抢钱党!

如此可见,当今中国的“维权”难以成为一个能够持久并且形成全国性局面的“运动”,当今中国的“维权”不是“运动”,当今中国的“维权”如果不改变为更高的精神追求也永远不会成为一场“运动”。而一个政治团体,如果大部分人只有对近期的政治收效的期待,而没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和长远的思考,这样的政治团体也难以持久和发展。

肉体当不住镇压的子弹,近期利益追求形成不了持久的“运动”,中国人要消灭独裁专制,更高的精神追求即能防守,也能进攻,其能量没有任何一种其他武器可以相比。


相关文章
中国孩子的反面教材 - 07-23 09:16 pm
虚伪可以,但不要伤害他人 - 04-28 11:29 pm
共产党坚持一党独裁不动摇 - 02-07 03:42 pm
回头路也是一条出路 - 01-19 11:24 pm
被迫的政治学习 - 01-19 11:24 pm
中国律师的责任是维权还是维稳? - 12-28 01:18 pm
目前“同志”在中国算是个贬义词 - 11-19 11:41 pm
媒体与宣传 - 11-19 11:32 pm
共产党的依法治国和以法治国 - 10-02 12:12 pm
也谈中国的文明建设 - 10-02 12:08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